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五章 回京(五)

    这一日,并不是贾赦当值。【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大清早的,贾赦先是练了一会儿拳,方才回房梳洗了一番预备着吃早饭。

    “大爷来了。”

    话音刚落,湘妃竹做的门帘子就被掀了起来。

    贾瑚和林翰两个,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给父亲(舅舅)请安了。”

    贾赦“嗯”了一声,对着林翰说道:“这天儿开始热了,翰哥儿若是不耐,我叫你舅母给你提前准备冰盆。”

    “有劳舅舅挂心了,我本就是个耐热不耐寒的,这天儿我倒是觉着还好。若是在扬州,这会子怕是要比京里热上许多呢。”林翰笑容可掬的说着。

    林家人都比较奇怪,全是耐热不耐寒的体质。

    林翰的身体一向很好,一年一年的很少有个头疼脑热的。偏偏他就是这么一个耐热不耐寒的体质,叫人知道了都要说一句“这孩子就是个身子骨弱的”。再加上,林家的男人都是一副修长的体型,鲜有体型魁梧的。林翰也是打小就开始习武健身的,他一心想着练出些个肌肉来好叫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弱不禁风的。可惜如今他依旧是瘦条条的,只是光长个子不长肉,倒叫林翰好生遗憾。

    “翰哥儿到底身子骨弱了些。”

    贾赦的话叫林翰恨不得想拿自己的脑袋去撞墙,忒恼人了这。

    爷儿仨个一起用了早饭。

    林翰憋着气狠吃了一顿。

    贾赦瞧了心下先是一疑,这小子看着怪给能吃的,怎的身子骨却是那么弱呢?又一想,这小子可别这会儿吃多了,等会子积了食闹着肚子难受,得要叫人先备着些消食的丸药才好……

    贾瑚抿着嘴,自个儿偷偷乐着。林翰的那个小心结,他是知道的。这还是前几日,林翰自个儿当笑话似的说出来给贾瑚听来着的。

    贾瑚心里暗自闷笑,想着父亲刚刚那话儿。可是戳到林表弟的肺管子了。这小子现在八成是气炸了吧,这么着吃,等会儿得要满园子溜腿消食了,嘿嘿……

    撤了早饭,三人又吃了一回茶。

    正当贾赦准备打发这兄弟两个去给贾母请安呢,外面有丫鬟来报:“林府来人了,有事要找表少爷呢。”

    “翰哥儿先去见见吧。”贾赦说道。

    贾瑚点了点头,说道:“祖母那里,我先去说一声好了。”

    林翰说了声“好”,便起身对着贾赦和贾瑚拱了拱手。自己回去静怡院里见林家来的人了。

    “林福给大爷请安了。”

    静怡院里。林福一见着林翰就单膝点地。给林翰问安道。

    “起来吧。可是二管家有什么事儿啊?”林翰一边叫起,一边找椅子坐了下来。

    “回大爷的话,是二管家差奴才来给大爷报信儿的,老爷到京城了。”林福垂手恭敬的回着话。

    林翰一听。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跳起来,一叠声的问道:“父亲到京城了?不是预备着八月才回来的吗?这才六月中,父亲怎么就回来了呢?既然父亲回来了,那母亲和妹妹呢?可是一起跟着回来了?……”

    林福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回道:“听说老爷是奉旨回京的。官船是今儿个早上到的水陆码头,不过老爷在通惠码头那儿就已经下了船,然后想是走旱路进京的。这个时候,算算时辰老爷人应该已经进宫去了。说来这事儿来的也很是突然,据说扬州那边还有好些事儿都没有了手呢, 所以太太这次没有跟着老爷一起回来。还有大小姐。想来是要等着跟太太一起回京城来的。”

    林翰听着林如海回来了,心情不免有些激动,摩拳擦掌的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着。林翰心里一万分的念叨着幸好,自己的探花爹好歹没有跟书里一样,死在任上。真是。太好了!

    “二管家叫奴才来通知大爷一声,老爷既然回来了,大爷也该家去住了。”林福最后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对!父亲既然回来,我自然也不能继续住在舅舅家里了。”林翰心情很好的说道,转而又对着自己的两个近身小厮吩咐道:“林平林安,赶紧着把咱们的东西收拾收拾。我先去跟外祖母和舅舅舅妈,表哥表嫂说一声,然后咱们就家去。”

    “是,大爷。”

    林翰一路步伐轻快的往慈晖院赶去。

    这贾府住着其实到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只是林翰一心惦念这自己的探花爹,生怕他逃不过书中的命运死在盐政御史的任上。而且,这里到底不是自己家里,林翰前后两辈子都怎么喜欢在别人家里住着,这让他心里多少会生出些寄人篱下的不良感觉。

    贾母屋里,贾瑚先是跟贾母请了安,然后又把林家来人找林翰的事情跟贾母说了一回。

    贾母只道无妨。

    贾瑚陪着贾母说了一会子话,就去翰林院当值了。

    贾瑚前脚刚走,后脚林翰就来了。

    “家里来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若是有什么不好处理的,你且去找你大舅舅大舅母就是,可别外道了。”贾母笑呵呵的将林翰拉到自己身边,摩挲了片刻,方说道。

    林翰现在心情正十分的好。往日里贾母这么着摩挲,能叫他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今儿个因为心情好,他倒是觉着没有往日里那么难以接受了。

    “外孙正要跟外祖母说呢,我父亲今儿个已经到京都了。刚才来的人,就是二管家派人给我送信儿来的。”

    贾母听了心下一喜,这林姑爷回来了,那自己不是又可以见着自己的敏儿了吗?

    “这可敢情好啊。你父亲人呢?”

    “二管家说,父亲有皇命在身,应该是已经先进宫见万岁爷复命去了。”说完,林翰又把林福说的那些话,挑挑拣拣的说给了贾母知道。

    “嗯,很该如此。”贾母拍了拍林翰的手,说道。“到底还是皇上的差事重要。”

    “既然父亲已经来了京都,外孙也要家去了。”

    贾母沉默了片刻,叹道:“嗯,理应如此。你且先家去吧。等着日后有空,多来看看外祖母。”

    “外孙知道。”

    “你也去跟你大舅舅大舅母说一声吧。你大表哥已经去了翰林院,改日你们再聚就是了。”

    林翰点头应是,又说道:“二表哥那里,还请外祖母派人去帮外孙说一声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二舅舅既然有话在那里放着,外孙也不好去打扰的。”

    贾母自是点头允了。

    这一时又想起了贾宝玉,老太太不禁心下叹息。

    唉——!

    那个宝玉啊——!

    说来,这贾宝玉当初因为行为不端,侮辱皇族而被顺天府关了几天。之后,因万岁爷念及贾母当年奶过自己一场。所以只打了贾宝玉二十板子。以儆效尤。不过。这打板子也是有说法的。这板子打得是轻是重,全掌握在那些负责打板子的差役们手中。而且,这些人各个手上都有一套打人的绝活儿。据说这些差役练习这打人的法子,都是用一块豆腐摆在地上。拿小板子打上去,只准有响声,不准打破。等到打完,里头的豆腐全烂了,外面依旧是整整方方的一块,丝毫不动。能练好这一手的方是打板子的第一高手。所以说这二十板子,可以让人生,也可以叫人死,端看上头人的心意。

    五阿哥是九阿哥的嫡亲大哥。如今正在刑部学着办差。想着自家小弟被人给当个戏子一样的调笑,心下恼火的恨不得把贾宝玉给直接打杀了给小弟出气。可惜,皇阿玛只打算打二十板子以儆效尤,五阿哥为此心下郁结不平。刑部里有人揣测着五阿哥的心意,又思及九阿哥乃是太子爷最看重的兄弟。所以便将这打板子其中的猫腻一一说给了五阿哥知道。

    五阿哥听了,只沉默了没吭声,既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不过负责打板子的差役们各个都是看人脸色的好手,他们揣测着五阿哥的心意,又掂量了下万岁爷的旨意,最后决定了这贾宝玉不能给打死咯,不过倒是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才是正经的。

    后来,虽然贾政使了银子,贾宝玉还是狠狠吃了一番苦头。那二十板子之后,贾宝玉自然是还有一口气在,虽然没有伤到骨头,到底皮肉却是被实实在在给打烂了。

    康熙只要知道这贾宝玉没有被打死,其余的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过去了。

    贾宝玉血淋淋的样子叫贾母疼碎了一颗老心。

    老太太也不管大儿子和大儿媳的想法了,直接叫人把贾宝玉安置在自己的慈晖院里由自己亲自看护着养伤。这好汤好水的,又有一大群水灵灵的丫鬟们围着伺候着,贾宝玉将养了三个月总算是能下地走动了。

    “你这猴儿,遭此一劫,且收收你那性子吧。”贾母一边拿着绢子抹泪珠子一边唉声叹气的说道。

    “唉,你如今算是在万岁爷跟前儿挂了号儿了。以后科举便是中了,也是与仕途无缘了的……”

    “老祖宗……”贾宝玉惯来时不爱听这些经济仕途的话,便冲着贾母撒娇卖痴了一阵子,希求贾母能忘记这些个科举的事情。“二姐姐,三妹妹,四妹妹怎么没来看我呢?还有云妹妹?孙儿想她们了……”

    “唉——”贾母重重叹道,想想住在静怡院每日不忘苦读的林翰,再瞧瞧滚在自己怀里撒娇只知道姐姐妹妹的贾宝玉,老太太心下难免怨起了王夫人不会教导孩子。

    一日,贾政来给贾母请安的时候,正巧看见了贾宝玉这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无赖模样。

    原本贾宝玉躺在床上直哼哼的时候,贾政心里其实是又忧心儿子的伤,又气恼儿子的不知事儿。

    如今瞧见贾宝玉好像啥事也没发生过的傻笑模样,贾政心里就只剩下无边的火气了。再加上,他如今在工部的日子是愈发的难过了,就跟上头好像有人看着自己不顺眼似的。自己几次办得差事都叫主事的给驳了回来,还被四阿哥给叫过去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现在的贾政就跟那填满了火药的炸药桶子差不多,见着了火星子就能炸翻天。

    贾宝玉想去找迎春惜春玩耍,途径花园的时候,遇见了以前曾经伺候过自己一场的袭人麝月。两个丫鬟都是一副泪眼朦胧,我见犹怜的模样。贾宝玉最是见不得女儿家的眼泪,见两个丫鬟如此模样,便连忙掏心挖肺的安慰道:“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趁着你们都在眼前,我就是死了,再能够有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贾宝玉的一席肺腑之言叫袭人麝月哭得肝肠寸断,也成功的叫跟在他身后的贾政绷断了脑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儿,当下就火冒三丈了起来。

    “你这个孽障!”

    贾政一声大吼,直接吓去了贾宝玉半条命。

    袭人麝月二人也是面色苍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贾政此时是顾不得旁人了,抓起贾宝玉就拖回自己家里去了。

    等着贾母得了消息赶过去的时候,贾宝玉已经又被贾政给收拾的只剩下半口气了。

    “你只余下这么个儿子了,便是他再有不是,也不能下这狠手啊……”贾母哆哆嗦嗦的说道,老太太倒是没说出那句经典的“你且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倒是干净”的话来。不过,老人家到底不忍心孙子被打得这么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瞧瞧这身上,竟是没有半块儿好肉了……

    “这个孽障,全然不知道个天高地厚,说出来的话混账胡闹的很。他这么口没遮拦的,儿子此时不好好教训他,难道要等着他再进一次顺天府大牢吗?”贾政跪在地上,说的泣不成声,“母亲是不知道这孽障说的那些个话,真是叫儿子也说不出口。真真是个浑不知事儿的色中恶鬼!”

    到最后,贾母也没能再拦着贾政教训贾宝玉。

    如此一来,贾宝玉再次将养了起来,不过待遇却是不比在慈晖院的时候了。也没什么丫鬟伺候,只一个茗烟而已。

    无论王夫人是如何的哭贾珠,哭元春,都没有叫贾政再软下心肠来。

    等着贾宝玉稍稍能坐起身了,贾政便给他布置了功课。贾宝玉若是做不完或是做不好,就会被贾政给收拾一顿。

    贾政还下了死命令,再也不许放贾宝玉出门,只将他拘在家里念书。

    如此没过多久,贾宝玉的一张小圆脸便成了小瓜子脸,形容枯槁的模样真真是叫王夫人差点哭瞎了眼睛。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择天记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