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五十五章 杀戮与新生

    宋建斌感觉自己的双腿在打颤,根本迈不动步子了。【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但他还是咬牙定在原地,强行压下心中调头逃跑的念头。心惊胆战的看着那个恐怖的黑袍人缓步走到他面前。

    “你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令人意外的是这黑袍人的声音异常的悦耳,还带着点金属的质感,让人不自觉沉醉其中。

    宋建斌吞了吞口水回答道:“是,是的。敢问阁下您是?”

    “我是谁不重要。”黑袍人抬手一指怀中的满脸怒意的小女孩,淡淡道:“她的母亲在三天前被你们抓走了。在天黑前将她的母亲带到这里交给我,否则我就杀光你们所有人。”

    淡然的语气仿佛在述说着一件最为平常不过的事情,只见黑袍人抬手一挥,旁边的高楼瞬间从头到尾裂出了一道豁达百米的裂痕。

    “不要质疑我的能力。也不要耍什么小聪明。”黑袍人平静的说完转身离开,忽然又停下回头道:“如果她的母亲遭遇了什么不测,我一样会杀光你们。保证不留一个活口。”说完直接扬长而去,留下了傻眼的众人。

    宋建斌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回来的,失魂落魄的他甚至连副官的呼喊都没听见一般。

    “上尉上尉上尉”

    “啊啊?什么事?”宋建斌终于回过了神。

    “将军的电话”副官面容严肃的递过来一个通信器。

    宋建斌心中一惊,急忙接过通信器起身立正。

    “宋建斌向您报告是是是”宋建斌立即将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进行了禀报。电话那头在沉默了数秒后就给他下达了一个原地待命的命令就挂掉了电话。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等待,直到日头偏西,焦虑的宋建斌还是没等来指挥部的回音。让他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预感。甚至他的队伍中出现了骚动,亲眼见识过那个黑袍人的恐怖后,没人敢质疑她的话。

    当天色越来越昏暗,宋建斌在许多士兵的眼中看到了愤怒与绝望,他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否则那黑袍人还没来他自己这边就先要内乱起来了。

    宋建斌伸手拿起一个扩音器爬上坦克车顶,环顾阵地上的每一位士兵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我是宋建斌,第三防线的最高指挥官。”

    阵地上的每一位士兵都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扭头望向他。

    “我其实和你们当中有许多人一样,在末世来临之前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

    阵地上一阵骚动。

    “只不过我的运气比较好,遇到了许多好人或值得敬佩的人,所以才从病毒爆发的那天一直活到了今天。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内我见到过无数死亡。有绝望的。不甘的,壮烈的,英勇的。我甚至有一段时间对死亡不再感到恐惧,反而有些麻木了。每当我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我甚至想朝自己的脑袋上直接来上一枪,也许我这样就能彻底从这个该死的世界中解脱了。”

    士兵们渐渐恢复了平静。因为宋建斌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

    “但是我做不到,因为我每当想给自己一个解脱时我才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怕死。我不想死,因为我曾经答应过许多人要坚强的活下去。所以我想活下去,哪怕是在这地狱般的世界里。”

    “现在天色马上就要黑了,我也想临阵脱逃不要白白送死,可是我不能离开这里。不是因为什么狗屁荣誉,而是因为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他在临死前告诉我。”宋建斌摘下胸前的勋章捏在手里。指着城市深处高声厉喝道:“这场该死的瘟疫的源头就在这座城市的最深处哪怕是死,我也要弄明白到底是那个混蛋制造了这场该死的灾难夺走了我们的亲人与朋友的生命所以我不会退后一步”

    “我现在正式宣布,第三排全体解散。凡是想走的人趁现在赶紧离开。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

    “上尉。你……”副官神色紧张的冲过来。

    宋建斌拔枪对准副官,凝声道:“闭嘴听老子说完我只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凡是留下的兄弟全部跟我走,咱们去城市中心找那个该死的混蛋算账去”

    阵地上在经过了短暂的寂静后瞬间沸腾了,无数绝望的麻木的士兵重生燃起了斗志,同样也有很多贪生怕死之人选择了默默的离开。

    最终三百多人的队伍只剩下了七十多人。

    望着底下七十多位神情坚定的士兵。宋建斌咧嘴笑道:“你们都是好样的,如果有下辈子咱们继续做兄弟。”

    “吼”七十多人齐声发出怒喝。当真是气势如虹。

    “跟我走”宋建斌举枪率先跃出阵地,结果刚迈了一步就僵了。

    因为百步开外。那黑袍人牵着小女孩正缓缓的走来。

    宋建斌抬手阻止士兵们的跟随,咬了咬牙主动上前来到黑袍人十几步外站定,沉声道:“你的要求没有得到指挥部的回应。”

    “还我妈妈,你们这些坏人还我妈妈”小女孩捡起一块石子丢了过来。

    宋建斌没有躲,而是任由石子砸到他身上。他始终盯着黑袍人,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我知道你要杀光我们易如反掌,但我还是想请求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因为我和剩下的这些弟兄们已经决定一起前往城市的深处寻找瘟疫爆发的原因,哪怕是死也要死的有价值些”

    黑袍人抬起头,一双明亮的眼睛在阴影中注视着宋建斌。盯着他沉默了一会儿,才牵着小女孩的手让开了路。

    宋建斌立时长舒了一口气,朝后面一挥手,然后带领着七十多位视死如归的勇士消失在了废墟阴影中。

    “姐姐,他们是去送死吗?”安蕾迷惑道。

    慕容fèng点点头。轻叹一声:“他们都是真正的勇士。”

    “可他们都是抓走我妈妈的坏人。”安蕾耿耿于怀道。

    慕容fèng摸了摸女孩的小脑袋,柔声道:“真正的坏人肯定是另有其人。我们去找他们去逼他们交出你的妈妈。好吗?”

    “好”安蕾咬牙切齿道:“然后将那些可恶的坏人统统杀光。”

    慕容fèng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并没有去开导她什么。因为想在这乱世末日中活下去,最不需要的就是仁慈...

    位于h市城东区与城北区的交界处原本是一片大学城,病毒爆发时正值暑假。所以人口相对稀少的大学城中就成为了政府救助幸存者的大本营。后来军队到来这里又成为了临时基地。

    此刻在大学城外的几条主要街道上,无数荷枪实弹的精锐士兵正神情紧张的防守在这里。虽然上头没有告诉士兵们要对付什么,但是指挥部连仅存的十几辆坦克都调集过来了,显然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突破了前线杀了过来。

    空旷寂静的街道上时不时传来前线激烈的枪炮声,证明前线并没有完全崩溃。但是身边聚集起越来越多的士兵,却无不表明真的有东西突破防线往基地这里过来了。要不然指挥部也不会孤注一掷般的将所有兵力都往这里调集了。

    “探照灯”阵前指挥官回头一声令下。立时数盏大功率的探照灯打了过去,将黑夜中的街道照耀的亮如白昼。

    不少神情紧张的士兵死死盯着街口,握枪的手指都因为用力过猛而有些发白了。

    但是想象中的恐怖怪物没有出现,空旷的街道上除了被风吹动的垃圾外什么都没有。

    而在指挥部中的一群基地高层也是神情凝重的盯着前线大屏幕。

    一分钟...

    三分钟...

    十分钟...

    那黑袍人始终没有出现。防线上的士兵因为过度紧张开始出现了一些骚动。

    “将军,那人会不会是在虚张声势?”

    指挥室内安静的可怕。所有人都在扭头注视着坐在主位上的一位老者。

    作为第五军区的最高指挥官王德海始终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大屏幕,面对手下的疑问,他只是抿嘴沉声道:“基地里有数万平民,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不管对方是什么东西,都不能让它进入隔离区”

    “那我们为什么不按照那人的要求将那女人给她呢?”一名官员嘀咕道。

    王德海眼中闪过一道冷芒,严肃道:“基地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国家复苏的种子,今天我们做出妥协交出一个人,将来就会放弃更多的人。那我们和外面那些怪物有什么区别?”

    “对没错”一位将领应喝道:“我们绝不能妥协否则让那些平民知道我们无法保护他们的安全,一旦乱起来,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而且我们没法确定对方真正目的。我可不相信对方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肯定有更大的阴谋。”

    “那对方万一真的杀过来了呢?那可是徒手能劈开大楼的怪物”

    指挥室内一时间议论纷纷争吵不断,一下子分成了三派,分别是主战派,妥协派和默不作声的中立派。

    王德海将所有人的神情都看在眼中,主战派基本上都是军队的将领,妥协派则大都是原h市的官员。而中立派基本上都是其他市区逃亡过来的官员和各界代表。

    面对越演越烈的争吵,王德海仿佛充耳不闻。直到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走进一位神色紧张的参谋才让房间瞬间变得针落可闻。

    “什么事?”王德海扭头问道。他很清楚没有重大事情发生,这人是绝不敢贸然推门进来的。

    “将军。我们刚刚接到一个电话...”参谋吞咽着口水,盯着桌上的电话机颤声道:“是,是那个黑袍人打来的。”

    会议室内立时响起一片急促的呼吸声。

    王德海将目光定在面前的电话机上,伸手摁下了接听键。

    在经过了短暂寂静后,电话机里传出一个略带金属质感的悦耳女声让在座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你就是基地的最高长官?”

    “没错,就是我。你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王德海凝声问道。

    “时间到了。你们没有按照要求交出我要的人。”

    一名神情激动的将领跳起来大吼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只是要你们将那个女人安然无恙的交出来,既然你们不肯照办,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希望你们已经留好了遗言。”

    “等下”王德海瞪了那位插嘴的将领一眼,然后对着电话机沉声道:“那个女人就在我们手中。你这样做就不怕我们拿她要挟你吗?其实我们大可以坐下来谈一谈。”

    “你们没有和我谈判的资格。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交出那女人,要么死。”

    会议室内响起一片吸气声,没想到这人如此的狠绝。

    “阁下难道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吗?那你为何还要打电话过来?不直接现身杀光我们?”王德海厉声质问道。

    “因为我要确定一下你们躲在那里,好方便找到你们。好了,废话到此结束。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嘟……

    “呜”下一刻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基地,使得房间内的所有人大惊失色。

    咣的一声,一名参谋撞开大门惊慌失措道:“将军,基地正门受到不明身份的敌人入侵”

    “监控呢?”王德海厉喝道。

    会议室内的大屏幕一闪,立即调出一副监控画面。只见壁垒森严的基地大门处无数士兵正在激烈开火。忽然一辆坦克翻滚过来撞开了基地的大门,随即冲天的火光完全挡住了画面,然后画面一闪彻底失去了信号。

    接着众人只感觉头顶传来巨大的动静,似有什么怪物正在突破层层防线杀进了基地里。

    “将军我们赶紧撤退吧”

    “都怪你们,我就说将那个女人交给那个怪物就什么事都不没有了”

    “啊我不想死在这里让开,让开,我要出去”

    “让领导先走”

    会议室内瞬间乱作一团。

    王德海的脸色一时间阴沉如水,拔出配枪朝天连开三枪才震住了慌乱的众人。

    “统统给我安静”

    会议室内瞬间针落可闻。

    咚忽然一声闷响传来。那是地下基地入口处的一道铁闸门。

    砰又是咣的一声巨响,然后就是急促的枪声,忽然整个基地变得安静无比。

    所有人都满脸惊恐的瞪大眼睛盯着指挥大厅的大门处。

    在经过的短暂的寂静后。过道上响起一脚步声,随即指挥大厅的大门被推开,浑身颤抖的走进来一位脸色惨白的士兵,缓缓的拉开了大门。

    显出门后面的黑袍人

    “开火”一时间枪声大作,开门的士兵瞬间被打成了筛子。

    而黑袍人却静静的站在那儿,无数子弹飞到她身边皆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挡了下来。

    见到如此诡异的一幕。所有人都绝望了。

    王德海推开众人越众而出,颤声道:“我们可以交出那个女人。”

    “晚了。”慕容fèng直接挥出一道剑气。瞬间将指挥大厅内的所有人斩成了两截

    顷刻间喷洒出来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厅。

    慕容fèng直接屏蔽掉刺耳的系统警告声,面容冷峻的越过一地的碎尸来到一扇铁门前。直接徒手拉开铁门,只见里面正关押着一位浑身颤抖的妇女。

    慕容fèng掀下罩帽走到她面前,直接开口问道:“你就是安蕾的母亲?”

    这妇女被吓的瑟瑟发抖,先是点点头,然后又是连连摇头,颤声道:“我,我不是。求求你不要杀我,我是被他们强行抓来冒充王雅的。哦,王雅就是安蕾的母亲。我是她们家隔壁的邻居。求求你不要杀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放心吧,我是来救你的。请问你知道安蕾的母亲在哪吗?”慕容fèng凝眉问道。

    妇女得到慕容fèng的保证,似乎不那么害怕了,但依旧哽咽道:“王雅她在被抓来的半路上就成功逃跑了。我们这些女人被抓到这里后除了要洗衣做饭,每天还要被那些畜生...呜呜呜。求求你带我离开这里好吗?”

    慕容fèng默不作声,先前潜入基地时她就见到了许多不堪入目的场景,所以她才会大开杀戒,不顾系统警告的不留任何活口。这些军人中也许有像那些七十多位勇士一样的慷慨之士,但更多的还是禽兽不如的家伙。

    乱世之中道德秩序的崩坏才是最可怕的人类一旦施放出了心中的恶魔,绝对比那些丧尸还要恐怖百倍

    “好了,不要哭了,那些畜生都被我杀光了。你自由了。”慕容fèng沉声道:“但如果想活下去你就必须拿起武器学会抗争”

    慕容fèng说完就转身出了房间,机会已经摆在她面前,就看她如何选择了。最终这个妇女选择了坚强的活下去,跌跌撞撞的跟着慕容fèng走出了房间,结果却被满地的血污给吓呆了。

    忽然一堆碎尸中发出一声低吼,只见一截断尸撑起了上半身来朝二人发出阵阵嘶吼。

    “啊丧尸”妇女扑通一声被吓的瘫软在地上,抱着慕容fèng的大腿不肯撒手。

    慕容fèng面无表情的抬手一抓,一把落在地上的手枪被摄了过来塞到妇女的怀中中。

    “如果你连死人都不敢面对,那又谈何去对付那些活人?”慕容fèng说完直接震开了她的双手,自顾自的跃过蠕动的尸体堆径直走出了大门。

    没过一会儿房间内就传来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与砰砰砰的枪声。

    慕容fèng在一片狼藉的基地大门口等了一会儿,就见那女人满身血污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她缓缓走到慕容fèng面前,先是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用略带颤音的声音说道:“谢谢你又给了我重活一次的机会。”

    慕容fèng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就见一群衣不遮体的女人抱着各种武器缓缓聚集到了这里。

    “这里已经不再是人间。如果还想活下去你们就必须在这地狱里学会生存与战斗。”慕容fèng平静的说道:“你们手中的枪就是你们最好的伙伴。当有人或者怪物来找你们的麻烦时,不必想太多,对着那帮杂碎的脑袋直接扣动扳机就行了。”

    在慕容fèng的鼓励声中,一张张面若死灰的脸庞逐渐恢复了神采。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逍遥道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