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655.太虚观也到了

    对于朱洪武的言辞,朱易听了没有丝毫反应,只是淡淡说道:“我走的是不是正路,不是你一言可决,并不是你说我偏离正路,我就真的偏离正路了,你以为自己说的是正理,其实不过歪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我行大道,正己心,走的路便是正路,但注定跟你不是一条路。”

    朱易语气平淡,但言辞如刀:“你将你的道路视为正路,不和你一路之人,便是歪门邪道,你自恃力量地位,以强权迫人,将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他人,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他看着朱洪武,突然笑了起来:“何况,你真的很强大吗?不可否认,你拥有强大的力量,但你强大到言出法随,为天地订立规矩的程度了吗?”

    “我的父亲大人,做人,莫要自欺欺人,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

    朱洪武静静地看着朱易:“活在自己臆想中的人,是逆子你,而不是我。”

    “你觉得自己今时不同往日了,所以敢这样和我说话。”朱洪武背在身后的双手重新放到了身前,手掌摊开,十指徐徐蜷缩,然后伸展,重复这个动作:“但让我来告诉你,今日的你,和当初在府中的你,没有任何区别。”

    “当初的你,手无缚鸡之力,托庇于我膝下,方得衣食,有房屋住,不需风寒露宿,有诗书读,虽然最终结果是读出一些歪理。”

    朱洪武淡漠的说道:“今日的你,看似是受人敬重的年轻天才,元婴修士,也算有了几分成就,但其实还是托庇于你师父门下,若无你师父。我立刻就拿下你这个逆子。”

    他眼皮抬了抬:“拿下霍修,我需要五拳,拿下你。我只需一拳。”

    朱易并不着恼,静静说道:“父母生养之恩。确实重如山岳,但平心而论,你对我又可曾有过骨肉亲情?对于你来说,不管是我,还是其他庶子庶女,都不过是有生命的器物罢了。”

    “如同零件一样,打磨出来,然后按部就班被安置在你希望我们存在的位置上。说到底,是满足你的私欲和控制欲。”

    “如果满足不了,那就打杀了,清除掉。”朱易目光同样淡漠,毫无畏惧的同朱洪武对视着:“对于其他人也是同样道理,例如我的娘亲。”

    “昔年你借邵夫人之手令我娘亲身陨,现在便连我也要抹杀,三年前我前往天京城赴考,考试前夕连遭袭杀,没有你的同意默许。邵夫人能请动元婴期强者?我渡雷劫时,你甚至亲自关注,你当我感觉不到你气息中的杀意吗?”

    朱易目光湛然。直视朱洪武:“当时若非我师父的无量海皇法身在一旁护法,父亲大人您就该出手了吧?”

    “我无意弑父,只是跟你讲道理,要为我娘亲求一个公道,要你在我娘亲面前认错,你不愿意认错,或者应该说,你从不认为你做错了,并且认为我给你堂堂理学大家的脸上抹黑。于是便要除掉我。”

    “君视我如草芥,我视君如仇寇。”朱易突然也笑了起来。悠然的看着朱洪武:“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杀你之心。但我会亲手摧毁你的信念,让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正视自己之前的荒谬。”

    对于朱洪武这样的人来说,这恐怕比杀了他还更难过。

    朱易掸了掸衣襟,静静说道:“诚然,父亲你很强大,但之前在侯府的时候,你是什么修为?元神一重化身之境吧,我那时候一介凡人,毫无练气修为在身。”

    “现在呢?我元婴中期,而你是元神二重返虚之境,元神化身与元神返虚之间确实差别巨大,想要突破,花费的时间可能比一介凡人修练到元婴中期更多。”

    “但问题在于,你当初是怎么突破这一重关口的?借助斩断与我娘亲之间的情丝,这才迈出那最后一步。”

    “你,不过如此。”

    朱洪武平静说道:“元神之上,不是你一个元婴期修士可以臆测的,你现在的修为说这些话,只会令人觉得可笑。”

    父子二人语气虽然都还和缓,但双方都是言辞如刀,在对方的道心信念上留下刀痕。

    朱易微微一笑:“父亲大人莫要心急,不管你修练到了什么境界,待我成就元神之后,我便会去寻你了,你这次不要再在返虚巅峰上一直停留了,要不然很快就要被我超过去了。”

    此言一出,大周皇朝阵营的修士都是微微哗然。

    朱易等于做出了一个宣言,成就元神化身之后,便有自信同朱洪武一战,哪怕朱洪武现在就已经是元神返虚境界的强者,日后修为甚至还可能更高。

    朱洪武可不是普通的元神返虚境界修士,虽然这些年已经很少亲自出手,但他当年尚未返虚时,对战同为元神化身境界的强者,完全无敌,从无败绩。

    灭佛一战,更是亲手打死过大雷音寺元神金身二重境界的佛门大能。

    现如今他也成就元神返虚,那在返虚之境恐怕也同样近乎于无敌,面对合道强者也可一战。

    有亲身经历过灭佛之战的修士,更是记得,朱洪武身上还隐约藏有某种力量,恐怖至极,在覆灭大雷音寺的过程中,是决定性因素之一。

    这些事情,朱易同样清楚,但他面对朱洪武,毫无惧色,神色反而极为恬淡,一颗道心通明澄澈,仿佛将天地道理都把握得清清楚楚。

    一时间,云峰之上的气氛,近乎于凝固,众人视线焦点都汇聚在这针锋相对的父子身上。

    景桓侯轻轻击掌,说道:“今日之约,我等也都可算是见证。”

    太子梁元看了景桓侯一眼,然后视线又转向朱易,淡淡说道:“朱易道友,看来是心意已决了?”

    朱易平静的说道:“道理不辨不明,讲清楚了道理,事情自然便解决了。”

    “从逆子你脑子里生出这个念头开始,你就已经是错了。”朱洪武活动了一下手指:“须知道,子不议父。”

    朱易一笑:“冰炭不同炉。”

    正在这时,众人心有所感,先后转头向远方天际看去,就见一道白色云烟飘飘渺渺,向着云峰飞来。

    很多人脸上露出意外之色,因为那法力波动,赫然是属于太虚观修士!

    “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一个女子声音轻轻笑道,就见白云之上,立着一个青衣女子,姿容清丽,衣襟上绣着一朵白云,正是燕明月。

    在她身旁,立着一个青衣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二、三十岁年纪,神情平静。

    普通的身材,普通的外貌,普通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个平凡无奇的人。

    但在见到这个人后,朱洪武自抵达云峰后,神色第一次起了些许变化,目光直视这个青年:“林道寒?”

    “各位道友,太虚林道寒有礼了。”青年拱了拱手,他的声音也是平平无奇,很普通,既不沙哑低沉,也不高亢清亮,不刺耳,也不动听。

    但这所有一切,却有一种万物归真,大道至简的玄奥道理蕴含在其中。

    正是太虚观现任道门天下行走,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天才,林道寒。

    在林道寒和燕明月身后,还零零散散站了几个年轻人,全都气度凛然,法力浩渺,尽皆是太虚观传人。

    在他们身边站着一个紫衣青年,则是须云生,负责接待引导的工作,他到了云峰之上,向着朱易行礼:“师父,太虚观的诸位前辈和道友到了。”

    “你回去吧,这里有为师。”朱易微微点头,须云生当即告退下山,重返昆仑山脉群山之间。

    大周皇朝阵营中,还站着几名元神强者,其中便包括沧海剑宗的返虚境界耆宿长老碧波剑尊,和在西陵城之战后投附大周皇朝的雷氏家族家主雷烈。

    在朱易、朱洪武父子对峙时,他们都没有说话,但这时碧波剑尊和雷烈相互对视一眼,都能感到对方心中些许诧异。

    虽然这三年来双方相安无事,神州浩土局势平静,但在三年前的西陵城之战,玄门之主林锋明确划下道来,表明了与太虚观对立的立场。

    大周皇朝、大秦皇朝、紫霄道和北戎王庭也因为相同的利益诉求,与玄门天宗组成了统一战线。

    连带着亲附大周皇朝的沧海剑宗和雷氏家族,亲附大秦皇朝的日月剑宗、星宿剑宗和霍氏家族,都一同加入了这个阵营。

    谁知这一次玄门天宗开山大典,连太虚观也来了,而且看模样,还不是不速之客,而是应邀前来。

    若说燕明月复出后这几年来立场模糊,林道寒则是太虚观中的核心人物,虽然辈份稍低,但却是作为下一任观主培养的人才,太虚观保守派新一代的旗帜人物。

    碧波剑尊和雷烈心中同时想道:“看来这次会盟,比预想之中,还要复杂。”

    “不过……”碧波剑尊目光在林道寒和燕明月身后的几名太虚观弟子身上转了一圈:“太虚观的年轻弟子,到时候也会参加斗法交流吗?”

    林道寒等人的突然到来,并没有打破此前朱易父子间针锋相对的气氛,两人同时垂下眼帘,不再继续交谈,但气氛更加凝重。

    这时,云峰之上的虚空再次动荡了一下,两道紫气化作阶梯,一起落在云峰之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