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三百六十一章 慈云师太

    c_t;ps:╰(*°▽°*)╯今天是小弟的生日,所以特地连更两章厚颜求票,求赞,求祝福reads;。【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棉花糖小说网Mianhuatang.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慕容凤没料到邬行云竟会突然提出要收她为徒,一时间有些错愕在当场了。

    “那个,前辈,在下已经有师门了!”慕容凤硬着头皮扯谎道,明显是想拒绝他。毕竟大家只是初次见面,你一个老怪物突然跳出来说要收人家为徒,搞的别人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傻子才会一口答应你!

    邬行云浑不在意道:“这个没关系,你去将你的师父找来与我比试一番,若能赢我,老夫转身就走,绝不为难你。但若是老夫胜了,你就改投到老夫门下吧。以你的资质,老夫自认普天之下恐怕只有一手之数才有资格成为你的师父!”

    慕容凤撇撇嘴,心说我要是搬来家里那尊喵大仙,估计您老人家还不够那位塞牙缝的呢。慕容凤正欲敷衍他,忽然身后响起一道平和的声音。

    “那不知贫僧是否在这一手之数之内呢?”院门外缓步走进一位面容普通的老和尚笑眯眯的问道。

    邬行云脸色微变,盯着老和尚看了半天,又转头问慕容凤道:“你竟然是佛门弟子?这位大师就是你的师父?”

    “呃,是的。”慕容凤笑的比哭还难看,硬着头皮走到法海禅师身边,行礼道:“师尊您怎么来了?”

    法海笑呵呵道:“为师一直都在,只是乖徒儿你心里没有为师,所以眼睛也看不见为师罢了。”

    “是徒儿道行不够,这次回去一定潜心修炼。”慕容凤撇撇嘴。心说你这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真要是存心躲起来,谁发现的了你?没看见那位邬前辈见你突然出现就跟见了鬼一样的表情嘛,明显是被吓着了!

    “这位邬施主,你好像和令徒有些纠葛。能否看在老衲的面子上揭过那些纠葛?”法海双手合十道:“若邬施主心中不平,尽可来找老衲出气。”

    邬行云盯着法海沉默不语半天,才开口道:“好,今日老夫就看在大师的面子上不再追究与令徒的纠葛。告辞,后会有期!”

    邬行云一招手,昏迷在庙内的岳逸风自动飞入他的手中。然后就见他腾空而起,忽然又对法海传音了一句话,然后直接破空而去。

    法海面色平静,但平和的双眼中却闪过一道精光。

    见邬行云飞走了,慕容凤赶紧对法海感谢道:“多谢大师现身替晚辈解了围。”

    法海点点头。缓步走进破庙,先朝残破的佛像拜了拜,然后对跟进来的慕容凤说道:“慕容施主身上有伤,不宜久拖,还请先自行疗伤。”

    “一点小伤而已。”慕容凤客气问道:“大师可是有什么话要问晚辈?”

    “你不想知道那位邬施主离开前对老衲说了些什么吗?”法海反问道。

    慕容凤淡然道:“大师若想说便会告诉晚辈,若是不想说,晚辈问了也是白问。( 广告)”

    法海哈哈一笑,道:“你这丫头小小年纪却比一些老家伙还要鬼精鬼精的。”随即面容一整。严肃问道:“慕容施主你可是学了吸星大.法?”

    “没有!”慕容凤异常干脆的摇了摇头,然后道了声:“大师得罪了!”就缓缓朝法海拍出一掌,法海不躲不闪任由慕容凤将这一掌拍在他身上。法海身受这一掌立时眼中闪过一丝讶色。随即就见慕容凤撤掌往旁边枯裂的木柱上并指一点,随即就见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根圆木立柱上竟然长出了一枝绿色的嫩芽!

    “枯木逢春!”法海双手合十虔诚的道了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然后满是欣慰的望着慕容凤,感叹道:“如此逆天的神通,恐怕已是仙人手段了吧!慕容施主真是让老衲大开眼界啊。”

    “只不过是些雕虫小技。大师缪赞了。”慕容凤谦逊道。突然轻咳了一声,面色泛起异样的潮红。

    法海神色一凝。探手抓住慕容凤的手腕一诊脉,立即大惊道:“施主你的脉象怎如此紊乱?”

    潮红瞬间退去reads;。慕容凤面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的,随即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法海急忙扶住慕容凤放在地上,然后输入真气诊断她的伤势,这一瞧再次大惊失色,完全没料到这丫头的内伤竟比他想象的严重多。法海立即加大灵气输出为她疗伤,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慕容凤体内的纯阴灵气一遇到法海的纯阳灵气立即产生了剧烈的排斥反应,骇的法海急忙撤功。

    “这丫头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居然能淬炼出如此精纯的纯阴灵气!这下麻烦了,老衲的九阳神功正好与这丫头的纯阴功法相克,无从下手啊!”法海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一颗青色的药丸塞入慕容凤嘴中。“看来只能去请动那位出手了,唉。”然后就见他背起慕容凤出了破庙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等慕容凤再次悠悠转醒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朴素的庵房内,醒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混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慕容凤重新闭上眼睛内视体内的伤势,随即面露苦笑道:“想不到同时施展几个神通竟对身体的负担如此之重!”

    这时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走进一位端着热水盆的模样清秀的小尼姑。小尼姑进房后将脸盆搁在床头柜上,然后拿起毛巾往热水里浸了浸拧干,转身准备为慕容凤擦拭身体。

    “我自己来吧。”慕容凤忽然开口道。

    “啊!你醒来了!”小尼姑被吓了一大跳,随即惊喜道:“你终于醒了,我这就去通知师父。”然后丢下毛巾就冒冒失失的跑了出去。

    慕容凤一脸苦笑的强撑起身子,然后拿过毛巾擦了把脸,只听房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随即法海禅师与一位模样清丽的中年尼姑走了进来。见慕容凤正在努力撑起身子,那位尼姑急忙上前安抚道:“施主身受重伤不宜乱动,还请在庵中多静养几日。”

    “多谢师太照料,不知师太如何称呼?”慕容凤躺回身子感谢道。

    “贫尼慈云,施主身上的伤势已经伤及经脉。贫尼只能帮施主你调顺紊乱的灵气。至于施主体内经脉之伤只能通过静养来慢慢调理,在伤势为痊愈前切不可妄动灵气。”慈云嘱咐道。

    自己身上的伤势慕容凤自己最清楚,她先前与风凌师太交手时就受了伤,然后在荒山破庙中又与那些七个黑衣人恶战了一番,结果连续同时施展几样神通导致本就受了伤的经脉不堪重负,直接恶化了伤势reads;。若是通过静养来痊愈恐怕过个三年五载也不一定能痊愈。

    不过慕容凤并不怎么担心。因为她手中还有一个底牌可以让她在极短的时候恢复自身的伤势,只不过在此之前先要让破损的经脉的暂时愈合一段时间,不然肯定承受不住再次施展神通时所产生的强大负担。

    “多谢师太相救,救命之恩晚辈一定铭记在心。”慕容凤谢过慈云师太,又转头看向法海禅师。问道:“大师,晚辈昏迷了几日?”

    “三日。”法海回答道。

    慕容凤神色一惊,凝眉道:“糟了,我这失踪了三天,家里人肯定急疯了。请问师太庵中可有通信器具?晚辈要赶紧给家里人报个平安。”

    法海笑道:“慕容施主莫慌,老衲已经将你的情况通知了赵家几位老祖,他们也已经答应老衲替你隐瞒受伤的事情,只说你离开华山后就顺道回了山上探望几位长辈了。过几日就回去准备过年。”

    慕容凤感激道:“多谢大师替晚辈着想。”

    法海摇头苦笑道:“老衲可不只是为了你。你可知道在你失踪的当天晚上,你的外公熊帅麾下的一支星际舰队已经停在华山上空了!若不是赵家老祖及时与你母亲取得联系骗她说你已经回了赵家祖山,恐怕整座华山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要知道当时正值华山武林大会。山上可是云集了无数武林门派的精英,这要是一炮轰下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绝对是一场武林浩劫!”

    慕容凤顿时听得冷汗哗哗的。幸亏母亲还不知道她受伤之事,要不然绝不是一座华山被夷为平地那么简单了。

    法海说完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白玉瓶搁在床头,嘱咐道:“慕容施主,这是蔽寺的玉灵散,虽然不能马上治愈你身上的伤势。但也可以有助于你加快恢复。这几日你就在慈云师太这里好好静养一番,切不可再妄动体内的灵气以免加重自身的伤势。”

    “多谢大师赠药。”慕容凤没有推辞。有灵药白拿,她可不会客气。忽然她的腹中传出咕噜噜的动静。顿时尴尬的笑了笑。

    慈云师太轻笑道:“慕容施主你这三天一直滴水未进,贫尼这就为施主你去准备些吃食reads;。”

    “有劳师太了。”慕容凤再次感谢道。

    接下来的三天慕容凤就一直躲在浮云庵中安心静养,期间赵家老祖得知慕容凤苏醒后亲自来探望了一回,同时带来了许多灵丹妙药,差点没把她的房间塞满。最后又被慈云师太全都推了回去,理由很简单,慕容凤现在的伤势不是靠药石所能治愈的,有佛门灵药玉灵散就够了,再服用其他的药石说不定还会适得其反。赵家老祖讨了个没趣,临走前还嘱咐她伤势好转后赶紧回家去,她的老妈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说不定哪天就会杀上山来去找她。

    而慕容凤则表示自己的伤势一旦好转就立即回去,然后又将那日遭遇魔道妖人的事情告诉了赵家老祖。赵家老祖离开浮云庵时那脸色阴沉的似要择人而噬!

    “慕容施主怎会与那些魔道妖人扯上关系?”

    今天阳光明媚,连下了三天的大雪终于停了,慕容凤披着绒皮大氅坐在石亭中,一边与慈云师太品茗赏梅一边闲聊,这时慈云师太发问道。

    慕容凤端着热气氤氲的茶碗望着亭外雪中腊梅,摇头轻叹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师太,此事说来一言难尽啊!”此时的她脸色还带有一丝病态,明眼人一眼就能瞧出她有伤病在身,所以还需多静养几日。可是眼瞅着离年关将近,慕容凤不得不硬着头皮动身回家去了。

    “每逢魔道现世,天下总会发生大乱。上一次魔道妖人现世正值联邦与帝国的战火打的如火如荼之时。若不是圣殿及时派出几位圣堂长老剿灭那些妖人,不知又有多少无辜之人惨遭荼毒。”慈云悲叹道:“可惜那些魔道妖人就像是那些野草一样,每逢四季更迭总会一茬一茬的冒出来。”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若想除尽那些野草唯有斩草又除根!”慕容凤狠戾道。

    慈云师太合十道:“阿弥陀佛,慕容施主你又妄动嗔怒了。”

    慕容凤急忙收敛杀意,苦笑道:“这几天在师太这里吃斋念佛却始终不能化解心中的戾气,看来还是晚辈的道行不够啊。”

    慈云师太反问道:“何为戾气?慕容施主若能想通这一点自然就能化解自身的心结了。”

    慕容凤叹气道:“晚辈毕竟不是出家人,在这滚滚红尘做不到六根清净,即使想明白了何为戾气,恐怕也无法化解它reads;。况且这本就是晚辈自己选择的道,与其想尽办法去化解,还不如直面它,战胜它,驾驭它!”

    慈云师太望着慕容凤双眼中绽放出来熠熠神光,心中赞叹此子道心果然坚比金坚,法海禅师一心想度她皈依佛门,看来极为困难啊!也罢,就当是结个善缘了。

    慈云师太从袖子里掏出一本秘籍递给慕容凤,正容道:“慕容施主这是贫尼在遁入空门之前所学的一项绝技,虽不是什么惊人神通,但也有些许妙用,今日就赠与你了,希望能对你有所助益。”

    慕容凤接过秘籍一瞧,只见封面上写着三个大字——‘易形术’!

    “师太这是什么神通?”慕容凤抬头问道。

    慈云师太笑而不语,伸手一抹脸颊,只见她原本清丽的容貌顷刻间变得风华绝代,论姿色竟丝毫不输于慕容凤,但因为年纪的关系更平添了几分成熟的风韵!

    慕容凤看的目瞪口呆,慈云师太伸手轻抚脸颊,几息后又恢复了平凡的容貌,摇头轻叹道:“唉,贫尼未遁入空门之前因为这副容貌在红尘中惹出了许多祸端,所以不得不换了副模样躲在这庵中寻得半生清净。”

    “敢问师太俗名?”慕容凤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双眼大放光芒。

    慈云师太淡笑道:“贫尼已是出家人,俗名早已忘却。慕容施主,贫尼将这本易形术传授与你,一是希望在以后的道路上能为你化解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二是学成这项绝技能后不但能轻易改变一个人的容貌形态,还能够伪装一个人的气色,这样一来慕容施主这次回去后就不虞担心被施主的家人瞧出破绽了。”

    慕容凤立即起身拜谢道:“多谢师太传授绝技,今日授艺之恩晚辈一定铭记于心。日后但凡有所差遣,晚辈定当义不容辞。”

    慈云师太摆摆手轻笑道:“我一个出家人,不求财,不求名,只求清净,传你技艺只是为了结个善缘,慕容施主多虑了。”

    慕容凤再次深深一拜谢,一切尽在不言中。(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重生逍遥道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