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070.剧本已写好,演员在哪里?(第二更求月票!)

    “中古纪元……”萧焱心中微微一动,看向萧真儿。【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萧真儿点了点头:“按照时间来算,便是极皇神渊被镇杀那一场两界战争发生期间。”

    萧焱闻言,沉默不语,萧真儿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没有多问,而是接着说道:“后来,父皇为了治疗我,以一具分身带着我一起进入神州浩土寻找解决办法。”

    “在有一日路过乌州城的时候,突然发现城中一户人家,有奇异气息流转,淡薄的几乎无法察觉,但是却对我的先天痼疾有治疗之效,父皇遍寻之下,便找到了萧家,可是却无法确定那奇异气息究竟源自何处。”

    “那并非法力气息,也并非某个强者留下的什么痕迹,若非是我身染怪病的关系,便是父皇也发现不了。”

    萧真儿回忆着说道:“父皇本来有意将你们整家一起索性带回长生古界,可是思及我不能与那碎石同时身处长生古界内,而那碎石偏又非常诡异,不好轻离古界,加之想要给我一个普通而又轻松的童年,便最终将我留在萧家。”

    “一方面治疗好痼疾,一方面也想查一查那奇异气息的来源。”

    “只是我后来病虽然治好了,但始终不明白那奇异气息的来源,萧焱哥哥你随林前辈学艺离开之后,父皇来乌州城再次寻我,也一无所获,甚至取了天厄残石来,也没有收获。”

    “我身子已好,不再惧怕那天厄碎石。便随父皇返回古界,开始正式修道。”

    沉思中的萧焱回过神来:“天厄?”

    萧真儿说道:“那残石在中古纪元刚刚发生变化的时候。曾经投射令人心悸的红光,显现出‘天厄’二字。”

    稍微顿了顿之后。萧真儿继续说道:“后来见了萧焱哥哥你的邪煌霸剑可以破开冥海裂缝,我那时心中便有一个猜想。”

    “当初那道气息的源头,或许并非源于萧家,而是源于萧焱哥哥你个人,所以后来你离开乌州城以后,便是父皇带着天厄残石过来,也发现不了丝毫痕迹了。”

    “这个消息后来传开,父皇他们心中也生出相同的猜测,只是一直无法证实。”

    萧焱轻声说道:“这些年来。令尊对我们的事情持默许态度,越发纵容,近乎放任自流,也和此事有关吗?”

    萧真儿的心意,他从不怀疑,也无需怀疑,但是老丈人是怎么个想法,那可就很难说了。

    “并非如此。”萧真儿摇了摇头,看向萧焱:“萧焱哥哥。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提过,大千世界三年前,太虚观太上长老吴孟其曾经到访本族长生古界?”

    萧焱点点头:“那是自从当年灭玄之战后,蔡凤洲到访长生古界之后。第二位造访你们这里的太虚观太上长老级别的人物。”

    萧真儿一字一顿的说道:“他能引起天厄残石的共鸣,在他身上,有和当年乌州城时那道气息一模一样的冥海波动。”

    “他曾经提出与本族共同研究天厄残石。共享收获,但父皇最终拒绝了。”

    萧焱有些意外。看向萧真儿,萧真儿脸颊上浮现一丝淡淡红晕。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想到当时自己询问父亲时的情景,古钧神色慈和,微微一笑:“傻女儿,那是朕给你准备的嫁妆,现在看不如何贵重,但朕相信那是最合适不过的东西了。”

    萧真儿有些惊喜:“父皇您同意我和萧焱哥哥的婚事了?”

    古钧神色沉静,良久之后,轻声说道:“如果可以,朕衷心希望你的婚事不要牵扯其他因素,但生在本族,这一点却很难避免。”

    “这些年来,萧焱那孩子让朕看到了他的诚意,也看到了玄门之主的气度,看得出来,他们也不希望在你们二人的婚事中牵扯其他事情,这很好,但很多事情,并非我们双方一厢情愿就可以。”

    “就算我们双方都是出于成全你们这对小儿女的想法,落在外界视野中,也仍然会是另一番解读。”

    古钧轻轻捋顺萧真儿的发丝:“作为一个父亲,朕同意你们的婚事,萧焱是个可以托付,值得相伴一生的伴侣,但作为一朝之皇,一族之主,朕还需要慎重。”

    “朕可以保证的一点是,绝不会为真儿你征选其他婚约者,只是,你有可能需要等待。”

    萧真儿听后,点了点头:“父皇,真儿明白,真儿不会让您们难做,但不管等待多久,真儿都会一直等下去。”

    古钧微微一笑:“傻女儿,事情未必像你所想那么糟,你与萧焱的来往,父皇不会有任何干涉阻挠,甚至你们结合双修,只要事情不外扬,也没什么,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前,父皇无法祝福你,无法亲自送你出阁。”

    “父皇……”萧真儿脸先是微微一红,然后听到古钧后面的话,也有些伤怀:“对不起,父皇,真儿还是让您为难了。”

    “不为难,不为难,相反,父皇很高兴。”古钧轻叹一声,望向宫殿之外的虚空:“我辈修真者的生命太过漫长了,彼此之间结为道侣,也更多是为了在修道路上相互扶持,出于真挚爱情的结合,可能也唯有像你和萧焱一样,少小之时便萌发感情的人,方才可能修成正果。”

    萧真儿忽然一笑:“就像您和母后一样。”

    古钧也笑了起来,笑容温暖而又和煦:“你呀!”

    想到当初和父亲的交谈,萧真儿心中既甜蜜,又有些苦涩,她打点起精神,看向萧焱:“萧焱哥哥,你这次过来,父皇有可能也带你去接触天厄残石。”

    萧焱低头沉思起来,半晌之后,转头看向萧真儿,双瞳之中,突然气象万千,流露出无穷灾劫。

    这一刻,看着萧焱的双眼,萧真儿仿佛在注视着冥海。

    萧真儿一惊:“萧焱哥哥,你的双眼,和那太虚观的吴长老一样,都能呈现冥海之象。”

    “冥海之中,很可能有一条线,将我,将你们家的天厄残石,将太虚观那位太上长老,还有将冥皇也联系在一起。”萧焱平静的说道,萧真儿目光流转,似乎忽然想起什么,震惊的看着萧焱:“中古纪元,催动冥海,和昊天镜一起镇死极皇神渊的人,真的是闻赤阳?他没死,一直在冥海中活到中古纪元?萧焱哥哥你和他……”

    萧焱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有点关联,但应该不是特别密切的关联,具体情况,我也不很清楚,但这关联切实存在就是了。”

    “你家从冥皇手上得到的残石,很可能便是冥皇在上古纪元还在位时研究冥海的成果,上古一战,闻赤阳活不见日,死不见尸,消失于天地间,冥皇很可能找到了一些闻赤阳下落的线索,这线索便指向冥海。”

    萧焱撇了撇嘴:“毕竟,太虚道尊和佛祖赴死海再无音信以后,闻赤阳便是冥皇最忌惮的人,对方还在世,哪怕他实力胜过夏皇,也仍然老实得像只绵羊,只有等闻赤阳没了,他才敢冒头。”

    “这样一个人,生死成迷,冥皇如何能心安?只是看来他的研究探索还没有多少成果的时候,便被你家先祖和太虚观一起推翻废黜,被揍死一次。”萧焱沉吟着说道:“另外也有可能,闻赤阳在冥海之中,也直到中古纪元那场两界战争时才真正有了成果,掌控冥海,正好适逢其会,与极皇神渊大战一场。”

    “此后,闻赤阳彻底崩灭,与极皇神渊同归于尽,不过冥皇在暗中隐匿,等待复活,潜藏谋划的时候,对于冥海的了解,也深入了许多,所以当年才能破开冥海裂缝,扰乱你们长生古界。”

    “而太虚观相信也在上古之时便试图找出闻赤阳失踪的真相,又或许因为闻赤阳的遗泽,同样对冥海有些了解。”

    说到这里,萧焱苦笑一声:“唯一还不明了的问题,也就是在我自己身上了。”

    萧真儿说道:“或许接触到天厄石之后,萧焱哥哥你能知道更多的事情也说不定。”

    一行人走着,在古诚等人引领下安顿下来,虽然古钧说了众人在长生城内自有行动,但玄门天宗众人自然不会如此无礼,便是要出门,也会请古族中人引领陪同。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选择在房间内休息,充其量自家同门之间相互串串门。

    端木泓此刻就在师父唐俊屋中,好奇的问道:“师父,你说那些找我们麻烦的古族人,什么时候才会来?”

    唐俊微微蹙眉:“为什么会有古族人来找我们麻烦?你们几个谁闯祸了?”

    “不是啊,是师父您以前和师祖闲聊的时候说的呀,师祖若是上门来提亲,一定会有一个或几个一直暗恋古族公主青烨道尊,自以为很牛逼的族兄族弟什么的来挑衅师祖,找师祖麻烦。”端木泓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而且古族中还会有长辈宿老跳出来,看扁师祖,阻挠师祖和青烨道尊的婚事,还会说些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类的话……”

    唐俊越听,脸色越古怪。

    另一间静室中,林锋和萧焱师徒相对而坐,大眼瞪小眼,好半晌之后,林锋才无力的扶额:“臭小子,你到底都教了门下弟子一些什么东西啊?”(未完待续……)r1292

    ...
推荐阅读: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武神空间罪恶之城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