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265.始终向前

    林锋出了屋子,在玄天宝树下漫步,康南华落在他身后三步远的地方,跟着他一起漫无目的行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南华不请本座去你的洞府坐坐?”林锋回头微笑道。

    康南华轻轻点头:“我的荣幸,宗主这边请。”

    两人一起在康南华洞府中落座,林锋看着康南华,静静说道:“本座无意探寻他人**,但你给本座的感觉,是你需要一个倾听者。”

    康南华神情有些怅然:“让宗主见笑了。”

    他轻声说道:“看着那些孩子,想起了一些往事,心境有些浮动不稳。”

    林锋闻言,神色变得更加郑重了几分。

    康南华如今已经是结成元婴的大修士,突破生死之难和天地恐惧,心性意志极为稳固。

    此刻却自承心境浮动,由此可知,他的心结非常严重,已经达到了心魔的地步,动摇道法本心了。

    康南华缓缓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到现在已经过去七十一年时间。”

    “准确说来,是七十一年三个月零十五天。”

    康南华回忆道:“那时候我修成筑基后期,凝立出二品丹鼎,正是自己最意气风发的时候。”

    林锋闻言看了他一眼,康南华结成的金丹是最高品质的紫丹,只有一品、二品丹鼎才有希望结成,而且还不是百分之一百,稍有差池,就只能得到次一等的朱丹。

    康南华并非出身大宗门,而是无意间得到上古散修流沙道人的道统传承,没有师父指导,没有宗门资源,全靠自己一个人摸索修练。

    尤其,他最早得到的道法流沙秘藏,只是万古恒河流沙咒的残篇。

    这种情况下,居然能让他凝立出二品丹鼎,这绝对是一件很逆天的事情。可以让普天之下百分之九十九的妖孽和天才羞愧的无地自容。

    光依靠自身天赋,除非他根骨和悟性双双达到十点满值,否则绝不可能做到。

    接触到林锋的目光,康南华似乎明白他的疑问。淡淡说道:“我当初筑立灵台时,得到了一场机缘,要不然的话,四品灵台可能就是我的归宿。”

    “果然,也需要福缘的配合。”林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鸿运当头,克服了修道路上一道巨大难关,想来那时的康南华是何等意气风发。

    康南华的目光中再次浮现出痛苦之色,望着山洞内的顶部。视线没有焦点:“虽然凝立出二品丹鼎,但我的修练却遇到了瓶颈,迟迟无法结丹,金丹大道似乎离我遥遥无期。”

    对于没有师父教导,没有宗门支援的野路子修士来说。大境界的突破是最为艰难的,全靠自己摸索领悟。

    “我觉得枯坐苦修效果不大,于是便外出游历,试图突破生死玄关。”康南华缓缓说道:“后来我在山中行走,到了一个小山村。”

    “虽然生活条件很苦,但村里的人热情好客,欢迎接待了我。在那里。不论男女老少,每天都要在山岩间攀爬,采集一种灵药,然后卖给山外的人,从而换取必要的生活必需品。”

    在康南华的描述中,林锋了解到。那些山岩极为险峻。

    对于他们这些修真者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不要说金丹期、筑基期了,就算是练气期的修士,只要有个练气三、四层的修为。也能如履平地。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些山岩是绝对的险地,就算再熟练,准备工具再充分,也是形同刀尖上跳舞。

    村中经常有村民因为采药而坠崖,永远离开他们的家人,但对于山村的村民来说,这是他们最宝贵的经济来源。

    “他们不是不怕死,而是生存的压力,求生的渴望,压过了对死亡和危险的恐惧。”康南华微微摇头:“或许还带着一些侥幸心理?”

    林锋淡淡说道:“就是这样,人类才能发展至今,你我修道,不也是同样的道理?”

    康南华点头说道:“是啊,当时看着他们在生死之间行走,对我触动很大,不怕宗主您见笑,在那以前,我虽然潜心道法,但对于这种事情,接触很少,这应该也是我结丹遇到瓶颈的首要原因。”

    他目光中露出缅怀之色,痛苦渐渐散去,少见的浮现出温馨和欢乐的情绪。

    “我想仔细感受村民们对于生死间的恐惧与勇气,于是便在那里长住下来,并且尝试着传授他们一些练气道法,虽然大多数人资质不够无法修练,但至少能起到强身健体的效果,让他们在山林中多一些生存的资本。”

    康南华说道:“而我自己,则放弃一身法力修为全部不用,跟山民们学习去攀爬那些山崖采药,有那么几次,我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

    林锋微微一笑,就见康南华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村子里的人基本都没有学习道法的天资,我传授练气之法给他们,都只能用来滋养身体气血。”

    “只有一个七岁大的小女孩,小山村里女孩子都没有大名,村里人都是叫她毛丫,毛丫不仅对于道法领悟很快,根骨条件也很不错。”

    林锋心中微微一动,暗暗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小姑娘,就是康南华的心结所在了。”

    果然,说到这里,康南华情绪再次低落下来:“我当时在村中,就是住在毛丫家里,毛丫的爹娘,都早年亡故了,而她仍然坚强的生活着,去山崖采药,也是她手把手教我。”

    “那时我们亦师亦友,我传授她道法,她指点我在不用法力的情况下,攀爬险峻山崖,我们一直相处了一年时间。”

    林锋本来还想调侃一下康南华萝莉控什么的,但看康南华此刻的情绪,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更何况,他也能看出,康南华与那个小姑娘之间,就是单纯的忘年交,或者连忘年交都算不上,只是成年人对于小孩子的怜爱。

    “之后发生了什么?”林锋静静的问道。

    “之后?”康南华脸色更加晦暗。徐徐说道:“之后的一天,我和毛丫采药回来,却见到村中一片狼藉,竟然是有盗匪劫掠。”

    “那些盗匪领头之人。是个练气期的修真者,留下话来,以后山村采来的药物,都要无偿献给他们,若是不从,便要屠村。”

    康南华说道:“我听了之后,二话不说,就要去寻那伙盗匪的巢穴。”

    他目光之中痛苦之色越来越重:“毛丫当时问我,村子会不会有事,她说她很害怕。”

    “我对她说。没事的,你们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保护你们。”

    林锋瞳孔微微收缩,盯着康南华,以他对康南华的了解。这就相当于康南华对毛丫许下的承诺。

    对于康南华来说,承诺守信,就是他的人生准则,不可动摇、不可跨越的底线。

    而这,往往也是他痛苦的源泉。

    果然,康南华接着说道:“我寻到了那伙盗匪,发现他们所作的恶事远不止一件两件。杀人掳掠完全家常便饭,于是便送他们去了该去的地方。”

    “我唯恐他们日后会祸害报复村民,还特地仔细检查过,确定没有漏网之鱼,这才一身轻松返回山村。”

    说到这里,康南华猛然沉默下去。

    林锋也没有说话。坐在康南华对面,和他默然相对,良久之后,洞府中响起康南华幽幽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带着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麻木。

    “村子毁了,所有人都死了,毛丫也死了,我看着她睁大的眼睛,甚至还能从里面看见希望,我知道那希望就是我,但最终,我让她失望了。”

    洞府中再次陷入沉寂,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林锋沉默半晌,缓缓说道:“这应该是一场意外,屠村之人,同你去寻麻烦的那伙盗匪,压根不是一路人,双方之间,恐怕没有丝毫联系。”

    康南华如同泥塑一般的身体,终于动了动,缓缓点头:“是啊,我也这么认为。”

    人虽然动了,但林锋从康南华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生气,洞府里只有他空洞的声音:“但不管有没有关系,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毛丫死了,村子里的人们都死了。”

    “而我甚至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想要为大家报仇也做不到。”康南华重新闭上眼睛:“这个人,还有张烈,都是我的心魔。”

    林锋看着康南华,叹了口气,他相信,毛丫等人的遇害,和张烈拿烈风会众人血祭,有可能是康南华一生中仅有的两次,向他人做出承诺,最终却没能做到。

    难怪在百草药宗再次见到康南华时,会发现他整个人都消沉了许多。

    想来,在毛丫等人的遭遇之后,他一定在心中下定决心,那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是唯一一次。

    但接下来的烈风会血祭事件,不仅是揭开他昔日疮疤,更让康南华整个人的信念都被动摇了。

    万幸的是这一次,目标张烈身份来历非常明确,怒火与仇恨让康南华有了明确的心理寄托,否则林锋很怀疑,他不仅不能结婴成功,甚至修为还要倒退。

    在有些人看来,康南华或许有些小题大作,莫名其妙将本来不属于自己的压力背上身。

    但人跟人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都有自己的信念,都有自己的底线,都有不被他人理解的想法。

    林锋站起身来,走到康南华身边,轻轻一拍他的肩膀:“本座不会跟你说什么一切要向前看的废话,眼睛一直盯着过去也没什么不可以,但不要因此固步自封,停下脚步。”

    “哪怕是倒退着走路,视线看着过去,脚下也要始终向前,这是为了不让过去的憾事重演,这个简单道理,本座相信你明白。”

    康南华沉默片刻,缓缓点头,也站起身来:“我明白,今日打搅宗主了。”

    林锋微笑着摇摇头,突然心中微动,不由自嘲一笑:“今天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出心理问题了,你们组团的吗?”

    告别了康南华,林锋出了洞府,重新步入玄天宙光洞天,在那里,朱易正呆呆望着头顶虚空。
推荐阅读:重生之恶魔猎人罪恶之城暴力牛魔王武神空间官路逍遥铁胆神侠举世无神魔纵三界鸿元无始森罗神座移动藏经阁布衣神王媚夜行歌:血吻刀破玄天九鼎大巫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