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28-129 陈年旧事惹出纷乱心思

    包衣旗的宫女子,承宠之后所得的最高位份最多只能是个贵人。【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这道旨意一出,那些出身满蒙八旗的妃嫔们可是觉得扬眉吐气了一番。可不是这样吗?每日里给各宫主位请安的时候,就属永和宫偏殿里的几个低等嫔御的日子最难过了。她们各个都是出身满蒙八旗的贵女,却要对着一个包衣出身宫女上位的妃子弯腰低头,这叫她们这些天之娇女情何以堪?如今得了这道旨意,她们只觉得万岁爷实在是太——英明了。尤其是,这道旨意宣布之后,紧接着德妃就病了,瞧着还挺严重的。万岁爷不但没亲自过来瞧瞧,还叫魏珠传口谕免除了永和宫里住着的几位贵人答应给德妃每日的请安,美其名曰德妃需要静养。这些贵女们自是眉开眼笑的领了旨,谢了恩,末了还说“定要每日念经请佛祖保佑”云云。至于她们念经到底要祈求保佑什么,便不得而知了。

    撇开那些附属永和宫的低等御嫔不说,惠宜荣三妃也是觉得心中畅快。一是长久以来,德妃以一介包衣奴才的出身,居然可以与她们这些正经的满洲姑奶奶平起平坐,这叫三妃心里膈应的很。只是,纵是心里再怎么不满,顾忌着康熙,她们也没胆子真的就做出什么当面糟践人的事儿来,只能憋在心里跟自己堵心怄气一番。再者,她们虽是储秀宫、翊坤宫、钟粹宫,这三座宫室的主位,却也还没荣宠到可以独居一宫的份儿上。这谁宫里没几个眼大心空模样娇美的宫女啊。这要是个个都以永和宫那位做榜样,借着爬上龙床然后一步登天的,谁受得了啊?

    至于那些已经封了高位的包衣旗女子,如定嫔万琉哈氏。还有德妃乌雅氏,一个原本就是闷得跟个锯了嘴儿的葫芦似的人,如今更是紧闭宫门,足不出户了;另一个如今也是病歪歪的,只守着永和宫过日子罢了。

    定嫔模样妍丽,然性子却很是素淡。并不怎么得宠。虽然她育有十二阿哥,但是那孩子打一出生,就被康熙抱去给了苏麻拉姑抚养。这么些年来,这对母子之间,也就比那陌生人稍好一些罢了。所以,说起定嫔来,惠宜荣三妃倒是唏嘘多一些,却也没有为难她。这倒不是说定嫔有多与人为善,实在是对于三妃来说,这位的资格还够不上叫她们出手去为难。定嫔的性子好不好的且不说。这妃与嫔之间可是大大的不同,不仅仅是待遇的问题。对着康熙,妃子们可以自称“臣妾”,嫔却只能自称是“卑妾”。一个“卑”字,可见妃与嫔之间犹如天堑一般的等级差距。对这么个身份地位荣宠都不如自己的人出手,惠宜荣三妃表示。太不值。有那个时间,倒不如好好想法子去针对德妃呢。对三妃而言,德妃才是她们心头的那根刺,不除不快啊。

    翊坤宫里,宜妃一眼不错的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正慢条斯理的剥着葡萄皮儿的小儿子。

    “都几个月来,怎么瞧着还是没有养回来的样子?”宜妃忧心忡忡的问道,“内务府的事儿不是有凌普盯着吗?你不过就是个襄理罢了,做什么要去操那么多的心的?再说了,你不是把小十二也给弄进去帮忙了吗?怎的如今你倒是愈发的忙了。好些天才见你过来给我见见。”

    “皇阿玛交代的差事,儿子不敢粗糙了。”九阿哥笑道,“再说儿子如今已经全好了,额娘不用担心……”

    宜妃不待九阿哥说完,便出声打断道:“瞧你这脸梢儿白的。没点儿血色的。这就叫好了?你就糊弄你额娘吧。”说着,抬起手来在九阿哥脑门上狠戳了两下。

    “额娘……”九阿哥无奈的唤了一声,“真的没事儿了,儿子这不是苦夏嘛……”

    宜妃微带不满的撇了撇嘴,却也拿这个小儿子没办法。她心想着,万岁爷好不容易肯正眼瞧这孩子了,这孩子怕是也憋着劲儿想做些事儿出来好叫他皇阿玛看看呢。唉!这种事儿,自己却是不好拦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宜妃心里倒是先放下了对小儿子身体的担心,转过话题温声问起了差事上的事儿来。

    “你这么甫一进内务府就搞出这么多事儿来,有人难为你没有?”

    “内务府那块儿,说到底还是太子二哥的地盘儿。我是奉了皇阿玛的命令去做事儿的,谁会那么不开眼的去难为我啊?”九阿哥说的轻松,其实他初到内务府的时候,还真有人想给他使绊子呢。这人背后站着谁,九阿哥起初或许没想到,如今却是清楚了。

    “这话说出来,鬼都不信的。”宜妃桃花眼微眯着,斜斜睨过去,“内务府的那些包衣世家可不是吃素的。凌普虽是内务府总管,所仰仗的不过就是太子奶公这个身份,内务府的那些包衣世家各个根基深厚,联络有亲的。凌普未必就能压得住那些人。再说了,毓庆宫那儿……哼!”

    宜妃的心里,因着完颜家的事儿,如今对于太子妃已经是生出了几分芥蒂,连带着也怨上了太子。

    “那事儿,也不是太子二哥的错儿。”九阿哥劝慰道,“额娘心疼儿子,儿子感念。只是这事儿,原也怪不到太子的头上,太子妃也是被那家人给蒙蔽了。谁能想到那一家子能胆儿肥到算计皇子呢?”

    九阿哥拿了湿帕子擦了擦手指,接过大宫女琉璃端上来的一盅燕窝雪蛤羹,再转身奉给宜妃。“额娘消消气,先吃点燕窝羹。”

    “这是炖给你补身子的。”宜妃没好气的呲了一句,眼瞅着小儿子一脸讨好的笑意,心里纵是有再多的气,也发不出来了。“赶紧吃了吧,等着放凉了。可就没效力了……”

    九阿哥虽然不耐烦吃这些,也不好拂逆了宜妃的一片心意,好赖是一勺一勺慢慢吃了起来。

    宜妃一个眼色,大宫女琉璃识趣儿的打发了屋子里伺候的小宫女们。自己也退到屋外守着去了。

    九阿哥恍若未觉的继续慢慢吃着燕窝。宜妃想问什么,他心里能猜到一些,不过他却不能告诉宜妃。这倒不是自己碍着康熙的命令什么的,实在是这事儿要是叫宜妃或是惠荣二妃知道了,怕是要闹出事儿来。

    “你老实告诉额娘,这回你皇阿玛到底是为了什么。下了那道关于宫女子的旨意的?是不是跟永和宫那位有关?”宜妃小声的问道。“永和宫那位是做了什么事儿,惹怒你皇阿玛了?”

    那道限制包衣旗宫女子的旨意一出,紧接着永和宫那位就病倒了,万岁爷还不叫人去探视,只嘱咐人静养。太医院那里得了万岁爷的话,也并不叫院正和左右院判出面道永和宫去看诊问脉,只是派了当值的普通太医给那位开药养着就好。这说明了什么……

    打听到这事儿的时候,惠宜荣三妃的心思可是都动起来了。万岁爷这是打算叫永和宫那位就这么病逝了……?那位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叫万岁爷恼成这样啊……??

    桃花眼抬起,九阿哥一本正经的回道:“儿子不知道。”

    宜妃差点儿给气得倒仰。不禁恨狠道:“你个小白眼儿狼,额娘真是白疼你了……”

    “那你皇阿玛为什么抄了那些内务府世家?真的只是因为那起子奴才贪污皇家的几许银子?”宜妃犹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九阿哥啥也没说,直接点了点头。

    “你……”宜妃气得瞪大了一双桃花眼。

    “儿子还有事儿,先走了。”九阿哥擦了擦嘴,潇洒的给宜妃行了个礼,“有些事儿。额娘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这话,九阿哥说的极是认真。

    宜妃愣怔在那里,只听九阿哥继续道:“永和宫那位毕竟是皇阿玛谕旨册封的妃子。无论她做了什么,能处置她的,只有皇阿玛。”

    “无论永和宫那位做了什么,额娘都要记着,皇阿玛是不喜欢后/宫里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动手脚的。再说了,自这次整顿之后,皇阿玛对于后/宫的掌控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这宫里再没有什么事儿,是皇阿玛不能知道的了。”

    “至于永和宫那位。自然是要为了她曾经做过的那些事儿,付出代价的。皇阿玛容不得她。只是,小十四在呢,皇阿玛怕是会顾及小十四……”

    九阿哥是什么时候走的,宜妃不知道。她如今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着的。都是九阿哥临走之前说的那些话。

    宜妃想了许久,脑子里仍旧是一团乱麻。偶尔有个极荒诞的想头闪过,却叫宜妃直接忽视了。那个想头是在是太过让人难以置信,宜妃下意识里只当是自己太过异想天开。

    这事儿怎么可能呢?那位要是真能做出那些事儿来,也未免太厉害了些……

    九阿哥离开了翊坤宫,也没去内务府,却是直接出了宫,上了自家的马车。

    “爷可是要回府?”何顺儿问道。

    “去平安街。”

    林家就位于平安街上。

    何顺儿熟门熟户的将车赶进紧挨着林家的一户宅子里。

    “爷,到了。”

    九阿哥跳下了车,径直朝宅子里走去。在一处爬满了蔓藤的墙边站定,伸手探了探,一个隐藏着的小门便打了开来,接着九阿哥一头就钻了进去。

    跨过那道小门,便是林家的燕子坞。

    九阿哥看了看日头,估摸了一下时辰,接着便顺着抄手游廊外的鹅暖石铺的小径往太湖石假山那里走。

    燕子坞的太湖石假山那处三面围着玉兰石榴等,假山下是一张石桌,配着几个石凳放着。此时,石桌上摆着一个果盘和四碟子点心,还有一壶温温的花果茶,黛玉正坐在石凳上,摇着一把团扇。燕嬷嬷和金嬷嬷两人则是站在离着黛玉不远的地方伺候着。

    自元宵节之后,九阿哥时不时的会翻墙过来探望黛玉一番,或是送些小玩意儿。或是说说话儿。

    这事儿九阿哥自以为做的隐秘,却没想到他第一回爬墙之后,康熙那里就收到了暗卫的折子。

    老康给这事儿闹的是哭笑不得。他一开始倒也没当是一回事儿,只以为九阿哥忧心林家小玉儿的病。方才爬墙过去偷偷摸摸探视了一回。不承想,元宵节那孩子又去爬人家的墙头。这下子老康开始正视起老九爬墙这件事儿来了,心想着老九那孩子真真是个情种,为了见林家小玉儿一面,连墙都爬了。又想着堂堂一个皇阿哥见天儿这么的爬墙,实在是一件有失体统的事儿。于是康熙找来了林如海。话里话外的嘱咐了一遭,末了还加了那么一句,“如海该尽早准备小玉儿的嫁妆了,回头朕叫内务府那里把要该准备的东西写个条子给你,你按着那上面的要求准备吧。”

    这话说出来,倒也叫林如海心安了几分。当年在扬州时,不过是康熙口头上硕要将玉儿跟九阿哥栓婚,只是到底没有明旨明发的,且这么多年下来了,林如海也不知道这事儿还算不算数。如今康熙再这么一提。林如海安心了,这事儿看着是作数的了,只待玉儿成年参选了。

    就这样,林家买下了隔壁的宅子,也不住人,只是空置着。而燕子坞外墙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却就此多出了一个小门。

    当然啦,九阿哥也因为这事儿被康熙叫到跟前儿去挨了一顿念叨,不过那语气中并不见有多恼怒就是了。康熙早已属意太子是自己未来的继承人,其他的儿子最好不要有什么痴心妄想。老九是有几分小聪明的,看他经营一品楼和这次内务府清扫包衣世家的行动就知道。但是他能为了林家的女孩儿做出如此不靠谱的事儿来,康熙倒是觉得如此这般倒也不错。温柔乡,英雄冢。一个化作绕指柔的儿子,纵是再怎么精明能干,那也是有限的。

    九阿哥这次过来,是为了送个竹根雕的小笔筒给黛玉。他陪着黛玉说了一会儿话。也没多留便准备走了。

    “你瞧着心事重重的样子。”黛玉说道,“既然你不想跟我说,也找个能听你说话的人吧。”

    九阿哥虽然一直嘴角带笑,但是眼底却有着浓得化不开的烦忧。黛玉心思敏感,尤其是面对自己情根深种的人。

    九阿哥听了这话。苍凉一笑,“有些事儿,不好说给人听的。”说出来了,便是捅破天的祸事。

    黛玉秀眉微蹙,担忧的望着九阿哥。

    “别担心了,这事儿其实也没什么。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晚了。如今能做的,不过是干等着干看着罢了……”若是自己能够早点察觉到,小十一或许不会就这么早早的去了……

    “我虽是不喜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只是如今为了你,为了这一世我们不至于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总要有些自保的能力和手段的。你是我捧在手心里呵护了万年的宝贝,陪你一世历劫化形,总不好叫你白受旁人的委屈。”

    自林家出来,九阿哥就一直沉默无语。何顺儿这一路上伺候着也没敢多话,自家这位爷自从查抄了内务府那些包衣世家之后,私底下就一直是这样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常常是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关就是一宿。只是今儿个,自家这位爷虽然还是那副有心事的样子,却跟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至于不同在何处,何顺儿一时半会儿的倒是说不出来,只是就这么觉得罢了。

    马车一路缓缓前进,突然一个人影自旁边的店铺中飞出,径直躺倒在了马车的前方,唬得何顺儿紧紧拉住缰绳,停下了马车。

    何顺儿探头一瞧,那扑倒在地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子,不过瞧他的样子像是得了重病,很不好的样子。

    店铺里一个伙计蹬蹬蹬追了出来,站在自家的店铺门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那躺在地上的男子,骂道:“你一个快死了的痨病鬼,别说你没银子,就是你有银子,小爷也不会叫你住在店里。赶紧着,快点滚!没得这么害人的……”

    “怎么回事?”马车骤然一听,紧接着外面便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打断了马车里兀自想着心事的九阿哥。

    何顺儿连忙小声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遭,“奴才瞧着,那人怕是真要不好了,那脸色白的跟鬼一样……”

    九阿哥撩起车帘,打量了地上的那人一眼。淡青色的衣衫,算不得是什么好料子,看着不像是出自殷实之家。再去看那人的脸,九阿哥怔住了,竟然是他?

    “把那人扶进来。”九阿哥淡淡的吩咐道。

    “爷,这人瞧着是真生了病的,要是过了病气……”何顺儿为难道。

    “先送人去医馆。”九阿哥交代完,便径自下了马车。“前头就是一品楼了,我在那儿等着。你给爷记着,这人对爷有用,你给爷把人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何顺儿本还想着再劝劝,一听说这人对自家主子有用,态度倒是变了,“爷认识那人?”

    “……算是认识吧。只是没想到,居然会这种时候遇到……”

    九阿哥眼看着何顺儿将那人扶上马车带去了医馆,方才抬脚朝一品楼方向走去。呵呵,倒是没想到,竟叫自己遇见了这位,还是在这位落难的时候。这锦上添花怎么也比不上雪中送炭不是?以这位绝对死心眼儿的性子,必会记下自己近日对他伸出援手之情。这位也是个极有才的,毕竟前一世正是有这位给老四出谋划策,才叫老四最后击败了所有的兄弟,登上了皇位。

    戴铎,呵呵……

    九阿哥的心情,显然很是不错。自己这里正打着瞌睡呢,就有人给自己送枕头来了。前世这个戴铎既然可以帮着老四夺嫡成功,今生应该也可以给自己出谋划策的。自己也不想去争那把椅子,只是想求个不被人鱼肉的逍遥人生罢了。

    至于要如何用这个戴铎,倒是还需要再仔细考虑考虑的。

    九阿哥自顾自的想着心事,抬脚跨进了一品楼。楼里自有任何九阿哥的伙计,忙上前打千儿问好,将人给迎了进去。此时的一品楼外头不远处的地方,一个模样五大三粗满面红光的锦衣少年,正色眯眯的对着九阿哥一闪而过的背影流了一地的口水。

    美人儿?

    真是个美人儿呢!

    没想到在这京都的地界儿上,还能看到这么一个比江南女子更加精致的小美人儿!

    要不是身后还跟着自家老娘和妹妹,外加满满当当五辆马车的家私,薛蟠当下就打算弃马追随美人儿而去了。

    “你,过来。”薛蟠唤来一名小厮吩咐道。“马上把刚刚走进一品楼的那个美人儿给爷打听清楚,瞧瞧是谁家的姑娘。这事儿要是办好了,爷重重有赏!”

    那小厮在金陵的时候,就是跟在薛蟠身旁,为虎作伥的,算是薛蟠的心腹了。此时得了薛蟠的话,自是满口答应了。“能叫爷瞧上,也是那小娘子的造化了。”

    这京都虽是贵人云集,但是并不是所有的贵人都有百万两的家财的。薛蟠自认自家虽是包衣出身,但是家私丰厚,比起那些穷得没饭吃的正经旗人,可要好太多了。自己舍下几万两银子,还怕得不到美人儿?

    哈哈!美人儿啊!

    等着爷纳你进门儿吧!!

    “哈哈哈哈……”薛蟠心情倍儿好的仰天大笑了两声,这才催马继续朝荣宁街的方向去了。

    “哥哥这是傻乐什么呢?”一辆挂着青绸软帘的马车里,薛宝钗正掀起窗帘一角往外打量。听见薛蟠的笑声,她好奇的问起薛王氏。

    “许是看到什么可心意的玩意儿了吧。”薛王氏带着淡淡的疲累说道。姐姐那里一直没有回信,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自己如今就这么贸贸然的登门拜访,也不知好不好的?

    唉——!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逍遥道重生之幸福日常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