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十章 赖嬷嬷的小心思

    赖嬷嬷,在没有出府荣养以前,在整个荣国府里是贾母之下的第一人。【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她深得贾母的信任倚重和府里丫鬟仆妇们的羡慕敬畏,便是当时的贾赦、贾政、贾敏三个小主子,对着她时也是要客气三分的。

    赖嬷嬷原本是当年跟着贾母从史家过来的陪嫁丫鬟之一。当年的八个陪嫁丫鬟里,赖嬷嬷的模样算不得标致,勉强算是清秀吧。不过,正是因为她的模样叫老国公瞧不上,反而使得她成了几个陪嫁中命最好的那一个。因为,她是八个陪嫁丫鬟中唯一活到了现在的,且贾母对她的信任始终没变过。

    无论是多么得主子信任的心腹,一旦与主子共侍一夫之后,这信任便也就烟消云散,荡然无存了。那几个被贾母先后安排去伺候老国公的陪嫁丫鬟,最后都是死的死,疯的疯,没有一个人能活到现在,便是子嗣也没能留下一个来。

    反倒是叫老国公瞧不上的赖嬷嬷,年纪到了之后,贾母做主将她配给了当时死了原配的荣国府大管事做了填房,进而做了荣国府的内管家,一时之间在下人仆妇之中风光无两,倍受羡慕。

    可惜,就这么个被人羡慕运到好的老人儿了,却是临了的时候晚节不保,叫人给揪住了小尾巴。

    人心总是善变的。

    这几十年来,赖嬷嬷在荣国府里过得算是顺风顺水的很,她的心思也就慢慢给那些人捧着养大了,很当自己是个人物。

    贾赦打小是养在贾母的婆婆身边,由上一代老国公亲自教导的,并不若贾政贾敏一般是由贾母亲自带着长大的。所以,贾赦对于贾母身边的赖嬷嬷,并不像贾政和贾敏对赖嬷嬷的那般亲热。在赖嬷嬷眼里,大爷贾赦很是瞧不起自个儿的。要是让这么个瞧不上自个儿的大爷继承了荣国府的爵位,以后哪里还会有自个儿的好日子过?

    这事儿一直叫赖嬷嬷堵心的很。自然的,这位赖嬷嬷为着自身的利益免不了就在贾母耳边挑拨了许久。贾母不大喜爱大儿子贾赦,赖嬷嬷在其中居功至伟。赖嬷嬷一心想叫大爷贾赦知道自己的厉害。便三番两次挑拨着贾母,想叫贾母跟贾代善吹吹风,好让一直亲近自个儿的二爷贾政去袭爵。只是,一直没见有什么成效。

    再加上,贾赦自个儿争气的很,小小年纪便立了军功被抬了旗,叫贾代善二话不说直接上表定下他为自己的继承人。随后,贾赦更是迎娶了左都御史张杰的嫡女。张氏的出身清贵,乃是书香世家之后。她家里自来就没有主子对着下人亲热这一说,便是伺候祖辈的那些得脸的下人。那也就只是个下人。再怎么得脸。这尊卑高下还是要守着的。是以。张氏自进门以来,对着这个爱在主子跟前儿充长辈的赖嬷嬷更是不见一丝热络的。她的态度连带着大房所出的贾瑚和贾琏都是如此。

    如此一来,更是叫赖嬷嬷恼上了大房一脉。

    二房王夫人进门之后,几次三番的朝大房下手算计。赖嬷嬷身为内管家,管着府里所有的内务,哪里能不知道。只是,她本身看大房不顺眼已经许久,巴不得大房出点什么事儿来才好呢。所以,对于二房那些人的暗中布置,赖嬷嬷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是不拦着的。

    等着二房事败之后,一帮子牵涉其中的奴才给打杀的打杀。药死的药死。赖嬷嬷虽是被大房的手段给惊出一身的冷汗,到底觉着这事儿跟自个儿没啥关系,所以惊过了也就算了,并没有觉着这事儿能牵连到自己身上。

    只是,这事儿贾母并不这么想。

    贾赦张氏两口子一起把赖嬷嬷纵容二房暗害贾瑚的事情给捅到了贾母跟前儿去了。

    贾母虽说不是很喜爱这个大儿子。到底那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一块肉。贾瑚又是自己第一个孙子,自己也是抱过的。赖嬷嬷不过一个奴才,仗着自己对她的几分信任,胆敢知情不报,背地里纵容那起子小人暗害自己的孙子,这形同“背主”的行为,实在是贾母所不能容忍的。

    只是,赖嬷嬷到底是伺候自己几十年的老人儿了,那边二房对于贾瑚的谋算也没有得逞。贾母到底不忍心把陪伴自己多年的丫鬟给发落的太狠了。贾母发还了赖嬷嬷的身契,又赐给她一处宅子,叫她出府荣养去了。此时,赖嬷嬷的男人早就过世了。府里的大管家是她的儿子,赖大。不过因着这事儿,赖大的差事被撸了,大管家换上了贾赦的玩伴,穆九。

    赖嬷嬷心里觉着自己实在是冤的很。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定是大房的人想要夺老太太的权,方才牵强附会把自己给攀扯进去的。

    一定是这样的。

    赖嬷嬷想找贾母哭诉,可惜贾母身上不好,谁都不见。

    赖嬷嬷又想跟大房那边闹,只是当时贾赦和张氏处罚二房那些下人的样子实在是可怕的很。赖嬷嬷心有余悸之下,纵是心里百般不愿,却也不敢在贾赦和张氏的跟前儿闹出事儿来。

    如今,她算是看明白了。贾母倚重自己不假,贾母不喜大爷贾赦也不假,但是这儿子跟奴才放到一块儿的时候,到底还是儿子更重要一些的。

    赖嬷嬷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总算是认清了自个儿的身份。

    她,不过就是个奴才,再怎么体面也越不过府里的正经主子。

    慈晖院里,赖嬷嬷伸手在眼角那儿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珠子,带着几分真心的说道:“大太太连老太太的客人都拦着,不叫人见上一面。老奴看在眼里,这心里真是……”

    低下头,赖嬷嬷继续拿手背儿在那儿擦自己干巴巴的眼角。

    贾母耷拉着眼睛,叫人瞧不清心思。

    “你,且去把甄家的人先接进来,叫人在花厅里置上席面,好生接待着。”

    赖嬷嬷等了半天,就等来了贾母这么一句话。她小心的抬头扫了一眼端坐在上位的贾母,贾母神色莫辨,倒叫她不敢这么继续挑拨下去。只能揣着笑脸,应了声出门接人去了。

    赖嬷嬷离开了之后,贾母方唤来鸳鸯:“去请大太太来一趟。”

    鸳鸯道了一声“是”,便匆匆往荣禧堂方向去了。

    将人都打发走了之后,贾母方才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精光一现。

    甄家,定是出事了。

    大儿子和大儿媳是个什么性子,贾母还是能摸得准的。若是无事,便是贾赦再不喜甄家的人,也不会拦着人不叫人进府来见自个儿一面。

    张氏一向极重规矩。若不是甄家出了干系重大的事儿来。她也干不出把人晾在府门外头的事儿来。

    贾母面无表情。敛着双目,暗自思量着。

    甄家这次,到底闹出了多大的事来,竟叫素日里极看重规矩的张氏都乱了方寸……

    至于赖嬷嬷的那些个小心思。贾母心里明镜儿一样,没有不知道的。这赖嬷嬷说的话,贾母向来都是挑拣着听的。往日里,贾母没啥事儿,也乐得有这么一个人陪着自己说说笑笑的,权当逗个乐子。

    这次甄家来人的事儿,赖嬷嬷洋洋洒洒的说了那么一大通,贾母面儿上看着是被赖嬷嬷给挑拨的动了气性,其实她老人家心里正转着自个儿的心思。

    甄家无论出了什么事儿。也不能把人就这么晾在外头!

    张氏步伐匆匆的往慈晖院赶,鸳鸯与张氏错开了半步,跟在张氏身后低声说了赖嬷嬷进府的事儿。

    鸳鸯倒不是张氏的什么眼线之类的,这姑娘只是觉得赖嬷嬷这事儿做的不地道。

    “还请太太心里思量下说辞才好。”末了,鸳鸯说道。

    “嗯。”张氏嘴里应了一声。心下却是记了鸳鸯的这份情儿。

    至于赖嬷嬷,张氏现下却是没工夫跟那婆子计较的。

    慈晖院的主屋里,张氏刚福了一礼,贾母便叫起了。

    “鸳鸯,你去赖嬷嬷那儿看着些。她年纪大了,精力不济的。叫她家去吧先。”贾母先是吩咐鸳鸯道,却是只字没提叫人把甄家的人给领进内院来。

    鸳鸯心领神会的福身离开了。

    张氏听了贾母的话,心下先是松了一口气。

    挥退了所有的下人,屋里只剩下贾母和张氏了。

    “甄家,出了什么事儿了?叫你连个方寸都没了。把人晾在府门外头,叫人瞧见了,以后你跟你们老爷还有什么脸面?便是瑚哥儿和琏二,也要叫你们给带累了去……”贾母上来先是一通训话。

    张氏却是在这话里听出了贾母那不甚明显的关心。

    “老太太,媳妇儿这也是没办法了啊……”张氏急得差点哭出来。

    接着,张氏便把自己知道的,还有贾赦告诉她的事儿,事无巨细的都说给贾母听了。

    “老爷大早上的就上林姑爷那儿打探消息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张氏扯着帕子在那儿不无懊恼的说道,“老爷临走的时候还吩咐说,要我把好门户的……”

    “你们老爷那就是个粗人。他哪里能想到那些个弯弯绕绕的。这无论甄家出了什么事儿?你们把人往门外头一拦,叫人瞧见了像什么样子?”贾母说道,“我也知道你们老爷自来就不待见甄家的人,只是咱们两府上是几辈子的老亲了。他以为他自个儿不亲近,这干系就能撇得清了?糊涂!”

    “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只要他还姓贾,这事儿他就撇不清!几辈子的老亲了,这刚遭了难,刑部还没判呢,你们就把人拒之门外了。叫人知道了,还不指着你们的脊梁骨骂一声凉薄!”

    贾母很是没好气的说着,末了还斜睨了张氏一眼。

    “你也是书香世家出来的,这些理儿你不知道?”

    张氏被贾母训得抬不起头来。她哪里能不知道这个理儿,不过是担心贾母一意孤行要去揽下甄家的事儿来,方才出此下策。

    只是这话儿,哪里好明说的。

    张氏没说话,只是贾母活了这么些年,如何猜不到大儿子和大儿媳心里的小九九。

    叹了一声,贾母说的很是无奈,道:“且叫人好生休息一下,等会儿我见见他们,好生把他们打发走就是了。你们真当我老糊涂了吗?”

    老亲老亲,再亲也比不过自家这一大家子。如果事有可为,贾母也不会放着不管。只是,瞧着这事儿自家姑爷做下的。林如海当的是什么差事,贾母能猜到一二。所以,这事儿贾母打一开始就不打算插手。

    一面是当着皇差的女婿,一面是几辈子的老亲。

    这事儿,不好插手的……

    等着贾赦接到齐峰的报信,甄家的人早就叫贾母四两拨千斤的打发走了。

    “老太太心里,到底还是有老爷的。”

    那天晚上,张氏对着贾赦不免叹了一句。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