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566.不是玄门天宗弟子,出什么头?

    丁润峰淡淡看了李元放一眼后,便不再理会,对李元放的话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无视了李元放的存在。【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他敢以金丹期修为挑战元婴期对手,那是因为他出身太虚观,天生纯阳之体,天赋惊人,又修练纯阳玄心正法这样的顶尖法门。

    李元放筑基初期的境界,丁润峰扫了一眼便已经有了底,不屑于与之置辩。

    狮子会对虎豹豺狼的挑衅做出反应,甚至一只兔子来到爪底闹事,也会一爪子拍死,但一只蚂蚁跑来捣乱,根本不会让狮子有任何反应。

    旁边围观众人,也感觉李元放有些孟浪了。

    若说李元放是林锋亲传弟子,那他以筑基期修为挑战金丹期的丁润峰,大家多少还会抱些期望。

    尤其对方还不是寻常金丹期修士,而是出身公认神州第一宗门,天赋异秉的丁润峰。

    阵法并非其专长,却可以与专修阵法的地狱道元婴期老祖较量,在那元婴期老祖不动用法力优势压制的情况下,尚且奈何不得丁润峰,何况一个区区筑基期修士。

    更何况,这李元放并非林锋弟子,按他所言,甚至都不是玄门天宗弟子。

    李元放神色平静,对于丁润峰无视自己的态度也完全不着恼,只是静静看着丁润峰与那地狱道元婴老祖缠斗在一起,不停变换的阵法。

    “第七阵纹,阴进阳退,丙辰进甲亥。庚午退辛丑。”李元放突然出声说道。

    在场众人,多数修士听了感到不明所以。而那三名金丹期地狱道弟子却身体齐齐一震,仔细看战局中阵法变化。下一刻都倒吸一口冷气,转过头来惊骇的看着神色如常的李元放。

    同一时间,与丁润峰斗法的黑袍中年人双眼中闪过奇异目光,阵法并没有如李元放所说那样变化。

    围观众人有阵法修为较为精深者,隐约可以看出,若是依李元放所言,方才倒是一个克制丁润峰的机会。

    黑袍中年人没有依言而行,并不是因为李元放说的不对,事实上。几乎在李元放出声的同一时间,他也想到了这一重变化,只是李元放这一出声,他反而不好动作。

    不过黑袍中年人心中也暗暗惊诧,他能看出丁润峰阵法中的变化缺失,这不出奇,毕竟他在阵法一道上浸淫足足上千年,轮回宗地狱道更是专长于阵法。

    但李元放一个筑基初期修士竟然也能看破,甚至还隐隐快了半分。这着实令人震惊。

    一旁的白惜浅也目光微闪,好奇的望向李元放。

    “第二十八阵纹,四六转七一。”

    “第九阵纹,阴进阳退。己巳进丙午,甲子退丙申。”

    “第一百三十五阵纹,老阴变少阳。”

    “第八十七阵纹。阴气加三成,可以克制对方纯阳进一步增长。”

    黑袍中年人不理会他。李元放也不介意,只是一句话一句话不停往外冒。到了后来,语速越来越快,言辞也越来越简便,应对阵法中越来越快的变化。

    “二九,阴乙申退壬亥,阳丁子进丙寅。”

    “百四十一,癸水之气增一倍。”

    “十四,六罡化鳌形,锁。”

    周围众人此刻已经不再说话,都惊讶的看着李元放,通识阵法变化之人,脸色越发凝重,其他人刚一开始还有人嘲笑李元放在那里自娱自乐,但眼见懂行的人都无比认真,这些发出嘲笑声的人也都渐渐闭嘴。

    尤其是作为丁润峰同门的白惜浅,目光虽然娇柔依旧,但看向李元放的目光极为郑重,这让众人更是心中打鼓:“莫非这小子并非胡说,而是有真才实学?”

    “可是……怎么可能?”

    已经成为众人视线焦点的李元放却旁若无人,右手掐指计算,口中不停点出破解丁润峰阵法的变化。

    别人不清楚李元放说的是对是错,作为当事人的丁润峰却再清楚不过。

    事实上,要不是对面的黑袍中年人碍于身份,很多正确应对方式因为被李元放点破,反而不好施展的话,丁润峰的阵法早已经被破解。

    那黑袍中年人本也是阵法大家,很多变化他也能算出来,只比李元放稍微慢了半分,但就是这半分之差,若是能抢占先机,局势立刻就会发生重大改变。

    到了这个时候,丁润峰与黑袍中年人的斗法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他也无法再无视李元放。

    两人很有默契,齐齐撤了阵法,目光一起向着李元放看过来。

    那黑袍中年人目光也微微有些阴沉,李元放所作所为固然是针对太虚观的丁润峰,但却也扫了他的颜面。

    只不过李元放的阵法天赋,还是让黑袍中年人感到惊艳。

    诚然,让他和李元放现在一起布个法阵,阵法威力他能甩李元放好几条街,李元放几百个阵法叠在一起威力都没他一个阵法强大。

    但那是因为双方巨大的境界差距和法力差距,单纯只比阵法变化,眼前这个身材高瘦的黑小子竟然还能微微胜过他。

    “你方才说,你不是玄门天宗弟子?”黑袍中年人沉声问道。

    李元放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晚辈只是得过玄门之主几分提点,不曾有幸拜入门墙之下,不敢妄称玄门天宗弟子。”

    黑袍中年人冷嘿了一声:“嘿,玄门之主当真非常人啊,只是稍加点拨,就胜过老夫千年苦修。”

    李元放摇了摇头:“玄门天宗林前辈自然学究天人,晚辈蒙他指点,学了半分皮毛,阵法之道,只是应对阴阳变化有些领悟,其他方面的阵法。涉猎不多。”

    这说的是实话,林锋截取两仪生灭阵的部分阵法变化让他学习。主要来自生灭六道中的阴阳之变。

    李元放为人严谨认真,学习刻苦。对于阵法一道又领悟力超群,在山上的时间中,已经学到了阴阳之变的几分精髓。

    所以在以阴阳相生为变化的阵法造诣上,他甚至还要深过这黑袍中年人。

    若是其他门道的阵法,却比不过元婴期的地狱道老祖了。

    说来这也是丁润峰倒霉,所通晓的阵法脱胎自纯阳玄心正法,是顶尖的纯阳阵法变化,虽然将阳气变化推演到了极致,却仍然处于李元放的专长范围内。

    李元放一板一眼的回答。反而把周围众人逗笑了,但笑过之后,却又一齐感到骇然。

    并非林锋亲传弟子,甚至连玄门天宗门墙都没有列入,只是得到林锋的指点,便有如此精湛的阵法造诣,着实恐怖。

    “更恐怖的,是那玄门之主啊……”有人喃喃自语。

    黑袍中年人也没了言语,心道:“久闻玄门之主掌握有一门顶尖阵法。奥妙无穷,可以媲美三大圣地的守山大阵,看来传言非虚,即便是阵法。玄门之主也有深厚造诣。”

    丁润峰盯着李元放,神色依然平静,但目光专注。徐徐点头:“很好,便如同方才那位地狱道的前辈一样。我也不用法力差距欺负你,咱们便较量一下阵法变化。”

    虽然方才被李元放不停点破阵法中的破绽。但丁润峰自信依旧,纸上谈兵和实战毕竟是有差距的,实战中诸多因素都会影响最终胜负。

    这个道理李元放自然也明白,但他毫不在意,当即拱了拱手:“请道兄指教。”

    一旁的白惜浅看着即将展开战斗的二人,突然问道:“这位李道友,可是师承北极冰海河图老祖?”

    李元放微微一愣,白惜浅微微一笑,轻声细气的说道:“惜浅观道友方才推算阵法的路数,虽然玄奥多变,但底子似乎出自河图老祖门下,不知对也不对?”

    “不错。”李元放点点头。

    白惜浅轻声说道:“河图老祖昔年身陨于鲲鹏秘藏,实在是场憾事,李道友还请节哀。”

    李元放脸上露出黯然之色,却听白惜浅接着说道:“说起来,李道友却与我太虚观还有几分香火之情,昔年河图老祖曾与家师见过一面,家师事后曾说,河图老祖之阵法,元神之下散修,可称第一。”

    李元放抬眼看着她,微微蹙眉,没有说话。

    白惜浅轻轻笑了笑:“不知李道友可曾见过令师有一副天升幻云阵图?”

    李元放沉默了一下,点点头,白惜浅提到天升幻云阵图,他便知道对方所言不虚,其师尊当年确实指点过河图老祖道法。

    白惜浅和丁润峰见状,脸上都露出笑容。

    谁知下一刻,李元放突然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机会难得,在下请两位道兄指点一下天升幻云阵!”

    围观众人都为之愕然,白惜浅和丁润峰也都是一呆。

    李元放沉静的目光已经从丁润峰那边转到了白惜浅身上,他并非忘了河图老祖的教导养育之恩,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方,换一个情况,他会对白惜浅,对太虚观极为尊重。

    但眼下这种情况,对方分明是挟恩图报,要压制自己,纯属居心不良。

    李元放是个纯粹而又固执的人,越是这种情况,他反而更加不会退让,林锋对他同样有再造之恩,对方辱及玄门天宗,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白惜浅叹了口气,丁润峰淡淡说道:“我之前的话或许确实有些唐突,但那也应该是正牌的玄门天宗弟子来问责,你又是站在什么立场上,越俎代庖?”

    你又不是玄门天宗弟子,你出什么头?

    闻听此言,李元放双眉猛然拧成一个结。(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