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230 看不清

    见迎春如此说话,平儿惊问道:“难道薛大姑娘已经来找过您了?”

    “可不是嘛。【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说话的却是端茶上来的绣橘,只听她抱怨道:“再没见过像薛大姑娘这样儿的。见天儿的上门请见,还拿着什么姐妹情深之类的话说嘴,真是的……”

    “庶福晋见了?”

    “没有。”迎春压着怒气,淡淡的说道,“我跟着那一位有什么姐妹情深的了,做什么她来了,我就得要去见的?”

    “平儿姐姐是不知道,薛大姑娘头一回上门请见的时候,还打着主子表姐妹的幌子,连着我当时听了都吓了一跳呢,还道是谁呢?问了管事的才知道,竟是那一位。”绣橘撇了撇嘴,没好声气的说道。

    平儿松了一口气,笑道:“庶福晋没见便好。”

    绣橘也笑了,“可见主子英明呢,这要是见了,怕是甩不脱手了呢。”

    迎春却没有因此放松下来,只是吩咐绣橘催着潘又安家的快点打听消息回来。

    等着绣橘应声出去了之后,平儿方问道:“庶福晋这是……”

    “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迎春蹙着眉说道,“薛大姑娘每隔一日便要来一遭,无论我见不见,薛家的马车总会在王府外头停上半日……”

    平儿听了这话,也低头想了片刻,却一时毫无头绪。

    “许是薛大姑娘想叫庶福晋心软方才如此作法的罢。”平儿不甚肯定的说道,只是,她自己心里也不信这话。

    迎春叹道:“这话,怕是你自己也不信吧……”

    平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道:“薛大姑娘的心思,奴婢哪里真的就能摸着的呢。”

    迎春勾起唇角,冷笑道:“这倒是,像薛大姑娘那样儿精于算计的,我也是从没见着过。”

    迎春又拉着平儿问了些家里的事情。知道凤姐儿有了身子,迎春忙使人拿了匹绣了百子图的缎子来,说道:“补药之类的,我不敢乱给。只这缎子。原是宫里头赐下来的,如今给了二嫂子,图个吉利罢了。”

    平儿代凤姐儿谢了一回,便也就作辞家去了。

    “二奶奶身边儿没人,奴婢总不放心的,这便就回去了。”又道,“薛大姑娘的事情,若是庶福晋得了什么信儿,还请使人往咱们府里送一送,也好叫我们奶奶宽心些。”

    迎春一一应了。又唤绣橘好生送平儿出去。

    迎春跟平儿之间的谈话很快的,便传到了伊尔根觉罗氏的耳朵里。

    “好一个薛家!竟敢算计到郡王府的头上来了!!”伊尔根觉罗氏一掌拍在案上,怒道。

    薛家?听着有些个耳熟呢。奶嬷嬷暗忖道。只是一时之间,这位老嬷嬷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哼!我原还奇怪来着,贾家大房的亲戚中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姓薛的来。没承想竟是个假的。”伊尔根觉罗氏冷笑道,“这胆儿可真是不小哇!”

    “福晋,这事儿可是不小。放利子钱呢!放到寻常人家可是要抄家的大罪!王爷这两年方才在万岁爷的跟前儿好过一些,偏就有人看不过眼,这就算计到头上来了。”

    “……这事情,可是不能叫人给随随便便的糊弄过去了,非得好好查查不可。”奶嬷嬷恨声说道。“这个薛家到底是什么来路?可是有人授意叫薛家这么做的?府里头可有人跟着这个薛家有勾结……这猩都得查清楚咯。”

    伊尔根觉罗氏冷冷一笑,“查!当然要查!我倒要看看,这是谁在跟着我们府上作对呢!”

    薛家的事情查的很快。

    过午之后,潘又安家的就急慌慌的进府,把打听来的事情跟着迎春这么一说,气得迎春直接砸了手里的茶盏。拍着桌子怒道:“好你个薛宝钗!这是诚心想要了我的命呢!”

    “主子,如今咱们该怎么办呢?这事儿……”潘又安家的,也就是司琪,急道:“奴婢真是没见过薛家大姑娘这样子的人了,自家做的黑心事儿。偏要拿着别人做幌子,丁点儿没有想着这事儿要是叫人知道了,主子可是没有半点儿活路的了……”

    迎春杏眼一瞪,“绣橘,咱们去见福晋。这事儿无论如何绕不开福晋和王爷的。”

    又对着潘又安家的吩咐道:“你回去,赶紧去找到我二哥和嫂子。也不知道林家那里知不知道这件事儿呢?总之,叫我哥哥嫂子赶紧把这事儿告诉给姑妈知道,也叫林家心里有个底儿。”

    “这事儿事关朝廷律法,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还是叫王爷和林姑父拿主意吧。”

    说着,迎春理了理衣裳,带着绣橘往主院正屋去了。

    潘又安家的一边在心里赌咒发誓的把薛家上上下下的问候了一个遍,一边脚下不停的出了直郡王府,坐车去找凤姐儿了。

    迎春见了伊尔根觉罗氏,也没二话,直接就跪下来请罪了。她把薛家在外头打着直郡王府和林家的招牌放利子钱的事情一说,伊尔根觉罗氏也怒了。

    “到底是什么人给了她们胆子,敢这样子算计我们王府了?!”

    迎春也是气恼至极,只听她道:“……说起来,妾身也是很不能理解那一家子的心思。按说她们家不过是个商户,虽说祖上曾经是皇商,到底脱不了一个‘商’字呢。”

    “那样子的出身,偏偏家里的姑娘给及教养的心比天高。只觉得这世上再没人能比得过她自个儿的了,见着谁都是满嘴‘规矩’‘体统’的教训,也不管她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旁人又是什么样的出身……不说妾身娘家的几位姐妹了,便是林表妹,她也是一口一个‘丫头’的叫着,又说林表妹什么‘横针不动竖针不拈’的,只看些史书之类,失了女儿家的本分云云……”

    迎春难得的抱怨,倒是叫伊尔根觉罗氏越听眉尖儿越是上扬,心道:哎哟喂,这词儿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自个儿是不是听说过谁就是这样儿的呢……再一想,这薛家的姑娘可不就是跟着老四一个德行嘛!可是人老四好歹也是个皇阿哥,又是先孝懿仁皇后教养长大的,算是半个嫡子了。他端着架子拿捏身份教训人也就罢了,你说你一个商户出身的姑娘,也敢对着一品大员的女儿吆三喝六的,这可就好说不好听了。

    “行了,快起来吧。这事儿原也怪不得你,不过是那起子刁民做下的下作事儿。”伊尔根觉罗氏挥了挥帕子说道,又去吩咐绣橘,“还不快婿你家主子起来,仔细地上凉,受了寒气可就不好了。”

    迎春道了声谢,在绣橘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一番看座上茶之后,伊尔根觉罗氏方才说道:“这事儿你做的对。利子钱那东西,咱们这样的人家可是不能沾到一星半点儿的。这要是沾上了,不说爷的名声扫地了,单就咱们阖府这么些人的前程,还有你的性命,也是没有了的。”

    “薛家后头到底有没有人指使,这事儿我还要再查一查。”伊尔根觉罗氏拧着眉不解的说道,“我只不信,不过一个商户出身的罢了,怎么就有胆子又是算计王府,又是攀扯朝廷大员的呢?她们眼里当真没有朝廷法度了不成?”

    兰芳园里,贾元春难得有闲情雅致的在自己屋子里抚琴。染着鲜红蔻丹的素手在琴弦上轻挑慢捻,涂着桃红胭脂的樱唇勾起一抹算计得逞的笑意。

    哼!不过一个庶福晋罢了。自己好歹也是她的嫡姐,竟然就敢目中无人,还对着自己摆起庶福晋的款儿来了。呵呵……我倒要看看,等着那件事情东窗事发的时候,你贾迎春到底还能不能独善其身!

    你如今站得有多高,我就能叫你摔得有多惨!!

    呵呵……

    听着贾元春一阵一阵愉悦的笑声,抱琴却是轻轻一叹。

    自己真是越发看不清自己伺候的这位主子了。

    九曲流觞亭里,花梨木的棋盘上,一颗白玉棋子被轻轻落下。

    黛玉抬起手,收起棋盘上的几枚黑子,笑道:“承让了。”

    “唉——还是跟林翰下棋来的舒畅啊。”九阿哥端起茶盏,啜了一口笑道:“想怎么虐就怎么虐……”

    黛玉忍俊不止的捂着嘴笑了起来,“这话说的,真是叫人羞羞脸了。我哥哥比着你小不说,他原就不擅长下这个,偏你没回在我这里输了,都要跟着他扳回两局来方才算完。这真是……”

    说着,一个小白眼就翻了过去。黛玉轻哼了一声,道:“这是不是哥哥常说的——柿子都挑软的捏?”

    九阿哥放下茶盏,笑道:“也不知道这些子歪话都是你哥哥从哪本书里看来的,亏得他又要记科举文章又要记这些有的没的。真是难为他了。”

    黛玉蹙起眉尖儿,“你这话,我听着怎么不像是什么好话呢?”

    九阿哥笑了笑,正要说话呢,却见秦桑突然进到亭子里,对着两人福了一礼,道:“贾家的琏二奶奶来了,说是有急事儿要找太太。”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