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50章 前世情仇

    慕容凤一时心中大骇,想都没想直接掀起墙头上的一块瓦片飞掷了出去,瓦片一经离手立即呼啸而去与那暗器撞在了一起,哗啦一声碎成粉末。【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如此巨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院子里的所有人,那中年帅哥反应也是极快,直接抱起满脸错愕的爱妻飞身出了竹亭。

    下一刻!那被慕容凤掷出的瓦片阻碍了一下的暗器直接击中竹亭一根柱子,轰的一声直接炸开,将整座竹亭都掀上了天。

    “爆裂弩矢!!!”慕容凤一时间双目含煞,杀意大起,直接腾空而起朝不远处的一座楼阁飞扑过去,人未到剑气勃发,顷刻间就将楼阁屋顶绞的粉碎。与此同时三道黑影也从楼阁窗户中飞身而出,三人均披挂着单兵飞行器,手持光剑,朝慕容凤飞扑过来。显然三人错将慕容凤当做了剑道馆供奉的客卿长老。即使没有完成任务目标,也要断去剑道馆的一得力臂膀。

    慕容凤自然不会傻到用自己肉掌去硬撼光剑,而且自己现在全凭消耗真气凌空飞行,虽然占着灵活机动的优势,但是和单兵飞行器比持久力显然是愚蠢的行为,所以看准机会直接落回地面与那三人缠斗在了一起。

    “有刺客!”一时间院子里惊呼声四起。中年帅哥与宫装美妇对视一眼,直接率着众护院弟子朝打斗声传来的地方赶来。一来到激斗正酣的现场,顿时就看愣住了!一时间搞不清楚什么状况!因为正在激斗的四人他们全都不认识......

    只见不大的空地上,一灰袍人挥掌成风,剑气纵横,那飞溅出来剑气在坚硬的石板地面上划出道道剑痕,令围观的众人看的心惊胆战,又是目眩神驰。仅凭一双肉掌就反将三个全副武装的黑甲人打的左支右绌狼狈不堪,若不是灰袍人忌惮三人的光剑,而且三人配合默契,又有能量盾护身,恐怕早就被实力深不可测的灰袍人当场斩杀了。

    慕容凤瞥见剑道馆的人越聚越多,心知再缠斗下去只会惹来更多麻烦,心念一动,侧身闪过三人合击,飞退出战圈直扑那宫装美妇而去,顿时将众人吓的大哗,中年帅哥立即挡在爱妻身前,横剑而立,一脸决绝,心知自己绝不是此人一合之敌,但也绝不会让这人伤自己爱妻一根毫毛。

    慕容凤心中瞧的很纳闷,这男人明明如此钟情于她,为何那宫装美妇还会弹出那种哀怨的曲子,心知现在不是深思这种事情的时候,身形骤停,隔空一抓,众人只听宫装美妇发出一声惊呼,随即就见她手中的宝剑脱手而出,竟被那灰袍人隔空摄取了过去。

    众人哪见过这等神乎其技,一时间全都看呆住了!

    “借你的剑一用!”慕容凤憋着沙哑的声音,沉哼一声。然后折身返回战圈,古剑只是普通的金铁之物,但到了慕容凤手中却犹如蛟龙出海,发出阵阵龙吟之声。

    那三人手持无坚不摧的光剑劈砍过来,竟被古剑硬生生挡下,迸发出无数火星。让围观的众人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竟是聚气成罡!!!”中年帅哥发出一声惊呼,万般没想到自己在同一晚上,同一个人身上见到如此多的传说绝学神技!

    凌空虚渡!隔空取物!凝气成罡!无论哪一种都是传说中的旷世绝学,想不到竟在同一人身上展现出来,如何不让人震惊!

    那三个神秘黑甲人也是被慕容凤层出不穷的绝学神技惊吓的胆寒发竖,头皮发麻,心神一失守,三人的剑阵立即出现了一丝破绽,慕容凤果断抓住这一丝机会,一抖剑花切入三人剑阵,剑光顿时乍现,三人顿时痛呼一声齐刷刷的后退,只留下三只断手掉落在地上。

    太快了!快到众人都没看清灰袍人的剑法,三人就已被断去了右手。顿时令众人吸气声连连。

    没有了令人忌惮的光剑,慕容凤自然不会再留手,趁势欺近一人劈出一剑,剑刃划过空气发出尖锐的利啸声,吓的那人捂着断腕狼狈的就地一滚,然后催动飞行器腾空而起想要逃跑,却见慕容凤不知何时已经挡在了他的前面,直接朝他轰出了一拳。

    一只秀气的肉拳穿出袖口在他眼中缓缓放大,使得他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去想这灰袍人竟是一个女子?然后就见白嫩嫩的肉拳击中了他的胸口,一道淡蓝的光盾亮起,然后在肉拳的冲击下开始内凹,扭曲,变形,直至最后化作点点星光彻底消散...

    “这!怎么可能?”黑甲人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完全无法理解如此秀气的拳头怎么可能做到一拳就击散他的能量护盾。

    咚!!!拳锋爆鸣出一声震耳的闷响,众人感觉眼前仿佛出现了错觉,那灰袍人的拳头竟轰出了一圈音爆气晕,然后就见被拳头砸中的黑甲人如同炮弹一般,轰然一声倒飞而回砸进了一间房屋里,一连撞穿了三堵院墙才停止了恐怖的冲击力。不用看都知道,那人绝对死翘翘了...

    而慕容凤则不动声色的将拳头藏回袖子里,感觉自己整条手臂都快麻木了。刚才一时兴起出拳没掌控好力道,结果使的劲太大了,一拳就将那倒霉家伙轰成肉泥,自己的手臂也被反震的直发麻。

    另外两个黑甲人瞧得骇然失色,哪还敢继续逗留,直接腾空而起分头逃跑。慕容凤却摇了摇头降下身形落回地面。

    夜空中,三四艘武装飞船尾衔追去,那两个家伙能跑掉才有鬼了!

    见慕容凤落回地面,中年帅哥硬着头皮,抱拳拱手到“在下岳阳派,岳峰。敢问前辈尊姓大名,不知深夜造访有何指教?”

    什么岳阳派?现在武道的流派都可以明目张胆的开宗立派了吗?慕容凤心中很是纳闷,暗想这世界变化的可真够快的。像这种帮派性质的武力组织在以前绝对会受到国家机器严厉禁止才对。而现在都可以摇身一变开个武馆就能广纳门徒了。

    慕容凤不动声色的回答道“我只是路过此地,偶闻院内同有琴音传出便好奇的进来一瞧,恰好巧遇有歹人出手害人,所以便出手阻止。”慕容凤将古剑插在地上,负着手,转向宫装美妇问道“我瞧你们夫妇二人情深意重,为何你的琴音中会带有一丝幽怨哀愁之意?”

    宫装美妇顿时被问的俏脸通红,若不是问话之人武功深不可测,又有救命之恩,说不定当场就发飙了,见众人都一脸古怪的盯着自己,宫装美妇羞怒道“回禀前辈,妾身所弹的曲子乃是妾身祖母所作,今日恰逢祖母忌日,所以就支开了旁人弹奏一曲以缅怀先人。”

    慕容凤闻言身躯轻轻一震,差点开口追问美妇先人的名讳,但这样一问势必会惹恼对方,遂在心中轻叹一声,嘴里轻了哦一声,摇摇头准备离开,不过见美妇实在与她长的太像,慕容凤心中一动,开口道“你们随我来。”说着就朝大槐树矗立的院子走去。众人不敢阻拦,纷纷让开道路。

    岳峰与爱妻对视一眼,便带着疑惑的众人跟了过去。众人亦步亦趋的跟着慕容凤来到大槐树下,只见神秘的灰袍人凝望大槐树许久,长叹一声,忽然劈出一掌将一个基座条石击碎。然后隔空一抓,竟从泥土中摄出一口锈迹斑驳的铁箱子。

    众人都没到这棵槐树下竟有这等玄机,顿时骚动阵阵。岳峰与美妇也是相顾愕然。

    慕容凤掰断锈蚀的铁锁,打开箱子,只见里面用油纸包裹几个物件,慕容凤伸手拿起一个纸包,凝视许久,然后一挥手抛给了那位美妇,然后合上铁箱,直接腾空而去......

    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然后纷纷将目光投向一脸愕然的美妇手中的泛黄纸包。

    “蓉儿,这纸包里是何物?”岳峰一脸纳罕的问到。瞧那位前辈如此做派,想必和爱妻的先人有些渊源。至于垂涎爱妻美色......怎么可能!岳峰虽然没能分辨出那位高人的真实来历,但是男是女还是分得清的。

    “这...妾身哪里会知!打开瞧瞧不就知道了!”美妇说着就要打开纸包,却被岳峰拦下,担心到“恐其中有诈!”

    “诈你的个头!”美妇一把拍开丈夫的手,不悦道“那位前辈若真要害我,还要费这下作手段?”说着就当众拆开了纸包,顿时就愣在了当场!

    “同心锁?!”

    谁都没想到那位前辈高人竟会留下一把同心锁,岳峰心中更纳闷了,见锁身上隐隐有字迹,便问到“蓉儿,这锁上有字,快看看。”

    美妇定睛一瞧,喃喃念到“彪哥...阿萝...”

    啪嗒!铜锁滑落在地,美妇双眼失神,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岳峰瞧的大急,扶着爱妻的肩膀连连摇晃到“蓉儿,蓉儿,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峰哥!”美妇一回神顿时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到“是祖母,阿萝是祖母的乳名...”

    “啊!?”岳峰顿时愕然道“哪那位前辈岂不是....呃!不对,那位前辈明明是位女子,这,这,我都弄糊涂了。”

    美妇抹了抹眼泪,拾起同心锁小心的擦去上面的泥土,认真到“我要回祖屋去。”

    “呃,好的,天一亮我们就回去。”岳峰安抚到。

    美妇摇摇头到“现在就去,今天是祖母的忌日,这锁对她很重要...”

    岳峰无奈的叹了口气,心知爱妻一旦耍起性子来可是执拗的很,只好随了她的心意,让家仆赶快去开飞船来,载着二人连夜飞回祖屋。

    另一边慕容凤悄无声息的返回了酒店中,见房中的张扬依旧被捆的好好的,就懒得去理他求饶的眼神,自顾自的搁下铁箱子,然后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个纸包,然后一一打开。

    第一个打开的纸包是前世自己亲手制作的一柄光剑,装上电池开启,弹出红色光刃,试了试发现所用功能都十分的良好,慕容凤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收起光刃插进臂套中。这柄光剑有一个令敌人胆寒的名字——血饮!

    拆开第二块纸包,同样是柄光剑,正是那老头留给自己遗物,只不过已经坏了,不能使用了,但对慕容凤来说却是意义非凡。因为老头就是用这把剑手刃了杀死自己妻儿的仇人,然后才会被流放到战场上的。如此境遇几乎是和慕容凤前世的人生遭遇如出一辙...

    这时慕容凤小心翼翼的拆开一块方形纸包,里面包着一块永不褪色的水晶相片,相片中是一个三口之家,夫妇二人都身穿着笔挺的联邦军官军服,二人牵着一个幼童露出开心的笑容。慕容凤看着温馨的一家三口的相片,会心的一笑,但两行热泪怎么也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前世的父母是一对军官伉俪,那个时候还没战争,但是却有阴谋。父母因为联邦上层的内斗而成为了一场政治交锋中的牺牲品,连同一万三千多名联邦士兵,一整支舰队全部葬身于星沙海。

    那一年,自己才六岁。原本充满欢声笑语的房间变得冰冷寂静,那种痛彻心扉的孤独根本不是一个幼童所能承受的,因此造成的心灵阴影一直伴着自己一生的成长。

    在外人眼中自己只是一个沉默寡言,性格孤僻的孩子,从小到大除了学习外几乎不对任何事感兴趣,直到上了高中时结识了几个死党才让自己被封闭的心灵打开了一丝缝隙。(http://)。

    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联邦最高等的军校,飞鹰军事学院,成为应届生中的佼佼者,但谁也不知道外表谦恭好学的自己,心中却藏着一头恶魔。直到季家的人出现......

    为了一个女人而毁掉自己的大好前途?慕容凤想想都觉得可笑,虎哥哪里知道自己所背负的是不共戴天的父母之仇!那个女人只不过是自己用来寻仇的一个借口而已。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还是太过幼稚与冲动了,废了季家一个后辈又能如何,人家动动手指头还不是照样玩死自己,发配边疆,永不容赦,让自己受了多少苦难。

    虽然剑道大成后自己返回联邦又一口气宰了季家连同他们的同党几百个子孙,还不是照样被人家派出的层出不穷的高手追杀到死。

    转世重生后慕容凤在心中还是不能轻易放下这段仇恨,这十几年除了每天勤修剑技外,就是一直在暗中打听着季家的下落。正如她前世临死前所发的恶毒诅咒一样“我做鬼也要灭你们季家满门!不但是为了我的父母,也是为了一万多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所以转世重生后依旧对季家念念不忘...

    但可惜季家在战争结束后就举家迁移到了自由军的地盘里,对于这种公然叛国的行为,联邦上下对其恨的牙痒痒的可不再只是慕容凤一人。但怎奈因为形势所迫,联邦高层也拿受到铁拳家族庇护的季家一点办法都没有。反而成为了所有联邦高层心中的一根如鲠在喉的肉刺。
推荐阅读:重生逍遥道重生之幸福日常择天记武神天下白首太玄经婚宠撩人,军长坏坏徒儿已熟,师傅慢用战倾城婚色:纨绔少东霸宠妻腹黑妖孽,暴走驭兽师最后一个洪荒魔道剑神生化危机之成就英雄武侠仙侠穿越系统网王之舞动的天鹅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