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百五十四章 勇士之殇

    望着浩浩荡荡的邪兽人与恶魔的大军从面前开赴过去,慕容凤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话慕容凤很想折返回去通知那帮还被蒙在鼓里的家伙一声:敌人从后面来爆你们的菊花了……

    可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就算是慕容凤好心好意的跑回去通知他们,恐怕对方也不一定会领情。

    毕竟从敌对关系上来说,慕容凤身为精灵族却跑去插手兽人之间的内战,唯一的结果可能就是里外不是人!

    “月影姐姐,我们就这样看着,不做点什么吗?”趴在旁边的莉莉丝悄声问道。

    慕容凤回头瞥了一眼,发现身边两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萝莉俱是双眼放光,就跟饿狼见了肥肉似的。

    “你想去送死吗?”慕容凤无语的反问道:“我们才三个人,那些邪兽人和恶魔大军起码有上万之众!”

    “月影姐姐,咱们三人刚正面是肯定不行的。”莉莉丝嘿笑道:“但是我们可以玩点阴的呀。就算不能阻止对方南下,至少也得给这些家伙添点乱啊!”

    “那你有什么注意了吗?”慕容凤问道。

    莉莉丝嘿嘿一笑,朝奥妮克希亚使了个眼色。

    只见奥妮克希亚嘟着小嘴把手指往虎牙上一滑,然后滴出一滴滚烫的龙血到草地上。

    立时附近的草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死亡,片刻工夫就成了一片死地。

    莉莉丝见慕容凤瞧得凤目圆睁,不由得意道:“月影姐姐,你说我们要是在那些兽人的粮草中滴几滴小妮的龙血会怎样啊?”

    慕容凤汗颜道:“我记得传说中的龙血不都是能医百病延长寿的圣药吗?你的血怎么这么毒?”

    奥妮克希亚撇嘴道:“你说的是红龙之血,因为红龙是生命守护者,所以它们的血对你们凡人来说自然是大补之物。我可是黑龙,黑龙之血可是这世界上最毒之物!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让你尝一口。”

    “不不不,不用了。我信!”慕容凤连忙摆手道,然后又犹豫道:“现在的问题是你的龙血毒性太强了,凡是大军粮草肯定有试吃之人,一旦发现有异常肯定会惊动对方的。所以往大军粮草中投毒最好还是那种慢性毒物才是上佳之选。”

    奥妮克希亚歪着小脑袋想了想,说道:“这个简单,我把我的血稀释一下就行了。保证吃下去时没反应,等过段时间才会毒发。”

    “如此最好!”慕容凤点头道。

    莉莉丝兴奋道:“月影姐姐咱们合体吧,用圣衣技能潜行进去。”

    慕容凤一指那些伴随着兽人运送粮草部队前行的萨满祭司,无语道:“你确定要潜行过去?”

    萨满这个职业不但远可放电喷火近可力能扛鼎,而且还会插各种魔法图腾,侦测隐身只能算是看家本领之一而已。

    莉莉丝瘪瘪嘴,一脸失望。

    “行了,你们两个就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等我回来吧。”慕容凤掏出一个水晶瓶递给奥妮克希亚装入稀释过的黑龙血。

    一切准备就绪,慕容凤收好黑龙血,摇身一变成一只小飞虫向邪兽人的大军飞了过去。

    两只小萝莉不安分的趴在原地窃窃私语,频频眺望前方开赴而过的军队。

    “要不我们也去帮她的忙吧?”奥妮克希亚目光闪烁的提议道:“我怕她一个人搞不定。”

    莉莉丝犹豫了片刻就想点头应是,忽然眼前一花,就见慕容凤去而复返一把揪起二人的胳膊直接贴着地面飞射了出去!

    “快跑!!!”

    两只小萝莉被慕容凤提着在半空中急速飞行,灌了一脸狂风。

    “咳咳,你被发现了?”奥妮克希亚大声问道。

    只见慕容凤的脸色很难看的说道:“没有!”

    “那你跑什么?”奥妮克希亚终于缓过了气,诧异问道。

    “我见到了古尔丹!该死!”慕容凤恨恨道:“我差点就被那个老杂毛发现了!当初就应该将他挫骨扬灰才对!”

    “古尔丹是谁?”奥妮克希亚一脸纳闷。

    “一个将灵魂出卖给恶魔的兽人。”慕容凤回头瞥了一眼,见距离够远了便落下身形,召出装甲机车将两只萝莉都给塞了进去,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立即发动了机车。

    “月影姐姐你不打算给那些邪兽人大军下绊子了吗?”莉莉丝赶忙将自己绑在座位上,同时开口问道。

    “没机会了。”慕容凤摇头叹气道:“拉兹格尔肯定将我出现在此的事情告诉了古尔丹,说不定对方还误以为我和杜隆坦勾结了在一起。所以古尔丹才会放着格罗姆的叛军不去剿灭,亲自率领着大军杀奔过回来。”

    说到这里慕容凤忽然心中一动,暗想古尔丹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么正在和格罗姆·地狱咆哮作战的邪兽人军团肯定正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那岂不是格罗姆反扑的大好时机?

    一念至此,慕容凤立即拉开了好友栏点开林琳的通信,然后将此事立即告知于了她。

    相信很快那位兽人剑圣就会收到来自凤栖楼的重要情报,到时候可就有好戏可瞧了。

    至于这里的兽人霜狼氏族,牛头人和巨魔部族联军就只能希望他们自求多福了……

    慕容凤却不知道因为她撒手不管,直接导致日夜兼程的邪兽人大军在子夜时分先是奔袭了十字路口,然后又与恶魔军团联手爆了正在怒水河畔布防的暗矛部族的菊花。

    暗矛部族猝不及防再加上兵力处于绝对劣势,被邪兽人和恶魔打的一败涂地,差点全军覆灭。

    最后还是暗矛族长森金率领一众巨魔勇士拼死守在桥头上,才让他的儿子沃金带领着一些暗矛巨魔残兵渡过了怒水河大桥才保留下了暗矛部族最后一点种子。

    至于森金自己则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利用巨魔巫术拉了两个恶魔统领和上百个敌人垫背选择了同归于尽……

    此役,暗矛部族中的青壮战士几乎全灭,新任暗矛酋长沃金率领一众残兵一路向东逃难直至抵达东边的海岸线,然后又泅水东渡上了回音群岛才逃过邪兽人魔狼骑兵的追杀。

    当杜隆坦得知东线的暗矛巨魔全灭的噩耗后立即意识到自己大势已去,于是便果断的放弃了对半人马科卡尔部族的清剿行动,同时一边紧急派出信使南下去联系格罗姆,一边决定率兵北上向灰谷森林方向逃跑。

    大军行至半途,队伍中的牛头人将领忽然与杜隆坦起了分歧,双方在爆发了一轮激烈的争吵过后直接分道扬镳。

    杜隆坦带领着霜狼氏族的兽人继续北上,而牛头人们则选择西进前往石爪山脉。

    结果杜隆坦在灰谷森林的入口遭遇了古尔丹率领的恶魔军团的伏击。

    双方就在贫瘠之地与灰谷森林的交界处爆发了一场血战。

    战斗一直从晨曦时分鏖战到日暮时分。

    双方的鲜血几乎染红了大地。

    直到拉兹格尔大王率领着前去追杀暗矛部族的邪兽人大军赶来支援才让相持不下的战局出现了转机。

    霜狼氏族兽人眼见自己被前后夹击,立时士气崩溃。

    最终在杜隆坦亲自率领着霜狼骑兵拼死突围下才冲入了灰谷森林。

    但是就在杜隆坦即将逃出生天之时,古尔丹却抓住一个机会对他施放一个邪恶的咒术,致使杜隆坦坠落下坐骑。

    拉兹格尔大王趁机冲上前欲要一刀将他斩于马下,却不想斜地里突然冲出一条黑龙救走了杜隆坦。

    古尔丹与拉兹格尔大王自然不甘心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所以一路尾衔追杀直至深入茂密的森林。

    结果在森林中邪兽人与恶魔大军遭遇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箭雨攻击,偏偏他们还找不到敌人是谁。

    拉兹格尔大王见势不妙立即选择了撤退。连古尔丹想拉他都拉不住,气的他只能跳脚大骂:“如此胆小鼠辈,岂能成大事!”

    ***

    “是你?”杜隆坦一睁开眼睛就见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慕容凤点点头,然后朝旁边一位满脸担忧的女兽人示意了一下。

    “德拉卡,我们这是在哪里?氏族里的勇士们呢?”杜隆坦一见到妻子立即开口追问道,结果扯到了伤口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亲爱的你先别说话,氏族里的勇士们大部分都已经逃出来了。”德拉卡强颜欢笑道:“我们得到了一群精灵的帮助,现在正在她们的营地里。”

    杜隆坦又咳嗽了几声,转头看向慕容凤,感谢道:“谢谢你,咳咳。”

    慕容凤往旁边一退,让出身后的两位身穿皮甲背负长弓的女游侠,介绍道:“这两位是诺达希尔驻灰谷森林银翼要塞指挥官苏拉·迅箭和副指挥官艾蒂尔·月火,如果你要谢就谢这两位吧。”

    昨夜,慕容凤带领着莉莉丝和奥妮克希亚一进入灰谷森林就遭遇了这些银翼哨兵,若不是她及时表明了身份恐怕已经被射成刺猬了。

    而很显然这些银翼哨兵也知道月影祭司的威名,所以立即将她奉为了座上宾。

    在宴席上,慕容凤说明了情况并提出了希望能够借兵的要求。但是却遭到了苏拉·迅箭的拒绝。因为对方有军令在身奉命驻守银翼要塞监视森林北方的那条恶龙,没有来自诺达希尔的调令她是不可能擅自调动一兵一卒去执行其他任务的。

    而且她手底下的精灵哨兵都是清一色的丛林弓箭手,在茂密的森林中作战就是敌人的恶梦,但是一到了无遮无拦的大草原上去和敌人的骑兵对战那纯粹是在找死。

    所以在她说明了苦衷后,慕容凤也只能放弃了心中的想法。

    随后来自南边的战报陆续传来,慕容凤得知了古尔丹在森林入口设伏后就知道那支霜狼氏族肯定是在劫难逃。所以立即推迟了继续北上的决定,再次求见了苏拉·迅箭,希望银翼哨兵能够在关键时刻在古尔丹的背后捅他一刀子。

    但是苏拉·迅箭仍旧不敢擅自调动军队,而是通过层层报告将此事通报了诺达希尔。

    结果这消息一来一回就浪费了一天时间,把慕容凤等的都快上火了诺达希尔那边才传来了一纸命令:一切暂奉月影祭司全权指挥!

    等到慕容凤再完成繁琐的兵权交接手续,天都已经黑了。

    最终慕容凤还是从古尔丹的屠刀下救出了一些霜狼氏族的兽人,总共加起来大概有几百人吧……

    所以德拉卡口中的大部分人只算是安慰之言。

    杜隆坦闻言却是松了一口气,原本还带着几分血色的脸庞立时灰败了下去。但还是强撑着对一众出手相救的精灵感谢了一番。

    德拉卡立时止不住的热泪盈眶。

    “别哭。”杜隆坦哆嗦嘴唇,虚弱道:“我不在你的身边,你一定要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显然这位英勇的霜狼族长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嗯!”德拉卡捂着嘴重重的点了点头。

    房间内的一众精灵轻轻的退了出去,将最后的时间留给了二人。

    “唉。”苏拉·迅箭走到慕容凤身边,叹气道:“月影祭司你有没有在怪我没有及时出手相救?”

    慕容凤摇了摇头,轻叹道:“我救这些兽人也只是出于政治目的,哪怕只是救出一个人也是成功的……”

    苏拉·迅箭沉默以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算了,不提这些了。”慕容凤摆摆手道:“我还要继续赶去月光林地,这些兽人的安置工作就拜托你了。”

    苏拉·迅箭点点头,应道:“在这片森林里安置几百个兽人还是没问题的。月影祭司你现在就要走了吗?要不我为你准备几头夜刃豹作为代步坐骑吧。”

    慕容凤想了想便承下了这个人情,毕竟她的装甲机车也不适合在复杂的森林中行进。答道:“如此也好。”

    这时二人身后响起一阵开门时,二人回过头来见德拉卡一脸平静的走了出来,对二人感谢道:“感谢两位大恩,他走的很平静,想必已经回归了先祖的怀抱。”

    “请节哀。”慕容凤轻叹了一声,说道:“我已经拜托苏拉指挥官照料你们,你们可以放心在这里修整。古尔丹与他的爪牙是不敢深入到这里的。”

    德拉卡却是婉拒道:“感谢您的好意,但是我已经答应了他,要带着氏族的勇士还有我的儿子返回我们兽人的故乡。”

    慕容凤皱眉道:“就算如此,你也得让你们的勇士先把伤养好再说吧,不然半路再遇上敌人恐怕你们连逃跑的力量都没有。”

    德拉卡想了想便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自己的营帐走去,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

    苏拉·迅箭默默的注视着德拉卡的背影,却对慕容凤问道:“月影祭司,我觉得你救下他们不单单是出于政治的目的吧?你不用骗我了,我这人的直觉可是很准的。”

    慕容凤笑叹一声,什么也没说便摇头转身离开,只留下一脸微笑的苏拉。(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逍遥道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