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67-168 初试云雨 撞破好事

    贾家的西北角落里有一处院落,原是叫作的。【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这院名听着雅致,实际上却是一处冷宫一样的地方,是贾家用来关禁那些犯了错的侍妾姨娘用的。只是如今,这里变成了圈养贾宝玉的地方。

    这院子原有些破败荒废,只是因为贾母要把贾宝玉挪进去养着,张氏为了家里的名声计,便做主将这院子给重新整修了一番。她命人将院子里的几间正屋重新收拾出来,做出了几个间隔,又找来匠人重新打制了一些能看得过眼的家具,还特意叫人在屋子里放置了贮书的书架,设了香鼎,置了笔墨纸砚,还供花设瓶,安置了几处盆景。另外,张氏又叫人在院子里挖了池塘,引来活水,移了几块山石堆叠出一座假山,还命人在院子各处重新栽种上了好些的花草植物。整修之后的,郁郁葱葱一片,叫人看了耳目一新,倒是全看不出原先的颓败荒凉。

    贾母在这整修之后看过一回,心下甚是满意。虽说老太太自己不甚待见这个孙子了,到底这还是自己的骨血后辈,容不得他人轻贱了去。张氏能够如此费心张罗,可见其家教品性确实是极好的。

    里的那些古玩摆设都是贾母私库里的东西。为了不叫老大一家子以为自己私下里偏心宝玉太多,从而生出什么芥蒂来;也为了回报张氏的宽厚大度,老太太在叫人开自己的小库房给贾宝玉屋里添置东西的时候,顺道儿也给贾瑚贾琏,还有迎春探春惜春几个女孩子并几个重孙子添置了一些物件儿。依着老太太的说法,权当是提前将给孩子们的东西分了。便是林翰、黛玉和湘云三人,也是得了贾母不少的好东西。

    贾宝玉被挪到住去的时候,是兴高采烈的,没有半点儿的不情愿。这位仁兄半点儿没觉着自己就这么的被人当作女孩儿似的给养在深闺內帷里是啥天塌地陷了不得的坏事儿。在这院子里,高床暖枕的住着,花红柳绿的围着。胭脂女儿香的熏着,诗词歌赋的做着,还没有贾政再旁边吹胡子瞪眼的盯着,也没人再来跟自己说那些“要留意经济仕途”之类的混账话了。对此。贾宝玉心里倍觉舒泰。只是,他不喜这院名中的“”三个字,又见这院子里种植着数本芭蕉和一株大大的西府海棠,里头暗蓄了“红”“绿”二字,便更觉这“”三个字里只说了棠,蕉却无着落,甚是不妥。为了顾及蕉棠二植,两全其意,顽石兄便自顾自的改了这处的院名,叫做“红香绿玉”。更做了章句以题咏——“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绿腊春犹卷,红妆夜未眠。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红袖添香之下。挥毫泼墨之后,贾宝玉心中愈加的得意了。

    贾宝玉如今被圈养着,至于晨昏定省什么的,也被贾母一句“宝玉生的娇弱”而就此给免了。贾宝玉现在每日里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便是天光大亮的时候睡得昏天暗地,也是没人管的。哪天若是他想起来了,便到贾母住的慈晖院去给贾母请个安问声好就是了。贾宝玉真心觉着自己如今这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快活。

    如此叫贾宝玉舒心快活的日子,也是有几处不如意的地方的。其一便是,如今他身边虽然有二十几个各式各样美貌的丫鬟围绕伺候着,但是那位叫他心心念念似曾相识的林妹妹却是怎么也见不着的。还有三春姐妹和湘云,如今也是见着的越发的少了。还有一位宝姐姐,前一阵子倒是常能见着的。现下里也是没了踪影。

    为了这些姐姐妹妹的,贾宝玉一个忧思之下便少吃了两顿饭,惹得身边伺候的袭人秋纹等人也是跟着愁了两回。为了叫贾宝玉转移注意力,袭人等想着法子的哄着他玩,什么九连环啦。鲁班锁啦,甚至连牌都摸了几把。只是大家都是女孩儿,又都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哪里就真能明白贾宝玉的心事了。如此一来,这人便更觉得心里不自在了,屋子里呆着院子里逛着,无论怎样都只是闷闷的,时不时的还会看着一处虚无发起痴来。

    这事儿后来叫茗烟知道了,他打小就是陪着贾宝玉玩乐的,见贾宝玉这些时日总是不得开心,便只道这位小爷是玩烦了那些游戏玩意儿。茗烟左思右想的,终是想出了一样贾宝玉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

    茗烟去到书坊,把那古今小说,并那飞燕合德,武则天,杨贵妃等四大美人的外传,还有那传奇话本买了许多回来。回到府里,茗烟又求着把守院门的婆子将这些话本子转交给贾宝玉,只说是诗词歌赋一类的书。那些婆子又识不得几个大字,哪里能分辨得出茗烟说的是真是假。她们只知道这些都是书就是了,便依言将这些话本子送进了院子里去。

    只是她们也是见不到贾宝玉的真面儿的。这些婆子在贾宝玉的眼里,就是那惹是生非的死鱼眼珠子,贾宝玉懒惫着去见这些人。

    如今在贾宝玉的院子里,就属袭人最为年长。她又素来是一副掏心挖肺知心大姐姐的样子,惯会拿话哄着贾宝玉的。自从媚人去了之后,这位袭人姑娘更是再没了人能辖制住一二了,如今竟隐隐成了整个“红香绿玉”里,贾宝玉之下的第一人。所以,那些婆子就将这些话本子交到了袭人的手上。

    袭人也是不识字的,她只道这些真的是什么诗词歌赋之类的书,心道贾宝玉素来喜欢填词作赋,等着这位爷看到这些书之后,也许心情能好些也不一定……

    贾宝玉从不曾看过这一类的书,如今乍一看到便觉得如同得到了珍宝一样,越看越爱看,后来竟是连饭也不想吃了。

    袭人见状,真是又喜又忧的。喜的是,这位牛心左性的爷不但重新有了笑脸儿,这往日不拿书的人,如今居然还能静得下心来坐在那里看书了;忧的却是,贾宝玉如此废寝忘食点灯熬油的看书。要是累坏了身子,岂不是得不偿失……

    种种思绪袭上心头,倒是叫袭人比着之前更加的烦扰忧心了。

    却说贾宝玉,对着这些话本子真真是爱不释手。单一本十六出的《会真记》就叫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遭。又有那些描写的过于粗俗外露。叫人一看就会面红耳赤的,都叫他藏在自己的床顶上,等着身旁无人的时候,自己拿出来悄悄的看。

    这一日午间,贾宝玉正拿着一本《合德传》来看。看着看着,整个人便昏昏沉沉的合上双眼囫囵睡过去了。朦胧之间,贾宝玉恍惚来到了一处从未到过的地方。那地方烟云缭绕不染尘埃,又有雕栏玉砌,娇花绿水,清溪白石。只不见一点人烟。贾宝玉心道:这样子清幽雅致的地方,纵是叫自己舍了家住在这里一辈子,也是愿意的。

    如此想着,贾宝玉忽然听见一阵叫人听着便心痒难耐的欢歌笑语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他停下脚步。循声望去,就看到一群衣着各异不似本朝的美艳娇美的女子或歌或舞的行来。

    及至贾宝玉的跟前儿,美人儿们顿时将他纷纷围绕了起来,一双玉臂好似那蔓藤一般妖妖娆娆,缠缠绕绕。美人儿们媚眼如丝,嗲音娇嗔,有软语撩拨的。有拉手勾缠的,有轻揉爱抚的,有对嘴缠绵的……而后更有巫山之会,**之欢,所行之事竟与贾宝玉自那些话本中看来的事情无二。更叫贾宝玉称奇欣喜的是,那些女子虽模样各异。却又有着某些共处,叫他看着面善。她们鲜艳妩媚似乎宝钗,窈窕婀娜好像黛玉,笑靥如花犹如湘云。贾宝玉又惊又喜之下,对着这些美人儿更是柔情缱绻。软语温存,难舍难分。

    几番儿女之事后,美人儿们一个接着一个缓缓消失,渐渐便全没了踪影。贾宝玉心慌之余,不免出声唤道“别走”“等我”之类云云。

    袭人原是见着贾宝玉看书看的睡着了,替他盖好被子收好书之后,便一直坐在床边的小凳上,一边做着针线一边守着看着。

    突然,袭人听见贾宝玉在梦里一会儿哼哼一会儿嘤嘤的,又见他红着脸儿,手舞足蹈似是很着急的样子,便忙放下手中的针线,来到贾宝玉的床头,搂着他哄道:“宝玉,宝玉,……宝玉醒醒,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贾宝玉迷迷糊糊的醒来,心里好一阵子的怅然若失。

    袭人只道他是睡迷糊了,或是被梦魇着了,便端来热茶给他喝,又笑着安慰了他几句。

    贾宝玉接过茶来呷了两口,便放下了。

    袭人扶着贾宝玉起身,又去给他整理衣裳,不承想却见到裤子上濡湿了一片。袭人到底年纪大了,已经知晓了一些人事,见此情况当下便红了一张脸,对着贾宝玉轻啐了一口。贾宝玉身边的几个大丫鬟里,袭人的姿色只能算作中等,只是刚刚她那抬眼扭头间无意露出的风情,端的是娇羞无比,倒是叫贾宝玉心下一动,鬼使神差的便拉住了袭人的手,一个使劲儿将人带进了自己的怀里抱住。

    袭人被唬了一跳,欲使力挣扎,却发现身子瘫软如泥,只好含羞带怯的娇弱无力的轻叱了一句:“你还不放开我……”

    贾宝玉头一回真真正正的怀抱着女儿家温香软玉一般的身子,竟是一下子给迷住了,任袭人再怎么挣扎也是不放手的。他原在梦里经了**之事,如今的心思也正沉溺其中,袭人一番挣扎虽说无力,到底还是扭动了几下,如此反倒更是勾的贾宝玉身热情动的。

    贾宝玉在袭人耳边“好姐姐好姐姐”的唤着,又顺嘴将那些话本子里看来的混话说了几句出来,惹得袭人脸热心跳的,只在那里问道:“你刚刚在梦里见到什么了?”

    贾宝玉嬉笑着在袭人耳边轻声说了自己的梦,羞得袭人只拿帕子去掩面,心里却又隐隐有些蠢蠢欲动。贾宝玉见状越发觉着今儿个的袭人与往日的不同,真是柔媚娇俏,便拉着袭人,强要与她一起去试那梦里的**之事。袭人也有心给自己挣个前程,如此便顺势半推半就的从了。

    袭人原是家里没钱了,方才被她老娘给卖进贾家做丫鬟的。只是她娘和她哥哥到底还是疼爱她的,不忍自家女孩儿一辈子给人做奴才丫头。原想着有朝一日可以存钱把女儿赎出来,所以便没签死契。只是袭人待在贾家的日子久了,吃的虽不是什么山珍海味,到底比原先在家里时吃萝卜腌菜的要强多了;穿的虽不是绫罗绸缎。却也是上好的细棉布;用的东西虽不是金银玉器,那也是上上等的薄胎瓷器。又想着,死对头媚人又被自己给挤兑的投了井,虽然这院子里还有个茜雪,仗着自己的姿色好,屡屡与自己不对付,到底宝玉还是被自己给拢住了。如今的袭人俨然已经是贾宝玉身边的第一人了,插金戴银千呼百应的,过得真是副小姐一样的日子。

    如此富贵的日子过久了,袭人哪里还会愿意离了贾家。嫁与寻常人家做个普通的妇人,过着每日里操心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她心里只期盼着自己能够长长久久的留在贾家,留在贾宝玉的身边才好呢。只是袭人也知道,依着自己的身份,贾宝玉的正室嫡妻自己是不要想的了。她最多也就是给贾宝玉做个姨娘之类的。不过袭人并不气馁,她很有几分城府,盘算的也好。她知道只要自己做了贾宝玉的第一个女人,又有自己在贾宝玉身边陪伴多年的情分在,日后便是宝二奶奶进了门儿,那人在贾宝玉的心里也是越不过自己去的。而且,依着如今这情势来看。老太太不大可能给宝玉求娶什么名门贵女之类的,宝玉一没爵位二没功名,又不是长房嫡子之类的,那些人家怕是看不上宝玉的。如此,老太太怕是要为宝玉说一位小家碧玉的可能性大些了,就像那位宝姑娘……

    袭人觉着。若是未来的宝二奶奶只是像薛宝钗那样儿的,自己定是可以笼络住的,却是不用怕了。即便真如外头一度风传的,说是老太太要做主将云姑娘许给宝玉,袭人觉着也是不用担心的。史湘云的性子最是好哄好拿捏。自己的心机城府对上史湘云那样的姑娘,真是绰绰有余的。

    唯一叫袭人担心,便是那位林姑娘了。贾宝玉见过那位的次数不超过一只手,却是念念不忘的。袭人虽然觉着林家的姑娘九成九是不会嫁给贾宝玉的,但是架不住贾宝玉经常有事没事的喜欢把人挂在嘴上,翻来覆去的念叨个几回。所以,袭人只要一想起林黛玉,就是一顿抓心挠肺的难受。便是明白这两人之间没那个可能,她也是忍不住心里酸酸涨涨的难受。

    贾宝玉跟袭人两个偷偷摸摸的尝试了一回,又是紧张又是担心的,倒是叫两人得了一番别样的趣味儿。自那日之后,贾宝玉便更视袭人与别人不同,连带着对宝钗黛玉湘云的心思都淡了几分。而袭人待贾宝玉也更尽心尽力了,只是她对着院子里其他的丫鬟婆子的时候,行事说话之间多少带上了一些主子的款儿,倒是叫麝月秋纹和茜雪起了几分疑心。茜雪受不得袭人对着自己拿腔拿调的样子,她最是掐尖儿要强的,几次跟袭人闹将起来,贾宝玉却是一反常态没有帮衬着茜雪,反倒是维护起了袭人,叫茜雪又气又呕又失望神伤的。麝月秋纹两人冷眼旁观这一切,心里对着袭人便隐隐有了几分退让,再面对袭人的时候更是多了几分尊崇。袭人对着麝月秋纹二人放心了不少,同时又在心里盘算着要如何彻底解决掉茜雪才好。

    贾母带着西府的太太奶奶小姐们往东府赏梅这日,正好贾宝玉又拉扯着袭人在屋里撒下红帐翻云覆雨呢。

    晴雯得了贾母的话,提着食盒送到那原叫“”的小院儿去。

    这个时候真是午后。

    负责守门的婆子懒洋洋的,瞧着毫无精神的样子。整个人泛着困乏,要睡没睡的。

    院子里静悄悄的,丫鬟们也不知道都躲到哪里去偷懒了。晴雯一路行来,竟是没见着一个人影的,提着食盒的手指紧了紧,心下的不满愈发的重了,一双蛾眉险些没倒蹙了起来。

    来到正屋门口,晴雯为难了一下,怎的这里连个通报打帘子的丫头都没有呢?自己难道就这么不经通报直接进去吗?好歹也是个爷们儿的屋子呢。虽说这位小爷打小就在內帷厮混惯了的,晴雯自己也看不上这位爷,只是这人到底是主子,自己不好越矩无礼的。再说了,自己要是就这么直接进去了,万一冲撞了那位小爷,自己真是百口莫辩说不清楚了。

    晴雯在门口那里纠结徘徊了许久。她几次伸手要去撩起门口那张猩红色绣着流云百蝠样式的门帘,却又咬着唇悻悻的收回了手,心里只埋怨着这院子的下人太过没规矩,竟偷懒耍滑至此。

    晴雯却是不知道,这院子里之所以这个时候没有人在外伺候,正是袭人的吩咐。袭人很有几分收买人心的能耐,如今麝月秋纹已经乖顺,凡事都以袭人马首是瞻。茜雪心有不甘,不想去看袭人的脸色,便报了病躺在自己屋里,不到贾宝玉跟前儿伺候。

    大家都在一个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袭人跟贾宝玉的那些事儿,麝月秋纹两个多少猜到了一些。袭人也知道自己是不能吃独食的,且贾宝玉正是贪新鲜的时候,她便允了麝月秋纹的心思。如此一来,倒是叫贾宝玉愈发难舍袭人了。他念着袭人宽厚,便也叫袭人陪伴自己多些。袭人见麝月秋纹老实听话,倒也常劝着贾宝玉多找这两人相伴。

    晴雯过来的这个时候,因着贾宝玉拉着袭人进屋,袭人一个眼色过来,麝月秋纹二人意会之下便各自找理由打发了小丫鬟们,令她们回屋的回屋,离开的离开。一来是为了以防有人打扰到宝玉和袭人,二来这事儿到底是没有过了明路的。她们这些人被贾母放到宝玉身边,虽然也有将她们给了宝玉的意思,到底没有红齿白牙的说出来。所以一旦这事儿叫人知道了,也是一挑,怕是几个**福难料。为了以防万一,袭人麝月秋纹私下里达成了协议,觉着还是应该互相打着掩护,有个防头的好。

    也正是因为这样,晴雯才会如此纠结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

    就在晴雯转着眼珠儿想法子的时候,屋里传来了女子断断续续的呻吟声,间或伴随着男子的喘息声。晴雯听着一惊,只道是不是屋里出了什么事儿。心急之下,晴雯也顾不得规矩不规矩的了,撩起门帘一脚便跨了进去,又循着声儿,冲到了里间。

    进到里间,晴雯却是被眼前这场景给惊得呆住了。

    那散落了一地的衣裳,外衫、中衣、小衣,男人的,女人的,一件一件互相交叠在了一处,更有一件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色肚兜巍颤颤的挂在床沿儿边上。

    一张紫檀雕花大床上,垂撒着银红色的纱帐。纱帐如水波一般晃荡了一圈儿又一圈儿,带动着两个鎏金抓钩跟着一起摇晃摆动,撞击到床柱上时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透过纱帐,能隐约见着那张大床上一躺一跪两个白花花的人影。晴雯听到的呻吟声和喘息声都是自纱帐里传出来的。

    ps:

    下午还有一更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