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百零三章 黑胡子

    c_t;    进入酒馆,慕容凤径直走到吧台前坐下,一名地精酒保咧着一嘴大黄牙热情的招呼道:“哟,竟然是位新来的冒险者!还真是稀奇啊!您要喝点什么吗?沙果酒?松子酒?还是来一杯上等的朗姆酒?”

    慕容凤直接掏出一枚金币拍在吧台上,立时让这位地精酒保的双眼大放金光!

    “我想打听个事。【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地精酒保立时眉开眼笑跟见了亲祖宗似的,谄媚道:“您尽管问,远了不说,在这片沙漠中您甭管想打听什么事可是找对人了。”说着伸手就去掰慕容凤摁住的金币,但是没掰动。

    慕容凤眯起眼睛,沉声道:“我想去东方大陆,最好今天就能走。”

    地精酒保脸色一僵,盯着纹丝不动的金币,一脸垂涎与犹豫之色交替变幻。最后一咬牙,左右四顾了一下,压低声音道:“你去城西的油污巷找一间名为‘提姆老爹的火枪店’,进门后你就说要买三杆镶宝石的火枪,对方会问你拿什么付钱,你就回答三瓶朗姆酒。然后他就会派人带你去找蛇头。记住,千万别说是我介绍你去的。”

    慕容凤盯着他凝视了片刻,才松开了手。地精酒保立即一脸欣喜的捡起金币又亲又擦。

    慕容凤摇摇头,便转身出了酒馆。然后遵循那个酒保的指点前往城西,经过一番打听很容易的就找到了提姆老爹的火枪店。

    推门进入后,一股机油味熏得人直捂掩鼻。

    不大的店铺内摆满了一杆杆大口径的火枪,一个满脸油污的矮人正醉醺醺的趴在柜台上睡的鼾声震天。

    慕容凤走过去连推了好几下才将这个矮人叫醒。

    “呃?你谁?做什么的?”矮人提姆一脸迷糊的问道。

    慕容凤抽搐了下嘴角,说道:“我要买三杆镶宝石的火枪。”

    矮人提姆愣了愣,然后重重的一拍脑门,长吟了一声。说道:“你,你再说一边,我刚才没听清。”

    慕容凤只好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边。大声说道:“我要买三杆镶宝石的火枪。”

    矮人提姆这回听清楚了,盯着慕容凤。咕噜噜的灌了一大口劣质麦酒后问道:“这枪可贵了,你打算拿什么付钱?”

    “三瓶朗姆酒!”慕容凤淡淡道。

    矮人提姆又灌了一口酒,反而精神起来了,直接问道:“要去哪儿?”

    慕容凤回答道:“东方大陆,藏宝海湾,最好今天就走。”

    “等会儿,我看看。”矮人提姆说着直接从怀中掏出一个小本子翻看起来,过了一会儿reads;。抬头说道:“你运气不错,下午正好有一船货要出发去藏宝海湾。你先交一百金币的船票钱吧。”

    唰!

    一把冰冷的利剑架在矮人提姆的脖子上,慕容凤面无表情的问道:“不好意思,我没听清楚,你刚才说要多少钱来着的?”

    矮人提姆一脸淡定道:“十枚金币,不打折。”

    慕容凤收回利剑,掏出十枚金币丢到柜台上,矮人提姆一把搂过金币,回头冲后面喊道:“约克,约克。有客到了,你这懒鬼赶紧给我死出来接客。”

    慕容凤听得冷汗哗哗的……

    然后门帘一挑,走出一个脏兮兮的侏儒。巧了。正是先前被慕容凤逮住的那个扒手。

    这侏儒一见到慕容凤立时怪叫一声,撒腿就想跑,却被矮人提姆一把揪住就是一通暴揍。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你这懒鬼,又想偷懒!赶紧的,将她带去黑胡子那里。否则今天休想吃饭。”矮人提姆吹胡子瞪眼道。

    侏儒约克抱着头战战兢兢走到慕容凤,低声下气道:“您,您请跟我来。”

    慕容凤点点头,转身跟上这个侏儒出了店门。

    一路上,侏儒前面走。慕容凤后面跟着,穿街过巷来到城北一片堆放货物的仓库区。

    一艘巨大的飞艇正停泊在这里装卸着货物。慕容凤猜想自己难道要坐这东西飞去东方大陆?

    侏儒领着慕容凤来一座小楼前,经过通报就被领进了侧门。而侏儒约克也得到了慕容凤的一枚银币的打赏。立即感恩戴德的闪人了。

    慕容凤跟着领路人进了小楼,只见大厅内已经坐满了神色各异的冒险者。

    “给,这是你的号牌,叫到你了就进去。”领路人塞给慕容凤一块写着‘37’号的铁牌就自顾自的走了。

    看着四周一个个冒险者神色忐忑的模样,慕容凤就不由联想到了面试这个名词。

    “花了十一枚金币就拿到一个面试的机会……”慕容凤知道自己又被坑了。不用说,像这样的招聘面试,附近的街道上肯定贴满了招聘启事才对。

    “37号!”经过漫长的等待,终于喊到慕容凤的号牌了。

    “在!”慕容凤举起牌子,走进了一间房间。

    房间内摆着一条长桌,卓后面坐着三个人,当中一人留着一脸扎着麻花小辫的黑胡子,烟熏的黑眼眶,阴冷的眼神,显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你会干什么?烧饭?结绳?打扫甲板?”坐在右手的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人开口问道reads;。

    慕容凤想了想回答道:“我会杀人和烹饪。”

    三人愣了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

    慕容凤抬起手打了个指向,一丛黑焰火苗在指间晃动着。

    三人的笑声立时戛然而止,脸上轻蔑的表情随即变为惊恐。

    “您是一位黑魔法师?”坐在当中的黑胡子船长轻咳了几声,强自镇定的问道。

    “是。”慕容凤收起火苗。

    “那个……您是不是来错地方了?”黑胡子尴尬道:“咱们这里只招水手和厨子。”

    “我要去东方大陆,听你们的船今天就能出发。”慕容凤淡淡道。

    黑胡子一脸呆滞,心中大骂道:“那些该死的混蛋真是瞎了眼了,也不看看什么人都敢往这里带。”然后就见他赶紧起身道:“您请随我来。”

    慕容凤随黑胡子出了房间,来到隔壁,只见他走到一张办公桌后面坐下。掏出一张信纸唰唰的书写起来,然后封装好递给慕容凤,满脸客气道:“您拿着这封信去落帆海湾找纳罗斯。他自会送您去任何地方。”

    “落帆海湾?在什么地方?”慕容凤接过信件,心中一动。因为黑胡子口中的纳罗斯不就是被贴在城门口悬赏一百枚金币的那个海盗头子吗?

    黑胡子掏出一张地图,一指一座矗立在东海岸的高峰,说道:“就在这座山峰的东面港湾里。”

    慕容凤深吸一口气,才忍住爆粗口的冲动。因为黑胡子所指的地方正是那群青铜大蜥蜴的巢穴……的山背面!

    好嘛,一群海盗居然和那些大蜥蜴是邻居!这要是说出去谁信啊?

    而且绕了一大圈又绕回了原点,换成谁都会抓狂。

    “知道了。”慕容凤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转身出了房间。

    “大人您请慢走。”黑胡子卑躬屈膝的将慕容凤送出房间,转身关上门后脸上闪过一丝冷笑。

    慕容凤出来后并没有立即动身出发前往那个落帆海湾。而是有着自己的打算。毕竟她还没天真到以为仅凭一个人拿着一封信就能去一个海盗窝让一群穷凶极恶的海盗乖乖听话。

    慕容凤回到先前那座酒馆,地精酒保见慕容凤去而复返,还以为她没找到地方,便堆起笑容问道:“大人您怎么又回来了?没找到地方吗?”

    慕容凤沉声问道:“落帆海湾里的那些海盗现在还兼职运客服务了吗?”

    地精酒保笑容一惊,干笑道:“大人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慕容凤直接摸出一枚金币拍在吧台上,地精酒保盯着金币吞了吞口水,讪笑道:“大人我真的没听懂您什么意思。”

    慕容凤一勾手指就收回了金币,地精酒保立时就急了,赶忙说道:“诶诶诶,大人。小人忽然又听明白了!”

    慕容凤盯着他,冷声道:“说!别废话!若是让我知道你胆敢坑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说着直接双眼绽放出一道冷芒。令地精酒保打了个冷颤。吓的他颤声道。

    “大人您请消消气,先听我说。那些海盗确实知道一条通往东方大陆隐秘安全的航线,所以偶尔会客串一下蛇头,但是您最好还是别去的好。因为那些家伙根本没有什么信用可言,经常等船开到半道上就以各种借口敲诈勒索船上的客人,如果客人胆敢不从或者反抗这些家伙立马又会干起老本行。反正在这大海上也没人能管的了他们。”

    地精酒保随又纳闷的问道:“对了,大人您没见到黑胡子吗?他没同意载您一程吗?您又怎么突然会想到要去找那些海盗的呢?是谁告诉您的吗?那人肯定是故意在害您呐!因为在大海上航行实在太危险了,因为迷雾之海中栖息着许多强大的魔兽,随便蹦跶出来一头都能掀翻一整支舰队。也只有那些海盗和疯子才会在海面上航行。如果您想安安稳稳的抵达东方大陆。我还是强烈建议您等上几天坐咱们的地精飞艇去东方大陆。”

    慕容凤盯着地精酒保,确定对方没有撒谎。那也就是说是那个黑胡子在故意坑自己。至于理由,不是明摆着的嘛。毕竟谁也不希望船上会突然多出一位不受控制的家伙,尤其这家伙还是一位声名狼藉的黑魔法师!

    换成慕容凤是船长也会以各种借口理由推掉这桩买卖。所以慕容凤很理解那位黑胡子船长当时的心态,但是理解归理解,你大不了直接说明自己不做这桩生意就行了,没必要还故意挖个坑来害人!

    所以现在感觉被人耍了的慕容凤很是生气!而慕容凤很生气也就意味着有人要倒大霉了!

    ***

    “加大动力输出!”黑胡子心神不宁的下令催促道。

    大副斯波克开口提醒道:“船长,动力阀已经推到三挡了,飞艇现在还处于起飞低空阶段,贸然再加大动力输出万一遇到山峰会影响飞艇转向躲避的!”

    黑胡子不耐烦道:“这大沙漠的哪来的山峰,别废话了,赶紧加快速度。”

    船员们一时间窃窃私语,不明白以往向来淡定从容的船长今天为何会如此急躁。但是碍于船长的权威,众船员们还是遵从了他的命令,加快了飞艇的飞行速度。

    黑胡子举起单筒望远镜眺望后方,直到加基森的几座大烟冲消失在视野中才长舒了一口气。

    “斯波克你来指挥,我去休息一下。”黑胡子揉着眉心对大副说道,其实他只是想回去喝上一杯给自己放松一下。

    “是,船长。”斯波克应道,坐到船长座上。

    黑胡子转身离开指挥台来到船长室,等他一推门而入,立时浑身僵立在了那里。

    只见慕容凤堂而皇之的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一边喝着他珍藏的朗姆酒一边翻看着他的船长日记。

    “来了?坐。”慕容凤一点也没拿自己当外人,举杯向黑胡子,微笑道:“这酒味道不错,坐下喝一杯?”

    黑胡子抽搐着嘴角,缓步走到她对面坐下,拿起自己珍藏了多年都没舍得喝的黄金朗姆酒给自己满上了一杯,然后一口闷光,给自己壮了壮胆。

    “好酒量,哈哈,再来。”慕容凤微笑着又给他满上一杯,然后自顾自的说道:“我这人最恨别人骗我。”

    黑胡子刚刚借着酒劲提起的胆气又瞬间散尽了,脸上瞬间惨白惨白的。

    慕容凤将船长日记丢在黑胡子面前,注视着他,缓缓说道:“想必你也知道我们黑魔法师最擅长玩弄什么手段。”

    黑胡子一张白脸瞬间又绿了,虚汗哗哗的往外冒。对于声名狼藉的黑魔法师的手段,他再清楚不过,若是得罪了这些家伙还被逮住,能够痛快的死掉都是一种奢望。他现在真是肠子都悔青了,先前哪怕是当面拒绝也比欺骗要好啊。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买,黑胡子现在只能祈祷这位看起来还算和蔼的黑魔法师能够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仁慈……

    仁慈的慕容凤笑眯眯道:“不过仁慈的我向来对那些下作的手段嗤之以鼻的,我们高贵的黑魔法师就是被那些擅长玩弄灵魂和*的术士给败坏了名声。”

    黑胡子听得连连点头,急忙应道:“大人您说的是,是小人错了,误将您错认成了那些卑鄙邪恶的术士。”

    “所以我只是在这酒中加了一点东西。”慕容凤指着酒瓶笑眯眯道。

    黑胡子立时感到呼吸一窒,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慕容凤笑着安慰道:“别紧张别紧张,放心吧,这酒喝不死人的。”

    黑胡子浑身一僵,他宁愿被直接毒死也不愿意体会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

    “大人我错了,请您大人有大量,就宽恕小人这一回吧。”黑胡子再也承受不住心理压力,扑通一声跪下,声泪俱下的哀求道。

    慕容凤叹了口气,说道:“还以为你是根硬骨头呢,想不到怎么快就怂了,真是一点都不好玩。起来吧,仁慈如我向来是宽宏大量的。”慕容凤睁眼说瞎话道:“只要你能将我送到东方大陆,一路上再伺候着我舒服一点,那么先前的不愉快我会忘得一干二净的。”

    黑胡子磕头如捣蒜道:“是是是,大人,小人一定将您当祖宗一样供着,并安安稳稳的将您送到东方大陆。”

    “这就乖了嘛。”慕容凤笑呵呵道:“你先去给我弄些吃的来吧。”

    “是,大人。”黑胡子抹了一把脸,满脸赔笑的退出了船长室。

    等船长室的大门一关上,慕容凤便展开精神力场笼罩了整艘飞艇,船上任何人的一举一动都难逃的她‘监视’!(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择天记重生逍遥道重生之幸福日常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