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百七十二章 龙蛇混杂

    “这个女人真的是情报里的那个家伙?”鬼鬼祟祟的黑影对同伴悄声询问道。【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但回应他的却是一阵默然。显然他的同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因为从今天刚刚收到的那封密信所报眼前这个女人极有可能是那传说中四大秘境之一琅嬛玉洞的在世传人。分舵里刚刚得到这封密信时是难以置信的,不过还是一边将这一消息传递给了门派总部,另一边又派了他们二人前来监视眼前这个女人,看看她是否真的是那秘境传人。

    只不过眼前这个女人近乎街头无赖般的打架方式……实在让他们俩心里都觉得那份情报实在太不靠谱了。

    这时就见那中了宇宙最凶残‘暗器’的牛三锅忽然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然后就见到一抹白光闪过,那‘暗器’蹦回了少女面前一阵呲牙咧嘴。

    慕容凤晃了晃手中那一大袋打包的外卖,泰哥立即就怂了,哼哼了两声跳到远处的柜台上团成一团继续自己的春秋大梦。当然这只是在外人眼中的表象,实际情况是慕容凤暗中传音给这吃货有人在暗中窥视,她不方便展露实力。而以这吃货的神识只是随便扫一下就发现了不下三波人马躲在店外窥视着这里。所以这闷亏它暂且记下了,以后再找这丫头秋后算账。

    至于那牛三锅的下场就凄惨了,毕竟是中了全宇宙最凶残的‘暗器’,所以已经躺在地上进气多出气少了,等到随他同来的两个同伴发现了异状连忙上前查看时这家伙已经口吐白沫彻底昏死过去了。

    “这……好歹毒的暗器!”其中一人脸色阴沉的低吼道。众人闻言无不满脸黑线……

    “歹毒你个头啊!”另一位黑衣大汉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一巴掌拍在这位的后脑勺上将他打了一个踉跄,大怒道:“还不快去给我抓住那个小娘们!”

    “你怎么不去?”这位摸着后脑勺不爽的反问道。

    “你不是练过横练功夫吗?我又没练功,万一那娘们又使出什么阴险的暗器怎么办?”黑衣大汉色厉内茌的呵斥道:“大不了你打头阵,我给你做侧应!”

    这位嘟囔了一句,也不再二话直接虎躯一震整个人的气势一变,迈开大步就向店内猛冲了过来。

    慕容凤轻笑一声,拿起茶杯一扬手再次娇喝道:“看暗器!”

    那人刚冲到店门口,闻言立即一手挡脸一手捂裆,生怕遭了同伴同样的下场,结果等了半天什么没有。这时他的同伴冲上前来大怒道:“白痴!人家都从后门溜了,你还傻站着这里做什么?”

    这位闻言放下手一瞧,店内早已连个人影都没有了。

    二人立即冲进店内又从后门追了出来,只见到那女人刚好溜出小巷口的背影!

    “追!!!”二人立即追了上去,结果冲出巷口却不见了那女人的踪影。

    二人一时间茫然四顾,只得悻悻返回。结果等二人走回去一瞧,原先给他们带路的那群混混现在全都一个个躺在地上哀鸿遍野。二人随手抓起一个一问才得知自己居然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该死!那个小娘们到底是那个老混蛋调教出来的?”二人气的破口大骂,却拿对方毫无办法。只能放下脸面打电话寻求支援。

    而躲在暗中观察的那几波人也是被慕容凤卑鄙手段给震惊无以复加,直感觉这样的人肯定不会是什么秘境传人,因为实在太掉份了,根本没有一个高手该有的节操……

    当即就有人打起了退堂鼓,“走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秘境的传人。”

    “这个……就这样草率离开不太好吧?要不我们出手试探一下?”

    “一个只会耍点小聪明的黄毛丫头而已,有什么好试探的。搞不好传扬出去还会让我们落下一个以大欺小的恶名。你不走我走。”

    “嗨嗨嗨,等等我,算了,一起走了。真丧气,这大半夜的也让人不得安生。”

    慕容凤感知到躲在暗处的那些眼线相继离开不由嘴角微微勾起,索性也懒得继续陪那些人玩了,一个转身也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至于这里的乱摊子自然会有人替她收拾的干干净净。

    就在慕容凤离开后不久,一个身穿黑白八卦道袍的老道出现在了这里,随后两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凑到这老道的身后,恭恭敬敬地拜服道:“外门弟子游仁达(席天寿)参见刘长老!”

    老道眯着眼,冷冷问道:“人呢?”

    “呃……”二人一阵冷汗哗哗的,不知道门派会对此事如此看重,居然将正从附近的路过的内堂长老给直接调派了过来亲自过问此事。

    老道虽然没有回头,但听二人这阵犹豫就知道这差事肯定给办砸了,脸色不由更冷了几分。

    游仁达感受到这位内堂长老浑身散发出来的寒气,不由心底一寒,连忙辩解道:“刘长老明鉴,那女人我们俩先前一直在暗中窥视,发现她只会耍一些街头斗殴的无赖手段,其功夫甚至连三流都算不上,肯定不会是什么秘境传人。”

    “闭嘴!”老道冷哼一声吓的二人噤若寒蝉,只见他冷冷道:“一个能将清风老儿耍的团团转的女娃娃到了你们口中居然成了不入流的了?”

    二人扑通一声就跪下了,连连求饶。

    老道一摆袖子直接飘然而去,只丢下一句话:“你们俩个自己滚回执法堂领罚吧。”话音未落,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像这样的事情还在另外几处也相继上演着,只不过有的人因为报信有功而领了赏,而有的人因为办事不力而受到了极为严厉的惩罚,甚至丢掉了性命。

    而与此同时,在古西城区一座不起眼的小寺庙内几位僧人躲在后院禅房里窃窃私语着。

    “禅宗和密宗都已经得到了消息,估计两宗的高手都已经在路上了。方丈我们该怎么做?”

    “阿弥陀佛,此事老衲觉得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方丈!这琅嬛玉洞可是关系着我们佛门的兴衰,若是被外人捷足先登……”

    “渡静,渡源,渡法,你们今天的功课都完成了吗?”

    “……,弟子知错了,弟子这就去佛祖面前诵念经文。”

    禅房内众弟子俱是一脸摇头叹气的相继离开,只剩下老方丈低眉耷眼的捻着禅珠默然不语。这时房门口突兀的出现一个身形静静的站在那里,这人仿佛凭空出现一般。但老方丈捻动禅珠的手指却未抖动一下。

    “师兄,你来的好快。”老方丈未开口却有声音平缓的飘出。

    来人背负着双手仰望着月空,静默不语。

    老方丈又开口道:“师兄,京城不比外地,毕竟是京畿重地,官府不会容许我等江湖中人在这里兴风作浪。否则稍有差池只会给我佛门带来泼天大祸。”

    门口之人嗯了一声,便一晃身影凭空消失了。

    房间内只传出老方丈深深一声叹息……

    慕容凤也许只想到自己的展露风头会在江湖上引起一阵波澜,却浑然没有想到把许多不世出的老家伙们也给惊动了。自然就更别提各路牛鬼蛇神们了。

    反正一时间只要得到消息的各方势力都在紧急调派高手秘密赶往京城,只是一天一夜偌大的京城内就已经是龙蛇混杂,由此爆发的暗中交锋就已经不下十几起。

    随即这些异动也惊动了联邦鹰犬,鹰部立即紧急调派高手回援京城防止这些不知死活的江湖中人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

    翌日清晨,慕容凤与张乐诗带队前往战争学院参加联邦高中武道联赛的开幕式。

    相比起其他学校一次就是好几辆大巴车的接送,她们这几人却是连半辆大巴车都没坐满。

    不过她们这一行人却是在所有参赛队伍中最引人瞩目的一支……

    “赵老师你看所有人好像都在看咱们诶?”张乐诗惊讶道:“咱们天华学院什么时候怎么引人瞩目了?”

    “那些人不是在看我们,而是在看赵老师!”跟在后面的牧雪酸溜溜道。

    张乐诗虽然对昨天之事有所耳闻,但不甚了解,连忙道:“赵老师你昨天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没啊!”慕容凤一脸无辜道:“只是从正门进来,后来又跑去剑道馆踩踩点就回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张乐诗放心道。

    牧雪直摇头,感觉张乐诗放心的太早了。

    联邦高中武道联赛的开幕式同样就放在昨天的剑道馆大厅内举行,主持者正是昨日在大门口猜拳输掉好几百的那位教育部的石副部长。

    待到偌大的大厅坐的满满当当黑压压一片,这位石副部长站在主席台上先是清咳了几下几声,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提示器搁在桌上开始了口沫横飞的长篇大论……

    满场的师生对于这样的场面早已见怪不怪,所以台底下自顾自聊天打屁的,玩游戏的,或者干脆两眼一闭养精蓄锐的,一眼望去就没几个人在认真听讲的。

    这时已经和小香儿一帮丫头混熟了的温莎几女偷偷摸到了慕容凤座位旁边,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闹个不消停。

    慕容凤瞧得直摇头,正准备闭上眼睛养养精神却见一名挂着校方名牌的工作人员快步走到她身边,弯腰问道:“请问您是赵凤儿老师吗?”

    “呃,是我?有什么事?”慕容凤诧异道。

    工作人员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说道:“是这样的赵老师,我们学校一位担任裁判的老师突然因为身体不适请了病假来不了,所以经由裁判组紧急商量想要请您临时客串一下裁判,您看行吗?”

    众女闻言无不一脸惊讶,心说你们还真是会挑人啊!也真敢挑啊……

    “我?当裁判?”慕容凤也是一脸惊诧莫名道:“这个不太好吧?毕竟我是带队老师,你们就不怕我判罚时出现偏心吗?”

    工作人员笑眯眯道:“这个您就请放心吧,裁判上场主持比赛都是经过严格甄别的,不会让您出现在为难的地方的。”言外之意就是你是没机会去主持判罚有关天华学院参赛选手参加的比赛的。

    “哦,对了。另外身为裁判在空闲时还得客串下另一项工作,临时解说。”工作人员抹着额头上的冷汗心虚道,因为这话说出去连他自己都不信……

    慕容凤就更不信了,要是猜不到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猫腻她这两辈子算是白活了。不过对方既然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挖坑等她,想必就算到了她拒绝的可能,所以肯定留有后招。

    所以慕容凤一细思便十分爽快的应道:“好吧,闲着也是闲着,那我就客串一下这个裁判和解说吧。说真的我长怎么大还没当过裁判和解说呢。要是出现什么失误的地方你们可得帮我兜着点啊!”

    “一定!一定!”工作人员扯着难看的笑容,脑门上的冷汗更是流个不停。坐在一旁的众女看向这位工作人员都是一副好走不送的表情……

    随后慕容凤与张乐诗和众女交代了几句便随这位工作人员离开了自己的席位前往裁判组的办公室。

    慕容凤这边前脚刚一走,众女便立即凑在一起窃窃私语道。

    “喂,你们说这战争学院是吃饱了撑着的吗?居然好死不死的请咱们的副掌门去当什么裁判和解说?”

    “谁知道呐,也许人家就是故意挖个坑想坑咱们的副掌门呗。”

    “唉,希望他们好自为之吧……”众女深有同感的齐齐点头。

    “唉,也希望副掌门悠着点,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了。”众女脸上一时间全都写满了担忧。

    “你们这是在担心赵老师吗?”张乐诗凑过来好奇问道。

    众女却是齐刷刷的摇头道:“不是,我们是在担心别人!”

    “啊?”张乐诗一脸茫然,却听牧雪唉声叹气道:“张老师你是不知道,咱们的那位副掌门可是出了名的天煞灾星,甭管做什么事哪怕是最最最简单的事情也能给你整出天大的幺蛾子来。”

    “唉~~~!”程文静跟着摇头叹气道:“看来这届的比武大会有的是热闹瞧喽。”

    “诶,对了,牧雪姐姐你的比赛是什么时候开始?”小香儿忽然插嘴问道。

    牧雪看向张乐诗,张乐诗连忙打开个人终端翻看了一眼,抬头道:“牧雪同学的首场比赛在下午两点,对战者的名单还处于保密阶段,没有公布。”

    “走着!”小香儿立即大手一挥道。

    “哎哎哎,你们干嘛去?”张乐诗连忙拦住道。

    众女对视一眼,齐声笑嘻嘻道:“当然是看副掌门怎么当这个裁判和解说啦!”(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网游之大盗贼择天记申公豹传承重生之幸福日常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