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八十章 塑料兄弟情

类别:亿万先生   作者:绯我华年   书名:福谋_福谋无弹窗_福谋最新章节
    小院里,当确认杜五已经远去,元白舀酒入铜锅,道:“庆直,你与我说实话,你可是与杜家交恶了?”

    “不曾,除开那日他来问询,今日可是我与他见的第二面。”

    司空八郎一脸无奈。

    元白微微颔首,道:“这位杜郎君年轻气盛,我观他心胸不甚开阔。以我之见,你还是在此地多盘桓些时日,待他离开,你再走吧。”

    “也只能这样了,”司空八郎苦笑。

    他是真没想到这个杜五竟然这么厉害,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竟也能疑到他身上。

    想想一早预见的柳福儿,品品桀骜敏锐的杜五,司空八郎深觉,自己一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了。

    而此时,被司空八郎敬佩的杜五正立于满面寒霜的徐九跟前,早前梳拢得极为整齐的束发正湿哒哒贴着脸颊,几点乳白的甜浆正沿着他下颌的曲线,缓缓滴落。

    杜五拱手道:“梁二狡诈,惯会巧言令色,郎君莫要上当。”

    徐九冷笑,“我这什么都没说呢,你就立马推卸责任,我看是你狡诈吧?”

    “郎君,”杜五双膝跪地,道:“郎君可还记得你我幼时歃血所喝之酒?”

    徐九冷冷睨他。

    杜五道:“从打那日起,杜五就已决心把命交与郎君,一生护佑郎君左右,为郎君披荆斩棘,不论何人挡与之前,我绝不后退半步。”

    徐九抿了嘴,唇齿之间似乎又泛起那日的血腥气。

    杜五道:“郎君,此时他梁家兵力在北,属地空虚,我徐家却是兵强马壮,全无后顾之忧,我笃定梁二不会与此时跟我徐家交恶。所以步步紧随,”他道:“是想借势,迫他露出破绽,借此保全郎君,也能保粮船不失。”

    徐九冷哼,“粮食而已,买就是了,岂能与我性命并重?”

    杜五轻叹,“郎君,我们两番采购,已经抬高蜀地粮价。且我们仅剩的那点钱物都在郎君船上,而今怕再无力购买了。”

    徐九面色微变,手微微动了动,有些后悔那会儿该带些物什出来的。

    杜五与徐九几乎是朝夕相处的长大,他一动,杜五便知徐九的杀心已消减大半。

    他心头微松,言辞却更恳切了,“郎君,我已探知梁二与何人勾结,只要确凿,便可擒之。以他诱那梁二折返,到时粮船还是咱们的。”

    徐九吸了口气,俯身将杜五搀起,道:“船上拘禁的日子实在难熬,我一时失态,五郎可会怪我?”

    杜五摇头,道:“你我兄弟,说这些岂不生分?”

    徐九呵笑,扶他去坐榻,又扬声命谷大拿来干爽的巾帕,想想又道:“五郎一路奔波,还是好生泡泡,也解解乏。”

    他复又吩咐谷大。

    杜五按住他,道:“郎君,此事需得快刀立断,再晚些,证据怕就全没了。”

    徐九眉目一凛,露出些煞气,“五郎既然确定,又何须什么证据,把人抓来就是。”

    杜五摇头,“此人家族在此地不弱,且还有命官保驾,若没有确凿实据,只怕动不得分毫。”

    杜五起身,道:“郎君且安坐,某去去就来。”

    谷大托着厚厚的棉巾进来。

    徐九道:“外头风冷,五郎擦干头发再去不迟。”

    杜五拱手,接了巾帕,转去外面。

    徐九睨了眼谷大,道:“你跟着一块去,探明了回来报我。”

    谷大应诺,轻步退去。

    徐九一手掌心撑案,手指轻点桌面,最终只摇了摇头。

    他承认,柳福儿所说有理,边关失守,与徐家并无益处,如果可以他也愿意给这一船粮食。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没有钱。

    没钱就等于没粮,那他也就交不了差。

    他此番能来筹备军需,可是阿娘使了好大力气,几番许诺阿耶,才办成。

    若他空手而归,阿娘的脸面该往哪儿放?

    他又如何在一众兄弟面前立足?

    至于柳大所言的突厥南下,自有叔伯兄弟应对,与他无干。

    另一厢,司空八郎送了元白出门,仲六悄悄凑来回禀,“郎君,杜郎君派人去咱们楼船了,据报是在问咱们船上有何许人。”

    司空八郎微微点头,侧目见仲六一副心神不安的样子,便道:“别怕,如今留在船上的,家眷都在司空家,他们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仲六扯扯嘴角,微微点头,又道:“郎君,咱们当真不走了?”

    “不走了,”司空八郎道:“这儿可比船上安全。”

    仲六低低叹了声,懊悔自己早该劝郎君离开。

    司空八郎道:“你去给其他世家子送拜帖,打从今天起,我要日日宴客。”

    仲六望他一眼,躬身出去。

    司空八郎转头,遥望阜头方向。

    良久,他轻轻一笑,转身回屋。

    而此时身在阜头的杜五则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负责询问的护卫道:“杜郎君,全船之人俱都口径一致,司空郎君的确孤身而来,并没有携友。”

    “不可能,”杜五两手背与身后,左右踱了几圈,道:“你们,立刻去新都,听说司空家在那里有座别院,去那再行探问。”

    护卫拱手,带着其他人与阜头登舟远去。

    杜五磨了磨牙,侧目看谷大,道:“你去以郎君之名与世家子中探问,司空八郎与谁十分交好。”

    “杜郎君,这只怕不太好吧,”谷大没有动,只陪笑说道。

    杜五冷笑,“或者你去问问郎君,看他意下如何?”

    谷大拱手,道:“杜郎君,奴冒犯了。”

    他转身往徐九的住处行去。

    杜五冷冷看他背影,修长的指节攥得发白。

    许久,他提步跟着来到徐九暂居的院子。

    才一进门,就被请入正屋。

    徐九笑着招他落座,并给他倒了盏酒,道:“谷大木讷,行事古板,半点不会变通。我已骂过他了,五郎莫要与他一般计较。”

    “怎会?是我莽撞了,该先行与你商量才是,”杜五勾了勾嘴角,心知即便几番解释,早前他紧追粮船一事,还是在徐九心里留下了痕迹。

    他心里清楚,此番若顺利拿回粮船还好,若不然只怕兄弟情谊就到此为止了。
推荐阅读: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一品江山 首席御医 神煌 大圣传 圣堂 九星天辰诀 超级强者 官场之风流人生 吞噬进化 乾坤陨帝 都市超强仙医 咸鱼大进化 传奇系统都市行 我的金仙时代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超凡先锋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变身娜美酱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