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245 春去雪落 下

    “这个……”薛蟠拧着眉,扭头一脸询问的看向薛宝钗。【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

    薛宝钗冷笑道:“我是将你打发出去了没错。可是,你就不会偷看?不会趁着我不在屋子里的时候,偷偷翻找的吗?”

    “快说!是不是你偷的?”薛蟠一听这话也对哎,当下就扯着莺儿好一阵子的猛摇。

    “好了!”薛王氏红着眼睛怒道,“你这样子问,便是问到明天,她也是不会说实话的。”

    说完,薛王氏唤香菱去找几个粗使婆子来,“给我将这个贱婢绑起来,好好的打好好的问,直到她说出实话为止!”

    见着莺儿声嘶力竭的哭喊着冤枉被粗使婆子拖出去,薛宝钗又道:“不止莺儿,凡是在女儿这院子里伺候的,都是有可能偷这些借据的。这些人,全都要好好的审审!”

    薛王氏点点头,只道很该如此,便又去唤人来将薛宝钗院子里伺候的两个小丫鬟和几个洒扫婆子给拘了起来,跟着莺儿一道审。

    “难道就不可能是外头的人进来偷的?”薛蟠挠了挠头,突然问道。

    薛宝钗气结道:“哥哥快住嘴了吧。外头的人进到了我的屋子里来?!这话要是传出去叫人知道了,真不真的且不论了,我还能有什么好名声?自己的闺房,叫个陌生的男人给摸了进来?呵呵,怕是连着我都是不干净的了,我还怎么嫁人……”

    薛王氏也是虎着一张脸,呵斥着薛蟠道:“你妹妹这话是对的。你刚刚说的那些,可不能到处乱说,会要了你妹妹的命的!”说着,她又去抱着薛宝钗一叠声的安抚着。

    薛蟠恼了,“我说的怎么就不对了?”又瞪着眼睛怒道,“到底是找那些借据重要啊?还是那些子虚名重要啊?”

    “这……”薛王氏犹豫了。

    薛宝钗见状,真真是给气得要吐出血来了。

    “还是先审审家里的下人再说旁的话吧。”薛宝钗强忍着要掐死薛蟠的冲动,如此说道。

    到最后。莺儿几个被打了个半死,家里又叫薛蟠领着人给抄了一遍,却还是没找到那些借据。

    这个结果,直接就叫薛王氏气怒交加的晕死过去了。

    “妈妈、妈妈……”薛宝钗帮扶着薛王氏急声唤道。

    “我找大管家到衙门里报案去。”说着。薛蟠一头便冲出去了。

    薛宝钗也无心再去管薛蟠,只是唤人去给薛王氏请大夫,又使人去拿养心丸子来喂薛王氏。

    一番忙乱之后,薛王氏气息微弱的躺在床上,虽是转醒了,却并不肯睁开眼睛。

    薛宝钗死死攥着手里的帕子,对着薛王氏说道:“哥哥已经到衙门去报案了。不过,女儿想着,这时候很该是郡王府出力的时候了。”

    “女儿这就去见元春表姐,求她去请直郡王为咱家说句话。”薛宝钗阴冷的说道:“一定要叫那个偷借据的小人。后悔托生到这个世上来!”

    薛宝钗匆匆的坐着马车去了直郡王府,因着莺儿已经半死不活的了,便将香菱带在了身边伺候。

    还是在直郡王府的西侧角门那儿,薛宝钗安坐在自己的马车里,只打发了香菱去敲角门找刘妈妈给贾元春传话。

    “回姑娘。门子说刘妈妈早几天因着犯了错儿,叫大福晋给合家打发到盛京的庄子那儿去了……”香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跟着薛宝钗说道。

    什么?!

    薛宝钗蹙着眉,沉吟了片刻说道:“那你再去跟门子说说,就说咱们要找贾氏,求着他帮咱们传个话。”

    香菱得了薛宝钗的话,又出去了。不一会儿。香菱便折返回来了,“门子那儿说,要咱们递上帖子,等着大福晋那儿准了,才会给咱们安排……”

    薛宝钗气得两眼圆瞪,“这是什么话?咱们有急事。难道就不能通融的?”

    香菱咬着唇瓣,摇了摇头,道:“奴婢说了,可是门子……”

    “你也是个不会做事儿的。”薛宝钗不满的说道,“你就不会塞几两银子给那门子的?”

    香菱低着头。闷声说道:“上回大爷把奴婢的镯子簪子,还有一些碎银子都拿走了……”

    薛宝钗听了,又去看香菱上上下下的果然素净的只有一朵绢花在头上,当下也是恼了薛蟠。好歹是个爷们呢,怎的拿了通房丫头的首饰银子用了呢?也太没出息了!

    “我这还有些银子,你……”薛宝钗说着就去拿自己的荷包,等着打开一看,却发现里头空空如也,啥都没有。

    是了,所有的银子都已经叫自己拿出去放利子钱了。

    如今,自己身上也是没有银子的。

    “算了,咱们回头再想想别的法子好了。”

    一路上,薛宝钗靠在马车的壁板上,阖着眼拧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香菱只低着头绞着手里的帕子,也是不说话的。

    “慢着!”薛宝钗突然出声说道,“转道去平安街。”

    “去平安街做什么?”香菱小心的问道。

    薛宝钗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说道:“咱们去林家,求林大爷帮着咱们跟官府递个话。”

    啊?香菱傻傻的看着薛宝钗。

    别说香菱傻了,等着薛宝钗一行人到了林家,跟着林家的门子这么一说,林家的门子也傻了。

    薛家?

    咱家什么时候跟着薛家有来有往的了?

    来了也就罢了,还不是来见太太,来见姑娘的。

    你说你薛家的姑娘上门来,张嘴就要求见自家大爷,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儿啊?

    门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薛家的马车一回,“等着!”

    说完,便将大门“砰”的一声合上了。

    这时候,贾敏正带着黛玉一道理事呢。听门子那里来人传话说,薛家的大姑娘来了,黛玉还一脸疑惑的问着贾敏道:“薛大姑娘怎的想起来到咱家来了?”

    “谁知道呢。”贾敏没好气的说道,“真是好没规矩的人家。上门来之前,也不知道要先下个帖子的?就这么大喇喇的找上门来。真是……”

    “去问问这是有什么事儿呢?”贾敏吩咐云妙道,“无论什么事儿,只说姑娘不在就是了。”

    可是云妙却站在那里没动,这是一脸为难的看着贾敏。说道:“回太太的话,那薛大姑娘不是来找咱家姑娘的……”

    “哦?不是找玉儿的?”贾敏蹙着眉疑问道,“那她是要找谁?”

    黛玉也是蹙着眉看向云妙,心里也是疑疑惑惑的,那位薛大姑娘这是来干什么的?

    云妙支支吾吾的说道:“……薛大姑娘……是来求见大爷的……”

    什么?!

    贾敏一拍桌子,怒问道:“她真这么说的?”

    云妙点了点头,只说是千真万确,“门子那里也是疑惑的很呢,所以连着问了好些遍。”

    贾敏挥了挥手打发云妙出去了,回头却是跟着黛玉一道琢磨起薛宝钗的心思了。

    “上回。我就私底下问过哥哥,可是见过薛大姑娘。可是哥哥跟我说没有。”黛玉抿了抿嘴角,又道:“我听哥哥的话音,像是对着薛家没啥好印象似的……”

    能有啥好印象啊!贾敏撇了撇嘴,不屑道:“真真是叫我见识了呢。什么叫做恬不知耻。这就是了。再没见过谁家的姑娘,就这么大喇喇毫不遮掩的上门找个陌生的男子的……”

    “娘亲觉着,薛大姑娘上门要见哥哥,是个什么心思呢?”黛玉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那位薛大姑娘的心思,只好开口问贾敏道。

    “管她是什么心思呢,咱们只不见就是了。”贾敏心里也是又气又怒的,这薛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家啊!养出来的姑娘竟是比着那些青楼女子也要大胆的了。也太没羞没臊的了!

    薛宝钗自是没有见到林翰的。她撩起帘子。注视着林家的大门半晌儿,接着便是幽幽的叹了一声。

    “回吧。”

    薛宝钗有气无力的吩咐道。

    等着薛宝钗回到家没多久,薛蟠也回来了。

    不过,薛蟠不是自己骑马回来的。他是被身边跟着的几个小子给抬回来的,且出的气比着进的气多。

    薛王氏接了消息,由薛宝钗扶着跌跌撞撞的赶到了薛蟠的屋子。

    因着少人伺候。所以薛蟠还穿着出去时的衣裳,不过已经又破又脏,还有斑斑血迹在上头。

    薛宝钗拧着眉,连忙吩咐人出去请大夫,又使了香菱去打水来给薛蟠擦洗擦洗。

    薛王氏微微颤颤的来到床榻前。哆哆嗦嗦的伸出手,轻轻摸了摸薛蟠的头,低声泣道:“我的儿啊……我的命根子啊……好好的,怎的变成这样子回来了啊……”

    “跟着哥哥出门子的几个小子呢?”薛宝钗扭头问着管家,“把他们找来,我要好好的问问他们,跟着大爷出去了一遭,怎么大爷就成了这个样子,他们却还好好的?”

    等着几个小子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么一说,薛王氏当下就伏在薛蟠的身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我的儿啊……”

    哭了一回,薛王氏又骂顺天府丧尽天良仗势欺人云云。

    薛宝钗也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埋怨道:“哥哥是去顺天府报案的,顺天府的差役倒是把哥哥给打了……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咱家才是苦主呢。顺天府不说去抓那偷了咱家借据的偷儿,反说是咱家的不是……这真是,真是叫人没处说理去了……”

    “……我的儿啊……”薛王氏又是心肝又是肉的继续嚎啕大哭道。

    “妈妈,这事儿可是不能就这么算了。”薛宝钗收了泪,扶着薛王氏道,“哥哥被顺天府怨打了一顿,瞧着又是要……”

    薛王氏一眼怒瞪了过来,薛宝钗连忙低下头收了声。

    薛王氏又扭过头去继续哭薛蟠委屈之类的。

    “妈妈,这事儿怎么也得叫舅舅知道知道。”薛宝钗又道,“虽然上一回,舅舅使人来说不再管咱家的事儿了……可是这一回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呢,且咱家一点错儿处都没有,哥哥却成了这样子……舅舅哪里会干看着不管的呢?再说了,姨妈那里。直郡王府那里……便是林家,咱们也可以去求上一求的……”

    “对!咱们去找你舅舅,这事儿无论如何,你舅舅也不能不管咱们的……”

    薛王氏吩咐香菱好生照看着薛蟠。然后便领着薛宝钗一路哭到王家找王子腾去了。

    王家的门子原是不想放薛王氏进门的。只是这时候,薛王氏也顾不得什么脸面不脸面的了。

    自己的命根子叫人无缘无故的给打成了重伤,这事儿无论如何不能就这么算了。

    自家奈何不了顺天府,可是王家可以啊。自己的哥哥好歹也是当朝大学士呢,随便一跺脚就能叫顺天府尹抖上三抖的。

    薛王氏亲自拿着自己圆圆润润的身子挤开了王家的大门,然后挥着帕子一路小跑的哭到正房去了。

    薛宝钗在后头先是斥责了王家的门子没规矩之类的,接着便急急忙忙的追着薛王氏去了。

    见着了王子腾,薛王氏又是哭又是求的说了好大一通话。

    “……咱家遭了贼了……蟠儿顺天府报案……却叫顺天府给打了一顿……身上的肉都给打烂了……瞧着很不好的样子……哥哥……呜呜……你要给妹妹做主啊……这一回,咱家真真正正是怨啊……”

    王子腾原是不想管薛家的事情的。只是听说薛蟠不好了,又见薛王氏脸色惨白。一副凄凄惨惨戚戚的样子,他这才动了恻隐之心。

    “你先起来吧。”王子腾叹道,“我这就叫人去问问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说着,王子腾又跟着薛王氏确认了一回。“这一回,真的不是你们有错在先?”

    薛王氏赌咒发誓的说,绝对不是。

    王子腾这才将信将疑的使了人去顺天府打听事情。

    之后,王子腾又叫史氏看看自家库房里可有什么上好的补药伤药之类的,拿来叫薛王氏带回去。

    “给蟠儿请个好大夫仔细看看。他年纪小,身子壮,将养些时日也就能好了的。”

    薛王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所以只好薛宝钗起身跟着王子腾行了一礼,道了一声谢。

    史氏拿了人参鹿茸虎骨之类的补药来,又拿了一瓶九转化瘀膏递给薛王氏,安慰道:“这药是我从娘家带来的,治外伤是再好不过的了。”

    说着,史氏又唤人去打水来给薛王氏和薛宝钗梳洗梳洗。

    等着薛王氏和薛宝钗洗了脸出来。王子腾也开口安慰自家妹妹道:“你且放心就是了。只要这事儿不是你们错在先,我定是要给蟠儿出头的。”

    薛王氏忙道:“这一回,妹妹真的不骗哥哥,咱家真真是再冤枉不过的了……”

    王子腾看了一眼薛王氏,慢慢的点了点头。不过。他心里却是没有完全信了薛王氏的话。如今的顺天府尹叫钱晋锡,是三十九年年末那会儿由林如海举荐上任的。

    钱晋锡为人如何,王子腾并不知道。不过,这人既然是林如海举荐的,总不会是什么奸佞小人就是了。

    薛蟠是个什么性子,王子腾还能摸得准的。他心道:许是薛蟠言语不敬,举止不当,方才惹恼了钱晋锡,挨了板子也说不定呢……

    不一会儿工夫,被王子腾派去顺天府打听消息的管事回来了,后头还跟着薛家的管家。

    两个人都是脸色很不好的样子。

    一进到屋里,王家的管事还没开口呢,薛家的管家已经噗通一声跪到薛王氏脚边儿,哭道:“太太,大爷去了!”

    什么?!

    王子腾惊得一下子从主位上站了起来。

    史氏一声惊呼,掩住了嘴。

    “妈妈、妈妈!……”薛宝钗在那里一叠声的唤道。

    而薛王氏则是直接倒仰着昏死了过去。

    王家这里又是请医又是问药的忙乱了一通。

    史氏就使人去薛家帮着料理薛蟠的后事。

    王子腾也是又惊又气的,好歹是自己外甥呢,虽然生前叫自己种种的看不顺眼,可这人真要是去了,也是叫人唏嘘不已的。

    “爷……”从顺天府回来的那名管事一直候在一边,听薛家的管家说薛家的大爷去了,又见薛家的主母晕过去了,他心里纵是百般着急却也不敢上前去打扰几个主子。

    这会子,见薛家的人跟着自家主母都挪到后头去了。堂屋这里只王子腾在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那管事想着自己打听来的消息,便硬着头皮上前唤道。

    “哦,是你。可是打听到什么了?”王子腾这会儿也才想起。自己派人去顺天府打听消息的事情。

    “爷,可是大事不好了呀!”那名管事一脸着急害怕的回道。

    王子腾一惊,忙道:“且细说说。”

    那名管事便将薛家放利子钱的事情说了,又道:“十三分的利啊,钱大人说,如此高的利钱真是闻所未闻啊!”

    王子腾虎目圆瞪,咬牙切齿的说道:“该!该!我就道这无缘无故的,怎的就把薛蟠给打了呢……”

    那管事拧着眉,又道:“还有……”

    “怎么?那一家子难道除了放利子钱这么绝人子嗣的事情之外,还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了?”王子腾忍着满心满眼的火气。问道。

    “这事儿也是小人路上影影绰绰的听来的。听说薛家放利子钱,对外却是打着直郡王府和林家的幌子的。”

    王子腾膝盖那儿一软,差点儿没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爷,爷,爷您当心着些……”管事忙上前扶住王子腾。将他挪到椅子那里,又问道:“爷,咱们该怎么办哪?薛家的人还在咱们府里呢,太太刚刚还使了人去薛家帮忙……”

    王子腾怒得猛拍桌子,破口大骂道:“我就知道不该信她们!每回出了事儿,想着叫我帮着她们家出头,都是拿些不尽不实的鬼话来糊弄我!”

    “这一回。更是连放利子钱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都干出来了啊!还敢攀扯着人家郡王府和尚书府……”

    说着,王子腾突然怔住了,钱晋锡那人该不是因为薛家扯着林家的大旗放利子钱的缘故,这才对着薛蟠下黑手的吧……

    真要如此的话,林家定是知道薛家做的事情的……怕是直郡王府那里也是心里有数的……

    王子腾扶着额琢磨了片刻,自家可不能继续这么跟着薛家纠缠下去了。薛家这一回可是闯祸闯大了!自家再不撇清关系。真的是要给牵连着给薛家陪葬了要!!

    可是,薛王氏人还没清醒呢。自己总不能就这么把人给扔出府去吧……

    虽然,王大人打心眼儿里非常非常想这么做……

    唉——!

    王子腾叹了一声,扭头吩咐着那名管事,“你先去把咱家的人拦下来。薛家那里,咱家决不能跟着掺合。”

    等着那管事急急忙忙出去了,王子腾又使了人去找了由头把史氏给喊了出来。

    “老爷找我可是有什么事儿呢?”史氏问道,“小姑子那里我还要去看顾着呢。”

    王子腾怒道:“那就是一家子的害人精!”

    史氏狐疑的看着王子腾,这是怎的了?

    王子腾没好气的把薛家打着郡王府和林家的幌子,在外头放十三分利的利子钱的事情一说,史氏也差点儿给唬得两眼一翻厥过去。

    “这个……这个……这个……”史氏白着一张脸,紧攥着王子腾的衣袖,惶惶不安的问道:“爷,这事儿会不会牵连到咱家啊?”

    王子腾压着怒气,劝慰着史氏,只道这事儿自己会解决云云。“如今最要紧的,是赶紧着把里头那两个送走。”又道:“你派去薛家帮忙的人,已经叫我拦下来了。”

    “再没见过什么人家能像小姑子一家子这样,竟祸害娘家人的了!!”史氏恨声恨气的抱怨道。

    还不待王子腾和史氏想辙儿撵人呢,薛王氏醒过来了之后,自己便急着赶回去了。

    “哥哥,可一定要帮着蟠儿出了这口气啊!要不然,蟠儿在天之灵,也是难安的……”临走之前,薛王氏又悲又恨的怒道。
推荐阅读: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择天记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