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325.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看着藏龙壶中的乐舞,多数观战者都是一头雾水,感到莫名其妙。【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但朱易却在第一时间认出其来历。

    儒学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中的乐,又称六乐或者六舞,即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六种古乐。

    焦俊臣现在演奏的就是其中的韶乐。

    见朱易认出了乐舞来历,焦俊臣脸上反而露出欢喜的神色:“果然是同道中人。”

    朱易却没有笑,他静静观看聆听乐舞,半晌后点点头:“不愧‘德至矣哉,大矣!如天之无不帱也,如地之无不载也。虽甚盛德,其蔑以加于此矣,观止矣。’的评价,古人诚不我欺。”

    “上古圣贤评价韶乐称‘尽美矣,又尽善也。’是觉得韶乐完全隔绝了纷争,合乎礼治天下的道理。”朱易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阁下在这里用出来,却是为了消弭我的斗志,令我不战而败,未免功利性太强,反而失了这‘大韶’的本来风采。”

    朱易双目熠熠生辉:“既要战,那便战,师出有名,无往不利,战无不胜!”

    说着,朱易双手轻轻一拍,一黑一白两道气流飞上半空,化为一面盾牌和一柄战斧,在空中起舞,充满了力量的阳刚美感。

    一阵浩大乐声响起,节奏感十足,令人听了热血沸腾,行到尽时,又有刀枪入库,止戈平息的安宁感觉。

    朱易口中长吟,却是一首同为六乐之一的“大武”。

    “大武”一出,焦俊臣的“大韶”顿时节节败退,土崩瓦解。

    焦俊臣也不着恼,手一挥,收了云雾所化的鸟兽与乐器,神色从容,静静聆听朱易的“大武”

    “圣贤言韶乐尽善尽美。却言武乐尽美不尽善,自是因为感到武乐没有完全远离纷争。”一曲奏罢,朱易平静说道:“但你我今日,本就是要一争长短。”

    “我师出有名。无畏直行的‘大武’,远胜过你虚伪造作,粉饰太平的‘大韶’,你有争胜之心,韶乐便不再是韶乐,又如何能胜过武乐?”

    焦俊臣抚掌叹道:“确实如此,听君一席话,我受益匪浅。”

    谁知朱易的话还没有说完,他话锋猛然再转:“就算是真正的韶乐,也未必就能胜过武乐。”

    “圣贤言韶乐尽善尽美。评价武乐稍逊一筹,那也只是他自己的看法,却并不代表一定正确。”

    焦俊臣闻言,眉头微微蹙起:“朱易道友,你这话有些过了。”

    朱易平静答道:“没有什么过不过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圣贤同样是人,既然是人,人力便有极限,不可能做到全知全能,自然也就不能保证自己说的话一定正确。”

    “事实上,圣贤本身也是这样做的。便是老年时也曾问道于小童,三人行必有我师,便是这个道理。”

    “道理越辩越明,便是圣贤活过来站在我面前,我会向他请教学问,但也会跟他理论分辨道理。他说的不对,我也会驳斥他。”朱易轻轻掸了掸衣袖,若无其事说道:“我辈读书人,天大地大,道理最大。圣贤也大不过道理,代表不了道理,说出来的话,不全是道理。”

    “君王错了敢直谏,圣贤错了敢理论,这才是读书人。”

    朱易的话落在一些传统读书人耳中,恐怕会引起地震般的骚乱,将他视为异端。

    但焦俊臣并没有发怒,只是微微蹙眉,盯着朱易看了半晌后说道:“天大地大,道理最大,这话说的好,君王错了敢直谏,圣贤错了敢理论,这也没有说错。”

    “圣贤教书育人,传下无数经义,本就是为了开启民智,教育万民,却不是为了教出满天下的应声虫,有人能指出他的错误,先贤圣人只会高兴。”

    焦俊臣看着朱易,沉声说道:“但是,你敢与圣贤理论,却不代表你一定是正确,圣贤一定是错误。”

    “固执己见,自以为是之人,这个世上有很多。”

    朱易淡淡一笑:“事实终将证明谁对谁错,不是凭几句言语就可以抹杀的,就算一时证明不了,日后也终究会给出答案。”

    焦俊臣脸上同样露出笑容:“有理,那现在就让我们先论证另一件事情好了。”

    他原本坐在草地上,这时长身站起,足下一踏,白云流转,化作云车将他托起。

    焦俊臣长笑一声,便向朱易冲来。

    对方少有的主动出击,朱易不敢掉以轻心,他能清楚感觉到,焦俊臣并非愤怒冲动,而是亢奋,精神状态达到了巅峰,就仿佛文思泉涌,不吐不快一样。

    这个状态下的焦俊臣,无疑将展现出自己实力最强的一面。

    事实上焦俊臣现在确实很亢奋,一方面是因为同朱易理论,一方面则是因为朱易先前演奏的那首“大武”乐舞,这首乐舞焦俊臣自然也会,他本身就从六乐中分别参悟出一套法术。

    有些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朱易竟然也照葫芦画瓢,面对他的韶乐,还了一招武乐。

    不过是之前观看他使用过“御”和“射”两法,然后再亲身接触到“乐”,朱易却已经可以领悟到这门法术的妙谛。

    身为原作者,焦俊臣自然知道朱易的武乐其实跟自己的武乐是不一样的,似是而非,但从根本上来说,并无差别,源头都是上古六乐中的“大武”乐舞。

    这除了表现出朱易道法修为与悟性非凡外,更说明朱易本身对于儒学六艺,也有很深的造诣。

    如此发现,让焦俊臣不由得见猎心喜。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有些时候,文人之间的较量,更加激烈。

    焦俊臣展开“射”、“御”二法,人就如同踏青狩猎一样,向朱易发动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朱易这时候却没有再模拟“射”、“御”的法术加以还击,而是展开自身道法。同焦俊臣交手。

    他记下了林锋的指点,没有纠结于法术的旁枝末节,而是认真体味焦俊臣道法中的道理意境。

    从双方最一开始以乐舞做第一波交锋,就将藏龙壶外众人看得晕头转向。这次没有朱易在一旁讲解,许多人其实都看不懂其中门道。

    修为较高的修士,至少还能从双方法力波动变化上看清来龙去脉,修为低的,那就彻底是一头雾水了。

    石少乾出身大秦皇朝皇室,虽然是旁系子弟,但该受的教育一样不少,只是他自幼潜心修练,关于礼仪文化上的东西并不热衷。

    现在他看朱易和焦俊臣的战斗,就有一种雾里看花的感觉。能比其他筑基期修士看出更多门道,但也只是一知半解,不甚了了。

    “皇姐,焦先生不占优势吗?”石少乾眼见石星云眉头蹙起,不由出声问道。

    石星云一醒。轻轻摇头:“不,焦俊臣现在是上风,掌控了战局的主动权。”

    石少乾奇道:“那你干嘛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石星云轻叹一声:“朱易比我,比焦俊臣,比所有人预想中都还要难对付,还要出色。”

    她抬头望向藏龙壶口投射的光影,喃喃说道:“他竟然在同焦俊臣交手的过程中。揣摩焦俊臣的道法与神通,关键是他他真的有所收获,这就实在让人有些吃惊了。”

    “他落在下风,不是因为他比焦俊臣弱,而是因为他一心二用,还在干别的事情。”

    石少乾愕然:“他想学上古儒门的道法秘诀?”

    “并非单纯偷学。看这模样,只是想做个参考,起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作用。”石星云目光中闪过忧色:“就是这样,才可怕。”

    诸葛光同样传音给长乐道尊:“这朱易的积蓄已经足够雄厚,现在揣摩焦俊臣的道法。就仿佛要完成破茧成蝶的最后一步,借助自焦俊臣道法得来的领悟,捅破那最后一层膜!”

    长乐道尊面色凝重的点点头,视线却不再看藏龙壶,而是转到另一边的林锋身上。

    就见林锋神情无比淡定,看着正在进行的比试,嘴角更隐隐露出满意的笑容。

    “眼下正在发生的这一切,早在那玄门之主的预料内,甚至有可能根本就是出自他的授意。”长乐道尊摇头苦笑:“这玄门天宗,到底是哪里冒出来,没有一刻不叫人吃惊。”

    藏龙壶中,焦俊臣也已经有所察觉,笑道:“虽然我乐于成人之美,但却也不愿给他人做踏脚石啊。”

    说着,焦俊臣手下攻势越发猛烈,打得本就身处下风的朱易左支右绌,狼狈不堪。

    “嗯?”朱易心中微微一动,突然发现,自己招架焦俊臣的攻势越来越困难,到了最后,差不多达到举步维艰的程度。

    焦俊臣仿佛能看穿朱易心中所想,预先做出针对性的安排,甚至是布下陷阱,等着朱易自己往进踩。

    朱易凝神看去,就见焦俊臣口中念念有词,目光不停闪烁,仿佛是在不断的计算什么东西。

    “原来如此,这就是‘数’法?”朱易恍然大悟,儒学六艺中最后一艺为“数”,即数论算数之道,焦俊臣从中参悟出法术,却是一门不断推算对手动向的神通。

    ps:

    之前还说这个月份,和我的名字挺应景的,八月嘛,想要努力飞一把。

    这个月也不像七月份一样月票换更新,心里想着我玩命写玩命爆发,大家应该也会给两张月票吧?

    结果悲剧了,更新比七月份同期要多,月票反而少了一大截。

    看着挺尸一样不怎么动弹,偶尔诈尸一下的月票君,我决定采用一下刺激性疗法。

    医院急救,关键时刻不也要电击吗?

    所以,这周日,再爆发一次更新!

    这里提前预告,这周日,爆发!

    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捧场,有月票了投几张,多多订阅正版支持一下,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谢谢!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