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500.流光剑宗上门

    住在凡林居,望着远方玉京山主体,连汪林的父母双亲,也感觉恍如隔世。【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一个紫衣少女来到他们身边,奉上香茗,微微笑道:“这是山上药谷所产的灵茶,安神养魂,益寿延年,请慢用。”

    汪家老两口连声说不敢,他们之前可是亲眼见过这个看似娇弱的紫衣少女脚下生风,御虚而行的模样。

    这紫衣少女自然便是李星扉,拜入玄门天宗学道已经一年多时间,练气修为小有所成,她入门前本也不是平常人家女儿,入门后一直居于玉京山上,灵气养人,气质外貌越发出尘,令人不敢轻忽。

    李星扉微微一笑:“师父不在,星扉理当侍奉二老,如有任何需要,请尽管吩咐便是。”

    汪林的父亲犹豫了一下后问道:“呃,姑娘,冒昧问一句,我儿汪林,他修仙,到底达到什么地步了呀?”

    李星扉礼貌地答道:“师父的修为,星扉做弟子的不敢妄自揣测,但可以肯定师父已经结成金丹,证道长生,寿享千年,平日里凌空飞行,驾驭雷火都只是等闲事。”

    老两口顿时都长大了嘴巴。

    汪林一直都没有在自己父母面前展现修为,他居于家中一方面享受天伦之乐,一方面则是体会揣摩平淡归真的道法意境,所以回到家乡后,给人的感觉就和普通凡人一样。

    若不是大秦皇朝诸多优待,汪林家乡的人实在很难相信昔日那个瘦小少年,如今真的修练有成。

    分别前那一战,层次相对于普通人来说又太高了,瞬间飞沙走石,天崩地裂。

    对于汪林等人来说很漫长,发生了很多事情的一段时间,对于凡俗中人来说,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汪家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卷入虚空裂缝中。

    之后被杨清拿玉符装了,对于外界事情更不了解,只能焦虑等待,当他们重见天日的时候,已经在玉京山上了。

    李星扉陪老两口坐了一会儿后,便即告辞离开,她很懂礼貌,出了屋子,到了院子里也不展开身法,一直出了小院以后,才展开身法,如同一只飞鸟般很快去远。

    有其他汪家人看着李星扉,都目光复杂,他们此刻都已经知道,这个在他们看来如同天之娇女般的秀丽少女,实际上却是汪林的徒弟。

    屋子里,汪林的母亲也不停叹气:“这么俊的姑娘,我先前还想着,要是能给儿子做媳妇,那真是祖上八辈子积德,但谁知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这简直是积了八十辈子,八百辈子的德啊!”

    在她对面,汪林的父亲拍了拍她说道:“现在只希望,那小子能快点回来。”

    为了避免他们担心,杨清不敢把汪林失陷在虚空战场的事情如实相告,只能反过来说,汪林是追杀敌人,为死难者报仇去了。

    汪林的母亲此刻连连点头:“是啊,是啊,我也不奢望其他的,只希望儿子能平安回来。”

    李星扉离开汪家人的住处,没有返回自己的木屋,而是暂时离开凡林居,前往朱易的乾天殿。

    汪林不在山上,李星扉修练道法有了疑难便去请教朱易、萧焱等人,朱易他们也都不会藏私,尽心为之答疑解惑。

    回首忘了凡林居一眼,李星扉轻轻叹了口气,目光有些复杂,自从她拜汪林为师后,自家这位师父除了最一开始的教导外,就一直离山外出,大半年来都不见人。

    她现在的修练,跟拜在朱易门下,其实都快没什么区别了。

    不过玄门天宗的氛围很好,林锋座下六大弟子关系和睦,晚辈弟子彼此间虽然有小圈子,但整体而言也非常良好,有些客居在山上的人,接触之后也都很友好。

    当然了,也有例外。

    李星扉眉头轻轻蹙了一下,看了一眼远处迎面走来的人,那是一个比她年纪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模样黑瘦,个子很高,五官端正英挺,双目炯炯有神。

    此人年纪看上去不过十七岁左右,但是表情刻板,一丝不苟,让他显得颇为老成。

    李星扉知道他名叫李元放,并非玄门天宗中人,而是客居于此,但对此人观感并不太好。

    她和须云生、英罗扎等人有一次聚在一起交流道法,这李元放碰巧路过,听他们谈论,忍着没有说话,但一对眉毛毫不掩饰的皱了起来。

    李元放虽然没有正式学过八卦诸天大道藏,但他好歹已经筑基,平时偶尔受过林锋的指点,对于尚处于练气中下层水平的李星扉等人道法理解的错处,还是能看出来的。

    萧焱门下的小胖子言无畏注意到李元放的神情,不满的提出质疑,李元放沉默一下之后,当即指出了他们讨论中的疏漏之处。

    李星扉等人认真思索过之后,也发现了问题所在,但本门弟子内部讨论,一个外人来指指点点,让英罗扎和萧焱门下的小胖子都颇为不服,哪怕李元放已经筑基,还是跟李元放争论起来。

    他们引经据典,全是来自简化版道藏,易子八卦道藏集注,虽然是简化版的,但许多道理一脉相承。

    李元放的道法学自河图老祖,以阵入道,虽然也很精妙广博,但比起英罗扎等人所学却又不足了。

    但他毕竟修为较高,悟性也强,就在同英罗扎等人辩论的过程中,对于道法理解便有所精进,最后须云生、李星扉等人都纷纷加入战团,也都一起败下阵来。

    事情后来惊动了朱易,朱易到了以后,几句话在道法理解上折服了李元放。

    看着李元放认认真真向着朱易道谢,感谢其指教时,李星扉等人一时间都有些无语,这才弄明白,李元放并不是故意找茬挑衅,而是天性如此,眼里不揉沙子,外加完全不通人情。

    李星扉为人温文有礼,谨言慎行,进退有据,对于李元放这样的人自然是抱以敬而远之的态度。

    迎面相对,李星扉还是面色如常行礼:“李道兄。”

    李元放见状,没有因为对方只是练气期修士而有所怠慢,停下脚步,认真说道:“你好。”

    同李元放道别后,李星扉好奇的看着李元放走向玉京山顶玄天宝树所在的方向:“是祖师召见他吗?”

    李星扉的猜测没错,李元放确实是去见林锋。

    之前林锋也见过他几次,每次都传授了一点两仪生灭阵的阵法变化给他,隔一段时间后还会考较他一番。

    以至于现在都不用林锋叫了,时间到了以后,李元放会自动来他这里报道,接受林锋的考验。

    除了两仪生灭阵以外,林锋也会一并指点李元放其他道法上的疑难。

    就像李元放能看出李星扉等人道法修练中的问题一样,林锋指点他就更容易了。

    尤其林锋现在成就元神,天道德经包罗万象,很轻易就可以将河图老祖那一脉道法弄清楚究竟。

    别说李元放了,就是河图老祖,林锋一句话也可以让他大受启发,领悟先前从未明白过的道法真谛。

    林锋便是用这种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李元放越来越习惯待在玉京山上的生活。

    只不过李元放的性格决定了他不可能就这么被林锋温水煮青蛙,他倒是没有怀疑揣测林锋,只是单纯觉得,这样不停受林锋恩惠指点,没有个明白说法的话,自己于心有愧。

    所以这次见到林锋之后,李元放首先便恭敬一礼:“这些日子以来,承蒙前辈救治与指点,晚辈感激不尽,本应早早离山才对,却贪图前辈的阵法,厚着脸皮一而再、再而三的留在山上不走,实在有负前辈恩德。”

    “晚辈心中愧疚,还请前辈责罚,任何处置,皆甘之如饴。”

    他神色无比郑重,目光坦然,甚至还有几分轻松,仿佛卸下心中枷锁的感觉。

    林锋见状,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无需如此多礼,你是难得逸才,所以本座稍微点拨你几句而已,于本座来说只是小事,于你来说,勉强算一段机缘。”

    “日后的修道路如何走,最终能走到什么地步,还要看你自己。”

    李元放张了张嘴,有话想说,但最终却没有发出声音,一贯坚毅沉着的脸上,浮现出怔忪茫然的表情。

    林锋淡淡说道:“在本座这里,你不妨细细思量一下自己日后要走的道路。”

    李元放徐徐点头,林锋看着他,心念突然微微一动,手头一枚传音晶石碎裂。

    通讯的另一方,来自流光剑宗宗主,流光剑尊。

    “林宗主,我携门下弟子陶夭夭,特来拜会。”流光剑尊的声音平静无波。

    林锋听后,静静说道:“欢迎之至。”他神识感应了一下,双掌轻轻一拍,虚空中裂开一道缝隙,茫茫紫气涌入缝隙中,穿越虚空,来到大千世界。

    此刻,昆仑山脉中一座山峰上,站着两个人,一个四十岁年纪模样的中年男子,面如冠玉,黑发如瀑,鬓角两侧,垂下两络雪白的发丝,双目之中,尽是威严。

    他身后站着一个白衣女子,生得极美,五官眉目如画,但具有极强的侵略性,虽然无比张扬,却又不显得霸道跋扈,只是她的目光中流露出很明显好斗的味道。

    正是流光剑尊和陶夭夭师徒二人。

    见面前虚空裂开缝隙,茫茫紫气在面前铺成一条道路,流光剑尊当先迈了上去,陶夭夭紧随其后。

    通过紫气道路,两人一起来到玉京山上。

    流光剑尊瞳孔微微收缩,就见山顶上站着一个身穿紫衣,外罩黑色劲装的青年,平静的向着他一抱拳:“玄门天宗萧焱,代家师恭迎流光剑尊法驾。”RS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