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游玩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网游之星剑传奇》更多支持!

    尚大师离开了,赵家老祖隔天也回山上去了,走之前留下一册手札抄本,这是赵家历代老祖突破剑宗后的感悟以及一些神通绝学。【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若是流传出去绝对会在江湖上引起无数腥风血雨。而赵家老祖就怎么随便的送给了慕容凤。让慕容凤极为感动!要知道这些手札可是赵家立足的根本,万一泄露出去绝对会动摇赵家的根基!所以慕容凤在翻阅完手札并牢记后立即予以了销毁。

    父亲赵天和母亲温存了几天后也回京城了,二哥赵虎与大哥赵龙、王琳,还有苏姨与林琳都回去了魔都。牧雪与小香儿这一大一小鬼精灵没了约束这几天可算玩疯了。即使众人都离开了,这两个家伙还是赖着不肯走。慕容凤只好天天陪着这两位游山玩水纵情声色。

    随着境界逐渐的稳定,慕容凤的气质越发的超凡脱俗了。按照牧雪的说法就是万一那天见到慕容凤忽然得道成仙了,她也不会感到一丝惊讶。因为自从慕容凤这次醒来后整个人举手投足间总带着一丝飘逸仙气。再配上她那美若天仙的容貌,初见之人肯定会将她误认为下凡的仙子。

    若是按照慕容凤以往的性格肯定会反唇相讥一番,但是现在的她只是淡然的一笑置之。其实这是境界提升后的宗师气度。而慕容凤在这之中又多了几分典雅的气质,使得她待人处事彻底一改以往风格。变得更加的温文尔雅。这是前世与今生两种不同气质的完美融合后的结果。估计天底下也就她一人有此奇缘。

    “凤姐姐弹的真好听。我还要听。”

    此刻。小香儿正坐在一艘画舫顶层的窗边,嘴里吃着美味糕点,含糊道。

    慕容凤双手十指轻压琴弦按下袅袅余音,微笑道“小香儿若想继续听,就要先回答姐姐刚刚弹的是什么曲子?”

    小香儿顿时将小脸都皱在了一起,苦思冥想半天才嘟嘴道“人家不知道啦。”

    “让你只知道吃,先前教你的课业都忘了吗?”牧雪轻弹了一下小香儿光洁的脑门,虎着脸道“这首曲子叫《凤求凰》。听曲名你就应该猜到你的风姐姐这是想男人了!”

    啪!一缕指风正中牧雪的脑门上,把她疼的呲牙咧嘴。把小香儿乐的咯咯直笑。慕容凤收回纤手,剜了口不择言的少女一眼。

    慕容凤就算境界提升后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丫头如此胡言乱语带坏小妹妹。所以略施惩戒轻轻教训了一下口没遮拦的少女。然后对小香儿招了招手,示意她坐到她的身旁。

    小香儿蹦蹦跳跳的直接坐到慕容凤怀中,慕容凤笑着替她搽干净了小脸,然后手把手的教她弹琴。牧雪双手拄着下巴看着浑身上下散发着‘迷之光辉’的慕容凤,感叹道“凤儿妹妹,姐姐我现在好后悔啊!”

    “你又怎么了?后悔什么?”慕容凤头也没抬的问道。慕容凤知道这位个家伙习惯称呼她的网名‘月影’,而不是真名或者昵称。但是一旦当她开口唤自己真名。那一定是准没好事。

    “姐姐我后悔这辈子投错胎了,应该投个男儿身。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追求凤儿妹妹你啦!”牧雪调戏道。

    慕容凤双手拂过琴弦抬头瞥了一眼,摇头道“那你肯定没戏了,因为你若是真的变成男人肯定不是我喜欢的画风。”发好人卡什么的,我也会啊!再说了,你要真是男人也没机会坐在这里了。起码得要先过了自己家里几位亲人的三堂会审才行。

    少女被反将了一军,顿时面色一僵,随即咬牙切齿的扑了过来。

    慕容凤纤指隔空一点,一缕指风射出制住了少女的穴道,让她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不许用神通,你这是耍赖!”少女僵立在原地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娇嗔道。

    慕容凤看着少女被制住动弹不得,心中不由暗赞这弹指神通还真是好玩。随即再屈指一弹解开少女的穴道,摇头道“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这毛毛躁躁的性子。”

    “哼,要你管。”牧雪撅嘴轻哼一声,转身回到桌旁佯装坐下,忽然转身一撒手,怪叫道“看招!仙女散花!”然后就见一蓬花生飞溅了过来。

    小香儿顿时怪叫连连,‘吓’的直往慕容凤怀里拱。慕容凤无力的叹了一声气,芊指拂过琴弦带出一道无形音波激荡而出,瞬间将空中的花生都反弹了回去。牧雪顿时怪叫一声,呲溜一声躲到了桌下。站在一旁正在打理盆景的莲儿直接放出一圈能量护盾挡住飞溅过来的花生,然后回头不悦道“你们闹归闹,能不能不要浪费食物。而且打扫起来很麻烦的耶。”

    牧雪从桌子下露出半个脑袋,诧异道“莲儿你不是机器人吗?怎么说起话来比我妈还唠叨。”

    莲儿翻了翻白眼轻哼一声,撤去能量护盾继续修剪盆景。

    “好了,乖乖坐直了。不许再乱动。”慕容凤抬手在小香儿的脑门上轻敲了一下,让她坐正身子,继续教她琴艺。这可是慕容凤的师父赵海答应小香儿继续留在燕子坞的唯一要求。玩闹可以,但是不能荒废了功课,必须每天练琴一个时辰。当然苏姚离开前也给慕容凤留下了不少课业,琴棋书画皆有。所以每天清晨就是二女做功课的时间。只不过有位精力过盛的少女在,所以每次都是不得消停。

    “啊!啊!啊!好无聊啊!”牧雪见慕容凤又开始专心致志的教小香儿练琴,便故意无病呻.吟的干扰道。

    慕容凤叹气道“无聊就去看书啊!像你这样整天懒的和我家那只猫一样,除了吃就是睡。让我们怎么放心将祖国未来的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

    “喂喂喂。不要说的你好像就很用功一样啊!昨天也不知是谁在哪儿钓了一天的鱼。虚渡了大好光阴。”牧雪立即反击道。

    “我那是修身养性懂不?”慕容凤哼道“有骨气你就别吃我钓的鱼啊!”

    “切!才钓到三条不足半斤的小鱼。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在修身养性!有本事你钓条大鱼上来啊!”牧雪不屑道。

    “凤姐姐咱们这就去钓鱼吧!”小香儿立即怂恿道。显然在小丫头看来钓鱼比琴棋书画什么的好玩有趣多了。慕容凤抬手在其脑门上轻敲了一下,小丫头立即吐了吐小舌头,坐直身子继续乖乖练琴。

    对于音律,慕容凤以前也只是勉强入门而已。不过在境界升华后慕容凤对于音律的意境有了更高一层的感悟。加上对于她这个阶位的强者来说控制自身气息流转是件轻松随意的事情,更别提用十指拨弄出心中的旋律了。

    如果让苏姚来评判慕容凤现在的琴艺,大师肯定算不上,但也相差不远了。所以教授小香儿琴艺入门基础课程是绰绰有余了。

    其实同样生在名门的牧雪小时候也修习过琴棋书画,只不过她学的琴是钢琴。而对于华夏古琴只是略有涉猎。属于能弹出的曲子,却弹不出旋律的那种。上了初中随父母搬离祖宅后,她选择了自己更感兴趣的剑道,而荒废掉了琴艺。所以慕容凤在教授小香儿琴艺时,她总是会表露出不耐烦的情绪,因为这会让她回忆起那段没有欢声笑语的童年。

    总算熬到慕容凤与小香儿完成了今天的功课,牧雪立即欢天喜地的提议道“月影,小香儿,咱们今天上岸游玩怎么样?这几天老在湖上漂着看到的除了水就是几座弹丸小岛,都腻味了。”

    几人乘坐的画舫在太湖上漂了三天。期间只在几座风景秀丽的小岛边短暂停靠过。生性跳脱的少女自然耐不住天天坐船的乏味,所以就提议登陆上岸游玩一番。

    慕容凤也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就转头问莲儿“这附近可有什么陆岸可供游玩住宿的?”

    莲儿回答道“小姐,再往南航行三十里就是湖州了。”

    慕容凤点头道“那就去湖州逛逛吧。”小香儿抢问道“那里有啥好吃的没?”牧雪也跟着接腔问道“那里有啥好玩的没?”

    “你们这两个家伙除了吃喝玩乐就没有别的追求了吗?”慕容凤一脸黑线道。

    “出来玩当然是追求吃喝玩乐啦?难道凤儿妹妹你还打算来场梦幻般的邂逅?”牧雪怪笑道,说得慕容凤直翻白眼。

    莲儿掩嘴轻笑几声,然后逐一详细介绍了下此行的目的地——湖州。

    “湖州市地处浙江省北部,东邻嘉兴,南接杭州,西依天目山,北濒太湖,与无锡、苏州隔湖相望,是环太湖地区唯一因湖而得名的城市。处在太湖南岸,东苕溪与西苕溪汇合处。下设吴兴区、南浔区两个市辖区,管辖长兴县、安吉县、德清县三个县。是一座有着三千多年历史的江南古城。”

    介绍完地里位置,莲儿转而笑眯眯的对小香儿详细介绍道“湖州美食有玫瑰酥糖、千张包子、酱羊肉、馄饨、大粽子、洗沙羊尾、三丝肚裆、老法虾仁、雪梨鸡丝、干挑馄饨、菱湖雪饺、烂糊鳝丝、藏心鱼圆、湖式剪羊肉、长兴爆鳝丝等很多好吃的喔。”

    小香儿听的已经馋的直流口水了。

    “当然湖州最有名的东西当属善琏湖笔了,这可是与徽墨、宣纸、端砚并称为‘文房四宝’。所以湖州也是书画盛行之乡哦。”莲儿对慕容凤笑道“小姐您的几首佳作在这里可是流行甚广。若是让您的仰慕者知道您亲临湖州,一定会引来无数江南才子的哦!”

    “那我还是不要上岸了,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慕容凤摇头道。

    小香儿当即反对道“不嘛!凤姐姐不上岸一起玩,那多没意思啊!”

    “就是就是!大不了戴副墨镜把脸遮住一半不就行了。反正认识你的人也不多。即使瞧见了那些凡夫俗子也最多会将凤儿妹妹你当做下凡的仙女罢了。”牧雪酸溜溜道,慕容凤隔着老远就闻到一股酸味,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没有和她争竞。

    中午时分,一艘画舫荡波而来徐徐停靠在湖州城的岸边。三大一小四位美人依次走下船来到古色古香的码头上。由于联邦内盛行华夏古风,所以除了京城、魔都等几大已经彻底城市化的巨型城市,其他次一级的城市都兴建有相当大的古城区。

    行走在这些古城区街道上能让人恍如穿越回到了几千年前的古代,站在繁华的码头上顺着宽敞的仿古石条路一眼望去,人头攒动的街道两边亭台楼阁鳞次栉比,招牌垂幅琳琅满目,使人看的眼花缭乱。

    此时四女身上皆穿着斜襟汉服,这是时下最流行的风尚。尤其是各大城市的古城区里,不管是游客也好,买卖家也好都喜欢置办一身这样的仿古服饰穿在身上。此刻慕容凤一身白,脸上蒙着一方丝巾遮住了半张脸,月白色的锦缎长裙上点缀着几朵粉白梨花。及腰长发用一条丝带束起,腰间垂着一块云形玉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坠饰。手里牵着粉衣红裳打扮的小香儿。走在一旁的牧雪则是一身青,长裙上绣着碧叶莲花,显得明媚动人。跟在后面的莲儿则是一身碎花蓝裙。

    四位美人各有特色,慕容凤的典雅,小香儿的娇俏,牧雪的明媚,莲儿的可爱,四女一出现在码头上立即引起了一阵骚动。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引来无数狂蜂浪蝶。

    这时一位穿着墨色长衫的老者缓步走来,来到慕容凤跟前点头道“小姐。”

    “榕伯。”慕容凤微笑着点头回道“您也是家里的老人了,是我的长辈,还是称呼我凤儿吧。”

    来人是慕容家的老供奉,负责照料四女在湖州游玩。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护卫,肯定还有许多供奉高手潜伏在四周。其实以慕容凤现如今的实力,只要有人在暗中对她起了邪念恶意都会被她轻易的察觉到。这是宗师级高手强化后的六感,方圆数里任何风吹草动都躲不过她的感知。

    只不过慕容凤晋升剑宗的消息被赵家老祖和尚大师联名下了封口令,除了她的至亲以及她身边的这几位,其他人都不知道。所以慕容凤也不方便在公开场合展露自身的实力。而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必须要有个高手随行护驾才行。

    被慕容凤称为榕伯的老者也是一位宗师级的高手,是外公曾经麾下的一员战将,在战场上杀敌无数,立下过赫赫战功。战争结束后就醉心武道,在十年前突破了宗师级境界。不过老头早年征战半生留下了许多暗伤顽疾,所以今生的成就可能也就止步于此了。不过老头倒是很看的很开,毕竟修炼到宗师级后寿命最起码还会延长个一两百年。按照老头自己的话说就是“老夫这辈子杀了那么多人,到老了还能突破到宗师级,这辈子总算没有白活了。”

    对于这样一位老人,慕容凤是打自心底的尊敬。自然不会让老人家以仆人自居。

    榕伯对慕容凤的谦让很是欣慰的笑了笑,眼中也毫不掩饰慈爱的目光。点头应了声好后就退了一旁随行护驾。

    然后由莲儿在前面引路,慕容凤牵着小香儿,身旁腻着牧雪,身后跟着气度不凡的榕伯,一行人就没入了繁华的古城街道中。(小说《网游之星剑传奇》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

    ...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