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49-150 怜香惜玉 美人仙子

    红袖招,是京城里最负盛名的胭脂金粉之地。【全文字阅读www.baoliny.com】里头雕花穿廊、撒金红帐、莺声燕语、琴音靡靡,又有细腰娇娇、玲珑少年,各个习得四艺、解语忘忧,美人性情,如火热情、如水温柔,端的是风情万种。如此金寓、如斯美人,红袖招里的花费自然不便宜,真真是一掷千金挥金如土了,所以能够出入这红袖招,得美人青眼,一亲芳泽春风一度的,都是那些出身显贵财力雄厚之人。

    红袖招的后台很硬,有人传言是某位宗室亲贵、万岁爷跟前儿的红人儿。到底是不是真的,无人知晓,反正没人敢再怜香阁里闹事是真了。

    距离红袖招不远的地方,有一家瞧着颇为素净的青楼,名为怜香阁。那些没有背景和财力进红袖招的纨绔二世祖们,多是来这里消遣。

    此时,在怜香阁的一处算得上宽敞的包厢里,几个纨绔二世祖正围着薛蟠在那里起哄灌酒。薛蟠原是被贾家的下人扔上了自家的马车,一路摇摇晃晃的往家去的。只是没走多远呢,薛蟠便转醒了,甩了甩头,撩开车帘方才发现快到花街柳巷那里了。想起几个要好的兄弟原说好了今日要在怜香阁吃酒的,薛蟠直接就吩咐车夫驾车转道寻过去了。

    “薛大少今儿个这是怎的了?平日里见到惜玉姑娘,你都是捧着含着,就怕委屈了她去。今儿个倒是奇了,惜玉姑娘都坐在你身边儿半天了,也没见你薛大少赏人家一个眼神儿?怎么?薛大少这是已经腻了惜玉姑娘?又瞧上别的新鲜美人儿了?”一个长相清秀的方姓少年一边说笑一边搂过神色哀怨的惜玉,嘴里还不忘软岩软语的安抚着美人,“薛大少如今怕是有了新人,就看不上你这个旧人了。不过没关系,还有爷在这儿疼你呢,小美人儿……”

    惜玉是这怜香阁里的头牌,很有几分娇媚的姿色。她自出道以来一直是被人捧着宠着的。倒是被惯出了不小的脾气,看不上眼的客人她素来是不接的。若非薛大傻子一直金尊玉贵、千金万两的撒银子捧着她,就这么一个不通文墨,满口粗鄙的莽汉。惜玉定是不爱搭理的。

    这个素日里一遇着自己就要上来搂腰拉手递好话,还舔着脸要尝尝自己嘴上胭脂的色胚,今儿个倒是奇了怪了,自己坐在那人身边半晌儿了,那人居然一眼也没有瞧过来,完全是在那里无视自己,这叫心高气傲的惜玉恼恨不已,不禁在心里暗啐了一口,难得姑娘我今日给你个好脸儿看看,竟敢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真真是个不识好歹的东西。

    薛蟠听见方姓少年的话,只是神情漠然的扫了惜玉一眼,皱了皱眉便又转开脸去了。众人原本不过是跟薛蟠闹闹,如今看他这模样,心道方姓少年那话怕是有几分准的。众人哄笑着要薛蟠说说。这是又看上了谁家的窑姐儿了?

    “窑姐儿什么的,能有个什么意思呢?”薛蟠不以为然的回了一句,“无论面儿上装的有多么的清高,为的也不过是想要爷们更多的赏银罢了。就像她这样的,”说着,薛蟠看向惜玉,“素日里端着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爷拉一下小手还多不情愿的,好像大家子小姐似的。等着爷砸下去千两银子,她还不是得乖乖的顺着爷,叫她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薛蟠的眼神,叫惜玉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极是难看。

    怜香阁里的其他姑娘听了。偷偷瞥向惜玉的眼里全是掩饰不了的幸灾乐祸。惜玉平日里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很是得罪了阁里其他的姑娘,如今便有人跟着落井下石,在那里小声嘀咕着“原来头牌姑娘跟咱们不过是一样的玩意儿啊?我只道是哪家的小姐走错儿了门跑咱们这怜香阁里来了呢……”

    惜玉猛地站起身,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方姓少年在她身后唤了两声,见惜玉实在没有回转的意思,便也撒手不管了,不过一个窑姐儿罢了,还不值得少爷去低声下气的。

    其余众人则是先怔了一下,而后又都拍着桌子笑道:“薛大少这话在理,窑姐儿就是窑姐儿,再怎么拿乔也改不了出来卖的事实。”

    坐在这些少爷身边的姑娘们,娇声软语的不依道:“爷……”

    众人哈哈一笑,各自搂着身边儿的美人在那里低头调笑了起来。

    不过大家始终好奇薛蟠的心事儿,跟着姑娘们调笑了几句,便又将话题扯了回来。

    “薛大少到底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了?说出来,兄弟们也好帮你谋划谋划。薛大少年纪也不小了,很该娶一房如花美眷才是……”

    薛大傻子幽幽怨怨的叹了一口气,“那孩子倒是真的生了一副俊秀绝伦的好样貌,只是我瞧着他年纪还小,怕是都没经过人事儿呢,不开窍的紧,我这心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叫他知道呢……”又道:“我也不求能长长久久的相伴在那人左右,只要能时不时的看上两眼,宽慰宽慰我的心便好……”

    啥?

    薛大少这是看上个男人?!

    众人之中也有领略过菊花滋味的,自然是明了那小径与幽兰深谷相比更多了几分**蚀骨的美妙滋味。不过这原也没什么,本朝并不禁男风之事。只是能叫薛大少露出那等魂牵梦萦的神色,那个被他挂在嘴上的人到底是何等的容姿?

    话说,在场诸位少爷公子,在这京城里也算是耳聪目明的了,谁家少年俊颜,谁家少年多才,他们心里都是有数的。如今,他们还真想不出谁家藏了这么一个绝色少年,还叫薛大傻子好命的给遇着了。

    有人好奇,不免凑过去问道:“薛大少这说的是谁家的孩子啊?说出来,也叫兄弟们品鉴品鉴。”这话里的意思就是不信薛蟠的话了。

    薛大傻子自回忆中分出一缕思绪,“有一个是我刚回京那会儿,在一品楼前见过一回,姓名家宅什么的却是不知道的。只是那人的模样,只瞧了那么一眼,就叫人心里发痒。勾魂的紧。还有一个便是我今儿个见着的,虽比不得前一个模样**,却也当得起俊秀雅致这四个字了,那孩子也不是旁人了。是我姨丈家出嫁的姑奶奶家的孩子,也要叫我一声表哥来着的。”

    众人在听到“一品楼”的时候,都异口同声的“嘶——”了一声,又听见“表哥表弟”之类的称呼,心里更是忍不住骂了出来:这薛大傻子倒是真不愧对大家称他一声“傻子”了。真真是个胆大包天的衣冠禽兽!

    能出入一品楼的,那都是什么人啊!在场的这些二世祖公子哥儿的,没一个有资格进去一品楼的,便是家里的大人也都是没那个资格的。不过他们却知道,那样的一个地方,还有能干出入那里的人。都不是他们自己或是他们背后的家族可以招惹的起的。

    再说那第二个叫薛大傻子瞧上眼儿的人,明显跟薛大傻子沾着亲带着故。朝自己亲戚家的孩子下手,看样子人家孩子定是不愿意的,这简直就是犯忌讳的事儿。弄得不好,就是亲戚不成反成了仇啊。

    薛大傻子这人是傻。但是他有钱啊。在场的这些公子哥跟着薛大傻子混在一处玩闹,本也不是真的就有什么兄弟情谊之类的感情在里头,图的只不过是薛大傻子是个拿钱不当回事儿的冤大头。不过哄他几句,捧他几句,就能叫薛大傻子屁颠屁颠的包下在场所有人吃喝玩乐所花费的银子。他们这些二世祖家里虽也有些银钱,但是他们自己能挪用的却是极少的。怜香阁这种地方虽然比不得红袖招那等顶尖儿的销金窟,也是很费银子的地方。就拿今儿个的这桌席面来说吧。再加上叫来陪酒的这些姑娘,还不算给惜玉那个头牌的打赏,没个几千两银子定是拿不下来的。

    这么个好用的钱袋子,众人还想着能长长久久的继续用下去呢,所以虽然他们心里对着薛大傻子又是取笑又是不屑的,到底还是提点了那人两句。“能出入一品楼的人。我劝薛大少还是不要肖想了,那些可都是出身于极显贵的人家,别说你了,就是冯兄弟家里也是惹不起的。”

    这人嘴里说的“冯兄弟”,指的是兵部侍郎的儿子冯紫英。在场众人里。就属他父亲的官职最高了。

    “再说你家亲戚家的那个孩子,”这人又劝道,“好歹是亲戚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事儿图的就是个你情我愿你侬我侬的,用强的还能得了什么趣儿呢?薛大少也是游遍花丛的个中老手了,难道不知道那菊花小径原就比深谷幽径来得紧涩,若是两人之间不能情到深处配合得宜的话,那可是……”

    在场众人之中有那得过趣儿的,自然是跟着点头附和了一番,也有那不曾尝试过的,听了这些话不免心下好奇,跟着那些说的头头是道的人私下打听了一番,见别人端着一脸回味无穷的表情在那里描述探幽访径的趣味,便免不了也心痒着想找人尝试一下。

    薛大傻子可没领会众人的好意,“能出入一品楼怎么了?不过就是多使一些银子罢了,能有个什么?爷别的不多,银子却是不缺的。待改日,我请兄弟们去一品楼好好吃一桌去……”

    有人想着再劝劝,还没开口呢,便听薛大傻子在那里继续说道:“再说林表弟,我瞧着他的衣着也不是什么华贵的样子,身上只一个荷包一个坠子,别的饰品全无,想来林家也不是很有钱的样子。他家大人如今不过做的从二品的吏部侍郎,每年的俸禄左不过就那么一点儿。我瞧林表弟的身量不足,又单薄瘦弱,怕是打小就没吃过什么好的。唉!一想到这些,真真是心疼死我了……”

    众人傻了!

    林家?还是如今的吏部侍郎?

    这薛大傻子不会真是个傻的吧?

    如今谁不知道吏部侍郎林如海,那可是新鲜出炉的新贵啊,万岁爷跟前儿的红人儿。又是出身钮祜禄氏那样的世家大族,他家能没穷得叫自家的哥儿没饭吃?

    众人看向薛大傻子的眼神全都变了,原先是鄙夷不屑,还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如今全都跟看蛇蝎一般,各个都避之唯恐不及的。这人真真是个傻的,不说天高地厚了。连着一点点的世情都不知道,能活到现在也是祖上积德庇佑了。只是眼瞅着薛大傻子一条道儿往死路上走,在场这些人也不想别的了,全想着要如何跟这个薛大傻子撇清关系了。他们虽是纨绔的二世祖。也是知道人情世故的。他们可以蛮横、可以霸道、可以仗势、可以欺人,但那也要看是对着什么人了。在这京城的地界儿,什么人能招惹,什么人得绕着走,他们心里都是门儿清的。能出入一品楼的人,那铁定是属于能叫他们这些人远远见着就得绕着走的主儿;林家的大人,那更不是他们敢去招惹的,这也是家中长辈早有教导的。他们这些人跟着薛蟠一起吃喝玩乐可以,但是也不能走了大褶子,他们背后可都连着各自的家族呢。若是薛大傻子真干出啥天怒人怨的事儿来,他们也怕来日被人攀扯出来,白受了牵连。

    热热闹闹的席面儿转瞬就冷清了下来,众人扯着各种各样的幌子一一告辞离开了。

    有那与怜香阁老鸨花妈妈有些交情的,临走时便过去提点了一回。

    “论理儿。这话我原不该说。薛大少那样子的人,当初若不是我看着您和冯少两位爷的面儿上,定是不会叫他踏进我这个怜香阁半步的,更别提叫我家惜玉亲自出去作陪的了。我这怜香阁虽比不得红袖招那样只招待达官显贵的,在京里头那也是排的上名号的。相见惜玉的公子爷们,哪个不是文采斐然,一表人才的。哪里能像薛大少那样。啧啧啧……”花妈妈扭着水蛇腰,翘着兰花指,绮罗香帕一甩,语气里流露出几分怨气,在那里娇嗔道,“如今瞧瞧。那薛大少粗鄙不堪也就算了,居然还是个不知数儿的,瞧着胆儿肥的,两位爷这是招惹的什么人呀,居然敢对着贵戚们起那等要人命的腌渍心思。啧啧啧,真真是叫我花妈妈怎么说好呢,……”

    来人被花妈妈喷了一脸的唾沫星子,却也不恼,只是陪笑着劝道:“那傻子在花妈妈这里也散了不少的银子了,您也别在这儿抱怨了,赶紧着想辙儿把跟那位的关系撇清了吧。”

    “知道啦!”花妈妈斜斜的抛出一个媚眼儿,这才扭头转身去打发薛蟠去了,心里却还在那里抱怨着,真是会给老娘找麻烦。原以为这人不过是个又傻又有钱的主儿呢,不承想竟还是个傻得没眼色的祸头子!真是晦气!

    一品楼的那间固定的包厢里,十阿哥胡吃海喝的吃着一品楼最新研制出的新菜色,一边吃还一边哼唧:“九哥,以后再有什么新菜出来,尽管叫我老十来帮你尝尝味道啊……真是好吃的紧……”

    九阿哥扶额低叹,真是丢脸丢到外头来了。

    何顺儿低垂着头,极力憋着笑意。

    何顺儿身边还有个年岁小的少年,看穿着像是个小厮一类的,此时倒是直接咧着嘴笑。

    “李卫,过来。”九阿哥再瞪了一眼十阿哥,这才转头去唤何顺儿身边的那个少年。

    “主子爷。”李卫上前一步,打了个千儿问安道。

    九阿哥打量了一眼李卫,见他如今行事规矩什么的,都做的很有模有样的,便赞赏的点了点头,笑着问道:“嗯,叫你收罗的那些雪貂皮子,可是都收罗好了的?”

    “回主子爷的话,已经收罗了满满一车子的了,都是按着主子爷的吩咐,收罗的都是没有丝毫破损的新皮子,那毛色水光溜滑的,手感极好。皮子已经送到府里了,主子爷回头就能见着了。”李卫答道。

    “你如今也跟着你师傅历练出来了,这事儿做的不错。”九阿哥笑道,“眼瞅着快要入冬了,那车皮子叫人直接送到平安街去就是了。”

    李卫躬身应了声“是”。

    何顺儿见自家爷伸手去端茶,知道这是事儿都交代的差不多了,便领着自己的徒弟李卫跟着九阿哥和十阿哥行礼告退了。

    “九哥新收的这个小子不错,”十阿哥见包厢里没外人了,这才对着九阿哥说道:“那小子看着挺机灵的。我当初还疑惑着呢,那么多的小乞丐,九弟你怎么就瞧中了这个呢?原来是九哥目光如炬啊。”

    九阿哥笑了笑,“是啊,那会儿我就觉着这小子不错了,你当时还拦着我来着。”

    十阿哥嘿嘿傻乐了一会儿。

    兄弟俩个又说了一会儿别的不提。

    包厢外,何顺儿正眉开眼笑的看着李卫,在那里低声说道:“不错,今儿个你小子可是给师傅我长脸了。咱们爷是个心善的,当初见你那样艰难的情况还能顾着自己的妹子,这才动了收容你们兄妹二人的心思。如今虽然叫你入了旗下包衣,没了自由做了奴才,但是能跟着咱们主子爷,那也是很有福气的了。咱们爷别的不说,对待自己人那是绝不会亏了去的,只要你忠心做事儿就成……”

    何顺儿嘚吧嘚吧的说了好大一通,李卫笑眯眯的连声应是。

    包厢门吱呀一声打开来,九阿哥和十阿哥走了出来。

    何顺儿知道这是自家主子要回府了,便领着李卫一起躬身打前头开路。

    “我记得今年秋狩的时候,太子爷得了几张好皮子的。”十阿哥跟在九阿哥身边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九阿哥眯着眼想了想,而后一个栗子弹到十阿哥的脑门子上,笑道:“好你个老十,你这是挑着我去打劫太子二哥的小库房啊。”

    十阿哥疼的一缩脖子,刚想说“没有的事儿”的时候,就听九阿哥在那里碎碎念道:“嗯,这秋狩回来还没多少天呢,那些皮子应该还没叫太子二哥赏人了才是,回头明儿个先去太子二哥那儿转悠一趟去……”

    十阿哥脚下一个踉跄,险没栽倒在地上,“九哥……”说着,一双大大的眼睛递了一个幽幽怨怨的眼神过去。

    九阿哥俊美一扬,轻笑了出来。

    李卫年纪小,没崩住直接就笑了出来。

    何顺儿本是想斥一句李卫“没规矩”的,只是他自己还忍笑忍得辛苦呢,生怕一张口就泄了笑意。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俗气富态的男子飞身扑向了九阿哥,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美人”“仙子”之类的混话。十阿哥原就在那里赌气呢,可是又拿自家九哥没办法,见着这突然冒出来的登徒子之流,当下可是找到发泄口了,猛地一脚踹过去,直将那人踹出去老远的,方才滚到地上停下来。

    听见这里的响动,一品楼里的护卫打手呼啦一下全部涌了过来,将九阿哥十阿哥团团护在身后,又有两个护卫模样的人过去把十阿哥踹飞出去的那个人给架了回来。

    那个人正是从怜香阁出来之后,一路鬼使神差溜达到一品楼这里的薛蟠,薛大傻子是也。

    他远远的看到九阿哥,当下惊为天人。他原也喝了不少的酒,如今酒劲上头便什么也顾不得了,只甩了家下人飞身扑将了过来。

    还没沾着人家的衣角呢,就听身后家下人的一声惊呼之后,肚子那里猛地一痛,自己便控制不住身体整个人向后飞了出去。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之后,薛蟠感觉自己被人架了起来,朝着飞出来的方向走了过去。抬起眼,薛蟠倒是没看见刚刚的那个美人仙子,倒是一个横眉怒目的圆脸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占满了整个视野。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