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404.坟前会面

    林锋来到青阳山,山脚下,朱易、石天昊等人已经在那里等待他。【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知道是去给朱易的亡母扫墓,别说小不点石天昊了,便是一贯最闹腾的吞吞,此刻也安安静静站在那里。

    林锋见到朱易,微微点头:“你考试的成绩,天昊已经跟为师说过了,做得好,你母亲泉下有知,想来也会感到欣慰。”

    朱易说道:“弟子本来想着等秋天会试,金榜题名之后再来拜祭,告慰娘亲在天之灵,但想到已经有年月没来扫墓,怕是娘亲坟头凌乱,所以忍不住今天先来一次。”

    林锋点了点头:“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朱易犹豫了一下后,轻声说道:“师父,弟子想把娘亲的坟迁到山门去,还望师父允许。”

    “可以。”林锋答应下来:“此事为师答应了,你只管去做便是。”

    朱易脸上露出笑容:“弟子谢过师父。”

    一行人向着青阳山上走去,走在路上,诸葛风铃悄悄落在后面,拉着吞吞问道:“朱……朱道兄的娘亲,真的是昔年的太虚观圣女吗?”

    吞吞偷偷瞄了朱易一眼,小声说道:“千真万确,真的不能再真了。”

    一旁的君紫凝面露惊容:“太虚观圣女,那不就是道门天下行走吗?我听我爹说过,太虚观是天下第一圣地,道门天下行走则是太虚观入世历练弟子的领袖。”

    “朱道兄的娘亲如果真是太虚观圣女,那也应该迁回太虚观安葬呀。怎么会葬在这样一个小地方?”

    吞吞撇了撇嘴:“她犯了太虚观门规,被逐出师门啦。”

    话音未落。前面的朱易面无表情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哪怕心里真怕了,也死鸭子嘴硬的小饕餮吞吞,被朱易这一眼看得毛骨悚然,连忙干咳一声,不敢继续说下去。

    不过她还是通过法力传音悄悄跟诸葛风铃与君紫凝说道:“他娘亲修练的太虚观至高大道‘太’‘虚’二经中的太上忘情道,先得情而后忘情。最忌与人感情纠缠不清。”

    “结果这孟冰云不仅和玄机侯朱洪武感情纠葛,更为了朱洪武背离了自己的师门,这才落得如此惨境。”

    君紫凝皱了皱眉毛,一张小脸五官皱了起来:“这朱洪武,当真无情无义之人。”

    诸葛风铃则咧咧嘴角,没有说话,她见过的人和事比较多。倒不觉得有什么出奇。

    “嗯?”走在队伍最前列的林锋脚步突然微微一顿,目光遥遥望向半山腰处。

    朱易顺着林锋的视线看过去,不由心里一紧:“师父,出什么事了吗?那是我娘亲坟墓的位置。”

    林锋摇摇头:“倒没有出什么事,只是,那里已经有人在了。”

    “有其他人?”朱易、石天昊等人都觉得诧异。他们的灵觉也算敏锐,但完全感觉不到有别人存在。

    即便是林锋已经告诉他们那里有人,他们的神识扫过去,也没有丝毫发现。

    林锋其实也只是隐约感觉到那里有人,是谁。修练什么道法,在做什么。也一概看不清楚,仿佛隔着一层厚厚的浓雾。

    “若是本体在这里,神识更强,或许能看清楚一些吧。”林锋耸了耸肩膀,看向脸色明显有些不好的朱易,和声说道:“不是盗墓贼,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朱易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当先迈步向着孟冰云的坟墓处走去。

    远远的,已经可以望见孟冰云的坟墓,可是朱易的脚步却停了下来。

    因为,果然如同林锋所言,在他母亲坟前,站着一个人,那人静静站在那里,没有散发出一点气息来。

    明明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仿佛整个人已经融入天地之间,浑然一体,不留半点痕迹。

    但人的肉眼如果看见了他,所有注意力又会立刻被他吸引住,似乎这个人就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一样。

    此人锦衣华服,头带紫金冠,两鬓微白,两只手洁白如玉,一尘不染,给人一种掌握了无穷力量的感觉。

    朱易呼吸微微停顿,修道以来见心明性,不动不摇的心境,此刻渐渐沸腾起来。

    因为这个人,正是他的父亲,大周皇朝太师,玄机侯朱洪武。

    朱洪武缓缓转过身来,目光在朱易身上一扫而过:“朱易,你来给你母亲上坟了。”

    他的视线平平扫过朱易、石天昊等人,最终落在了林锋身上。

    “玄门之主,林锋?”

    林锋平静的看着朱洪武,他身旁的朱易目光也紧盯着这位大周玄机侯爷,林锋先微微侧了下头:“小易?”

    朱易的目光猛然变得安定下来,重新变得深沉内敛,看着朱洪武,目光也恢复平静。

    朱洪武眉毛微微掀动了一下,看着突然变得沉静下去的朱易,显得有些意外。

    他多看了朱易一眼,视线便再次移开,重新落到林锋身上。

    林锋淡淡说道:“玄机侯,你今天来的不是时候。”

    这是一种默契,林锋不入天京城,周帝梁盘和朱洪武不为难朱易。

    同时,双方也没有到真正见面的时候,现在时机不对。

    朱洪武平静的说道:“陛下的旨意,我会遵从,这是臣子本分,我无意与你为敌,今日来此,是为了验证一件事情,我的私事。”

    林锋目光微微一闪,说道:“既然如此,择日倒不如撞日,有些事情,在今天说清楚了也好。”

    听到林锋这么说,朱易向前迈了一步,平静看着朱洪武,开口说道:“朱洪武,我今日来只问你一句话,我娘亲,到底是怎么死的?”

    这一句话说完,朱易整个人精气神都已经不同。

    就仿佛是一种超脱,类似萧焱当日在行云峰上战胜慕容嫣然后,终于破开心中块垒的轻松自在。

    昔日,侯府之中,他面对朱洪武,就算对母亲之死心中存疑,也不敢宣之于口。

    因为没有实力,心中的道理就无法伸张,面对朱洪武空有实力而无道理,恃强凌弱的暴力,也只能唯唯诺诺,忍气吞声。

    天大地大,道理最大,有实力的人讲道理,就是正道。

    此刻的朱易,心境通达,心头畅快,感觉自己的精神意志前所未有的圆满,几乎已经可以去渡阴风之劫,晋升金丹后期。

    朱洪武听见朱易的质问,只是眉毛掀了掀:“你方才叫我什么?你也是读书人,书都读到哪里去了?礼法没有读到么?三纲五常不明白了?伦理道德不明白了?为什么直呼我地名字?”

    朱易静静说道:“纲常伦理,是跟有情有义之人讲的,似你这等无情无义之人,我还跟你讲什么纲常伦理?”

    “你如何对待母亲,如何对待我,你我二人都心中清楚,就不需要一件事一件事往出摆了吧?”

    朱洪武双眼盯着朱易,目光仿佛两道冷电,半晌后转而看向林锋,冷冷说道:“林锋,你便是这样教导弟子的吗?无礼法,无伦常。”

    林锋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本座如何教导弟子,无需他人置喙,即便是你,一样如此。”

    “你虽是小易血亲,却没有一天尽过教导的责任,只会以礼法规矩来束缚他人身心,满足其自身的控制欲和私欲,枉为人父人夫。”

    林锋目光扫过孟冰云的坟墓,平静的说道:“你与孟仙子之间有何种纠葛,本座不甚清楚,但你将这种纠葛延续到了下一代身上,你视朱易如草芥,那就不要怪朱易视你如仇寇。”

    “有因才有果,你自己结下的因果,必然会了结在你本人身上,天道如此,谁也不能例外。”

    朱洪武的目光也落在孟冰云的墓碑上,冷厉之色突然消失不见,静静说道:“那你掺杂到我父子夫妻的因果之间,以为便能置身事外吗?”

    林锋淡淡的说道:“本座涉身其中,那又如何?”

    春寒料峭,冷风阵阵,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传来朱洪武的声音:“天要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林锋,你离灭亡不远了。”

    “逆子,你以为你背靠玄门天宗,就能无法无天?需知道,你,毕竟不是你师父!”

    朱易平静的说道:“你也需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朱洪武突然展开一幅画像,画像上是一个女子,风华绝代。

    作画之人的笔法并不流畅,还显得有些冷硬,但透出一股无匹气势,与朱洪武本人相近。

    朱易见到画像上的女子,呼吸微微一顿,因为他认出,画上之人正是他的母亲孟冰云。

    朱洪武展开画像,静静看了片刻之后,说道:“太虚观,惯常以天下人为棋,完成他们自己的布局,却不知道,下棋的远远不止一人。”

    “但是,冰云,我必须要承认,你下了一步出乎我预料之外的好棋,这可能也是你人生中最得意的一步棋。”

    他突然转头看向林锋:“听说,你和冰云是旧识?”

    林锋面不改色心不跳:“不错。”

    朱洪武看着画像,又看了看旁边的坟墓,长长吁了一口气:“好棋呀。”

    他的情绪很快变得平静下来,看向林锋的目光有些奇异:“你该也知道,太虚观的整体布局,发生改变了吧?”
推荐阅读:武神空间暴力牛魔王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