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250-251 忒膈应人了!

    今科放榜,林翰不负众望,榜上有名,中了进士。【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负责去看榜单的二管家林波,给喜得一蹦三尺高,哧溜着就一路小跑回林家给林如海和贾敏报喜去了。

    林如海得了消息之后点了点头,只说了一句“原该如此”之类的,然后便乐呵呵的出门会友去了。

    林翰摸了摸鼻子,回头跟着贾敏和黛玉说笑了一回,便又窝回自己的书房里弄他的考前大猜题去了——没办法,这是林翰前世在天朝念书时就养成的习惯。那时候,全天下就属天朝的学生最会考试啦。不为别的,人专有做这考前猜题的。林翰前世,对着这个就极是拿手,基本上是十题九准的。如今,他收集了康熙时历年殿试的题目,又依着一些模糊的前世记忆,选择了五道题。每道题,他都做了一篇文章,只等着叫自家的探花老爹帮着圈点圈点……

    林家素来低调,所以林翰中了进士,也没怎么大肆宴请庆祝之类的,只是亲戚之间内眷来往恭贺了一番。

    这一日,探春惜春和湘云三人,得了贾母张氏还有两位史侯夫人的话,相约一同来林家拜访黛玉。

    三人见过贾敏,一番问安之后,便由林家的婆子护送着三人去了燕子坞。

    “林姐姐,林表哥可在?咱们今儿个,可要好好见见新出炉的进士老爷呢……”

    乍一见面,史湘云先是笑开了,只拉着黛玉的手在那里嚷嚷道。

    “林姐姐快堵了她的嘴吧。这一路上,只听她在那里叽叽喳喳的,我的耳朵到现在还疼着呢……”惜春拉着黛玉的另一只手,在那里不依的抱怨道。

    “林妹妹快别听这两个猴儿的,”探春温婉的笑道,“原是家里老太太大太太和史家的婶婶打发了咱们过来,一来也是有些时候没见着林妹妹了。大家伙心里都惦念着;二来也是帮着家里长辈们跟着林表哥道一声恭喜。知道林表哥如今又是应酬又是准备殿试的,定是忙的脱不开身。老太太说了,叫林表哥千万着注意着些自己的身子是要紧的。又说大家原是亲戚,林表哥只管先忙外头的人事。家里给林表哥备下的庆功酒。只等着殿试之后,不拘林表哥什么时候得了空,再去也是一样的……”

    “三姐姐如今,真是愈发的会说这些客气话了。”湘云笑道,“反正,我今儿个专是过来瞧瞧进士老爷的……咱们几家,除了当年瑚表哥考中了个进士之外,这些年来再没第二个人了的……”

    黛玉抿嘴一笑,点了点湘云的额头,道:“今儿个可是不巧了。我哥哥去云德书院谢先生去了。原是打算着前几日就要去的,偏偏书院那边的先生说,叫哥哥先紧着准备殿试的事情。哥哥好像也有些文章什么要做的,所以便耽搁到了今儿个,方才得了空……”

    “尊师重道。很应该如此。”探春点头笑道。

    湘云撇了撇嘴。

    惜春睃了一眼探春,低头也没说什么。

    倒是黛玉觉得奇怪了,只笑道:“三姐姐如今真是越发的老成了,这做事说话什么的,我怎么瞧着竟跟着三姐姐先头的样子不一样了呢……”

    湘云轻哼了一声,引得黛玉不由的看了过去。

    “林姐姐也觉得奇怪吧。”湘云睨了探春一眼,对着黛玉没好气的抱怨道。“我早跟着三姐姐说过了,何苦来哉?跟着那样的人计较个什么劲儿呢?那人是个什么身份,她又是个身份,做什么要叫那人给拿捏住了?还这样子事事比着那人的样子做,没得叫我恶心的……”

    “云儿……”听湘云这话头不好,黛玉忙出声止住了湘云的话。又蹙着眉,扭头看向探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探春一反刚才的谈笑自若,只垂着头绞着帕子不说话了。

    惜春真真是怒其不争了,站起来走到探春身边儿说道:“你又是这个样子!我真真是要叫你给气死了!若是当日我在那里,定是要拿云儿这话去堵了那人的嘴的!好不好的。你才是贾家二房的主子小姐呢!怎的就由着个外人拿着贾家的事情说三道四的……”

    黛玉给这三人弄得是一头雾水,只是见场面有些剑拔弩张的,便忙劝和了几句,又催着丫鬟上茶上点心。

    等着点心茶水什么的都一应俱全了,黛玉便打发丫鬟们下去了。

    “雪雁,你领着待书入画和翠缕下去顽罢。咱们这里也好自在的说话。”

    雪雁应声跟着黛玉几人福了一礼,便领着几个大丫鬟一道下去了。不过几个丫鬟却也没有敢离开的太远,只是在屋外廊下拿着新得的花样子跟着几个人一道选看,顺道儿留心听着屋子里主子们的使唤。

    等着西厢里没有旁人在了,黛玉这才问起事情的始末来。

    “……三姐姐这到底是怎么了?”黛玉问道,又扭头去看惜春和湘云,“你们俩这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气,倒是叫我愈发的糊涂了。谁拿捏三姐姐了?”

    又道:“……二舅妈不是才去了?那日我娘亲去二舅舅家里,回来还跟我说,珠大嫂子是个不管事的,日后那个家里怕是要叫三姐姐管着了。纵是二舅舅要续娶,也是一两年之后的事儿了……如今,二舅舅家里还有谁能拿捏住三姐姐的呢?”

    赵姨娘吗?该是不会的吧……黛玉疑疑惑惑的想着。

    “还能有谁呢?”湘云嗤笑了一声,嘲讽道,“可不就是那位自诩是这天下第一完人的薛大姑娘呗!”

    啊?!

    黛玉惊讶的看着湘云,“这话是怎么说的?她如何能管得到二舅舅的家里去?”也太没规矩了吧……

    “林姐姐再想不到那人的面皮子能有多厚了。”惜春揣着一肚子气坐到黛玉身边儿,挨着她说话道:“那日我嫂子原是要带着我过去祭奠二太太的,偏偏老祖宗说属相避讳什么的,我嫂子听了老祖宗的话,便只一个人过去了。回来之后,嫂子把那边儿的事儿一说,别说我了,我瞧着老祖宗的神色也是很不好看的样子呢。琏二嫂子知道了那事儿之后。还想着要过去帮着三姐姐撑撑场子什么的,叫老祖宗给拦下来了。”

    “算算日子,凤姐姐也有五个多月的身子了……”黛玉心里默算了一下,说道。

    “可不是。虽说五个多月。也算是坐胎坐稳了的。可是家里请来的太医一直在说,二嫂子这一胎需得好好养着才成。如此,老祖宗哪里会叫她露面出头的?只说了这事儿老祖宗自己会看着办的……”惜春叹了一声,小声喃喃道:“也不知道老祖宗是怎么处理的……”

    想着凤姐儿,黛玉不禁跟着忧心了起来,心想着也不知道燕嬷嬷给配的那些保胎养生的膳食方子管不管用,能不能叫凤姐儿顺利的生产一个健康的婴孩出来……

    “我也知那位薛大姑娘素来爱把规矩体统什么的挂在嘴边儿上,”黛玉见探春一脸的凄楚,便将心里对凤姐儿的记挂暂时放下,只专心宽慰起探春来。“只是,我不知道她如今又凭着什么去拿捏三姐姐呢?说一句不好听的话,二舅母如今已经不在了,等着二舅舅续娶了新的二舅母,薛家跟着二舅舅家的姻亲关系也就算是彻彻底底的断了。薛大姑娘到底是存的什么心思。在这当头……”

    “薛大姑娘存的什么心思?嘁!她能存什么好心思了?”惜春怒道,“不过一个商家女罢了,偏偏整日里不是揪着这个人说她这不好,便是拿着那个人说她那不好……总之,这天底下的女子再没一个好的了。只她一个端庄贤淑,安分随时的。我真是奇怪了,她这是拿着自己要做皇后呢?还是贵妃啊?处处贬低别人。说别人不懂规矩,失了体统什么的。也不想想,三姐姐纵然不是嫡出的,好歹这些年来也是在老祖宗跟前儿教养的。好不好的,也还轮不到她一个商贾出身的来指摘!!若说不懂规矩,我看着她才真真是不懂规矩的……连个眉眼高低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脸面对着我们指手画脚的!”

    瞥了一眼探春,惜春也是有些恼了她的,便嗔怪道:“三姐姐也是的。这些尊卑高下,教养嬷嬷以前也是教过我们的。怎么到了见真章的时候,三姐姐偏偏就说不出话来了呢?那位薛大姑娘算是个什么身份啊?就敢在你家里指着你的鼻子教训起你的规矩来了……”

    话未说完。探春已经开始掉眼泪珠子了,哽哽咽咽的哭诉道:“……她只道我是姨娘养的,原算不得是家里正经的主子……又说二太太其实是叫姨娘给谋害了的……还说姨娘跟我都在痴心妄想呢,指着二太太去了,姨娘就能被扶正了,我也算是挣了个明堂正道的身份,庶出变嫡出的了……”

    “这话,是薛大姑娘说的?”黛玉难以置信的问道,“可是这话是从何说起的呢?好好的,怎的把二舅母的事情攀扯到你姨娘身上去了……”

    “姨娘也是这么说的,呜呜……偏偏薛姨妈和宝姑娘一口咬定,二太太是叫我姨娘给害了的,还说要报官喊冤什么的,又说王家也不是没人的,王大人定是不会就这么放过姨娘的云云……其实姨娘心里清楚的很,她一早便跟我说过,家里便是没了二太太,姨娘也是没可能被老爷给扶正的。这年头,稍稍有些体面的人家,都干不出以婢作妻这么不讲究的事情来。何况,咱们这样的人家。虽说老爷如今是分府出去了,到底也是国公之后呢,老太太哪里就能同意姨娘给老爷扶正了的?呜呜……”

    黛玉拧着眉,慢慢说道:“……二舅舅要续娶的事情,我娘亲回来倒是跟我提过一句。”

    一想着等新太太进了门,还不知道要怎么磋磨姨娘和自己呢,探春更是悲从中来,愈发的哭得不能自己了。

    “三姐姐也别急着伤心难过了。”黛玉宽慰探春道,“我娘亲说了,这事儿是老太太提出来的,原是惦记着你的亲事,方才……”

    “你跟着四妹妹一道学管家,也该知道有些事情是必定要当家主母出面料理方才好的。例如给子女说亲的事儿。你姨娘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帮着出面的……谁家的当家太太会跟个姨娘商讨儿女婚事的啊?没得叫人打脸了呢。”

    探春心里细想了想,知道黛玉这话在理,便慢慢的收了哭声,只是眼泪珠子还在不停的掉。

    “三姐姐在担心什么。我却也能猜出一二来。”黛玉叹道,“三姐姐且放心罢。我娘亲说了,二舅舅日后续娶的这位二太太,身份不会太高,至少不能越过先头的二太太。老太太那里也说了,这一回不论门第,只要家世清白,性情温婉,知书达理的便好。还叫我娘亲帮着留意有没有什么好人家的女孩儿来着……”

    湘云和惜春也一道帮着黛玉在那里劝慰着探春。

    “老祖宗素来疼爱咱们这些小辈儿了,断是不会害了你的。”湘云娇声劝道。“你的性子如何,老祖宗心里定是有数儿的,要不然也说不出那样子的话来。”

    “云儿这话说的很是,”惜春接着道,“只是。老祖宗那里为你打算是一回事儿,你也很该振作起来,多少拿出些主子小姐的款儿来才是。好歹,新太太进门之前的这段时间,你是要掌家理事的。老太太大太太不是也说了,这会子正好是给你拿来练手的机会呢。只是,你若总是这副扶不起来的性子。日后可要怎么处呢?光是自家的下人奴才,你就压制不了,何谈跟外头的人打交道了……”

    “四妹妹和云妹妹说的很是,三姐姐且好好想想罢。家里长辈姐妹能为你做的不过如此了,你总要自己先能挺直了腰,咱们才好在后头帮你撑着的呀。”黛玉也劝道。

    探春拭了拭泪。拉着惜春,又看着黛玉湘云,说道:“我知姐妹们是为了我好才说的这些话。只是我这性子……这么些年来,我也努力也改了,只是遇着事儿了。总是情不自禁的就又……”

    探春说着,便又自怨自艾起来了。

    湘云和惜春颇有些泄气的叹了一声。

    “如今先不说这些了。”探春想着薛宝钗说的那些话,却是急道,“我瞧着薛姨妈和宝姑娘不像是说着玩的,她们怕是真想着要把二太太的事情栽到姨娘头上呢!若是那样子的话……也别说我日后要如何掌家的话了,怕是立时就要跟着姨娘一道给二太太殉葬了也不一定啊……”

    “这事儿我却是不知道了,薛大姑娘做什么一意要将你姨娘往死里头逼呢?”湘云狐疑道,“难道真是二太太去了,她们母女俩伤心的魔怔了,这才拿着你姨娘作筏子出气的吗?”

    “……我又哪里能知道呢……”探春哭哭啼啼的说道。

    惜春想了一会儿,也是想不出个因为所以来,只气恼道:“真真是再没见过薛大姑娘这样子的女孩儿了!没凭没据的,只这么空口白牙的攀咬人……完全不为别人着想一二的……难道在她眼里,只二太太是人命,三姐姐和她姨娘就不是的了?”

    黛玉沉吟了片刻,却是猜到了几分薛宝钗的心思。

    “我倒是有个想头,只不知道作不作的准罢了。”

    一听黛玉这话,湘云和惜春忙去问是什么想头。

    探春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是一眼不错的看着黛玉,眼里满是疑问。

    黛玉叹了一声,方才说道:“你们只知前头二太太去了,可知薛大姑娘的哥哥前些日子也去了?”

    什么?!

    众女一声惊呼,忙急急去问黛玉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

    黛玉也没遮掩,便将薛家放利子钱的事儿跟着三人说了。

    “……薛大姑娘的哥哥,拿着那事儿去顺天府告了。不承想,他们薛家自己也是犯了本朝律法的……顺天府判了薛大姑娘的哥哥杖刑……回去之后不过一日,那人便去了……”

    众女唏嘘了一阵子。

    “该!这样子阴损的事儿,他们薛家也敢做的?”湘云击掌道,“这才叫大快人心呢!”

    “你是大快人心了,没见着人薛大姑娘这会子拿着三姐姐撒气呢!”黛玉叹道。

    “林姐姐刚刚说,薛家对外是打着林家的幌子,还攀扯上了直郡王府?薛家这不是想要害林家和二姐姐的吗?”惜春怒道,“真真是黑了心肠了。自家做坏事,偏偏拿着旁人来背黑锅……”

    说完,惜春忍不住又去担心迎春,“……也不知道二姐姐知不知道这事儿?有没有因为这个,受委屈什么的……”

    “真是这么个理儿呢!”湘云这才反应过来这一茬,忙去问黛玉:“林姐姐,你们家可有被牵连进去?”

    黛玉浅浅一笑,摇了摇头,“薛大姑娘去找凤姐姐之后,凤姐姐就忙赶过来知会我了,二姐姐那里,凤姐姐怕是也派人过去打过招呼的。你们别担心了。这事儿,原不干我们家和人郡王府的事情。顺天府那里,也是查清楚了的。”

    “如此便好,”湘云拍着胸口,惊魂未定的念了声“阿弥陀佛”,又道:“如若不然,真真是要叫好人蒙冤,坏人逍遥了……”

    惜春也是点了点头,应和了一声“正是如此”。

    “我琢磨着,薛大姑娘这一回是想拖贾家下水啊……”黛玉蹙着两道眉,说道:“唯有如此,方才解释她家如此攀咬三姐姐和她姨娘的行为了……”

    惜春心下一惊,急道:“若真是如此……”

    “四妹妹且别着急,”见状,黛玉忙劝道,“我想着老祖宗定是一早便猜着几分了的。老祖宗经的事情不比你我要多,咱们这会子才猜出来一二的,指不定她老人家当时便已经摸清楚薛大姑娘的心思了呢。”

    又道:“离着薛大姑娘去二舅舅家里闹腾也有些几日过去了,你且看到如今二舅舅家里还是一片平静的,便该知道,老祖宗定是已经出手把事情给解决了的……”

    “那一家子,真真是害人精托生的呢!”惜春拍了拍心口,安慰了自己一番,这才又嗔道:“我都快要叫她们这一出一出的,给吓死了要!”

    “姨娘跟我,真的会没事儿吗?”这时候,探出突然弱弱的问了一句。

    黛玉对探春笑了笑,安慰道:“定是没事儿的,三姐姐且放心就是。”

    “可是,宝姑娘说王大人……”探春不甚放心的又道。

    “王大人能做到大学士的位置,定也是为人端方,再正直不过的了。他哪里能帮着薛大姑娘助纣为虐的呢?三姐姐就不要担心了……”

    “回头我就跟我婶婶说说,请叔叔们出面跟王大人谈谈,这事儿原就是她们薛家没安好心。”湘云啪啪的拍着胸脯,跟着探春保证道。

    惜春也跟着说道:“便是老祖宗也不会干看着不管的,三姐姐就别妄自担心了……”

    等着探春惜春和湘云作辞离开之后,黛玉到底还是不放心薛家那里,便使了秦桑去九阿哥那里带话,她自己则是直接去找贾敏把薛宝钗大闹贾家二房的事情和自己的猜测给说了。

    “……这些都是女儿的一些个想头,是不是的,还请娘亲帮着参详参详。”

    贾敏听完了黛玉的话之后,也是恼了。

    “真真是叫人再想不到的了!这一家子到底是属什么的?竟是看上了哪家就这么死皮赖脸的硬黏上去的?”

    又道:“我原看她们一家子如今也算是闭门绝户的了,所以才想着放她们一马的。没承想……真是不能小看了那位薛大姑娘了。架桥拨火、挑拨离间、栽赃嫁祸……还有什么?对了,还有这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真真是玩的顺手啊!比着她那个娘还擅长玩心眼子的。”

    忒会膈应人了这!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