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百六十四章 苏醒

    化血散魂瓶的破解难度犹在苏阳预料之上,竟然足足耗费三天三夜的时间,并在丹鼎宗老祖宗倾力相助之下,才堪堪摧毁化血散魂瓶上所有的禁制。【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叮

    只见苏阳曲指在化血散魂瓶上轻轻一弹,略微运用一些关于震荡方面的技巧,无数细密的纹路瞬间布满瓶身,便闻“哗啦”一声碎响,无数碎片散落一地。

    “上师……哥哥……”随着化血散魂瓶碎开,木美嘤咛一声就从中跌落在苏阳的怀中,遭此大难却不见任何怨色,反而躺在那熟悉的怀抱中,脸上挂满各种幸福。

    “傻丫头”苏阳微微叹息一声,却不敢有丝毫松懈,一手托住木美,一手凭空一摄,便从化血散魂瓶的碎片之中,抽回先前木美流失的血气,凝成血珠,送服口中。

    尔后,苏阳仍不放心,连续取出数粒滋补气血的道丹,继续命木美服下之后,便道:“木美,速速配合我化解药性。”

    “嗯”木美幸福的望着苏阳,轻哼一声,却是痴痴的没有任何反应。

    “快点”苏阳捏捏小木美的脸蛋,边渡过真元帮其疗伤,边很是无奈的再命令一声,这次才见木美恋恋不舍的开始闭目专心疗伤。

    半晌过后,苏阳长松一口气,确认木美已无大碍之后,便收回真元,并轻轻在其脑后枕一按,便闻木美又一声嘤咛,沉沉睡去。

    苏阳抬手取出一张软榻,抱着木美躺倒在上面歇息,当温柔地盖好被褥之后,苏阳这才有闲暇关心一下自己。

    先前战斗受伤不轻,事后又在全力营救木美,连番下来确实损耗不轻。

    但苏阳仍然没有休息的意思,只是随手打出几个净尘诀,当场就焕然一新,只是脸色看起来还有些苍白,以至于有种妖邪俊美的感觉。

    随手取出一个于净的黑色长袍,苏阳很是随意的套在身上,一拢满头黑色长发,整个人都透露着大战过后的懒散感,更添几分魅力。

    “前辈,大恩不言谢,他日必报”苏阳不是那种喜欢啰嗦的人,人敬一尺,我敬一丈,无论丹鼎宗老祖宗有何居心,至少现在还不算虚伪。

    “呵呵,小友天赋异禀,金族化神大能都不是你的对手,前辈这个称呼真是让我愧不敢当啊。”丹鼎宗老祖宗暗暗点头,心中对苏阳有颇多赞誉,至少从刚刚救木美那些事情来看,苏阳并非什么寡性凉薄之人,也非修真大域传言那般邪恶的魔头。

    “请坐,想必小友心中也有几分疑惑,不如长谈一下吧。”丹鼎宗老祖宗活了几千岁,是何等的人老成精,略作思索就提出邀请。

    而现在木美也需要休息,无论多么焦急,苏阳也只能暂时等一下,所以对丹鼎宗老祖宗的邀请也是欣然接受,大大方方,率性而为,赤足盘膝坐在一张蒲团之上,便开口问道:“前辈,我确实有一事不明白,那金族化神大能口中所说的诅咒魔功,究竟是什么?”

    “这一个对于修真大域的诸多强者们来说,也是一个谈之色变的传说。”丹鼎宗老祖宗感慨一声,便把关于“诅咒魔功”的种种传说,详细告知苏阳。

    听罢所有的前因后果之后,苏阳顿时邪逸的冷笑一声:“的确有些相似,也难怪会引起如此大的误会。那么,前辈对此事又如何看待?”

    “修真世界,广阔无边,除了修真大域之外,还有诸多次一等的小域,比如我等栖息的古域,谁能说这里就没有一些连修真大域都见不到的东西?”丹鼎宗老祖宗说的十分含糊,但是也多少表明本意,他心中对力量和未知包含一丝敬畏,没见过绝不敢断言未有。

    苏阳闻言顿时肃然起敬,面前这位老者虽然看起来很不堪,思想也非常中庸,但是他的人生阅历和经验,及行事的果断也非常人。

    比如说苏阳攻打丹鼎宗的山门,换成任何化神大能被欺上山门,恐怕都无法忍受,早就翻掌灭掉苏阳这个小小的元婴初期。偏偏丹鼎宗老祖宗就没有这么做,否则将会与苏阳之间有着化解不了的死仇,现在也极有可能大战不休。

    不要小看这份决断,至少苏阳都做不到这等程度,轻易就把一场大战化解于无形,绝不做一些没有必要的争执,这何尝不是一种精明的处世之道?

    再比较一下来自金族化神大能的威胁,稍稍理智的人都不会选择站在苏阳这一边,偏偏丹鼎宗老祖宗就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那就是关于古域修士们的心情。

    在那时,所有古域修士都打心眼里倾向于苏阳,鄙夷金族化神大能的不堪,若是那时候丹鼎宗大长老选择协助金族化神大能,可能事后会有诸多好处,但是却寒了古域修士的心,连带丹鼎宗走到哪里,都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一声“金族的走狗”。

    如此长久看来,丹鼎宗也只是赢得眼前的蝇头小利,往后将会受到古域修士的排挤,等于间接失去了栖身之所。

    尔后,丹鼎宗老祖宗诸多表现,无不都是看似吃亏,结果却非常明智,换成苏阳绝对做不到这等程度,至少在被人欺上门来的时候,苏阳肯定要先打一场再谈。

    当然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处世之道,苏阳喜欢以实力说话,赢得他人的尊重;丹鼎宗老祖宗更中庸一些,选择以德服人,能够让人选择相信他。

    “既然前辈选择相信我,那么我也不藏着掖着。”苏阳也被丹鼎宗老祖宗的品德所感染,坦言道:“我的确不知道什么诅咒魔功,也不是什么传人和继承者。但就如你所言,修真世界太过浩瀚,未知并不代表没有。比如说某一种灵体,许多人都知道,却观古今无人见过。”

    造化灵体

    丹鼎宗老祖宗顿时倒抽一口凉气,随即想到某种可能性,看向苏阳的眼神也微微有些变化,充满各种不可思议,甚至也有一些心动,但是很快就收敛起来,苦涩笑道:“小友你可真把我给吓到了。”

    丹鼎宗老祖宗的表现都被苏阳看在眼里,对方尽管也表现出一丝贪欲,但却能够很好的克制自己,并非那种心狠手辣且不择手段的伪君子。

    这个丹鼎宗老祖宗的确有些意思,难怪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带领着默默无闻的丹鼎宗成就如今这等高度,的确是非同一般。

    “小友以后还是谨慎少提及此事,难免会被有心人盯上。”丹鼎宗老祖宗所言非常诚恳,造化灵体对于修士们来说充满各种诱惑,纵然不能够占为己有,也存在很大的利用和研究价值,难免会有人选择铤而走险。

    但苏阳既然敢说出来,自然也有他的考校,比起人人喊打的诅咒魔功,造化灵体更容易让人接受,至少不会变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故,苏阳坦言道:“藏着掖着不是我的风格,谁人敢图谋我,尽管放马过来。”

    丹鼎宗老祖宗感慨一声:“过刚易折啊”

    苏阳邪逸一笑,没有多做解释,反而摆脱道:“前辈,你就不好奇我怎么是造化灵体吗?要知道此体可是古往今来,号称根本不应该存在,也不可能存在的灵体。”

    “小友愿意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与老夫共享?就不怕老夫嘴巴大,到处说给别人听吗?”丹鼎宗老祖宗也是怦然心动,并感觉到苏阳是真的愿意道出缘由。

    “没什么不可说的,若是前辈有心想查,也是早晚能够查到,因为这在南玄州,基本上算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苏阳便把自己如何得到造化青莲,如何意外修成造化灵体的事情详细描述一下。

    丹鼎宗老祖宗听罢也是难免一声感慨:“造化,果然是天大的造化啊小友难怪不介意与人分享,你所遇到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复制的。”

    刚刚感慨万,丹鼎宗老祖宗忽然想到什么,轻笑一声,便道:“小友可真是狡猾,算计到老夫头上来了,你根本就是想要通过老夫的口,传给修真大域的人听,这样就能够洗脱你没有修炼诅咒魔功的嫌疑。”

    苏阳也不藏着掖着,坦言道:“那就劳烦前辈帮个小忙。”

    丹鼎宗老祖宗也不推辞,随手摸出一块令牌,推到苏阳面前,说道:“老夫从来都不帮外人,这是一枚丹鼎宗最高等级的客卿长老令牌。持此令,以后你在丹鼎宗将畅通无阻,地位不在我之下。”

    苏阳当场就是一阵哭笑不得,算计来算计去还是算计不过这位老人家。

    “我知道了”苏阳只能接过这枚令牌,认真说道:“我这人很懒,自己的偌大家业也都丢到一旁不闻不问,所以你别指望我为丹鼎宗做些什么。但是我可以承诺,丹鼎宗若是遇到不可挽回的局面,我也会略尽一番绵力。”

    “拥有小友这个承诺,已经足矣”丹鼎宗老祖宗立刻发出开怀酣畅的笑声,能够交好一位造化灵体,未来丹鼎宗的地位牢不可破,或许多年以来的夙愿,也能够应在苏阳身上。

    至此,正事差不多已经谈完,趁着木美还未醒来,双双左右没有什么大事,便在一起谈论一下修道、丹道之间的心得。

    丹鼎宗老祖宗乃是七品道丹师,又是化神初期大能,无论是修行还是炼丹,活了几千年的他,都远远在苏阳之上。所以如此一番畅谈之下,也是让苏阳获益良多,并在丹道方面已经差不多隐隐摸索到七品道丹师的门槛,也许晋级七品道丹师已经为时不晚。

    翌日,木美苏醒,因心系妙零安危,苏阳只能匆匆别过。

    (

    ...

    ...
推荐阅读:入侵型月琥珀之剑主角猎杀者冠军之光武侠世界里的超级玩家[综]深渊之狱死亡神座一代球神张铁汉(火影)灰烬纪年阴阳天师(GL)[综漫主Skip]Goddess血裔骑士[歌之王子]音随心动锄禾日当午[综漫]一色世界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