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六章 贾府的隐忧

    “府上二老爷的元春姑娘如今已经一台轿子进了大贝勒府上。【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

    贾府的书房里,夏太监说完之后便端起了茶盏,也不喝,只是闻了闻。

    但凡这些六根不全之人,总是有些个异于常人的癖好。

    这夏太监并不是什么爱茶之人,他单单爱闻那茶香而已。

    与夏太监隔着小几坐着的正是贾府如今的当家人贾赦。

    夏太监说了有半盏茶的时间,贾赦只是听着,却没发表半点意见。

    过了好半晌,贾赦方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也算是那丫头的造化了。”

    夏太监听见这话,嗤笑了一声,尖细的嗓音刻意压低了些,说道:“元春姑娘被抬进大贝勒府的时候,随了一道万岁爷的旨意。”

    贾赦皱着眉凑近了夏太监,细听他后面的未尽之语。

    “万岁爷的意思,元春姑娘终身不得进封。”

    贾赦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道旨意,可不算是啥恩典。

    贾赦是个通透之人。

    便是夏太监按着规矩,不方便透露贾元春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进了大贝勒府,单凭万岁爷的这道旨意贾赦便是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得出来,那贾元春用的法子必是那见不得光的鬼蜮伎俩。

    嘶!

    贾赦只觉胸中一股子郁气纠结在那里,怎么也挥散不去。

    这贾元春比老二媳妇还是个祸头子。

    那贾宝玉跟着贾元春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贾宝玉是在自家府里天天小祸闯个不断,贾元春在宫里却是不闯祸则已,这一来便是捅破天的大祸事!

    贾赦原本平放在小几的右手,倏地握紧。

    若是贾元春在自个儿跟前,贾赦掐死她的心都有。

    夏太监自然看出贾赦心情的不爽,却也只能徒叹一声。

    夏太监与贾赦是年少时便有的交情。两人的交情说来很有些狗血的味道。

    那时。夏太监还是个刚刚入宫的小苏拉太监,菜鸟新人一枚的被欺负实在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情。

    夏太监最开始是在御花园里做洒扫的。

    一日雨后,夏太监作为新人被打发去做没人愿意做的苦差事——清扫荷花池边的落叶。

    雨后的泥土很是泥泞湿滑。落叶粘着泥土,并不好清扫。夏太监年小体弱没啥力气的。一个不小心便失足跌进了荷花池。偏偏夏太监是北方人,十足的一个旱鸭子,没有半点水性。就在夏太监觉着自个儿这辈子也就这么着结束了的时候,一只手臂突然出现将他从水里给捞了出来。

    那捞他出来的人,便是当时因功晋封为三等侍卫的贾赦。

    贾赦虽然是因军功晋封的,但是他家底子不好,是个包衣出身。当时的宫廷侍卫一般是满八旗子弟的晋升之道。贾赦作为一个包衣出身的子弟突然这么空降下来,很是惹得那些勋贵子弟不爽。虽说他只是被封了一个三等侍卫,却还是受了一番排挤。

    贾赦会去御花园也实在是巧合,他是被人设计诳骗去了那里。

    夏太监虽然不是个完人。却也知道感恩。

    知道自己的恩人是被人给设计了,忙忙带着人走偏僻小路离开了去,连带着也算就了贾赦一命。

    这一来一往的,两人便结下了情谊。

    日后,两人也是在各自有为的前提下互相帮衬着。这才有了如今的敬事房管事夏太监。贾赦也因着夏太监的一点点提点而毅然决定跟随康熙去平了三藩,从而凭着军功被抬旗。

    两人交往的算不上密切,却都能在关键时候拉扯对方一把,很有些个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感觉。

    “大将军也别着急上火的,咱家瞅着万岁爷并没有因着元春姑娘的事情罪及府上的意思。”夏太监毕竟算是宫里的老人儿了。有些个事情看得要比贾赦来得清楚。

    秽乱后宫,这名头可是好说不好听呀。今上是个如此爱惜羽毛的帝王,他不会明晃晃的用这么个会带累着自身的名头来处置贾府。倘若有一天,今上打算对着贾府动刀了,也必是用其他的理由。

    贾赦深深叹了一口气,似要呼出胸中所有郁气一般。

    “这次多谢夏兄弟了。”贾赦说完,站起身朝着夏太监深深的一揖。

    夏太监忙起身,扶着贾赦不让他拜下去。

    “贾兄这么说,可是折死咱家了。咱们俩个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何谈一个谢字。”

    夏太监对着别人或许会假情假意摆谱摆架子啥啥啥的,对着贾赦却是真心实意的。

    夏太监是个认死理儿的人。贾赦对他有救命之恩,且贾赦对着他如对正常人一般,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完全不若旁人那般带着种种不屑和鄙夷,所以夏太监便认定了贾赦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无论外界对于贾府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如何去评判,夏太监总是站在贾赦一边,坚持认为贾赦是对的一方。

    “贾兄还是赶紧着把府上的事情清理清理,别让人有机可乘才是。”

    夏太监也算是豁出去了,这话已是明晃晃的在告诉贾赦别让今上有别的借口来处置贾府。

    “夏兄弟这情,赦记下了。”

    这一晚,张氏照例去伺候贾母用晚饭。

    贾母没什么胃口只是随便动了两筷子,便要了热茶。

    “老大媳妇回去吧,你也劳累了一天了。”贾母一边喝茶一边说道。张氏是一个贤良淑德的媳妇儿,无论是管家理事还是为人处事,比之二儿媳王夫人实在是强出了几座山去。只是贾母觉着自个儿跟这个贤淑的儿媳妇实在没啥话好说,每日里立完规矩,贾母便早早的让张氏离开了,也省得老大以为自个儿又揉搓折腾他媳妇儿去了。

    若是往日,张氏听了这话必是乖乖的福身告退了去。

    只是今日,张氏却是眉间满是忧虑,并没有马上离开。

    只见张氏上前一步。靠近了贾母低声说道:“母亲,儿媳有事要说。”

    贾母微微拧眉,瞅了张氏一眼。

    张氏面带难色的睇了一眼四周。说道:“是元丫头的事情。”

    贾母心里一个咯噔,元丫头出什么事了?瞅着老大媳妇的脸色。怕不是好事……

    贾母看了鸳鸯一样。

    鸳鸯对着贾母和张氏福了一礼,便带着丫头婆子们一起离开了屋子。因着贾母并没有说什么,所以鸳鸯虽说带着人离开了,自己却没有走远,只守在屋外以防贾母叫人。

    张氏见人都走了,这才说道:“宫里的消息,元丫头前儿个被抬进大贝勒府了。”

    这……

    贾母琢磨着这不该算是坏事才是。元丫头好歹不用在宫廷内苑里生生蹉跎了去。只是瞅着老大媳妇眉眼间的神色,这事莫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张氏说得很是小心翼翼的。她自个儿也为难着呢,生怕自己说得太直接让老太太一个受不住有个什么好歹,那边是她的罪过了。

    “元丫头是作为侍妾给抬进去的……”张氏忽然觉着口中涩涩的。很是艰难的继续道:“听说,元丫头这辈子也就只能是个侍妾了。”

    贾母听完,先是疑惑的看了看张氏,接着神情一怔双眼一瞪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紧接着贾母的脸色倏地一白,两眼一翻便厥过去了。

    张氏见状给唬了一跳。急急忙忙的唤人。

    随后,贾府的慈晖院里好一阵子的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又是找太医又是抓药熬药的,很是折腾了一番。

    贾母在一片哭喊声中悠悠转醒。

    思及刚刚大儿媳带来的消息,贾母真恨不得就此两眼一闭撒手去了算了。如此便再也不用去操心那些个让她老人家倍觉糟心的孙辈。

    这元丫头到底是做了什么,竟然只能一辈子没名没分的做个侍妾?

    贾母也是经过很多事儿的,这里面的猫腻老人家用手指甲盖儿想也能想个通透。

    元丫头必是用了些个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贾母真是哭死的心都有了啊。

    这元丫头也是在自个儿跟前儿长大的,小时候是多么灵透的一个人儿啊,如今却是越大越糊涂了!明明答应了自己要安守本分好好过日子的,转头却是猪油迷了心窍般做下这等祸及家族的事情!

    就算今上念着老国公爷的面子,放过了这满府老小,这府上还有好些个没有出阁的姑娘在呢!

    有贾元春这么个例子在,别人会怎么看待贾家的女孩子?府里的二丫头、三丫头还要怎么说亲?

    便是隔壁府上的四丫头,怕也会被带累了去!

    贾母真恨不得把贾元春给塞回到王夫人的肚子里去。

    真真是个招祸的祸头子!!

    比王夫人那个败家娘们儿还要能惹祸!!!

    “老大媳妇留下,其他的人都散了吧。”贾母到底经历的多,这算是缓过来了。

    不一会儿,屋里便只余下贾母与张氏两人了。

    便是贾母的心腹鸳鸯,也被贾母打发出去守门了。

    “老大媳妇,把你家老爷告诉的事情,细细说给我听。”贾母眼中闪着厉光,她虽说是偏疼了些小儿子,但是贾府本身才是她老人家最看重的。

    “是。”张氏自个儿也因着这事儿担心了很久。

    虽说,她与贾母之间有些个矛盾,但是张氏也不得不承认贾母毕竟是人老成精经历的多。在当下这个刀悬梁上的时候,自己很是需要这么个老人来安安自己跳的失了节奏的心。

    张氏细细的说着自己从贾赦那里听来的一切。

    张氏说完,贾母闭目沉思了片刻,方才问道:“大阿哥呢?”

    张氏蹙着眉想了片刻,回道:“听老爷说,大阿哥奉旨读书,无诏不得进宫。”

    “你刚刚说,敬事房的管事全吃了挂落?”

    “是。还有内务府呢。”张氏小心的回话道。

    贾母冷哼了一声,一抹狠戾划过眼角。

    张氏被贾母眼中一闪而过的狠戾给惊出了一身冷汗。

    “元丫头这是在作死啊……”贾母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她这是在作死!!”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重生之幸福日常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