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30-131 薛家登门 王家闹心

    “这京都真真是天下第一繁华之地。【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薛宝钗打量着外头市井熙攘之色,不禁叹了一回。又道,“妈妈,咱们带着这许多行李家私的,就这么直接去姨妈家登门拜访,不太好吧?”

    自家上京的事儿,早半个月前就派人送信给舅舅姨妈了。可是今儿个在码头,却是一个来迎接的人也没见着。薛王氏当时的脸色就不好,只是阴沉了片刻便叫大管家去找车马,叫下人自行装好了行李家私。自家一行照旧按着先头计划好的,往荣国府去见王夫人了。不过,这一路上薛王氏的脸色都没见好转。

    “妈妈,不如叫大管家带着东西先去咱家在京里的宅子安置了,顺道也把咱家的宅子打扫打扫。等着咱们去见过姨妈舅舅,也好有个歇脚的地方……”

    薛宝钗觉着,舅舅家没有派人来接应问候的倒也罢了,她是听薛王氏说过的,这个舅舅最是个严厉的,不如姨妈来的可亲。只是那个妈妈口中可亲的姨妈,也没有安排个下人过来迎迎,这事儿就透着蹊跷了……

    也许是妈妈说的夸张了,其实姨妈跟妈妈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好;或者就是姨妈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以致于没法子派出人手来……

    薛宝钗心想着,如果是第一种可能,自己这一行拖家带口的上人家家去,未免太过冒失了一些……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薛宝钗摇了摇头,心道:姨妈家能出什么事儿呢?姨妈家的表姐不是正在贝勒爷身边儿伺候着吗?有这等脸面,等闲儿不该有什么人为难到姨妈家才是……

    “我的儿。你想的是不错。只是,以你哥哥的性子,咱们娘儿们成日在内宅的,如何能看得住他了?倒不如借住在你姨妈家。有国公府的威慑做靠山。再有你姨丈在,到底能约束你哥哥一二。再有你舅舅的管带提携,说不定咱家还能重新拿到皇商的资格了呢?”薛王氏说道,又叹了一口气,“再者,妈妈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以我儿的容貌品性。若是可以小选进宫,定是有大造化的。那两位神仙可是说了,我儿戴着的这副金锁,可是要玉来配的。呵呵……到了那个时候,……”

    “到了那个时候,女儿也能帮衬到家里的。咱们薛家,许能成为四大家族之首呢。”青云之志,薛宝钗打小就有。在金陵的时候,她身边丫环婆子一大堆,打小就是大家闺秀一样长大。也跟着先生认过字念过书。那些官家千金聚会的时候,她也是被众人围着捧着的,如此便自视甚高,觉得自己纵是跟那些管家小姐相比也是不差什么的。

    “你表姐是有过小选经验的,妈妈想着是不是跟你姨妈提一提,看看能不能叫你表姐见见你。也好提点你一遭。若是你姨妈可以给你求一位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教教你礼仪规矩什么的,那就再好不过了。”薛姨妈抚着女儿凝脂般的小脸,喟叹了一句。

    “妈妈,”薛宝钗想起那位素未蒙面的表姐,心向往之。“表姐贵人事多,咱家也不好白叫表姐受累的。我记得咱家库房里收着一对上好的东珠,不如……”

    薛王氏有些为难的皱着眉,“那对东珠本是想留待我儿日后……”

    “呵呵,日后女儿当有更好的。”薛宝钗不无自信的笑道,“眼下正是要劳烦表姐的时候。表姐如今也是皇家的人。什么好东西没见过。怕也就是那对东珠,还算能拿得出手了。”

    薛王氏听到此处,只能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薛宝钗的手,道:“听我儿的就是了。以我儿的谋略。日后的造化,定不是你表姐能比得了的。”

    大阿哥如今不过是个贝勒,也不知道元春那时候是怎么想的。薛王氏心里念叨着,姐姐的这个元春,心思谋略什么的到底是比不过自己的钗儿。一个皇子,哪里及得上九五之尊来得尊贵?入宫多年居然就谋划了个贝勒爷,嘁。

    其实,王夫人挺爱面子的。她与薛王氏书信往来中,只提及元春得了大阿哥的看重,进了贝勒府,对于侍妾等等那些糟心事儿却是只字未提。至于,荣国府换匾分家的事儿,王夫人自己被关进小佛堂的事儿,那就更不会与薛王氏说了。

    薛家是头一遭来京都,自然不认识去贾家的路。大管家跟薛王氏报备了一声儿,便打发了几个小子先行探路去了。这一探路,咦?荣宁街上哪有什么荣国府?只有两个贾府罢了。有那机灵的,自然是去找人打听了一番,又回报给了大管家。

    “什么?”薛王氏听完大管家回报过来的消息,整个人都怔住了。“荣国府没了?什么时候的事儿?还有那什么分家不分家的?你且细说说。”

    大管家将那打探消息回来的小子叫过来,隔着车帘子,将那些事情又跟薛王氏细细的说了一回。

    “知道了,叫人给那小子一贯钱,算是赏他的。”薛王氏在沉浸在刚刚听到的消息里不可自拔,薛宝钗只好开口将人打发了,又道:“大管家,叫人转向,咱们先回自家宅子去。”

    大管家看向薛蟠,见自家大爷也没什么异议,便应声下去安排了。

    薛蟠如今心心念念的是刚才惊鸿一瞥的那个美人儿,自家要往哪里去,他倒是不在意的。再者说了,打一开始他就不怎么乐意住到姨妈家去,平白无故多了个管束自己的人。只是有自己老娘的坚持,又有妹妹在一旁劝说,薛蟠这才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着的。现在听说可以不用去了,薛蟠再没有不同意的。

    这时,薛王氏突然说话了,“慢着!”

    “妈妈……”薛宝钗蹙着眉低声唤道。

    “叫人再去打听清楚。如今姨太太住在哪里?是个什么情景?”薛王氏到底还是在意自己姐姐如今的处境的,毕竟自己女儿的前程还要王夫人帮着张罗张罗。

    见薛王氏只是叫人去打听消息,薛宝钗暗自松了一口气。

    薛家的行李家私不少,百万两的家财。前后雇了七八辆马车,就这么在大街上突然转道,也挺叫人好奇的。再加上时隔那么多年,又冒出人来打听贾家的事儿,倒是叫不少人揣测,这户看上去挺有家底儿的人家莫不是贾家的哪门子亲不成?

    薛家叫人到处打听贾家的事儿。很快的就惊动到了贾赦和张氏。等着贾赦派人出去那么一查,哟,原来是二房王夫人的妹妹带着儿女家产进京了。贾赦没兴趣了,转手把消息递给张氏,叫她去贾母那里拿个主意。王夫人如今还被关在慈晖院的小佛堂里吃斋念佛呢,如今人家妹妹来了,这人是继续就这么关着不叫人见呢?还是放出来呀?

    自打王夫人被关进了小佛堂,张氏很是过了几年清静日子。妯娌不和,张氏倒是不怕。只是王夫人的招数实在是膈应人的很,又频频对自己的儿子下手。这叫张氏恨得牙痒痒。如今王夫人的娘家妹妹带着孩子进京,怕是要见见王夫人的。想来贾母也不会拦着不叫人见王夫人的,这家丑不可外扬,贾母可不会叫人挑这个理儿。

    一想到王夫人可能因此要被放出来,张氏难免抑郁。

    唉——!

    还是看看贾母是个什么意思吧,张氏想着。

    贾母听说薛家进京的事儿。一时之间倒是沉默了起来。她老人家盘算的可不只是把王夫人放出来这么简单。

    王夫人显然已经不适合继续关在小佛堂里了,这不仅仅是因为薛家人来了,而且看这样子是要见见王夫人的;还有一个原因却是因为贾政的后宅,赵姨娘再怎么说也就是个姨娘,是奴才不是主子,掌家掌的名不正言不顺的。如今宝玉也到了要说亲的年纪了,后头探春年纪也不小了,这出面相看人家的,总不好叫一个姨娘出面吧,谁家也没这个规矩的。

    老太太虽然把贾宝玉那块顽石给圈起来养着。却也还想着要给这个孙子说个好些的亲事。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贾母不敢想。倒是那些小家小户的,只要人品好,性子好,模样好。身家清白,贾母倒是很乐意做亲。只可惜,贾宝玉也算是个名声在外的了。胆敢调戏皇阿哥,这事儿过了这么些年,还叫人念念不忘的呢。贾母找媒婆说了几个,都没成。贾母如今愁啊,总得给这个孙子找个正经人家的媳妇儿,生下几个重孙才好啊。贾宝玉屋子里的那些个丫鬟,在贾母眼里不过是些个玩物,通房丫头、侍妾姨娘之流,那些人纵是有了孩子,贾母也是看不上的。唉……

    “薛家有个女孩儿,是不是?”贾母突然出声问道。

    张氏愣了一下,便回道:“听说这个薛王氏膝下是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的。”

    贾母阖着眼想了片刻,“这样吧,给二太太安排个屋子,佛堂里负责看管她的两个嬷嬷调过去,你再安排几个丫鬟伺候着。”

    张氏不解,不过仍旧应了声“知道”。

    “如此看来,这位二太太倒是还有些用处……”贾母低喃了一句,“只是,也不知道那家的女孩儿,性子如何……”

    张氏恍惚听见这么一句,心里狐疑道:老太太这是在算计什么呢?……

    第二日薛王氏先是带着薛蟠跟薛宝钗去见了王子腾。

    一番请安见礼之后,王子腾把薛蟠提溜到书房训话去了。

    薛王氏带着薛宝钗留了下来,陪着史氏说话。史氏拉着薛宝钗的小手,倒是赞了几句这孩子模样不错之类的。

    薛王氏谦让了一回,又说了一些薛宝钗聪明能干贴心之类的话。

    史氏笑笑,跟着应酬了几句。

    “听说荣国府的大房和二房分家了,”薛王氏笑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史氏听了这话,神色突然淡淡的,“这有什么。老公爷去世多年,两个儿子都已经长成,连孙辈都娶亲了,分家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理儿是这么个理儿。到底那府上的老太太还在呢,就这么的分家了,外头的人要怎么说呢……”薛王氏接着道,“况且,听说二房的小儿子还住在原来的宅子里。这分家之举,怕也是大房闹出来的事儿吧。”

    依着王夫人往日里的书信。贾家的老太太还是很宠爱二房的,尤其是贾宝玉。如今,薛王氏猛地听说贾家分家了,她第一个反应就是王夫人被大房斗败了。

    贾家没了荣国府的名头,这势上,便差了些。王夫人所在的二房被分家出去,那名头就更差了好几分。薛王氏原本还想凭着王夫人的面子,借着荣国府的势,给自己的一儿一女谋个前程的。如今这盘算,怕是要落空了。

    薛宝钗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功力丝毫不亚于王熙凤。她见史氏再说起贾家的时候,神色很不好的样子,便伸手去轻轻拉了拉薛王氏的衣袖,阻止薛王氏继续围着贾家的事儿说话。

    “不知大嫂可认得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再几个月就是今年的小选了,有个嬷嬷指点指点钗儿。到时候入选的机会也大一些……”薛王氏终于说到正题上。

    “妹妹要送宝钗参加小选?”史氏惊道,想起刚刚薛王氏话里话外的说夸赞着薛宝钗,史氏哪里还不知道这个小姑子心里的盘算。再看向端坐一旁挂着温柔浅笑的薛宝钗,史氏的眼神也跟着变了,心道:小姑子家的这个女孩儿倒是个眼气儿高的。

    “妹妹想来是不知道宫里最近发生的那些事儿。”史氏吃了一口茶,迎着薛王氏和薛宝钗探寻的目光,慢慢勾起唇角,说道:“别的事儿,倒也罢了,与咱们内宅妇人无关。倒是有一样。妹妹很该知道知道。”

    “万岁爷下了旨意,日后承宠的宫女子,能得的最高位份,也就是个贵人而已。”史氏眉尖儿一挑,“妹妹要知道。这贵人的位份可是差得多了。纵是有了孩子,也是没资格亲自抚养的。”

    薛王氏和薛宝钗都愣怔住了。

    “这,这,这是怎么说的?怎么突然……”薛王氏喃喃道,那自己宝钗要怎么办?凭着宝钗的品貌,便是做个皇妃也是尽够的。

    薛宝钗看着倒是比薛王氏还稳着些,她蹙着眉看向坐在上位的史氏,问道:“咱们没资格说万岁爷的不是。只是这道旨意一出,叫德妃娘娘和其他那些宫女出身的娘娘们如何自处呢?……”

    史氏听王子腾分析过这事儿,倒是并不看好永和宫那位,“据说德妃娘娘病重,已经有好些日子了……”

    “要我说,以宝钗的品貌和才干,再有薛家这样的家世,在京里给这孩子说份好亲事也不是一件难事儿。何苦非要把孩子送去那个地方给人做奴才呢?瞧这孩子细皮嫩肉的,想来也是打小娇惯着养大的。就这么送进去,做个随人打骂的奴才,妹妹真就舍得?”史氏劝道,“这一入宫门深似海,能不能再见着面儿还两说呢。就算挣出个前程来,也是有限的。再说了,宫里如今掌权的宜妃娘娘最是看不惯宫女出身的嫔御,太后娘娘、皇贵妃娘娘、还有别的那些满蒙八旗出身的妃嫔也是如此,这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儿。妹妹初来乍到的,日子久了也就清楚了。”

    “到底德妃娘娘还在呢……”薛王氏犹不死心的说道。

    史氏也尽了心意了,只是看着小姑子仍旧想着去撞撞南墙,也没再狠劝。姑嫂天敌姑嫂天敌的,史氏跟两个小姑子的关系其实都不算好。不过薛王氏嫁的远些,平日往来极少,所以史氏对着她比对着贾王氏要好一些。不过,这也不至于叫史氏真的就掏心挖肺为薛王氏一家子操心起来。

    “德妃娘娘的病……难说呢……”史氏撇了撇嘴,说的含糊。京里所有人都在猜德妃的病到底能不能好?有的人甚至直接就在想,万岁爷打算什么时候叫那位德妃病逝……只是这话说出来可是有些大逆不道,史氏也就只是在自己心里嘀咕几句,可是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屋子里一时静悄悄的。

    薛王氏显然是没了主意,薛宝钗低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心思。

    史氏倒是放下了,自己劝也劝了,小姑子一家要是一意孤行,自家老爷也是怨不到自己的。谁还能管的住谁的脚不成?这母女俩个都是心比天高的,瞧这样子是打算不撞南墙不回头呢。

    这般的自视甚高,倒是跟那个贾王氏有的一拼。史氏不屑的想道,真真不愧是两姐妹了。

    薛王氏强作欢颜,史氏强忍不耐,两人又说了一回话。

    只是这没滋没味儿的话,两人很快便说不下去了。

    “叨扰大哥嫂子这么久,我们也该告辞了。”薛王氏笑道,“下午还要去贾府给贾老夫人请安呢。”

    史氏笑着留饭,只是薛家母女心里存着事儿,便没答应,只是笑着婉拒了。

    等着薛家人走了之后,史氏伺候着王子腾用午饭,不免抱怨了几句。

    “……我瞧着妹妹家的宝丫头心气儿高着呢,母女俩是执意打算进宫去搏个前程了。”

    王子腾沉默了片刻,方才淡淡的说了一句。“该说给她们知道的,也都说了。她如今也是出嫁女,想怎么样也是她薛家的事儿,与咱们王家很不相干。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随她们去就是了。以后没事儿,你少跟她们来往,没得跟元春那时候似的……”

    史氏听这话头就知道,王子腾心里至今为了那事儿还有怨气呢。当下史氏眼圈儿都红了,“谁能想到呢?那时候在路上遇见了,我不过就是跟元春身边的那个丫头客气了两句,说是没事儿来说话。人倒是当真了,真就攀扯了上来,三天两头的派人过府说话,又送东西之类的。跟块膏药似的,甩都甩不掉……”

    说起贾元春那事儿,史氏还委屈呢。每回派人过来,都是说着差不多的话,无非是什么元春很得贝勒爷的宠爱啦,如果王家可以支持她的好,将来她也会多多提携王仁之类的。再就是元春派人送来的那些锭子药串珠团扇之类的,也不算是什么好东西。史氏就是赏给下头人,都没人看得上的。

    王子腾见史氏泫然欲泣的样子,只得叹了一口气,放软了声音哄道:“我也知道这事儿怨不得你……好了,别哭了……”

    史氏拿着帕子拭了拭眼角,由着王子腾哄了两句,便也见好就收了。不过她心下也觉着奇怪,王子腾平日对自己的两个妹妹还算得上疼爱,听说薛王氏要上京,他还张罗着帮小姑子家里修宅子。只是今儿个见过面了,怎么倒是说出这番话来?

    心里如是想着,史氏便也没藏掖着,直接就问出来了。“老爷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说起不管妹妹家的事儿来了?”

    王子腾重重的一叹,跟着便搁下了手里的碗筷,张了张嘴,却只是说道:“叫你以后别管薛家的事儿,你照着做就是了。就算她们求上门,也别应承她们什么。”

    “贾史王薛,咱们四家的族人以前张扬太过。眼下万岁爷有意清算包衣世家,我如今在朝上,那是小心还小心不过来呢,生怕行将踏错了半步,戳了万岁爷的眼,引得万岁爷发作。如此光景,哪里经得起她们这些人做耗?一个两个的,眼大心空的很。她们当这里还是金陵城呢!那个薛蟠,打主意打到了那些出入一品楼的人身上。”

    “这京都的一品楼跟金陵的那家可不一样。能出入京都的一品楼,那都是顶级的权贵人家。咱们这样的,连人家的门槛都摸不着边儿的。”

    只要一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一耳朵只字片语,王子腾就有生吃了薛蟠的心思。
推荐阅读:重生逍遥道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