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804.不止一家在惦记(第一更!)

    辛龙生神色平静,目光望向殿堂以外,穿越重重虚空,望向昆仑山方向。【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他此刻身处的殿堂里,装饰简单古朴,没有桌椅,地面上简单的摆放几个蒲团。

    倒是辛龙生身后的墙壁上,有三道剑痕。

    三道剑痕本身并不出奇,随便一个筑基期、金丹期剑修便可以造成更恐怖的痕迹。

    但这三道剑痕,在墙壁上,竟然轻轻震动,仿佛有自己思想和意识的生命一般。

    “玄门天宗的玉京山,为何会突然从虚空中遁出?”右边一道剑痕中,发出一个声音,仿佛金铁交击,又仿佛滚滚雷音。

    辛龙生平静的答道:“往常玉京山自虚空而出,往往都有特殊原因,但这次却没有什么声息,很可能是出现了某些变化。”

    “仙天剑能隐隐感到,那柄诛天剑,此刻就在玉京山上。”辛龙生徐徐说道:“此前玉京山降临大千,仙天剑却无法感应,应该是那林锋炼化诛天剑后,人剑相合,隔断了仙天剑的感知。”

    三道剑痕中,左边那一道剑痕,传出一个沙哑而又苍老的声音,仿佛铁石剧烈摩擦一样:“由此变化可知,问题出在那林锋本身?所以他无法再遮蔽那凶剑。”

    “玉京山居于虚空乱流中时,尚有虚空乱流遮掩,此刻那凶剑和玉京山一起降临大千,便立刻被仙天剑感知到了吗?”

    辛龙生徐徐说道:“一切都是未知,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墙上的剑痕中,右边那道出声问道:“龙生。你还要多久复原?”

    辛龙生答道:“不远了,已经可以与人动手。但距离尽全功,还要一点时间。”

    左边剑痕中那沙哑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眼下玄门天宗生变。正是夺剑的最好时机。”

    右边剑痕中那如同金铁交击的声音说道:“落石,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此话不假,但一味窥伺他人,意图巧取豪夺,却忽视自身修为,也不可取。”

    “云林界、天辙峰、西陵城,同玄门之主林锋三次交手,我等收获已然不浅。龙生已经踏出那一步,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左边剑痕中,属于蜀山太上长老解落石的沙哑苍老声音,微微沉默一下后说道:“苍冥师叔教训得是,但玄门天宗那柄凶剑,若想要成就造化,就必然要踏着本门的仙天剑前进。”

    “如此矛盾,不可调和,既然如此。我们理应先下手为强,先行灭杀对手。”

    “西陵城一战后,我们一直韬光养晦,便是为了增强自身实力。除了您再次引动天人五衰之劫,宗主也跨出那最后一步,如今衰劫即将渡过。本宗实力增长,而玄门天宗却生出异变。有衰弱之象。”

    “此消彼长之下,正该我等出手。”

    “若那林锋是虚空闭死关。或者是受困失陷于某个险地,我们甚至可以连他的玉京山也……”

    右边剑痕中,属于蜀山上代长老苍冥剑尊的声音淡淡响起:“落石,静心。”

    “你的心中生出畏惧了。”他语气不急不徐,声音如同滚滚雷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思虑长远是一件好事,但落石你的心乱了。”

    解落石猛然沉默下去,没有回答。

    辛龙生淡淡说道:“解师弟,想要渡过天人五衰之劫,除了境界道行,神通法力之外,心境意志也很重要,你过分盯着林锋和他的诛天剑,却反而对自己的仙天剑炁渐渐失去信心。”

    “你自己该心中有数,这几年里,你的剑道修为不仅没有进步,反而退步了。”

    左边的剑痕剧烈扭曲了一下,墙壁没有碎裂或者生出新的裂缝,剑痕仿佛画上去的东西,却又仿佛一条墨龙在纸面上活过来,不停扭动。

    辛龙生视若无睹,平静说道:“在最初之时,我们就都已经议定,林锋之剑,可为借鉴,但自西陵城之后,你开始舍本逐末了。”

    解落石沉声说道:“辛龙生!你还有脸说,云林界局势复杂先不提,天辙峰、西陵城你一败再败,天辙峰被对方斩了法身,西陵城之战更令仙天剑受损,就算当初议定是为了揣摩那里林锋的剑道,我蜀山的脸也都被你丢尽了!”

    辛龙生神色恬淡:“昔年血河淹蜀山,饕餮吞万剑,但最终结果如何呢?”

    “血河道人被大仙天万象剑阵斩了四亿八千万血神子,此后再交手,更被仙天剑斩成重伤,才有他后来的陨落。”

    “太古饕餮吞我蜀山万剑,其后却遭万剑破腹,最终被仙天剑斩杀。”

    解落石沉默了一下,辛龙生所说的两件事情,都是蜀山历史上有数的大劫,同时也是有数的屈辱,但在压力之下,蜀山剑宗都成功突破自我,更将羞辱百倍奉还敌人。

    “你莫要拿先代祖师的荣光往自己脸上贴金!”解落石的声音越发沙哑刺耳:“你如此自大,必给我蜀山招来祸患!”

    辛龙生徐徐摇头:“先人已矣,自然不可能重新复生再次助力蜀山前进,我只是告诉你,我蜀山剑道,不容轻辱,天辙峰、西陵城我确实受挫而回,论修为我逊色于林锋,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但重要的是现在,是以后,所以,我终于踏出了这一步,也成功踏出了这一步。”

    左边的剑痕忽地恢复平静,不再震动。

    右边那道剑痕中传出苍冥剑尊的声音:“落石,你的想法没有错,这次玄门天宗生变,确实值得我们关注,但你的心态出了问题。”

    “诛天剑确实是我蜀山仙天剑宿敌,势不两立,必有一战,但那是因为我蜀山仙天剑想要更进一步,而不是畏惧诛天剑日后有成。”

    “如今之世,瞬息万变,幽都冥华重新现世,大诸天轮、不朽龙城、太皇宫也相继出现,不管天荒广陆还是神州浩土,都暗潮汹涌。”

    “我蜀山自然也应当早做筹谋。”

    辛龙生点了点头,平静说道:“我明白。”

    蜀山上一座洞府中,有一个枯瘦高大的老者静静坐着,双目之中光彩明暗交错,面无表情。

    虚空中微微晃动,一名容貌清癯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老者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周身剑气如雾如幻,阴柔多变,却是昔日天辙峰剑会上被林锋缴了太阴剑的映月剑尊。

    在不久之前,他终于成功炼神返虚,晋升元神二重境界,正式执掌蜀山六脉剑器中的太阴剑器一脉,成为太阴剑器的新任剑主,尊号也正式变更为太阴剑尊。

    只是比较尴尬的是,他这个新任太阴剑尊,却没有太阴剑在手。

    他向着老者恭敬一礼:“师祖。”

    老者开口说话,声音如同金属摩擦般刺耳:“辛龙生太过自傲了,他还幻想着自己历经浩劫,成就末法之境后,去正面与林锋一战。”

    “却不曾想过,避实击虚,永远都是正道,不趁着敌人最虚弱的时候出手,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新任太阴剑尊点点头,思索了一下后问道:“会不会是玄门之主的谋划算计?故意示之以虚,误导我们和其他与玄门天宗不睦的势力攻击,然后设下伏击?”

    老者自然便是蜀山太上长老解落石,他虽然意欲抓紧时间突袭昆仑山,但也非莽撞之人,淡然说道:“很简单,先从外围试探一下便知道了。”

    太阴剑尊心领神会:“弟子明白,天外山那步棋可以动了。”稍微顿了顿,他接着问道:“若是玄门之主确实针对我蜀山而来呢?”

    解落石枯瘦的脸颊上露出笑容:“天罡师叔已经正式出关,苍冥师叔此次复原后,距离彻底完劫,只差一次劫难,尽可以放心。”

    “西陵城一战后,林锋等人迫使太虚观改变过往方针,现在看来,却很可能让他作茧自缚,但太虚观那边也不可不防,留心玄门天宗的同时,也注意观察白云山那边。”

    太阴剑尊躬身一礼:“弟子明白了。”

    在他离开后,解落石闭上眼睛,坐在原地久久不语。

    良久之后,洞府中传来一声悠悠叹息:“仙天、诛天……”

    在别人面前,解落石可以不承认,但他骗不了自己,他确实对自家的仙天剑炁产生了一丝疑虑。

    天下万剑出蜀山,可是仙天剑炁真的是天元第一剑吗?

    “如果,能以仙天和诛天,分立两极,然后合一,能否诞生出更强的剑道?是否这种剑道,才是真正穷尽天元剑道之极限?”一个想法总是不由自主在解落石脑海中徘徊,令他心中火热:“那个时候,我蜀山之剑,就将是当之无愧的天元第一剑,大九天神剑和诛天剑意,也都只能俯首!”

    几乎同一时间,诸天虚空里,一处隐秘的中千世界内,遍地阴风,恍如阴曹地府。

    大地上立着一座气势恢宏但通体漆黑的皇宫式建筑,在这座皇宫中央清冷阴森的正殿内,有九条黑龙盘绕成一把巨大的靠背金椅上。

    金椅前方,站着一个高大黑衣男子,正神色复杂的看着金椅。

    这时,一个人影在大殿内凭空出现,向着黑衣男子行了一礼:“参见殿主。”(未完待续……)

    ...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