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229 好算计

    贾琏轻轻一笑,指腹摩挲着掌中软玉一般的柔荑,笑道:“薛家在外头放利子钱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

    凤姐儿听了这话,身子一紧,回眸便看了过来。

    “要不然,你以为爷做什么巴巴的叫林之孝家的拿着那些话去找你?还不是怕跟着薛家沾上关系,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儿?……爷倒是没想到薛家竟是打着拉咱们一道下水的主意罢了……”说到这儿,贾琏的脸色又不好了。薛家,也是有够会算计的了,尤其是那个薛大姑娘。

    “明儿个一早,我就叫人去直郡王府递帖子,这事儿总要告诉二妹妹一声方好。”凤姐儿担心的说道,“父亲那里,还有我伯父家里,姑妈家里也是要去知会一声的……”

    “你且好生歇着吧。这些事情爷省得的。”贾琏扶着凤姐儿躺好,又给她盖好被子,掖好被角,这才继续道:“奶奶如今只管养好自己的身子是正经的。外头那些事情,自有爷儿们去操心。”

    “别的地方也就罢了,二妹妹那里,哪里好叫二爷出面的……”

    话未说完,那张开开合合的红唇就叫贾琏用自己的给堵上了。

    一番舌尖纠缠之后,两个人皆是气喘吁吁。

    贾琏看着眼中春情渐浓的凤姐儿,笑道:“都说了,这些事情爷自会处理的。奶奶如今若有闲情操心这些,倒是不妨把精神头都用在爷的身上吧……”

    说着,贾琏便又要俯身下去,凤姐儿吓得忙伸手去抵住这人,嘴里嗔怪道:“人家如今有了身子,爷还这样不管不顾的……”

    说话间。那双凤眼一眤,自有无限风情流转。

    贾琏原就只是吓唬吓唬凤姐儿,偏偏被她这一眼给瞪出了些许火气来。贾琏不禁眼神一暗,又瞥了一眼凤姐儿的小腹,一声轻叹之后,也躺到了凤姐儿的身旁。“快睡吧。天大的事儿,也得等明儿个再说了。”

    只一会儿功夫,贾琏便睡着了。

    凤姐儿听着身边这人平缓的呼吸声,心里却犹自为难。贾琏刚刚的那个眼神,凤姐儿瞅得一清二楚,那是动情的颜色。想着这人顾念着自己的身子,强自忍耐了下来,凤姐儿心里有甜蜜有担忧,想着先头伯娘说给自己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应该给贾琏安排个通房丫头什么的。要不然,总叫一个爷们这么忍着,也不是个事儿。再者伯娘也说了,自己安排的人,总好过外头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没得叫爷们弄了一身的脏病回来……

    只是,这事儿明白归明白,真要做起来。却总有些不情不愿的。

    凤姐儿睁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又愁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也就慢慢睡去了。

    第二日,贾琏当着凤姐儿的面儿,叫林之孝安排人去给各家各府送信,又使了人给直郡王府递了帖子。

    “二妹妹那里,叫林之孝家的过去一遭也就是了。你如今月份尚浅,还是小心为上。”贾琏出门前。还对着凤姐儿念念不忘的嘱咐道。

    又对平儿说道:“照顾好二奶奶,但有什么事情,只要能等着爷回来的,也少叫你们奶奶操心。”

    平儿“哎”的一声应了。

    贾琏又笑道:“这事儿办好了,爷回头有赏。”

    平儿摇着头。笑道:“本就是奴婢份内的事儿,也值当二爷拿出来特意说的。”

    转过脸,贾琏看着凤姐儿又道:“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再去床上躺一会儿罢。”

    凤姐儿微微一笑,只道无妨,又劝着贾琏赶紧回贾家去。

    “二爷还是赶紧着去吧,好歹叫大家亲戚提防着一些要紧。”

    等着送走了贾琏,平儿扶着凤姐儿到炕上歪着,又去拿了针线筐过来,一边低着头在那里做活一边陪着凤姐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凤姐儿神色复杂的看着平儿,嘴里说话也都是漫不经心的。

    也许,自己真的该把平儿给了二爷……

    直郡王府里,管家跟着伊尔根觉罗氏说了贾家递帖子的事情。

    “这事儿,你叫人去问问贾庶福晋,看她自己的意思吧。”伊尔根觉罗氏不甚在意的说道。

    管家得了伊尔根觉罗氏的话,又说了一些别的杂事,便退出去了。

    “这几日是怎么了?三天两头的有人上门请见贾庶福晋?”说话的是伊尔根觉罗氏的奶嬷嬷,“这又是表姐妹,又是嫂子的,啧啧啧啧……该不会以为家里出了个郡王庶福晋,这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吧?”

    对于这位奶嬷嬷来说,除了自己奶大的这位格格以外,她对着大阿哥后院里的其他女人一律是看不上眼的。

    伊尔根觉罗氏却没有什么气恼,她只笑了笑,说道:“那个贾氏不是一直拿着身子不好,没同意见的嘛。嬷嬷也别气了,贾氏还算是个省心的,比着原来那个春姑娘可是好太多了……”

    “福晋说的是,真真看不出来是一家子出来的姑娘……”奶嬷嬷也笑了。

    如今,为了区分贾迎春和贾元春这两个人,伊尔根觉罗氏和大阿哥都是称呼贾迎春为贾氏,而唤贾元春作春姑娘。上头的主子都这么做了,底下的丫鬟仆妇自然也就跟着这么叫了。

    “老奴听说,先头几天,春姑娘还拿捏着自己在家时是嫡长的身份,使人叫贾庶福晋过去见她来着……”奶嬷嬷凑到伊尔根觉罗氏耳边八卦着。

    伊尔根觉罗氏轻蔑的一笑,“那个人就是个脑子不清楚的。谁家有这样的规矩?在夫家时自然以在夫家的排序来论尊贵,哪有拿着娘家时的地位说事儿的。嘁——”

    “谁说不是呢。”说起贾元春,奶嬷嬷也是一脸的不屑,“真不知道那一位是怎么教养出来的。老奴看着贾庶福晋倒是要好一些。”

    “她们虽是都姓贾,却是两房的人,真要论起来,兰芳园的那位只能算是旁支嫡出,比着贾氏也尊贵不到哪里去。”

    兰芳园,是贾元春如今的住所,跟着大阿哥的其他几位侍妾一道住在里头。

    奶嬷嬷点了点头,贾家的那些事情,伊尔根觉罗氏在找人调查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她,所以这位奶嬷嬷也是知道的。

    “这一回,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奶嬷嬷狐疑的问道。

    伊尔根觉罗氏勾起嘴角,笑道:“急什么,总会知道的。”

    听了这话,奶嬷嬷也笑了。“福晋说的是,却是老奴心急了。”

    几位侧福晋庶福晋的房里,伊尔根觉罗氏可都是安排了人盯着的,不怕那些女人翻出自己的手掌心儿。

    “如今时日尚短,这个贾氏到底是不是真的表里如一,叫人省心,还得再看看才行啊。”伊尔根觉罗氏叹道。

    “福晋是想……”奶嬷嬷听这话音儿,不禁皱起眉头,问道:“抬举贾庶福晋?”

    “嗯。咱们府里,已经好些年没有小孩子的声音了。总这么下去……”伊尔根觉罗氏低垂着眼,幽幽的说道:“贾氏若真是个不争不求的,倒不如叫她拔个头筹,总好过便宜了张佳氏她们几个吧。”

    奶嬷嬷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心道这事儿总也是难免的。她见伊尔根觉罗氏的情绪有些个低落,便打起精神劝慰了几句不提。

    绣橘送走了来传话的管事,回到屋里就见到贾迎春拧着两道娥眉在那里想事情。她也不敢出声打扰,只候在一旁静静的等着。

    “绣橘,你等下出去找潘又安家的去查查,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迎春突然出声道。

    “是,主子。”

    “再查查薛家。”迎春又道,“添妆那一日之后,薛大姑娘就不怎么跟着咱家来往了。好不好的,怎么这会子见天儿的过来要见我?”

    绣橘笑道:“怕是想指着主子帮衬帮衬她们家呢。不是说,她们家因着进贡的宫花不好,叫内务府给撸了牌子了吗?想来,那位薛大姑娘是想求着主子帮着她家跟王爷说说情,再拿回皇商的牌子也不一定呢?”

    是这样的吗?

    贾迎春半信半疑的看着绣橘,说道:“若真的只是如此倒也就罢了。外头的那些事情,横竖我是不理会的。我只怕,那位薛大姑娘求得并不仅仅是这个……”

    绣橘不解的挠挠头,“别的事情,奴婢可是想不出来了。”

    “别想了,等着潘又安家的打听回来,咱们也就知道了。”迎春说道,“薛大姑娘的心思深沉,轻易也不是那么好猜的。索性,咱们见招拆招就是了。”

    “是。”

    潘又安家的消息还没打听回来呢,迎春先是叫平儿说的话给惊着了。

    原来,凤姐儿到底不放心林之孝家的一个人过来,生怕她事情说得不清不楚的,便叫平儿跟着一道过来见迎春。

    平儿见了迎春也不多话,只拣了要紧的事情嘚吧嘚吧的说了。

    迎春性子沉稳,素来就极少发脾气的。只是今日平儿说得那番话,竟叫迎春气得拍案而起。

    “我说呢,薛家的那位怎么这几日见天儿的过来请见,原来竟是图的这个!”迎春冷笑道,“倒是好算计!”(未完待续。。)

    p:勤奋勤奋勤奋……

    求票票求票票……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