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124-125 朝会任命 出人意料

    九阿哥勾起唇角,自怀中取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红色漆雕锦盒,递给黛玉。【最新章节阅读www.baoliny.com】“今儿个过来,只是想送这个给你。”

    “是什么?”黛玉伸手接过锦盒,带着几分欢喜的问道。

    九阿哥什么也没说,只是笑着示意黛玉自己打开来看。

    锦盒被打了开来,只见一只被雕成莲花样式的指环,静静的躺在里面。那指环的材质也是奇特,仿佛如水一般的透明,竟能一眼望穿。那莲花从外观到色泽都跟真的差不多,莲心处的嫩黄色、花瓣处的浅紫色还有莲叶那里的碧色,都好像是自那水光中隐隐透出来的一样,色泽清澈透亮,没有半点儿的杂质石纹。整个指环没有一处接缝,瞧着竟像是从一整块石头里,依着这各种的颜色精雕细琢出来,仿佛是浑然生成的一般。

    “这个是什么玉石?我竟从没见过。”黛玉好奇的将那指环拿在手里细细把玩着,喜爱之情溢于言表。“这玉石起初摸着凉凉的,但是握的时间久了,又感觉温温的……?”

    “这是我一个门人从缅甸那里带回来的玉石。你要是喜欢,我叫人多淘换些来。”九阿哥说道,“这东西在缅甸那里,遍地都是,不值什么。”

    “嗯,谢谢你的礼物了,我很喜欢。”说着,黛玉抿嘴一笑,好似芳华绽放一般。“不过,没有回礼的。”

    九阿哥也笑了,只是很快,桃花眼中便浮起了一层不舍。“我该走了。”

    黛玉轻咬着下唇,点点头。

    一声叹息在头顶处响起,黛玉强忍着泪抬起头,突然额头那里传来一个温润的触感。她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前已经没有了半个人影。

    不一会儿,就见雪雁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姑娘,手炉拿来了。”

    “嗯,”黛玉收拾起心中的不舍。对着雪雁笑道,“咱们回去吧。”

    听说黛玉肯回屋了,雪雁欢喜的应了声好。一路上,雪雁发现黛玉的气色仿佛好了许多,小脸儿白里透红的。她不禁纳闷了起来,难道真是屋子里少了地龙,空气不好,闷着姑娘了?不然,怎么只是出来走了一会儿,姑娘的精神和气色都好这么多?……

    十六那天。林如海开始上班了。

    朝会上,康熙接二连三的颁下几道旨意。

    一、大阿哥入兵部,协理兵部尚书;

    二、令四阿哥和八阿哥视察京畿水利;

    三、九阿哥天资聪颖,令其襄理内务府。

    前头的两条旨意并没有叫众人感到意外。

    除夕那天,大阿哥携着大福晋一起出席了宫里的筳宴,长眼睛的都知道大阿哥这算是苦熬过来了。既然大阿哥可以进宫了。那么自然也是要重回兵部当差的。

    再者,对于永定河的大堤康熙一直不是很满意,永定河这条河要是能搬走,康熙一准是要把这条河搬离京城远远地。可是谁也不是上帝,康熙没有金手指,永定河一年只有几个月的丰水期,但是这几个月来水量大,很容易就是发洪水,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没水,沿岸闹旱灾。四阿哥管着工部。八阿哥也在工部跟在四阿哥后头学着办差,康熙点了这两人去视察京畿水利,想的便是要怎么去整这个十涝九旱的永定河。

    这两条都是年前各部就已经议定好了的,只等着康熙年后下旨明诏罢了。

    只是那第三条旨意,却是叫人惊悚了。事先可是一点儿风声儿没传出来过啊!万岁爷怎么就想到这出了呢?

    四九城里。关于九阿哥的传言日嚣尘上——初三那天,宫/里出了大事儿了,这事儿还跟九阿哥有关。虽然大家未必会全信外头的那些个传言,但是这无风不起浪,空穴不来风的。再说总有那么几个消息灵通的人,知道宫/里出的事儿那都是真真的。只是,这回出的事儿,却是叫人耐人寻味的紧。

    外头疯传,九阿哥借酒撒疯,行秽乱之事。

    又有人说,九阿哥被万岁爷打了四十板子。

    还有人说,九阿哥怕是要成为本朝第一个被削爵圈禁的皇阿哥……

    种种传言,一环套一环,众说纷纭。

    不过,总而言之就那么一句话,九阿哥要倒大霉了!

    为这个,今儿个朝会上,九阿哥的前后左右被空出来好大一块儿地儿。他自己倒是无所谓,十阿哥却是气哼哼的朝着众人不停的甩眼刀。这些个死奴才,当九哥是瘟神吗?一个个的,躲什么躲?

    说来,这还是九阿哥头一回参加朝会。他虽早已出宫开府,却只空有一个贝勒头衔,康熙一直没有给他安排差事,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参加过朝会。也正因为这个,外头才会一直在传九阿哥是个不得宠的。

    今儿个,九阿哥冷不丁的站在朝会上,落在众人眼里,可不就印证了外头盛传的九阿哥要倒霉的传言了吗?大家只当,康熙是打算把人揪到朝会上,当堂处置了。

    可是如今,万岁爷这算是个什么意思啊?

    康熙当庭下旨说九阿哥“天资聪颖”?还命其襄理内务府?!

    众人都懵了。

    内务府啊,说到底那就是万岁爷自个儿的钱袋子,能替万岁爷管钱袋子的人表示啥?信任啊!

    万岁爷这摆明了是要给一身污名的九阿哥洗白白啊!

    九阿哥打小就谣言不断的,啥离谱的话都有。康熙老爷子一直没啥反应,在这众人眼里,就跟默认了差不多。

    如今突然来了这么一出,怎能不叫人小心肝儿发颤?

    林如海面儿上虽有些愣怔,不过片刻便恢复了正常,不动如山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六部尚书都是混迹官场的老人儿了。虽然也惊讶康熙的这道突如其来的旨意,到底没有什么失仪的地方,镇定的就跟一切都在他们掌握之中似的。其他的官员可就跟炸了锅似的,咋咋呼呼的在那里交头接耳互相打听议论。

    康熙坐在龙椅上。冷眼看了会儿底下这些大臣们的反应,然后几不可察的扫了一眼梁九功。

    梁九功立刻心领神会的站出来,轻咳了几声。

    这要是搁在平时,底下的这些人立马全都安静下来,排排站好,等着上头的康熙老爷子清嗓子训话了。只是今天这事儿太叫人惊悚惊讶惊叹了。众人一时竟没听见梁九功的示意。直到梁公公“咳咳咳咳……”好一阵子,恨不得把肺叶子都咳了出来,底下人这才慢慢安静了下来。

    见场面终于平静下来了,梁九功方才端着一张咳得通红的脸退到一边,临了还不忘狠狠瞪了那几个吵闹得最凶的人。梁公公这是气狠了,就这几个兔崽子,差点儿没叫公公我咳得背过气儿去!日后逮着机会,咱家非得给你们几个小鞋儿穿穿!哼哼!!

    后面的朝会,大家早已没了心思,所幸也没有什么别的大事。康熙便叫散了。

    “太子、裕亲王和九阿哥,留下。”

    众人面面相觑的散了,唯有太子、裕亲王和九阿哥,跟在康熙后头,进了东暖阁议事。

    进了东暖阁,康熙先在暖炕那里坐了。又指了自己右手便的位置叫太子坐。九阿哥头一次来东暖阁,一举一动皆跟着裕亲王走,康熙看了心下倒是又满意了几分。

    “来人,赐座。”

    “谢皇上(皇阿玛)。”裕亲王跟九阿哥一起谢了恩,方才在小太监搬过来的圆凳上坐下。

    “老九,这些年来,却是委屈你了。”康熙说道。

    九阿哥面儿上一惊,直接站了起来,只道:“儿臣惶恐,不敢担这委屈二字。”

    康熙笑了笑。示意他坐下,“这些年来,你的表现,朕很满意。不骄不躁,懂得本分。日后也当如此。方对得起朕与太子对你的信任。”

    “皇阿玛的教导,儿臣记下了。”

    “好了,说正事儿。”康熙挥手,叫梁九功把黄敬的那些折子拿给九阿哥看,“这些东西你先好好看看,太子跟你裕皇叔都已经看过了。”

    “是。”九阿哥接过折子,慢慢的看了起来。越看眉头皱的越紧,脸色也愈发难看了起来。

    康熙等人也不催他,只在那里喝着茶等着。

    许久之后,九阿哥方才合上手里的折子,恭敬的递回给康熙。

    “说说吧,这事儿你是怎么看的?”康熙笑问九阿哥,他也是有意考校这个儿子,毕竟头一回办事儿,康熙也不知道这个貌似聪明的儿子到底有几斤几两。

    九阿哥神色有些踌躇,瞄了一眼太子,见太子对着自己点头笑了笑,方才安下心来。

    康熙坐在那儿,将太子跟九阿哥两人之间的小动作瞧了个正着,却也不恼。瞧着老九与太子一如当年的那般亲近,康熙只觉得安慰。这时,裕亲王正好看过来,老兄弟俩个相视一眼,会心一笑。天家最是薄情,父子亲情、兄弟情谊更是少的可怜,为了那把椅子,多少骨肉相残,兄弟操戈。就像太祖的十六个儿子,九个是被赐死的,其中还有六个被削了宗籍。康熙与福全这对兄弟,也是因为在他们还没有长到懂得争权夺利的年纪时,便已经大局已定。所以这对兄弟,倒是一直感情甚笃。

    “回皇阿玛的话,这折子里请奏的事,儿子确有些个想法。准不准的,还请皇阿玛决断。”

    “说。”康熙整暇以待的听着。

    “是。”九阿哥整理了一下思路,方才缓缓说道:“首先,这些所谓的包衣世家说到底,也只是咱们八旗的奴才。要说地位,那绝对是低的不能再低。他们不可能攀上正经的旗人,便只能彼此之间相互联姻。这应该是古已有之,如此几代下来,如今的这些包衣世家怕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早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关系网。”

    康熙点了点。示意九阿哥继续。

    “其次,内务府包衣其实也是源自这些包衣世家。内务府素来掌管了皇家的衣、食、住、行等所有的日常事务。不仅如此,内务府还负责宫女的小选。这其中,可就大有文章可做了。”九阿哥沉吟道。“虽然家世稍好些的包衣人家都会给自己的女孩儿办理免选,但是不排除有些人家妄图依靠自家的女孩儿,来给家里搏个前程。如果家里既有那颜色好,手段高的女孩儿入选宫中做了宫女子,家中又有人在内务府里握有权柄,那么……”

    “按着那份奏折里说的。这些包衣世家在内务府、御膳房、太医院等都有人出任职位,或大或小,总而言之是已经遍布了宫里的所有角落。如此一来,若是有人可以掌握住包衣世家的这张关系大网,完全可以针对任何人做出算计。……”九阿哥说到这里,却是停下了了,后面显然还有话没有说出来。

    康熙眼眸一亮,想起那天黄敬执意不肯说出的事情,竟隐隐有所顿悟。

    太子皱着眉,也猜到九阿哥隐去的事情怕是牵连不小。便打算私下里两人再慢慢详谈。

    裕亲王只是点了点,心道这位九阿哥确实是有几分聪明。至于九阿哥的未尽之语,裕亲王并不打算去猜。宫里的事儿,有时候知道的太多,怕不是福反是祸了……

    “老九说说,如果这事儿叫你去处理。你打算怎么做?”康熙饶有兴致的继续问道。

    九阿哥低头想了片刻,方才回道:“此关系网经营已久,且涉及的人家众多,牵扯到宫里的管事也不少……若是让儿臣来处理,儿臣主张杀鸡儆猴,其余人等安抚为主。但是,当采取一些有效的措施,以杜绝这些包衣世家妄图掌控皇家的野心。”

    杀鸡儆猴,这法子康熙也想到的。只是后头的那些,还当再斟酌斟酌。

    “你跟裕亲王和太子商量商量。拟个条程上来。”康熙指着九阿哥说道,又问:“你可还要找些帮手?”

    九阿哥回道:“可否叫十二弟来帮忙?”

    哦?不找与自己交好的老十,却叫上了素来中立的十二?康熙问道:“怎么想到找十二的?”

    “其他的兄弟都是好的,只是十二弟的性子更沉稳一些。这些事情看着就知道是个繁琐细碎的,唯十二弟能耐得下性子来做。”九阿哥说的中肯。老十虽然粗中有细。但是真要他坐下来这么抽丝剥茧的整理这些东西,还不如直接叫他抹脖子了事了来的痛快呢。十三倒是也稳得很,可到底年纪还小,九阿哥怕他耐心不足。十四挨了板子,如今还在床上趴着呢。纵是十四没事儿,以十四的性子也是干不了这个的。

    九阿哥的话,叫康熙笑了起来,几个儿子的性子如何,他自是一清二楚。“准了。”

    关于九阿哥的任命,慌乱的不仅仅是前朝,后宫也跟烧滚的水一样沸腾了起来。

    自打初三那天从寿安宫回来之后,宜妃身上便有些不好。太医院的太医轮番请脉也没给诊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说些天气变化,内里不调之类的,开了一大堆温补汤药,叫好生养着。左院判也来了,倒是说了一句“心病而已”,然后开了清火宁神的汤药叫煎了吃。

    九阿哥来看了几回,倒是惹得宜妃只掉眼泪珠子,却也没说什么话。

    康熙叹了又叹,只是事未成之前,他什么都不好说,也不愿说些空话之类的,便只好每天悄悄地趁着宜妃睡着的时候,过来探望一遭。

    此时的宜妃,眨巴着桃花眼,不可置信的听着大宫女琉璃打听回来的消息。

    “这话可是准的?万岁爷真的说老九天资聪颖?还叫老九去襄理内务府了?”

    琉璃点点头,“真的,万岁爷已经发了明旨了。”

    宜妃跟着康熙多年,对于康熙的心思,她还是能琢磨出一二的。就是因为琢磨出了些事儿,她才会恼那人拿着自己儿子作饵,居然还假戏真做将儿子给踹得吐血。

    一想起老九那张苍白的脸,宜妃就觉得心口那儿被揪得生疼。又怕自己情难自禁说漏了嘴,叫儿子知道自己不过是给他皇阿玛做了筏子。平白伤心。所以没回九阿哥来,宜妃除了哭,也就只能哭了。

    “万岁爷这是想做什么?”宜妃心里没有半点儿的放松,反倒是更紧张了。康熙下了这么大的本钱。怕是所图不小……老九的身子骨还没好呢!那人这是又想着拿老九去算计谁啊!!

    “娘娘,何顺儿来了。”琉璃出去了一趟,又折返回来,对宜妃说道。

    宜妃自冥想中回过神儿来,“快叫他进来。”

    “给宜妃娘娘请安。”何顺儿对着宜妃磕头问安道。

    “免了。你家主子呢?”宜妃不耐的挥手叫起,急切的问道。“朝上出了什么事儿?你家主子身子可还安好?”

    “回娘娘的话,主子好着呢。”何顺儿揣着一张笑眯眯的包子脸,说道:“主子要奴才给娘娘带句话。”

    “说。”没见到老九的人,宜妃总归是不放心的。

    “主子说了,请娘娘安心将养身子。这守得云开见月明。”

    守得云开见月明?!

    宜妃问道:“还有别的话吗?”

    何顺儿摇了摇头,“回娘娘的话,没了。”

    宜妃敛目沉思了片刻,又问:“可知道十爷在哪儿?”

    一听宜妃话里问到那位爷,何顺儿的嘴角不禁抽了抽,“回娘娘的话。十爷这会儿,怕是已经在九爷府里候着了。九爷吩咐奴才给娘娘传过话的时候,十爷就在跟前儿。十爷说了,要奴才给娘娘传完话,赶紧回府张罗席面儿,好给九爷庆祝。十爷还说了。一定要有肉有酒,不要素的。十爷说他不耐烦吃草……”

    “扑哧”一声,宜妃被何顺儿的话给逗乐了。就连跟在宜妃身边伺候的琉璃,也是强忍着笑意,肩膀却是在那里一抖一抖的,忍得好不辛苦。

    宜妃想着九阿哥说的话,又听见十阿哥这么个反应,当下却是放心不少。“琉璃,我记得小厨房那儿有好些鹿肉,叫何顺儿带回去。堵了老十的嘴。也省得老十总在那里抱怨老九拿他当兔子似的,竟喂他草吃……”

    “是。”琉璃脆生生的应道。

    永和宫的德妃自然也是得了消息的。

    老九居然被任命襄理内务府?

    怎么会这样呢?

    清风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生怕惹恼了德妃。在永和宫里伺候的人都知道,德妃最痛恨的便是翊坤宫的宜妃娘娘,最厌恶的却是翊坤宫娘娘所出的九阿哥。今儿个。九阿哥不仅得了万岁爷赞赏,还被任命襄理内务府。这消息怎能不叫自己的主子愤怒?

    只是,德妃却并没有如清风所担心的那般生气。她也是伺候康熙的老人儿了,当今万岁爷心里想什么,她自认这满宫上下再没有比自己更清楚的了。

    万岁爷倒是真的疼爱太子啊!外头的那些传言说的虽是九阿哥,但是只要有心思的都会将那醉酒秽乱的事儿,想到毓庆宫的头上。到时候,太子便是满身长满了嘴,也休想辨得清黑白。只是如今,万岁爷却把九阿哥抬出来了。那位爷这是想把九阿哥竖起来当做靶子,以转移众人对外头传言的关注,省得真有人琢磨出味儿来,联想到毓庆宫。

    哼!

    万岁爷可真是好算计!!

    那位元后,赫舍里氏,也是个极有手腕的。没想到那人都死了那么久了,居然还能叫万岁爷这么着心心念念,处心积虑的使出所有的手段,去护着那个女人生出来的儿子!!

    幸好元后死得早,要不然还叫宫/里其他的女人怎么活?

    枉那宜妃还以为自己才是万岁爷的心头好呢!德妃在心里冷冷的嘲讽道。

    万岁爷为了太子,可是真的打算把老九从头利用到尾了呢。以后,那个死妖孽怕是连个渣儿都不会剩下了……

    德妃沉吟着,内务府里自己还是有些人脉的。要不要使人,给那个死妖孽下些个绊子,使使坏呢?
推荐阅读:武神天下重生之幸福日常重生逍遥道择天记网游之大盗贼原始兽妻生存记饲养恶犬绝爱浮生最红颜[来自星星的你]吸血姬与外星男人春风十里,不如你灭天邪君重生之豪门悍女嚣张王爷狂妄妃月下仍是他医世无双(夏一流)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