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百一十八章 驱毒

    鸦人的仓惶退走并没有让翼族放松警惕,将飞过来的慕容fèng团团护住后,立刻带着她返回了凌云峰。【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月影祭司,请原谅我先前的失礼。”艾雷尔主动凑上前来表达歉意。

    慕容fèng一脸疑惑道:“这话怎么说的?我们之间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

    艾雷尔误以为慕容fèng故意揭过先前的不快,便朝她投以感激的笑容,弄得慕容fèng更加的一头雾水。直到后来才知道她身为一名尊贵的精灵月祭司路过翼族的领地理应会受到翼族热情的款待,但是艾雷尔却没有主动邀请慕容fèng上凌云峰,反而对她充满了戒心。这种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慕容fèng将此事在翼族首领面前随意提一句,那么艾雷尔接下来的日子恐怕就不好过了。

    这时翼族少女蕾莉亚也凑了过来,盯着慕容fèng露出崇拜眼神,敬仰道:“祭司大人您真是太厉害了居然一个人就赶跑那些恐怖的鸦人精灵族的月祭司是否都和您一样厉害啊?”

    慕容fèng微笑道:“我已经说过了,我只是一名荣誉祭司。我真正的职能是一位银月游侠。”

    “什么?银月游侠?”翼族少女立时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尖叫声,引得附近的翼族哨兵纷纷朝慕容fèng投来惊奇的目光。然后一个个露出了恍然的神色,难怪那群鸦人会被这位打的落荒而逃,原来是精灵族中最强大的战职者啊

    “您真的是一位银月游侠?”蕾莉亚满脸激动道:“喔我的天呐我居然见到传说中的银月游侠了姐妹们知道了一定会羡慕死的”

    众人离凌云峰并不远,但慕容fèng此刻却希望早点赶到,因为身边缠着一位有十万个为什么的天真少女实在有点让人招架不住。

    再次见到高耸入云的山峰,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夜空中星罗棋布,山峰上华灯璀璨。

    翼族首领尼诺尔国王得知慕容fèng是位银月游侠后立刻亲自接见了她,并在富丽堂皇的云雀宫中摆下了盛宴款待了她。让慕容fèng想要连夜赶路的想法只能憋在了心中。

    席间,尼诺尔虽然热情无比,但眉宇间却总带着一丝愁意。坐在旁边的翼族王后艾莎几次想对慕容fèng开口都被尼诺尔以眼神制止了。

    这两口子如此神态自然瞒不过慕容fèng的眼睛,看着面前丰盛的晚宴。慕容fèng只能感叹那句:“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俗语果真不假。

    “陛下,我见您愁眉不展,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如果在下能的上忙的话一定尽力相助”慕容fèng主动开口问道。立时让陪席的王后艾莎面露喜色,抢着回答道:“月影祭司。吾儿身受重伤...”

    “亲爱的”尼诺尔立即以严厉的眼神制止了妻子艾莎,然后回头对慕容fèng歉然道:“抱歉,月影祭司,这件事还是不麻烦您了。”

    “陛下”艾莎王后流露出悲伤与绝望之色。

    尼诺尔拉起妻子冰凉的柔荑,无奈道:“亲爱的。月影女士刚刚也说了她只是一位强大的战职者,对于欧瑞尔的伤情恐怕也是无能为力,我们怎么能够为难她呢”

    慕容fèng无语的撇了撇嘴,心说你们两口子想请我出手救你们的儿子就直说呗,何必如此拐弯抹角的演煽情戏。搞得她不出手相助都不好意思了

    “陛下,在下虽然是一名战职者,但对治疗术也粗有涉猎。”慕容fèng斟酌着措词说道:“如果王子殿下只是受了些皮肉伤的话,在下倒是可以勉为一试。”

    尼诺尔与妻子对视一眼,轻叹道:“实不相瞒,吾儿是中毒了。”

    “哦?不知是中了何种毒物?”慕容fèng讶然问道。

    尼诺尔不再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边。原来在前不久翼族得知诺达森遭遇恶魔与兽人大军的入侵,便急忙派出王子欧瑞尔作为使者赶往诺达森打听情况,并同时组织了一批勇士准备助阵精灵族抵挡恶魔与兽人的入侵。可是欧瑞尔在半路上却遭遇了鸦人刺客的刺杀,虽然有护卫拼死救驾,但还是不幸被刺客用淬了毒的匕首刺中了腹部。导致他身中奇毒,一直昏迷不醒

    欧瑞尔遭遇刺杀无疑使得翼族阵脚大乱,自然也无法再组织起援兵去支援诺达森。而为了救回欧瑞尔的性命,尼诺尔也是想尽了办法,可惜都是以失败告终。艾莎曾提议再次派出使者前往诺达森寻求精灵的帮助,但可惜使者在半道上再次遭遇了鸦人的阻截。无功而返。这也是为什么慕容fèng会在半道上遇到那些鸦人截杀的原因了。

    慕容fèng秀眉微蹙,沉吟了片刻便开口问道:“陛下,在下有一事不明,能否告知?

    尼诺尔眼中精光一闪。点头道:“请说。”

    慕容fèng盯着这两口子问道:“王子殿下遭遇了那些鸦人的刺杀,但对方却没有当场下死手。随后又派人封死了你们向精灵求救的道路,显然是想借机逼迫你们翼族答应他们某个非分的条件不知我猜的可对?”

    两口子脸色剧变,显然证实了慕容fèng的推测是正确的。

    艾莎王后激动道:“阁下是如何知道的?莫非您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的?艾希蒂薇大人是否已经……”

    “艾莎”尼诺尔再次打断了妻子的话,对于救子心切的爱妻他也是无语了。像这种隐秘的事情怎么能随便承认,尤其对方还是诺达森的月祭司。若是将此事传到那位一向强势的大祭司的耳中,恐怕会直接影响到翼族与精灵之间和睦的关系。

    艾莎王后显然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但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面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此刻也顾不得什么了,红着眼睛第一次顶撞丈夫道:“欧瑞尔都快死了,你还在这里遮遮掩掩的。他可是你唯一的儿子啊”

    尼诺尔面色尴尬,对妻子歉然道:“对不起,艾莎,我也是一时糊涂。”

    “陛下王后”慕容fèng对这两口子的深情戏码实在有点招架不住了,直接开口打断道:“两位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说也罢。但若是还信得过在下,就让在下为殿下诊治一下吧。不管成与不成在下都会尽一臂之力的”

    尼诺尔立时面露喜色的问道:“莫非阁下会高阶驱毒术?”

    慕容fèng干笑道:“我不会驱毒术。只会淬毒术”

    两口子立时神色大囧

    随抱着死马当活马医心态的翼族国王与王后来到后殿,慕容fèng还没进门口就闻到了一股熏人的草药味。待走进守卫森严的房间,慕容fèng一眼就瞧见宽大的床榻上躺着一位面色惨白的英俊青年。

    慕容fèng走到床边细瞧,发现这位王子殿下长的确实跟通话中说的一样英俊无比。一头灿金长发,加上一对雪白的羽翼,如果头上再顶一个光圈就是齐活了。只可惜这些对普通少女杀伤力无限的外貌搁在慕容fèng眼中只是平淡的扫了一眼就将目光落在了伤口上。

    一道半寸长口子在腹部位置,伤口四周已经发黑,并有许多黑色血丝在皮肤下向四周扩散开来。最长的一条黑色血丝已经快要逼近这位王子殿下心口的位置了

    尼诺尔与艾莎俱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慕容fèng。慕容fèng却是一脸无语。暗叹这位王子殿下分明已经是毒气深入心脉,神仙难救的下场了

    “算了,死马当活马救一下吧。总不能看了一眼就告诉旁边两位你们的儿子已经没救了直接准备后事吧?真要是这样说,那位爱子心切的王后还不当场被吓昏死过去”

    慕容fèng伸手搭在王子的手腕上输入一道灵气到他体内。

    “也不知道这游戏中能不能用内力将毒给逼出来。但是这位王子殿下体内的毒气已经深入心脉,即使自己内力再深厚也只能勉强吊住他半口气,估计最多再撑个两三天还是会翘辫子。不过总比见不到明天太阳要好点”

    随着灵气一点点渗入这位王子殿下的经脉,慕容fèng眼中忽然闪过一道精光,没料到内力逼毒的法子在这游戏中居然也能管用。随即赶紧加大了灵气输入,一时间只见慕容fèng握住欧瑞尔的手臂竟散发出淡淡的光辉,而已经蔓延到手臂上的黑色血丝竟然如冰雪消融一般化作丝丝黑气消散于无形之中

    “啊这是什么治疗术?”艾莎王后fèng目圆睁惊呼一声。

    尼诺尔也是一脸震惊:“难道是圣光法术?不对这法术蕴含着好庞大的生命气息”

    “难道是德鲁伊的生命回春术?”艾莎王后惊喜道。

    尼诺尔张了张嘴。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妻子的疑问,因为德鲁伊的自然治疗术他也亲眼见识过,但绝没有蕴含如此夸张的生命气息的

    慕容fèng白了这两口子一眼,撇嘴道:“两位,麻烦在我为你们的儿子驱毒的时候不要一惊一乍的好吗?”

    尼诺尔立时讪讪一笑,拉着妻子退了一旁,静静的注视慕容fèng施展神奇的治疗术。

    其实慕容fèng也没料到自己的灵气对这驱毒有如此奇效,居然瞎猫碰死耗子的被她蒙着了待她心中细一思考就立时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恐怕自己的灵气有如此的奇效还要归功于昨日的生死感悟吧”慕容fèng心中默默想到,昨日在那濒死状态下那一缕突然出现的温暖不但救了自己的性命,也使得自己修炼的阴寒灵气在性质上发生了某种奇妙的变化。祛病解毒恐怕还是附带效果。真正的妙用还需自己慢慢去揣摩才是

    随着慕容fèng的灵气不断渗入,欧瑞尔的整条灰暗的手臂逐渐变回了洁白光泽,而他体内的毒气显然不甘心就此被驱除,竟然加快了侵蚀速度朝他心口蔓延过去。

    慕容fèng立时目光一凝。直接伸出另一只手摁在欧瑞尔结实的胸膛上输入灵气护住了他的心穴,然后双管齐下加大了灵气输入,一点点的消融掉欧瑞尔体内的毒气。整个过程十分的费时费力,累的慕容fèng额头直冒虚汗。但是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丝机会能将这位王子殿下从鬼门关边上拉回来,慕容fèng自然不会再抱着敷衍了事的态度,直接全力以赴欲要将他体内的毒气彻底清除干净才是

    随着慕容fèng的灵气输入越来越多。欧瑞尔灰暗的脸色明显也在好转,而他体内的毒气仿佛也知道大难临头了,居然主动收缩触角,聚集在一起盘踞在欧瑞尔的丹田气海内

    这一下可就让慕容fèng难办了。因为丹田气海关系到一个人的本源,稍有损伤,轻则减损寿命,重则直接变为废人慕容fèng不敢贸然施为,只能先以灵气封住欧瑞尔气海周围的几处大穴,防止毒气再次发生扩散。然后才运气收功。

    见慕容fèng结束了施法治疗,尼诺尔与艾莎立即凑上前来,急迫的询问慕容fèng治疗结果怎样?

    慕容fèng如实回答道:“幸不辱命,王子殿下的性命暂时无忧。”

    艾莎王后立时惊喜交加,上前抱住慕容fèng感激涕零的哽咽连连。差点没把慕容fèng给勒昏过去。

    好不容易摆脱了艾莎的熊抱,慕容fèng才刚喘上一口气,便又被尼诺尔追问道:“月影祭司您刚才说吾儿性命暂时无忧,难不成这毒还未驱除干净吗?”

    慕容fèng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点头道:“殿下体内的奇毒诡异无比,我只能将它暂时封印在气海穴内。勉强延长了他月余日的性命,如果不是这样恐怕殿下就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

    艾莎王后原本欣喜的脸色再次变得惨白,抓起慕容fèng的双手哀求道:“月影祭司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的儿子啊您要什么我都给您,哪怕是我们翼族的传世之宝送给您也无妨,只求您救吾儿一命”

    尼诺尔听到妻子竟将族中传世宝物作为酬谢送给慕容fèng,立时想要上前阻拦,但是挪动了半步就停下了,张了张嘴无力的叹了口气。

    慕容fèng汗颜道:“王后殿下,您言重了。精灵与翼族世代交好,我怎会贪图你们翼族的传世之宝?哪怕有一丝救回王子殿下性命的机会在下都会竭尽全力的只不过殿下体内的余毒顽固异常,在下一时间想不到什么驱除干净的好办法。所以先暂时封印起来,待想到办法再来施展,好一举救回殿下的性命。”

    两口子对慕容fèng的高风亮节自然钦佩不已,其实哪里猜的到慕容fèng此刻的无奈。先不说这位王子殿下体内盘踞的毒气让她根本无从下手。就算真的被她侥幸救回了这位王子殿下的性命,她也不敢去索要那所谓的传世之宝啊慕容fèng首先想到的就是以游戏系统那坑爹的尿性肯定不会如此好心让自己凭白得着这个大便宜,指不定在那件宝贝的后面挖了多深的坑在等自己呢。如若自己真的被财宝迷住了心眼,恐怕结局到头来只会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尼诺尔亲切道:“如此最好,只要月影祭司能施展神通挽救回吾儿一条性命,本王定当有重赏酬谢。本王已命下人备好了寝殿,请阁下先去歇息一晚吧。”

    慕容fèng点点头,起身正准备告辞,忽然大殿外慌慌张张的冲进一位翼族侍女,惶恐道:“陛下,那些鸦人的使者又来了说今晚再不交出我族的宝物,就等着为王子殿下收尸吧”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