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41-142 不速之客不请自来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风云小说阅读网www.baoliny.com】

    初秋时节,刚刚雨歇的午后,空气里带上了一股潮湿的凉意。

    燕子坞里,正屋西厢阁临窗下的一处地方,与院子里的其他角落不同,这里并没有栽种什么花树,反而只是一小片的枫树林。清风扫过,在阳光的照射下,在窗纱上映出树枝斑斑驳驳的影子。

    西厢阁,是黛玉秋日里最爱待着的地方。里面触目所及之处,俱是含苞或半开的鲜花,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屋子中央是一个莲花样式的白玉香炉,里面升起袅袅娜娜的轻烟,一股沁脾的莲花香气弥漫在整个西厢阁里,叫人好像整个人都置身在莲花里,舒服的只想睡。

    此时,黛玉正阖着眼,歪在一张乌木浮雕山水贵妃榻上,腰上搭着一条薄毛毯,手里握着一本《九辩》。

    一个脚步声轻轻响起,由远及近来到身边。

    “姑娘,派去贾家和史家送帖子的嬷嬷们回来了。”雪雁在黛玉身边,轻声说道。

    水眸缓缓睁开,黛玉好似半睡半醒,“姐妹们明日可有空?”

    “嬷嬷们回话说,贾家的三位姑娘和史家的云姑娘都答应了,说是明儿个必到的。贾家老太太还说,明儿个倒是要劳累姑娘一天了,叫嬷嬷带回了好些东西,说是给姑娘玩的。”雪雁一边回着话,一边帮着黛玉整了整薄毯。说完,见黛玉要起身,雪雁忙上前扶了一把。“从史家回来的嬷嬷说,史大姑娘嚷嚷着明儿个定要喝姑娘酿的菊花酒来着。”

    “姐妹们能来,我只有欢喜的。那菊花酒不过是我按着书上看来的方子。自己酿着玩的。难得云儿喜欢,我再没有不应的。”黛玉笑道,“走,咱们去娘亲那儿问问,家里大厨房那里可还有什么好的,咱们拿了来明儿个等姐妹们过来一起享用……”

    第二日,湘云第一个到了林家。她先是去给贾敏请了安。然后才由林家的婆子领着,送去了燕子坞。

    史家的马车到了的消息一送进燕子坞,黛玉就领着丫鬟们到垂花拱门那里等着了。

    “林姐姐。”湘云远远的一见着黛玉就笑开了,蹬蹬蹬的自己就跑了过去,丫鬟翠缕小心翼翼的在她身后护着,生怕她把自己摔着,又有两个史家的嬷嬷跟在后头直呼“大姑娘慢着点”之类的话。

    “你可慢着些吧,”黛玉上前几步,险险扶住湘云。“昨儿个刚下过雨,院子里的地上还没全干呢,要是滑了摔了的,疼的还不是你自己。再一个不小心叫你身上留了疤,可就是我的罪过了。”

    “嘻嘻。”湘云偷偷吐了吐小舌,“二姐姐她们来了吗?”

    “还没呢。不过应该快了吧。”黛玉牵着湘云,两个人慢慢往九曲流觞亭走去。“那个菊花酒,难得你喜欢。我叫人多启出来两坛自。放到你家的马车上了,你带回去慢慢喝吧。”

    黛玉感到湘云手上一紧,不免看向湘云,正好迎上湘云大大的笑脸,“谢谢林姐姐了。”

    黛玉一笑,“不过两坛子我随便酿着玩儿的酒。”

    两人一路说笑,很快便到了九曲流觞亭。亭子周围过着层层叠叠的霞影纱,风吹纱起,飘飘扬扬,倒是有种朦朦胧胧好似仙境般的感觉。

    “云妹妹先尝尝这些点心吧。我听二姐姐说。上回我送过去的那些南边儿的点心你爱吃的很。这些是今儿早上我叫小厨房特意给你做的,还热着呢。”

    铺着银红流苏镶边儿锦缎的石桌上,摆着八个小碟子。碟子里是各式各样花朵样式的糕点。

    史湘云自幼失了双亲。在叔父家长大,叔叔婶婶虽然待她也不错,到底比不上亲生爹娘。她看惯了人情冷暖,在贾府里的时候,贾母等人对她算是好的,却也无人如此贴心,专为她准备过什么。湘云低头捏起一小块儿芙蓉花样式的糕饼,眼圈一红又隐了去,抬头笑道,“老远就闻到香味儿了,定是好的。”

    黛玉见状,只嘱她慢慢吃,又叫人给湘云上花果茶。“这糕点单吃也干的很,云妹妹就着这些茶吃着吧。”

    “嗯。”湘云借着低头饮茶的功夫,偷偷摸去眼里没控制得住的湿意,再抬头时已恢复了惯常的欢笑模样,“林姐姐是个雅致的人儿,连喝的茶也比我们这些人素日常用的不同。这花果茶是怎么做的,这样甜甜的,香香的,真是好喝。”

    黛玉执壶给湘云蓄满了手里的琉璃杯,笑道:“这茶做起来其实并不难。不过是叫人把那些花儿收集起来,清干净,再晾晒干了收起来。等着以后想喝的时候,跟着切成丁状的水果一起煮了,再配上蜂蜜冰糖之类的调匀,就成了。”

    湘云看了看手里的琉璃杯,又打量了一会儿那把流溢着七彩的琉璃壶,大呼道:“也就这样的琉璃壶,才配得上林姐姐喝的花果茶了。”

    “什么琉璃壶?花果茶的?真是老远就听见云丫头的声音了。”

    一个声音突兀的传来,引得黛玉与湘云眉头一蹙,不免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相同的疑问——那人怎么跟来了?

    霞影纱撩开,薛宝钗与脸色淡淡的迎春并肩走了进来,后头跟着眉头微蹙的探春和一脸不忿的惜春。

    黛玉湘云站了起来,与众女互相见礼,方又各自落座。

    “云丫头刚刚在说什么琉璃壶啊,花果茶之类的?说出来,也叫我们听听呢。”薛宝钗亲昵的拉起湘云的手,笑道。

    湘云心下不耐,手上一使劲儿便挣脱了开来,却是对着三春解释道:“我刚刚正说林姐姐喝的花果茶别致的很呢,还有这边琉璃壶,配上花果茶岂不是相得益彰的很吗?”说着,湘云指了指桌上放着的那把琉璃壶。

    “这琉璃杯子倒是别致的很。我记得老祖宗屋里好像有个这样子的花瓶?”惜春把玩着一只琉璃杯子,抬眼看向迎春,问道。

    那边迎春还没说话呢,薛宝钗却是笑道:“四丫头知道什么,瞧这琉璃杯子的成色和光泽,放到外头真是万两银子也买不来的。难得林丫头这里琉璃壶琉璃杯的竟是一套的,价格定是不菲。”又道:“云丫头也是少见多怪了。这林丫头喝的这种花果茶。想来是跟外邦那边学来的。”

    “这位薛姑娘,”燕嬷嬷可是看不下去了,语带严厉的说道,“不知府上是哪个旗的?”

    薛宝钗闻言一愣,脸色微微泛红,“我们姐妹说话,哪里有一个下人插嘴的余地。林丫头余下宽和,也不能叫一个婆子辖制住了,叫人瞧着像什么?”

    黛玉冷眼睇了过去。“这位是宫里出来的燕嬷嬷,我的教养嬷嬷。”

    薛宝钗一噎,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不是已经被贾家借过去教养二姑娘迎春了吗?林家这里怎么还有一位?

    燕嬷嬷冷冷的声音再次响起,“薛姑娘,请问府上可在旗?”

    薛宝钗咬唇半晌,也没见有人出面说句话。她也不敢得罪这位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回道:“我们贾史王薛四大家族,都是包衣旗。”

    “那么就请薛姑娘改改称呼吧。咱们林家再怎样也是镶黄旗的正经旗人,薛姑娘这一口一个林丫头的。也太没个规矩礼法了!”

    “大家亲戚,没得叫这些规矩给弄得没了亲戚情分儿……”

    “不知道薛姑娘这亲是从哪儿算的?”燕嬷嬷黑着一张脸问道,她实在是不喜欢眼前这个拿腔拿调的薛姑娘。

    薛宝钗张口想说是王夫人,突然想起黛玉姓林呢,又不姓贾,更不姓王的。闭上嘴,薛宝钗低垂的眼中厉色一闪,“嬷嬷教训的是。我只是今儿个一看到林妹妹就心下欢喜,所以一时忘了形了,还请嬷嬷勿怪。”

    燕嬷嬷拧着眉说道:“我是姑娘的教养嬷嬷。姑娘们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就应该提醒的。姑娘不要生气了,薛家的姑娘不知道规矩,想来是失言了。前头菊花开得不错。姑娘们还是出去看看吧。”

    黛玉这才开口,清冷的声音悦耳如清泉一般叮咚扬起,“姐妹们在我这院子里逛逛吧,虽然比不得外祖母家的园子宽广,却也有几处可看的地方。”

    说着,倒是挽着湘云和惜春,亲亲热热的出去了。迎春淡淡一笑,携着探春跟在后头也走了。

    独留下薛宝钗在那里,绞着帕子,恨得差点儿没咬碎一口银牙。

    “薛姑娘怎么会跟着你们一道过来了?”黛玉见身边只有湘云和惜春,便开口跟惜春问道。

    “林姐姐快别提了,想起来我就一肚子的气。”惜春气恼的说道,“今儿个临出门的时候,二太太突然带着那位宝姑娘过来了,说是宝姑娘老成稳重,要她跟着过来照看着我们呢。哼!”

    “不是说这位薛家的姑娘是进京参选的吗?怎的不在家学规矩,倒是三天两头儿的往你们府里跑呢?”湘云偏头问道。

    说着这个,惜春更气了。“你们是知道的,大舅母为了二姐姐后年参选的事儿,特意跟林姐姐借了一位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来专门教导二姐姐宫里的规矩。大舅母跟那位教养嬷嬷说好了的,叫三姐姐跟我顺道也跟着二姐姐一起学一些,不过到底还是以二姐姐为主的。那位宝姑娘不知道打哪里知道了这事儿,如今人家可是见天儿的往我们住的院子跑,每日学规矩的时候,她也是厚着脸皮硬跟着咱们一道的,还动不动就要在嬷嬷跟前儿显掰一下自己是如何如何的知礼守拙,时不时的就要张口规矩,闭口体统的教导我跟三姐姐,说我们什么整日里‘横针不动,竖针不拈’的,又说我们尽看些移了性情的书之类的。等着对着二姐姐的时候,她又是那样一股子亲热劲儿,一副西洋花点子哈巴儿的样子,……哼哼哼。”后头的话,惜春也说不出口了。只觉得一阵子的恶心想吐,只好从鼻子哼出几声来,以表示自己的不屑和愤慨。

    湘云听了冷笑一声:“那样的人,整天端着一副端庄道学的样子,看着谁都能挑出一大堆的毛病,。在那人眼里,怕是只她自己一个完人罢了。你们瞧着吧。以后定有她哭的时候呢。”

    黛玉却是问道:“二姐姐参加的是大选,跟她又有什么关系的。大选时的宫规与小选宫女的规矩并不相同。”

    “谁知道那位端庄的宝姑娘在想什么呢?”惜春冷声说道。

    此时,薛宝钗已经追上了迎春和探春。

    “林姐姐的这个院子不错,很有种清静幽雅的味道,叫人看着舒心的很。”探春指着燕子坞里的几处小景,对着迎春赞叹道。

    “三丫头这话可是差了。林家如今也是二品官了,却把自家的院子修的跟自己好像一副要归隐田园的心思出来,叫人瞧着只觉得好笑。”薛宝钗嘲弄的笑道,“林家人要是真打算归隐田园。做什么还要来这名利场里鬼混呢……”

    “薛姑娘!”迎春眼神冰冷的打断了薛宝钗的话音,“薛姑娘素日里也是标榜规矩体统的。如今薛姑娘在人家家里做客呢,说出这些话来,不觉着失礼吗?”

    探春心里也恼恨的不行,二太太的这位内侄女儿整日里话里话外的挤兑自己跟惜春,实在是可恨!只是她纵是心里恼怒。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跟薛宝钗呛声,自己的婚事还握在二太太的手里呢。

    “走吧。”迎春拉着探春,继续往前走。

    薛宝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深吸了几口气,才缓了脸上的神色,接着也抬脚跟上了迎春和探春二人。

    薛大姑娘想什么呢?

    当然是想着“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咯。

    虽然王夫人不肯出面帮忙,薛家还是自己想辙给薛宝钗报了小选。

    薛宝钗自认除了出身不好,自己比旁人再不差什么的,小选也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她如今扒着迎春,无非是因为迎春参加的大选,有五成的可能是要进宫的。若是迎春日后进了宫,有今日姐妹相处的情分在。薛宝钗相信迎春定会与自己结成同盟,自己便可以借着迎春的提携出人头地……

    至于家世更好的黛玉,薛宝钗是不去考虑的。一来。在这位薛大姑娘看来,林家的黛玉身子单薄,面相无寿,未必能养到成年选秀;二来,若是林家大姑娘真的侥幸撑到成年选秀了,她那样子的样貌也必定不得宫里娘娘们的喜欢,九成以上是会被撂牌子的;再来,若是林黛玉真的有幸被留了牌子,进宫做了贵人,她那个样子也是不需要有人帮着固宠什么的。不过薛宝钗再怎么看,都觉着黛玉这个样子,实在难活长久。美人相忌,宫里的人命,可是不值钱的很呢……

    正是因为这些考量,所以林家的黛玉从一开始就不在薛大姑娘结盟人选的考虑之内。更何况,这里还有林家与自家的恩怨在那里摆着,薛宝钗也不在意去讨好林黛玉。

    有薛宝钗在,这次的聚会算不得宾主尽欢。

    临别时,湘云跟黛玉咬着耳朵说了半天的悄悄话。

    薛宝钗忽然插进来,笑着说道:“你们俩在说什么悄悄话呢?说出来也叫我们跟着一起听听呢。”

    “没说什么。”湘云直接呛了一声。

    迎春面儿上淡淡的,眼里却是隐隐的笑意。

    探春低头在那里看着手帕上的刺绣,好像能看出一朵花儿来似的。

    惜春咬着唇,憋笑憋得难受。

    薛宝钗是坐着贾家的马车过来的,如今也只好跟着三春一起先回了贾家去。

    等着回去之后,薛宝钗跟着三春一起先去慈晖院里跟贾母请安。

    看着薛宝钗一身做客的大衣裳,贾敏方才知道,薛宝钗竟然跟着自家的孙女儿跑到林家做客去了。

    “怎么宝丫头也跟着去了?林家的帖子上不是说了只有二丫头她们三个和云丫头吗?这下子可是叫人看笑话了。哪有客人不等着主人家来请,就自个儿上门的道理呢?!”贾母阴着脸色,对着张氏说道。

    张氏低着头,欠着身,站在那里跟贾母认着错儿。

    凤姐儿猜着这是王夫人的手笔,不免帮着张氏跟贾母求情,“听说姑妈家的园子修的极雅致,薛大妹妹怕是心向往之呢,所以才求着二妹妹她们跟着一起过去看看的。再说了,姑妈家里还能少了一个人的饭不成。林妹妹现在极少出来,见着姐妹们说话也好。”

    王夫人坐在下首那里,捻着佛珠装傻充愣不说话。

    “我记得大库房里还有一道十二扇的缂丝屏风吧,叫人取出来明儿个给玉儿送过去。还有我房里后头收着的一把翡翠点珠玉如意,鸳鸯记着一起拿给玉儿玩去。”贾母沉吟了一会儿方才一叠声的吩咐鸳鸯道,又转而对凤姐儿说道:“你年纪小,哪里知道林家的规矩。林家好歹也是满洲著姓大族,他们是按着以前的老礼儿行事的,虽然不会少了谁的东西,可是你们哪里能看见林家厨房和家下人的忙乱了?那些下人岂能没有抱怨的。他们家虽然在江南时间长了,可是还是按着以前在关外的时候姑娘们聚会的规矩,什么人来都是事前就说好了的,那里是谁一时兴起说来就来的,倒显不出姑娘的尊贵呢。”

    贾母这话说的重了,王夫人脸色难看却是装不下去了,开口辩解道:“老太太说的是,只是媳妇想着宝丫头到底稳重些,叫宝丫头跟着一起看着她们姐妹们几个也好。省得她们几个小姑娘家家的,在外头做客失了规矩,要是冲撞了谁就不好了……”

    王夫人原是打算着叫薛宝钗以宝玉未来媳妇的身份,看着几个小姑娘的,也有给薛宝钗抬身份的意思在里头。虽然薛家私下里去给薛宝钗报了小选的事儿,叫王夫人恼恨不已。只是那事儿,王夫人已经想到辙子解决了。如今她只一心想着怎么才能叫贾母松口,同意贾宝玉将薛宝钗给娶进门做媳妇儿呢。

    贾母听了王夫人的话,脸色愈发的不好了。什么叫宝丫头看着三春啊?自己堂堂国公夫人教导出来的女孩儿,要叫一个商家女看着提点,自己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你也是念经念糊涂了!宝丫头就是再老成,她也还是个姑娘呢。自己还不周全呢,还要看着别人?”

    贾母原先是盘算着把薛宝钗说给贾宝玉的,只是如今老太太却犹豫了。这位薛大姑娘看着,也不像是个能叫人省心的。万一给自己的乖孙娶了个跟王夫人一样的败家娘们儿进来,那可怎么好哦——

    王夫人被贾母堵得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

    三春坐在那里听着这话,都是只装着跟没听见一样。迎春的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探春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扬起;惜春却是心中畅快之极,只见她眉尖儿微挑,唇角一勾,端的是一脸的嘲讽毫不掩饰的看向薛宝钗。

    薛宝钗自己就是个姑娘,贾母这话说出来可是不好听了,只是她自己还没法子开口为自己说句辩解的话。王夫人只坐在那里充木头不吭声,薛王氏也没在这里,在场的人中竟没有一个能站出来帮着自己辩白两句的。薛宝钗的面子有点难看,心下更是暗恨。不过这位薛大姑娘向来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即使心里早已恨极,面儿上却还是端庄得体的坐在那里,装着跟没事人一般,好像贾母说的不是她自己,竟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贾母扫了一眼薛宝钗,看见这情景,心下对着薛宝钗更是警惕了几分。薛家的这个女孩儿,如此心性,可见其城府不浅。宝玉虽然有些不好的地方,却单纯的很。将这位薛大姑娘配给宝玉,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呢?唉——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