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为时已晚?

    硝烟弥漫的河滩上基本已经清理干净。【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几艘搁浅在河滩上的客船早已经烧成了一片残骸,似乎在诉说着昨夜那一战的惨烈。

    梁靖混在垂头丧气的战俘队伍当中默默的向前走去,忽然一人拦在他面前将他揪出了队伍,质问道:“你就是这伙玩家领头的?”

    梁靖神色一慌,但又马上淡定了下来,平静的回答道:“没错,是我。”

    “哟呵,小子打了败仗还能怎么硬气,果然有些胆色!”沉壁冷哼道:“跟我走吧!”

    “去哪?”梁靖也想明白了。战败了又如何,反正只是一场游戏。对方还能将他关押起来不成,最多也就是赔些赎金而已。一想到如此这胆气自然就又重新上来了。

    “月仙……咳咳。”沉壁连忙改口道:“教皇陛下要见你!”

    梁靖原本刚刚涌上心头的胆气顿时又没了,然后战战兢兢地跟在沉壁身后来到一片临时圈建起来的营地前。

    “陛下,俘虏的指挥官带来了。”沉壁通报了一声,就将身后的梁靖让了出来。

    梁靖盯着传说中这位,顿时感觉舌头直打结,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别紧张,我只是想问几个问题,只要你老实回答我就保证将你安然无恙的释放掉。”慕容凤微笑道。

    梁靖紧张的连连头,道:“您,您请问,只要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慕容凤问一句梁靖答三句,把自己知道的事全都竹筒倒豆子般的倒了出来。

    慕容凤听完梁靖的招供后便依诺将他给放了,不过这家伙倒也难得脑子清醒了一回,立即向慕容凤表示自己愿意痛改前非追随她左右。慕容凤对此只是一笑置之,不过也没一口回绝对方,而将他安排到了小灰狼的手下先暂时观察一下。

    梁靖临走前忍不住问道:“月仙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慕容凤淡淡道:“请问。”

    梁靖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队伍要在这里登陆的?要知道我的作战计划除了那位拟定者外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慕容凤摇头笑叹道:“你以后领军作战记得多带些微型侦察器放在前头探路,另外不要随随便便的在光天化日之下老翻看自己的作战计划地图,我的侦察器趴在你身后的桅杆上看了半天你的卫兵居然都没有一个人发现。”

    梁靖神色大囧,一脸羞愧的离开了营帐。

    处理好这里的事宜后,慕容凤又马不停蹄的赶回了天峡堡要塞,恰好此时奥妮克希亚也从黑石山回来了。

    面对脸色不善的慕容凤,小丫头讪笑连连掏出一根大黑铁管炫耀道:“月影姐姐你看我特地从我哥的实验室里偷……拿出来的!这可不是小玩具,是我哥的杰作,只不过对我们龙族来说有点鸡肋。”

    慕容凤很想将这丫头摁在腿上来一顿竹笋炖肉,但是一想到这丫头傲娇性子只能无奈的放弃了,无力的问道:“你手上拿的这是什么东西?”

    奥妮克希亚笑嘻嘻道:“这东西叫龙息魔导炮!”

    慕容凤一脸黑线道:“就你手上这根手指粗的铁管也能叫炮?”

    奥妮克希亚得意的哼哼了两声,叼着铁管抿嘴道:“瞧好了,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们黑龙一族最巅峰的魔导科技结晶……”

    “等会儿!”慕容凤立即阻止道:“你先告诉我这什么龙息魔导炮有什么使用限制没?”

    奥妮克希亚想了想说道:“嗯,好像有。我听我哥说过这龙息魔导炮使用一次就必须让它冷却八小时,否则会容易发生意外情况。”

    “隔八小时使用一次?那岂不是一天最多只能用三次?”慕容凤汗道:“幸亏我多问了一句,要不然这东西就被你白白浪费一次使用机会了。行了,有什么话路上再说,咱们赶紧回圣城!”

    奥妮克希亚讶然道:“回圣城做什么呀?咱们不在这里抵御魔王军团的进攻了吗?”

    慕容凤无语道:“仗都打结束了,我地公主殿下!人家现在的主力部队估计都快杀到圣城城下了。”

    “啊?!!”奥妮克希亚彻底傻眼了。

    ***

    圣城城头上此时已经硝烟弥漫,原本依河而建的高大城墙已经破损了多处,城头上更是血迹斑斑。

    而在港口位置一艘伤痕累累的血魔族战舰正坠毁于此,流淌出来的恶臭血污几乎污染了整条河面。

    塔玛德大主教与肯特公爵立在城头上凝视着河对岸已经化作一片废墟的渡口小镇,只能咬牙切齿的干瞪眼。

    “派去天峡堡的信使护送出去了吗?”肯特公爵沉声问道。

    塔玛德大主教叹气道:“已经先后派了三批信使混在那些逃难的人群中潜出城外了,就是不知道有多人能够活着抵达陛下那里了。”

    “愿圣光保佑吧。”肯特公爵也是轻叹道。

    “快看!那些怪物在集结!”塔玛德大主教忽然出声惊呼道。

    只见河对岸无数船只正在集结调动,然后一艘艘钢铁战舰横亘在河面上露出侧舷一门门黑洞洞的炮口,天空中十艘角魔族飞船摆出一个大阵投罩下一圈魔力屏障防止来自圣城城头上的炮火还击。

    这不是敌人太谨慎,而是因为有血的教训!

    就在先前刚才那场试探性的进攻中,一艘不知死活的角魔族飞船竟然强行突进了城头火力网想要对城中进行轰炸,结果被隐藏在城头堡垒中的聚能魔导炮一炮就给轰飞了下来摔在港口里。

    然后魔王军团指挥官索斯爵士立即下令撤退,转而调遣大军前去攻打河对岸的渡口小镇。在攻占下几乎人去楼空的渡口小镇后,索斯爵士又一边在小镇中架设起魔能大炮,一边又下令战舰出击对圣城进行骚扰炮击,不让圣城守军有片刻喘息的机会。

    听到隆隆炮声从河面上传来,肯特公爵立即下令城头上的守军躲进有魔法护盾的堡垒中。同时也下令聚能魔导炮进行炮火还击。

    双方一时间你来我往打的极为热闹,但是给对方造成的实质伤害却是微乎其微。

    很快就有观察手发现了在河对岸的小镇中竟然竖起了一门超级大炮,光是看那能几乎塞下一个大活人的炮口就已经让人头皮直发麻,更别提那黑洞洞炮口还正直勾勾的对着自己所处的地方。

    肯特公爵显然也不想试验一下城防堡垒的魔法护盾能不能扛住那门超级巨炮的轰击,所以立即把所有军官都召集了起来紧急商量对策。但可惜众人商量了半天也拿不出一个主意来。

    虽然两军只是隔河相望,但是魔王军团这边可是占据着绝对的制空权,而肯特公爵手底下这帮军官当了一辈子兵也没遇见到这种情况,所以一个个自然全都是抓瞎了。

    最后众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无非拿出了两个方案,一是想办法让敌军主动来攻然后在坚固的城防下磕的头破血流,但显然除非对方的指挥官脑子进水了才会怎么干。而第二种方案就是派遣敢死勇士渡河潜入敌军大营破坏掉那门超级巨炮!

    不过这个方案一经提出后指挥室内就鸦雀无声了,人人都在左右四顾却谁也不敢接这茬。肯特公爵脸色发黑的扫视过众人,心中一片冰冷。恰在这时外头有士兵冲进来通禀河对岸的敌人似乎完成大炮发射的准备工作了,即将要朝圣城进行炮击了!

    肯特公爵立即带头冲出大厅眺望河对岸,只见那门巨炮的炮管上正流淌着肉眼可见的实质法力漩涡,即使隔河相望也能感觉到那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动!

    肯特公爵脸色大变,立即下令沿岸的七座城防堡垒马上开启铁壁模式。

    随即就见七座巨大的堡垒升腾起一道道粗亮的光柱汇聚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魔法屏障遮盖了整座城市上空。

    这道名为铁壁的魔法屏障看似效果惊人,但是所耗费的能量也是惊人的。如果换算成金币那么光是每分钟所花费的金币都是成千上万枚!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心疼金钱的时候了,万一城防被攻破那么有再多的钱也是别人的了。

    就在圣城堡垒刚刚支撑起铁壁魔法护盾时,河对岸的超级巨炮也完成了魔力蓄能散发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剧烈能量波动!

    随即就见一道骇人光柱从炮口喷涌而出直冲河对岸的铁壁魔法护盾上!

    许多人一辈子都没见到过这样惊人的场面,那能让太阳黯然失色的光芒就这样横亘在河面上,光是散发出来的能量余波就撕裂了空气蒸干了河水,圣城的铁壁护盾仅仅坚持了不到十息就轰然崩碎,随即这股狂暴的力量直接轰碎了一座城防堡垒撕开了城墙将毁天灭地的力量灌涌进了城中!

    当刺眼光芒散去后,整座圣城就好似一块被热刃切开的黄油,从中留下了一道宽余百米的焦痕。而位于城中心的圣光大教堂也是难逃这场浩劫,彻底成为了一片废墟。

    所有见证这一切的人都被惊呆了,就连索斯爵士也被这巨炮骇人的威力给震惊到了。

    “这角魔族打造的巨炮根本就不应该属于人间……”此刻索斯爵士深深地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恐惧之意在心头冒起。显然这巨炮的威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将会给未来的世界带来的怎样的变化他已经完全无法预料。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这等毁天灭地的力量面前任何铜墙铁壁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将军,将军!请下令进攻吧,胜利就在眼前了!”一名副官回过神就是一脸激动的请战道。毕竟能像索斯爵士这样想的深远的人还是少数,更多的人则被眼前这摆在眼前的泼天功劳给迷晕了眼。他们翻山涉水千里迢迢的杀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只要能攻陷这座圣城,那么足够享用十辈子的财富地位就是唾手可得了。

    索斯爵士寻视过这帮与他一路出生入死过来的老兄弟,抿了抿嘴轻叹道:“传令,全军出动,攻占圣城。”

    “吼!!!”立时军团大营中吼声震天,人人都在争先恐后的登船朝对岸冲去。

    十艘角魔族飞船更是一马当先,一字排开纷纷凝聚起血色光弹欲要将城中最后一点抵抗力量彻底抹去。

    就在这时一道刺眼光芒突然从天而降瞬间将一艘角魔族飞船烧为飞灰,随这道光芒继续直冲而下轰进河面上的船队中炸起一股滔天巨浪!

    突如其来的一幕再次彻底惊呆了所有人,随后就听一声悠长龙吟从九霄之上传来。然后就是一片巨大的黑影划破了云层直直的俯冲了下来。

    只见慕容凤傲立在奥妮克希亚的背上,肩上则扛着一根硕大的黑色炮管,此刻这根刚刚发出惊天一击的炮管正在一点点熄灭掉炮身上的魔法符文。

    “月影姐姐我说的没错吧?我哥造的这门龙息魔导炮在威力上可是一点都不输给超级禁咒法术哦。”奥妮克希亚回头咧嘴邀功道。

    “嗯,确实不错。”慕容凤一拍巨大的炮身将它缩回手指大小还给奥妮克希亚,然后抽出灰烬使者,沉声道:“看见下面那座敌人的帅帐了没?帮我冲进去!”

    “好咧,没问题!”奥妮克希亚咧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嘴喷吐一股炙热龙息席卷而下。

    首当其冲的角魔族飞船立即做鸟散纷纷避让开来,然后就见奥妮克希亚庞大的身躯直直俯冲向河面,在快要扎进沸腾的河里时又急速拉起贴着河面朝渡口小镇急掠而去。而凡是挡在她面前的船只可就全都遭了秧,无论是木质帆船还是钢铁战舰在她面前就跟积木玩具一样一触既溃,纷纷被撞散了架。而落入河中的士兵下场则更为凄惨!

    因为刚才那一炮可不只是搅乱了敌人舰队阵型那么简单,其中所蕴含的恐怖龙息更是将这片河面都给煮沸了……

    现在城里城外都似一片人间地狱,而慕容凤就好似一尊杀神驾驭着黑龙直冲混乱的敌军大营。

    慢一步反应过来的角魔族立即驱使所有血肉飞船高速俯冲了下来想要拦截住她,但是一切都已为时已晚。

    只见奥妮克希亚一头撞开了木质营门,张嘴就是一股龙息将整座敌营化作了一片火海。然后又是一爪子直接将那门巨炮拍成了废铁。

    索斯爵士等一干将领被一帮亲卫保护着仓惶从大营后门逃出,却被提着灰烬使者的慕容凤赌了个正着。

    在这一刻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索斯爵士推开一众护卫越众而出,同时还不忘整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

    “教皇冕下,真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见面啊。”索斯爵士轻笑一声道。

    慕容凤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就是这支军团的指挥官?”

    “不错,正是在下。”索斯爵士傲然一笑道:“陛下你还是晚来了一步啊,现在就算你将我们这些人全都诛杀于此也已经为时已晚……”

    唰——!

    忽然翻滚着绿焰的灰烬使者直接将这位索斯爵士挂着淡然笑容的脑袋给切了下来,被慕容凤一把抓在了手中!

    “我觉得不晚,只要拿着你们所有人的头回去祭奠那些枉死的民众就行了。”慕容凤举着人头平静的说道,然后回过身注视着眼前这些完全一脸懵逼了的敌人。她没有再任何废话,一卷绿焰滔天的剑刃就猛扑了过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网游之大盗贼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择天记申公豹传承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