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411.不受欢迎的讨厌鬼

    【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往日里寂寥宁静的北极冰海,此刻热闹非凡,一道道强悍的法力气息此起彼伏,纷纷用心探索这片冰雪世界,彼此之间保持了一定距离,但也经常有摩擦和冲突发生.

    眼下活跃在冰海雪原中的修士,大多是本地的原住民,或者是靠近北极冰海的势力所属.

    平时就抬头不见低头见,很多都有宿怨,现在大家一起冲着鲲鹏秘藏而来,利益攸关下,过往的矛盾就更加容易爆发出来.

    他们无法确定,鲲鹏秘藏的入口究竟位于北极冰海的什么位置,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向着冰海的中心地带进发.

    一个衣着邋邋遢遢,看上去颇有几分不修边幅的老者自虚空中迈步而出,不停掐指推算着,喃喃说道:"只怕,不在中心地带,倒应该在这一带,只是这北极冰海面积实在太大了,连老夫也找不出具体方位."

    他又算了片刻,有朽恼的挠挠头,一挥衣袖,十几个人落在地上.

    这些人修为有高有低,高的有金丹期,低的才练气期.

    那练气期修士落在冰川上,顿时冻得浑身发抖,连忙祭起一张符纸,醇和的法力波动散开,才觉得暖和起来.

    几个筑基期的修士,也纷纷祭起符纸,抵御寒气,连金丹期修士也不例外,他们凭借自己的法力其实已经可以抵御冰海极寒,但却会大量损耗法力.

    时间久了,法力耗尽,终将冻毙在这冰原之上,于是也纷纷祭起符箓驱寒,保存了法力,万一遇上危险或者战斗.也有足够的应对底气.

    这些修士纷纷向着那邋遢老者行礼:"师父!"原来他们不论修为高低,全是老者的弟子.

    这老者名为河图老祖,是一个元婴期散修,精通阵法之道.带着弟子在冰海以南游历.偶然听到了鲲鹏秘藏的消息,于是便来碰碰运气.

    鲲鹏秘藏被隐于万载玄冰之下.方位难定,但秘藏本身,是鲲鹏临终前以最后力量所化,用来保存自己的骸骨.其中力量变化,等于是一个复杂而又独特的法阵.

    河图老祖精通阵法之道,对于阵法的复杂变化有其独到理解,见过的各式阵法不知千千万,到了北极冰海后,细细感知冰川下的灵气流动,多多少少也摸出了几分端倪.

    但他没有任何确凿线索.想赤手空拳找出鲲鹏秘藏的确切方位,那是一点可能也没有的.

    不过老头心态很好,也不着急,就当是带着弟子们多一番历练好了.

    所以他把弟子们全部放了出来.说道:"鲲鹏秘藏虽好,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你们也不用太过执着,权当作是对自己的一次锻炼,将为师昔日教授你们的东西用出来,实地体验,仔细揣摩."

    "说不定你们当中有人机缘到了,可以找出那秘藏所在呢?"

    他的一众弟子们纷纷答道:"是,师父."

    一群人当下便琢磨起来,仔细感知冰川下和空气中的灵气波动变化.

    河图老祖把弟子们派了出去后,自己也没闲着,也在继续研究灵气波动,同时也暗中留心周围动静,防止有人找麻烦.

    他修为虽然高,但没有以自己法力为一众弟子御寒,那样一来,有他的法力阻隔,这些弟子就无法感知周围环境中的灵气流动了.

    人群中,一个练气期修士打了个哆嗦,他修为毕竟较低,虽然有符箓驱逐寒气,但还是感觉冻得不行,便又从怀里取出一张符箓.

    他身旁一个少年见状,微微蹙眉:"不要浪费符箓,我们不知还要在这冰川上待多长时间,这里强者环伺,万一起了变化,师父没空照顾我们,一切都要靠自己,多一张符箓便多一分倚仗."

    这少年年纪不大,五官端正英挺,双目炯炯有神,但表情刻板,一丝不苟,让他看上去颇有些老成之气.

    那练气期修士闻言,有些恼羞成怒:"李元放,你如今是筑基了,你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

    他这番话,其实颇没有道理,在场所有人都是节省自身法力,凭符箓取暖.

    他和李元放都是阵法修士,练气期和筑基期之间肉身差距不大,不动用自身法力,感到的寒冷是一样的.

    李元放也不恼,只是静静说道:"我感到的寒冷,比你更多,因为我控制了符箓的法力散布速度,你那张符箓,还可以用六个时辰零一又三分之一刻钟,而我的还可以用八个半时辰."

    练气期修士脸色有些涨红:"你是在跟我显摆吗?"

    他和李元放都是河图老祖座下入门比较晚的弟子,两人原本修为相近,但李元放却在最近筑基成功,一下子就超越了过去.

    李元放仍然很平静:"只是为你好罢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小疏忽不断累积,就是大祸."

    他们身旁一个金丹期修士皱了皱眉,开口说道:"都闭嘴,安心推演阵法,别扯些没用的."

    这话明显有些拉偏架的意思,虽然是同时斥责两人,但更多却是针对李元放.

    那练气期修士大声说道:"是,大师兄!"说完还得意.[,!]的看了李元放一眼.

    李元放平静点点头,不再说话,只是目光多看了那金丹期修士在冰面上画的阵图一眼.

    那位大师兄眼睛一眯:"怎么?李师弟,你可是还有什么想说的?"

    李元放神色不变,静静说道:"大师兄,你的阵图,第四个和第七个符文颠倒了,第十三个符文画错了."

    周围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都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这个李元放,入门虽晚,但在阵法一道上着实有很高天赋,因此深得河图老祖喜爱.

    但此人有很多毛病,其中一个,说好听点,是严谨认真,说难听了就是吹毛求疵.

    李元放这人,极为喜欢较真,而且完美主义.

    如果仅仅如此,那还不算什么,但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他严格要求自己不说,别人有了疏漏,他也毫不客气指出来,完全不给人留丝毫颜面.

    一开始,他的同门师兄弟以为他是故意针对显摆,恃才傲物,为人高傲.

    但当有一次他得了师父河图老祖昔年修为较低时绘制的一张阵图,也毫不客气当着所有人面指出其中一处谬误时,一众同门瞬间都无语了,终于明白此人不是恃才傲物,而是完全不通人情世故.

    只不过,他这种脾气,偏偏比较对河图老祖的胃口,河图老祖当时在短暂的愕然之后,反而开怀大笑.

    所以此刻面对脸红的像虾子一样的大师兄,其他人目光都满怀同情,然后下意识调整自己的站位,用身体将自己原先画的阵图挡住.

    李元放神情平静依旧,而他的同门大师兄则瞪着一对牛眼盯着他,心里早已经把李元放祖宗八辈都问候了一遍:"要不是师父护着你,我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有个别人,幸灾乐祸的看着大师兄:"让你嘴贱,偏要去惹那个讨厌鬼,自己找罪受了不是?"

    河图老祖欣赏李元放的天分,但也知道他这种性格很容易吃亏,别说外人了,就算他的同门师兄弟都受不了他.

    河图老祖虽然可以庇护他,但一众弟子就算不敢真的报复,也必然私下排挤杯葛他.

    所以河图老祖在教导李元放道法时,也在告诫他改正这个习惯.

    李元放现在看见同门师兄弟绘制阵图时有疏漏,大部分时候都会保持沉默,但人都有各自骄傲,尤其是一些入门比他早,修为境界比他高的师兄,总是自信自己没有任何错谬.

    但大多数的结果,就是像方才那样被李元放打脸.

    一群人正在看热闹,突然听见师父河图老祖说道:"都安静."

    众人一醒,顺着河图老祖视线望去,良久之后,就见几道霞光,或红或蓝,从头顶上方飞过.

    "是天池宗的人."河图老祖徐徐说道,李元放等人听了,都心头一紧,北极冰海因为过于荒凉,当地没有特别大的修真势力,天池宗算是离这里地理距离最近的大宗门.

    天池宗一向霸道,现在是还没找到鲲鹏秘藏的具体位置,一旦找到,很有可能会采取清场的做法.

    河图老祖说道:"先不要管旁人如何,做好自己的事情,鲲鹏秘藏衍生出来的阵法极其复杂玄妙,你们只要能将这阵法参悟一二,就算不虚此行了."

    众人齐声应是,但其中大多数人,却都在浮想联翩,若是自己能得到鲲鹏秘藏,获得其中传承的法诀与力量,该是多么强大?

    整个人生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元放却没有那么多想法,他对师父河图老祖的吩咐深以为然,只是用心揣摩这附近的灵气变化.

    突然,一声龙吟响彻冰原,河图老祖和众人讶然朝着远方天际望去.

    北极冰海上的大多数修士,也都惊讶望着天空,在那里,空间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一头巨大的黑龙从出探出头来,在他硕大的头颅上,端坐着一个紫衣书生和一个紫衣红发的少女.

    大部分人不认识他们的来历,但天池宗有人仔细看了片刻,脸色顿时变了:"是玄门天宗的人!"
推荐阅读:罪恶之城重生之恶魔猎人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