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一千零四章 风波再起

    结束了,竟然是如此的简单。【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无论是先前所有的浴血厮杀,还是被困时的苦苦坚持,当龙族苍老的镇族神树再一次站出来的时候,一切魑魅魍魉都不过尔尔,顷刻间就被荡平。

    一时间,所有人都忍不住心生一阵感慨,而除了龙族之外,三境各族修士心中的感触更深,尤其是刑和法时尊者,已经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实际上,各族都流传着一个传说,无论龙族衰落到何等程度,都轻易不要招惹他们。

    皆因龙族还有一棵树,一棵守护着龙族一个又一个时代,一万年又一万年的神树,所以只要他还活着,龙族就不会被灭。

    不,如今龙族这棵镇族神树也要走向生命的尽头,但是他致死依然不能让人小窥,把自己练成一件至宝,拥有着鬼神莫测的惊天伟力,继续守护着龙族永远不灭。

    现在这个至宝就在镇族神树的掌心,可是没有人敢贪婪。

    原因无它,这件至宝的灵性大家都看在眼里,世间除了龙族没有任何人能够操纵,所以贪心只会迎来灾难,还是把所有的小心思都收敛起来。

    “哎,当年神王、战神、五太道尊以无上的神力、天材地宝,本想用于守护神族和仙族不灭,唯有祖龙选择一棵小树,看起来有些荒谬。”战平安似乎知道这段遥远的秘辛,道出其中的关键,无比感慨的说道:“如今看来,我族神王、战神、及五太道尊,都没有当年祖龙看的透彻啊。”

    许多人闻言都心中有感,但是龙族却充耳不闻,因为他们清楚的感觉到,镇族神树正在离他们而去,现在气息已经衰败到极致,随时都有可能会死。

    镇族神树则扫了一眼至宝木龙吐出的一物,那是一个断了龙角的女人。

    龙角是龙族身份的象征,这根角断了,等于完全失去龙族的身份,一个无角的龙是不配称之为龙族的,这可以说是对一条龙最大的侮辱。

    此刻,这个女人失魂落魄的瘫坐在)里,时笑时哭,已经完全的疯了。

    但是对于这个罪魁祸首,没有人怜悯她,就连镇族神树也是幽幽一叹,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抬手招回至宝木龙,端在手心,来到青封寒的面前。

    “老祖宗,你要走了吗?”青封寒泪流满面,他还记得小时候在神树下玩耍的情景,可是现在却要道别,永远失去这位长辈。

    “孩子,不要哭泣,替我好好守护这至宝木龙,好吗?”镇族神树抬手轻轻拂过青封寒的头顶,一缕缕意念灌入到青封寒的意识之中。

    青封寒立刻意识一振,感受到许多深奥的知识,那是半圣如何修炼到证道圣人的经验,在这个证道圣人集体消失的关键时刻,这些知识无比珍贵,足以保证青封寒畅通无阻的踏入证道圣人的境界。

    “老祖宗~!”青封寒泣不成声,他知道镇族神树这么做意义何在,直至此刻还在为龙族考虑未来。

    “孩子,好好努力吧,我期待着,龙族继续辉煌下去!”说着,镇族神树把至宝木龙交到青封寒的手中,温和的眼神充满着鼓励的神色。

    青封寒手捧着至宝木龙,已是哭的更加伤心,情感中包含着浓浓的依恋。

    镇族神树微微一笑,说不出的洒脱,一点都没有大限将至的模样,让人敬佩之余,他又来到苏阳的身前,平静的注视着,道:“你很不错,和他一样的优秀。”

    苏阳知道镇族神树口中的“他”是谁,却没有说破,只是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邪逸的笑着,说道:“前辈,走好,龙族在我有生之年,不会衰败。”

    苏阳也很洒脱,和镇族神树某些气质非常相似,引的镇族神树也难免发出一阵快慰的笑声,喜悦道:“在生命的最后阶段,能够认识你这么一个有趣的小家伙,把龙族托付你手,老夫安心了。”

    说着,镇族神树也像抚摸青封寒的头顶一般,边拂过苏阳的头顶,边继续到:“我!力量不多了,但是尽余的力量还是能够帮助你一下,请记住这份感情,因为它十分的珍贵。”

    苏阳顿时只觉意识一震,某种奥妙无比的结构在体内凝聚成形,那是他先前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凝练完成的生命之本源结构,此刻在镇族神树的帮助下,已经完全凝聚成形。

    “可惜,我的道只适合龙族,并不适合你,否则就会把所有的衣钵传承给你。”镇族神树微微惋惜的呢喃着,他的身影越来越淡,腐朽的气息已经爆发到极致。

    这一刻,任何人都看的出来,镇族神树的生命已经彻底走上尽头。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打扰镇族神树,静静的,悲伤着,默默的送别至最后一刻。

    镇族神树依然还是那么的洒脱,抬头注视远方,仿佛隔着亿万星空,三千世界,看到一个十分遥远的过去,静静的注视着曾经的他,脸上绽放微笑,呢喃道:“这是按照你的形象雕刻,希望你回来之后,看到我留下的这份小礼物,能够喜欢。”

    说完这句话之后,龙族的镇族神树犹如烟花一般炸开,点点碎光,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

    龙族的所有巨龙,强忍到现在,在此时刻再也忍受不住,纷纷仰天爆发出浓浓的悲鸣,痛苦的送别他们心目中的长辈。

    苏阳眼角也留下一道伤心的泪水,那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仅仅不过是为了一个没有任何约束力的承诺,守护着龙族一代又一代,一万年又一万年,从来都没有任何的倦怠。

    护龙卫,对于外人来说,或许只是三个字,但是在镇族神树的身上,已经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让人们知道护龙卫这三个字,是何等的重要,又是如此具有意义。

    而于此刻的悲伤过后,一场血劫终于平定,大家纷纷愤怒的注视着这个罪魁祸首,恨不得千刀万剐。

    苏阳也不含糊,一步跨至银云月的面前,俯瞰道:“银云月,你还有什么话说?”

    银云月的瞳孔紧紧收缩一下,抬头看着那个高大的身躯投下的阴影,脸色时而扭曲,时而平静,良久后才说道:“苏阳,我承认我输了,你赢了。”

    苏阳冷笑道:“还是死不悔改吗?”

    银云月毫无任何感情的说道:“悔?我的确十分的悔恨,因为我未能亲手葬送龙族。”

    苏阳此时也忍不住愤怒的咒骂道:“妈的,你这个疯子,即便是祭炼你万年,也难以抹平大家心中的伤痛和愤怒。”

    银云月好似神经病又犯了,突然变的非常激动,又无比痛苦,抱成一团瑟瑟发抖,不断的呢喃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一个人族,却能受到族人如此尊敬;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是龙族,大家却要对我如此冷漠,我做错过什么?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同情过我,哪怕是一丁点的施舍都没有。”

    苏阳心神一黯,此刻也是忍不住幽幽一叹。

    从某些方面来说,银云月很可恶;但是从某些方面来说,银云月又很可怜;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

    苏阳此时也难免升起一丝怜悯,缓缓说道:“你自残吧,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龙族出身,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用你的死向天下人谢罪,尽管如此,也无法弥补你对龙族所犯下的罪恶。”

    银云月全身一振,又恢复疯狂的模样,仿佛起了魔障一般大笑着,边笑边无比狰狞的说道:“死?是的,我会死的,反正已经生无可恋,我早就准备覆灭龙族之后,然后自裁,彻底断绝这个可恨的血脉。只可惜,我失败了,不过也没关系,未能覆灭龙族,我却可以覆灭你苏阳。”

    苏阳冷笑一声,值此时刻他还会害怕银云月的威胁?

    银云月也不在乎苏阳的轻视,得意又狰狞的大笑着,森然说道:“苏阳,你拥有一切我奢望却又得不到的,不过没有关系,因为我下地狱之后,也会一同拉着你,让你好好的体会一下这种痛苦的感觉。哈哈哈哈!”

    苏阳大怒,隐隐忽然心中升起一丝恶念,暴喝道:“银云月,你到底想做什么!”

    话说之间,苏阳已经开始施展天银眸,试图看穿银云月心中的想法,待洞悉之后,顿时又是无边的愤怒,当场再也没有任何犹豫,抽出龙饮血,就毫不留情的斩了下去。

    “晚了!”银云月疯狂的大笑着,无比狰狞的说道:“邪灵,履行约定吧!苏阳,陪我一起下地狱,承受过往我遭受的所有痛苦吧!”

    唰……龙饮血在银云月的身上划过,扭曲的娇艳固定在最后一刻,致死依然还疯狂的注视着苏阳,是那么的怨毒。

    发生了什么?

    许多人都目睹这么恐怖的一幕,都忍不住露出疑惑的神色,并没有注意到,天地之间忽然刮起一阵恐怖的邪风。

    “这就结束了吗?哎,到头来还是一场闹剧。”一只蛛爪邪影突然凭空出现在高空之上,邪笑着俯瞰所有人,阴冷的笑道:“不过,本神说话向来算数,既然当初答应你这小姑娘,现在就开始履行承诺吧。”

    邪灵?

    苏阳大吃一惊,立刻就开始抬手一刀斩向蛛爪邪影,似乎试图阻止什么。

    很顺利,苏阳一刀就把蛛爪邪影斩杀,或者说蛛爪邪影根本就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任由被苏阳这一刀斩杀。

    被斩杀过后,蛛爪邪影仿佛破掉的皮囊,刹那间就是邪风大作。

    “凌波,快抓住我!”苏阳脸色一变再变,清楚的感觉到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正在缠绕着他,立刻竭尽全力冲向聂凌波。

    “夫君!”聂凌波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第一时间飞身而起,冲向苏阳。

    只可惜,在邪灵的恐怖力量面前,一切挣扎都是那么徒劳的,在邪风汹涌之下,苏阳和聂凌波就快要抓住彼此的时候,忽然被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硬生生扯开,无力的看着对方越来越远,彼此被邪风带到遥远的世界尽头,将永远再也无法相见。

    ...
推荐阅读: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入侵型月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综]深渊之狱死亡神座一代球神张铁汉(火影)灰烬纪年阴阳天师(GL)[综漫主Skip]Goddess血裔骑士[歌之王子]音随心动锄禾日当午[综漫]一色世界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