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43-144 青云志破 相形见拙

    那天晚上,薛宝钗一路强忍着悲意坐车回家去了,见着薛王氏之后,她抱着薛王氏狠狠哭了一场,直哭得薛王氏手忙脚乱,一叠声的问着:“我的儿,这是怎么了?早上去姨妈家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这是谁给你委屈受了?是贾家那个清高做作的二丫头?还是那个说话素来刻薄的四丫头?我的儿,你这么哭,为娘的这颗心都要给你哭碎了……”

    薛宝钗只在那里攥着薛王氏的衣襟,眼泪一行一行止不住的流。【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她打小金尊玉贵千娇万宠的长大,素来被人称赞端庄识礼。今儿个贾母说的那些话,就差指着她的鼻子骂她不懂规矩不知礼数了。这叫薛宝钗的心里如何能受得了?

    薛王氏看着自己女儿的这个样子,心里真是又心疼又焦急的,她指着莺儿厉声问道:“你今儿个是陪着大姑娘到贾家去的,你来说,这是谁给姑娘气受了?”

    莺儿被薛王氏的一声厉喝给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她战战兢兢地跪在那里,低着头将今日去林家时发生的事情,还有回来后薛宝钗被贾母教训了一顿的事情都一一的说了出来。薛王氏坐在那里听完之后,气得脸色煞白,心口发闷,肋下生疼。她伸出巍颤颤的手,猛地一挥,将手边的茶盏扫到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我的儿,可是委屈你了……”薛王氏握着女儿的手,一边跟着女儿一起拿帕子抹眼泪,一边说道,“你姨妈不是说了嘛,林家的那个丫头本就是个刻薄小性儿不容人的。她那个样子,早晚有人去收拾的。只没想到贾家的二丫头和四丫头也都不是个好的,亏得我儿还时常去指点她们规矩礼仪。还是史家那个云丫头,失怙失恃的,我儿可怜她,没想到那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儿狼,不知感恩的东西!妄我儿那般诚心待她!”

    薛宝钗发泄了一通。半天才收干了眼泪,只听她恨声说道:“她们这些人不过就是眼睛生在头顶上,惯瞧不起人的。妈妈且放心,待女儿日后出人头地了,定叫妈妈风风光光的,再不叫那起子小人看不起咱们!”

    “嗯。”薛王氏满含期待,自信满满的应道。

    可惜,没过两日呢,薛家接到了内务府的通知。说是薛宝钗参选的资格被取消了,原因是有人到内务府去揭发了薛蟠在金陵时打死人的事情。这等人命关天的事情,内务府自然是不敢有所怠慢,立刻就叫人快马下金陵去查证了。虽然薛蟠那事儿后来薛家舍出不少的银子叫苦主撤了状子,衙门里到底还是留下了案底的。所以内务府的人到了金陵一查,自然是一查一个准的。如此。薛宝钗的参选资格也就没了。

    小选选的是宫女没错儿,但那也得是身世清白人家的女孩儿才行。这等沾上人命官司的人家,是绝对不能入小选之列的。

    八月十五那天。林家人应贾母之邀去了贾府过中秋。

    给贾母见礼了之后,林如海带着林翰一起跟着贾赦去了外院吃茶;贾敏留下来,跟着张氏一起陪着贾母说话;黛玉由晴雯伺候着,去找三春和湘云一处玩笑了。

    “这是我新得的东西,拿来给姐妹们一起玩儿吧。”黛玉说着话,命雪雁把带过来的一个大大的锦匣打开放到桌上。

    匣子里整整齐齐放着十二支拿纱堆成的花儿,百合、芙蓉、牡丹、玫瑰……十二种花卉,个个都不带重样儿的。

    迎春看了一眼那个锦匣,道:“这像是宫里出来的?”

    “这是昨儿个裕亲王福晋叫人送来给我家姑娘玩的。”回话的是今天跟黛玉出门的李嬷嬷。

    黛玉接着笑道:“这些东西也就图个新鲜罢了。”

    “这些花儿做的好精巧。”惜春笑道。

    “真是多谢林妹妹想着我们了。”迎春道,探春也跟着一起直道谢谢。

    “谢什么。我在家只一个哥哥。如今拿着你们当我亲姐妹一样,难道咱们还要学外头人的那些虚客气不成。”

    “我可是不跟林姐姐客气的。”说着,湘云选了一支簪到头上。

    惜春也是不落后的跟着也选了一支。“总是林姐姐的一片心意,咱们这样谢来谢去的,没得生分了呢。”

    黛玉浅笑着抬手帮惜春把那花儿簪到鬓间,道:“这才是好妹妹呢。”又道:“这些花儿正好咱们姐妹们每人两朵,凤姐姐那儿也两朵。”

    迎春叫人去唤凤姐儿来选花儿,湘云惜春和探春却是在那里商量要选什么样的花儿。

    “林妹妹先选两支吧。”迎春回头想叫黛玉先选。

    “这朵莲花最配林姐姐了。”黛玉还没说话呢,湘云先拿了支莲花样式的花儿给黛玉戴上了。

    “真是呢,除了林姐姐,再没人能配得上这朵莲花了。”惜春嬉笑着跟在一旁拍手笑道。

    黛玉跟着姐妹们说笑了几句,又道:“我这里还备了一套素银的头面首饰,二姐姐帮着转交给珠大嫂子吧。”

    今儿个不巧的很,贾兰身子有些不好,所以李纨并没有过来。

    迎春点头应了,“林妹妹想的周全。”那些花儿朵儿的,守寡的李纨是不好戴的。

    说话间,一个瞧着眼生的小丫鬟从外头撩了帘子进来,手里端着一个小匣子,“见过几位姑娘。”

    迎春叫起后,那个小丫鬟把小匣子打开,放到了桌上,跟黛玉拿来的那个大锦匣并排放着。

    三春看了看,那小匣子里也是整齐的摆放着十二支绢花,不过比黛玉拿来的可是差得远了。

    “你叫什么?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问话的是惜春,她瞅着那小丫鬟,心里只道面善。

    “奴婢香菱,是在薛太太跟前儿伺候的。”香菱的声音软软的,“太太说了。这些绢花都是宫里的新鲜样法,算不得什么好东西,拿过来给几位姑娘戴着玩儿吧。太太说了,我家大姑娘素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这里的十二支宫花,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还有林姑娘和史大姑娘每人两朵,琏二奶奶也是两朵。”

    湘云和惜春只就着那个小匣子扫了一眼。撇了撇嘴,便失了兴趣。

    迎春问道:“你家太太和大姑娘可是来了?”

    “是,我家大爷到前院给大老爷和二老爷请安去了,我们太太和大姑娘去跟老太太请安了,我家姑娘说了,过一会儿就来找几位姑娘说话。”香菱回道。

    “知道了,辛苦你跑这一趟了。”迎春笑道,又唤来司琪,道:“司琪。你领着她到外头跟其他小丫头一块儿玩儿去吧,再拿几个点心果子给她吃。”

    香菱行了一礼,跟着司琪出去了。

    “入画、彩屏,这两只花赏你们了。”惜春从那小匣子里随便拿了两支,递给了身边的两个大丫鬟。

    湘云皱皱鼻子,道:“我这儿有林姐姐送的就够了。”

    “听说。薛姨妈家里拿到了皇商的执照。”探春说着,从薛家的小匣子里拿出一支花看了看,便又重新放了回去。“走的是舅舅家的路子。”

    “嗯。说是因为薛姑娘参选的资格没了,王大人家里才出力给弄了个皇商的名头。”迎春淡淡的说道,“聊表安慰罢了。”

    “这是怎么回事?”黛玉问道,“前些日子不是还说得很笃定的样子,说是薛大姑娘的小选定是没有问题的?”

    “还能有什么,薛家大公子在金陵打死人的事儿,被内务府的人查出来了呗。”惜春冷笑着说道,“听说还是有人特意去揭发的。”

    “还有这么一出?”湘云倚着黛玉坐着,手里拿着一支玉簪花样式的纱花儿在那里玩着。“薛家的大公子打死过人吗?”

    惜春嗤笑一声,刚要开口说话呢。就听见一个明媚的女声自外头传来,“呵呵,我来晚了。”

    门帘撩起的地方出现了凤姐儿的身影。“我真是没白疼你们。今儿个是得了什么好东西,还记着叫上我呢。”

    “凤姐姐。”

    “二嫂子。”

    黛玉、湘云和三春站起来,与凤姐儿互相见礼。

    “什么好东西呢,你们只管先挑着就是了,剩下的给我就行了。”说着,凤姐儿看向桌上的锦匣,却发现有一大一小两个匣子。“这是……?”

    “这个是林姐姐拿来的,你快挑两支去。”湘云快人快语的指着大锦匣子道。

    凤姐儿将大小两个匣子都看了一眼,大锦匣子里的花儿明显要吧小匣子里的做工精致考究。凤姐儿指着小匣子问道:“这些好歹也是进上的,给小丫鬟们也太贵重了些。”

    惜春和湘云两个“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迎春扶额叹道:“那小匣子是薛家姨妈叫人送来的,同样是叫我们每人选两支……”

    凤姐儿愕然的从小匣子里拿起一支绢花,“便是没有林妹妹送来的花儿,这样的东西我也是没脸戴出去的。咱们这样的人家,戴着这个出门,真是要被人给笑话死了的。”

    凤姐儿蹙眉道:“不是说薛家拿着皇商的牌子了吗?进贡的好像就是绢花脂粉之类的物件儿。瞧着绢花的样子,怕是供应的只是宫里那些宫女的份例吧……”

    “好不好的,也算是薛家姨妈的一点子心意吧。咱们既然看不上眼,赏给身边的丫头也就是了。”迎春说着就从小匣子里拿出两支花递给绣橘,叫她留下一支,另一支回头交给司琪。

    黛玉笑道:“二姐姐说的是。”又道:“这朵牡丹配二姐姐却是不错。”说着,黛玉自大锦匣里拿出一支牡丹样式的纱花,递给了迎春。

    女孩子天生就爱头面首饰这些漂亮的东西,黛玉湘云等一边从大锦匣里挑选各自喜爱的花样,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笑起来。

    凤姐儿指着小匣子,对着平儿和几个姑娘身边伺候的丫鬟们说道:“这个匣子里的花儿,你们拿下去自己分了吧。”

    平儿领着丫鬟们谢过了凤姐儿和三春黛玉湘云几人。

    “平儿,叫人去我屋子取了那个银锡罐子来。”凤姐儿扭头又吩咐了一声。

    不一会儿。平儿又进来了。

    “姐妹们也来尝尝,这是暹罗国进上来的茶,我娘家婶婶打发人给我送来的。”凤姐儿招呼着女孩儿们过来喝茶。

    “凤姐姐这茶不错。”黛玉轻呷了一口,赞道。

    “难得我这儿有林妹妹能看得上眼的东西,”凤姐儿笑,“平儿快点去把这茶叶给林姑娘装上一瓶子。”

    黛玉抿着嘴儿浅浅一笑,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凤姐儿笑得开心。只道如此才好呢。

    这时候贾母屋里来人,说是请姑娘们到前头坐坐,跟着一起说说话去。

    薛宝钗跟薛王氏,是王夫人请来的,贾母事先并不知道。

    贾母心里不快,面儿上仍旧是笑呵呵的跟着薛王氏说了些客套话,最后还客气了一句,留薛家人一起用饭。

    贾母这话只是单纯的一句客气话,没承想人家却当了真。老太太见状。心里一噎,差点儿没顺过气儿来。

    无奈之下,贾母只好叫人去把三春等人全部请过来说话。她可不想叫薛宝钗跑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去跟黛玉湘云胡说八道一气。

    “老祖宗,你看云儿这花儿好看吗?”几个姑娘进来先是跟薛王氏和薛宝钗见了礼,然后湘云就几步来到贾母跟前儿去炫耀她头上攒的花儿。

    “这花儿不错。”贾母火眼金睛,凤姐儿带着黛玉湘云和三春一进屋子。她就发现几个女孩子头上都攒着款式不同花样新鲜的绢花儿。贾母原以为这是薛家送给姑娘们,心里还在那里念叨:薛家能进上这样的绢花,怕是还有些底子。

    薛王氏和薛宝钗眼里却是阴暗暗的。她们也看到几个姑娘头上簪着的花儿了,瞧那样式也知道不是自家送过去的东西,却是比自家送过去的绢花好太多了。

    “是林姐姐送的。”湘云娇笑着说道。

    紧接着,迎春就把黛玉将裕亲王福晋送给她的花儿拿出来分给姐妹们的事儿说了。

    “你这孩子,心眼儿也太实诚了。”贾母宠爱万分的把黛玉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搂着说道,“这些东西瞧着不值什么,却也是难得的。就算是宫里面的人,等闲儿也是见不着这样的。裕亲王福晋肯送来给你,也是人家的一片好意。留着给你自己戴着也好。给她们做什么呢。她们也没有什么用处,白带着糟践了。”

    “外祖母说的这是哪里话。那些花儿不过就是个玩意儿,我也知道姐妹们何曾少了这些东西。不过是我见着姐妹们心里欢喜,高高兴兴的拿出来跟姐妹们一块玩儿的,权当是我的一点子心意。”黛玉软语娇音的撒娇道。

    贾母听着黛玉的话,心里柔软的不行。“你这性子倒是跟你母亲一样,宽和大方,再没人不喜欢的了,呵呵……”

    “既然玉儿大方,我这个做祖母的也不能小气了。鸳鸯,去把我屋里收着的那个景泰蓝的盒子拿来。”鸳鸯应了一声,不一会儿就捧着一个富丽堂皇的盒子过来了。

    贾母接过那个盒子,打开来递给黛玉,道:“这些是祖上传下来的,据说都是前朝的旧物了,都是我年轻的时候喜欢的东西。当年我出嫁的时候,我母亲给我的。连着你母亲出门子的时候,我都没舍得给她。现在我一个老婆子了,这个还是给玉儿吧。我看着也就是玉儿配使唤这些东西了。”

    黛玉从贾母手里接过盒子,笑着谢过贾母。这个景泰蓝的盒子真是漂亮,黛玉笑眼弯弯的想着。接着,她才打开盒子一件一件的看着里头的东西。盒子里头摆放着好几件玉镯、玉簪、玉坠子,款式古朴,成色却是极好的。其中有一支碧玉雕着缠枝花样式的簪子最得黛玉的喜欢,那绯色缠枝花的颜色好像是天生的一样。还有一只白玉指环,上面的糖玉部分被雕成了一只小小的蝉,黛玉直接就把那只指环戴到手上了。红色的糖玉,将黛玉的手指衬得跟葱段儿一样的白嫩。

    见黛玉神色之间好不作伪的喜欢,贾母心里也是高兴的。

    贾敏就着黛玉的手。往盒子里看了一眼,心里跟着惊了一下。

    凤姐笑着对贾母和黛玉讲了一车子的奉承话,逗得贾母开怀大笑,指着凤姐儿笑骂了几句。一边的贾敏笑着对贾母说道:“这些东西都太贵重了!老太太还是留着给二丫头她们几个姑娘好了。”

    谁知贾母在那里很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是你外祖母给我的,如今玉儿的外祖母给了玉儿也是应该的。再说了,给二丫头她们的东西还有给云儿的东西,我都备好了的。她们都是我的孙女儿。我断不会少了谁偏了谁的。”

    张氏笑道:“这些东西,也就玉儿配使唤了。二丫头她们几个,平日里也得了老太太不少的好东西了。云丫头身上戴着的那个金麒麟,可不就是老太太给的嘛。姑太太尽管安心叫玉儿受着就是了。你们以前一直住在扬州,老太太总没见着玉儿。这么多年过来了,叫我说啊,今儿个老太太给玉儿的这些东西,那还不够呢。”

    贾敏笑呵呵的点头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湘云和惜春两人就站在黛玉边儿上。纷纷嚷着黛玉戴这个好看,攒那个也不错……

    迎春和探春坐在一旁,笑着附和着。

    这时候一边的凤姐儿突然笑着说了一句:“莫不是姑妈因为自己当年出门子的时候,老太太没把东西拿出来给姑妈做嫁妆,姑妈这是在吃林妹妹的醋了?”

    张氏等人听了这话,纷纷拿着帕子掩着嘴闷笑。

    湘云最是夸张。直接就揉着肚子,笑趴在黛玉的肩上了。

    黛玉自己也是一边拍着湘云的背,给她顺气。一边偏过头去,自己拿着帕子掩嘴在那里偷笑。

    贾敏被凤姐儿这话儿给闹得是哭笑不得,她只好无奈的指着凤姐儿,叹道:“就你这张嘴,刁钻的再没人能比得上了,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的。”

    凤姐儿乐不可支的对着贾敏福身一礼,说道:“姑妈真是夸奖了”。

    张氏忍着笑意,嗔怪道:“真是惯得你了不得了,姑太太你也敢拿来取笑的。”

    “哎,我就是喜欢她这样儿的。”贾母忙开口拦着张氏。“况且她也不是那等不知高低的孩子,横竖大褶子不错就是了。”

    张氏本也无意责怪,只好笑道:“听老太太的。”

    有凤姐儿在那里时不时的凑趣说句话。贾母屋里真是其乐融融的,众人都乐呵呵的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着。

    只有薛王氏和王夫人沉默的坐在边儿上,两人的眼神都有点黯然。而坐在薛王氏身边的薛宝钗低着头,坐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片刻,一个管事婆子过来找凤姐儿回话,说是席面儿已经准备好了。

    贾母将人叫到跟前儿细细问了一番,得知前院已经开席了,便道:“既如此,咱们也入席吧。”

    按着贾母的要求,席面儿是设在藕香榭的。

    “那山坡下的两个桂花树如今开得正好,藕香榭那里的河水又碧青碧青的,咱们坐在河当中的亭子里岂不是敞亮,看着那河水眼也清亮不是。”贾母笑道。

    “老祖宗的眼光,最是独到的。”凤姐儿笑着奉承道。

    一行人被丫鬟婆子簇拥着,一路行至藕香榭。

    黛玉几个姑娘是单设的一桌,只是没一会儿凤姐儿也被贾母打发过来了。

    “二嫂子来了就好,赶紧把上回喝的好酒再拿上几壶来,别藏着掖着的了。”湘云笑闹道。

    凤姐儿伸出染着鲜红蔻丹的纤指点在湘云额头,“今儿个吃螃蟹呢,要喝也是喝的菊花酒。”

    湘云不依的拉着凤姐儿的衣袖闹着。

    凤姐儿给闹得无法,只好命人去取酒来。

    ps:

    咬着手绢,眼泪汪汪:票票在哪里~~~~~~~~~~~~~~~
推荐阅读:择天记重生之幸福日常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