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中忍考试(笔试考试)

    参加中忍考试的下忍们分开两列,到相应的地方出示自己的参考证,并抽取自己所在考场,然后各自去自己的考场等候考试的开始。我们来参加木叶的统一性中忍考试的3个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的小队在一起排队。因为我们来这里得比较晚——还不是因为飒人起晚了——所以基本算是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我们身后就只有几个人,前面的长队暗示我们还需要排好久。中忍考试的第一场——笔试考试,果然是聚集了这一届中最强的下忍们,而且是来自各个国家的。

    “火之国木叶忍者村、雷之国云隐忍者村、水之国雾隐忍者村、土之国岩隐忍者村、雨之国雨隐忍者村、匠之国匠忍者村,还有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站在我后面的泽人扫视着蜂拥的人群。

    我有些吃惊,“好厉害,”说完转过头看向他,我发现他也在看我,“居然都认得出来,连小国都知道。”

    “只要是有忍者的村子的护额,我都认识。”他微微俯下身,在我耳边轻声说,仿佛是怕别人听见。

    “是因为任务需要吗?”我问。

    他只是默默地点点头。“目测下来,木叶的参考人数最多;其次应该是岩隐;再其次是雨隐;然后是云隐和我们;剩下的就是雾隐和匠忍者村的。”

    我奇怪地问:“水之国也是大国,怎么参考人数这么少?”

    泽人淡淡道:“水之国的‘大’,在于综合实力强劲。而它本身就是一个领土仅限的岛国,本来人口就大大逊于火之国、风之国这样疆域辽阔的国家。”

    “要说风之国疆域辽阔……其实都是没什么用的土地。”我冷笑着说,虽然我觉得他可能会不高兴。

    但是,他丝毫没有露出不快之色——真是天才杀手:“说对了,这就是我们国家参考的只有3个小组的原因。到底还是土地辽阔却没什么有用的地。”说完,他深吸一口气,“第六班居然没有来参加木叶的中忍考试,我还有点诧异。”

    “你也会诧异吗?”我微微笑了笑,“不过,从某一方面来说,不就是减少了3个强敌吗?”

    “他们3个的实力的确不是常人能及的。”泽人抱着手臂慢慢点点头,“你看起来一副没干劲的感觉,怎么了?”

    我叹了口气,重新看向前方——2个木叶的成年人忍者正帮助考生核实参考证并抽取考场,离我们还有一段距离。“我根本不指望我能成为中忍,是没什么希望和干劲。”

    “这就不对了。”一个声音说,是陌生的声音。

    站在我前面一个皮肤黝黑的白发男生转过头,他比我高一点,眼睛呈明亮的金黄色,神情很严肃,看不出是哪个国家或忍者村的,“既然都来参加了,只有卯足了干劲才有通过考试的可能。”他说。

    我眨眨眼,对于陌生人的劝慰感到有些惊讶,“嗯……哦。”

    他突然放松下来,转过身来看着我,伸出手:“你好,我叫圩田沁。”

    我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伸出手,他有力地握了握我的手。

    他的队友们也转过身,其中一个女生笑了起来:“你看,老沁又开始搭讪女生了。”

    沁马上转过身,“男生我也搭讪的好吗?”

    另一个披着黄色长发的男生坏笑着说:“因为老沁男女通吃。月夜修,你小心点这家伙,他老花心了……”

    “哦。”我应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所有人的名字。”他回答,“我叫圩田烙一郎,这位是圩田茶。”他瞥了一眼那个女生。于是,那个女生朝我挥挥手。我突然明白,那个叫烙一郎的应该是会某一种感知忍术。

    “嗯……你好。”我忽然觉得有些尴尬,他们怎么跟陌生人也聊得这么开,而且是对手,“你们是一家的吗?”

    “不是。”最刚开始跟我搭话的人说,“我们村子那一角的所有人家都姓圩田,但是我们没有亲戚关系。”

    “准确来说,应该算是远亲吧,”茶说,“不然也不会有同样的姓氏。”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几家古代都是靠种田吃饭的,为了让我们这些早就脱离了耕地的后辈记住,所以才设计这样的姓氏。(注:圩田,指人们利用濒河滩地,湖泊淤地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一种农田)”说完,3个人都笑起来。

    “每次听你这么说,我都要笑半天。”沁说,“我们家古代又不是耕田的,是放羊的啦!”

    “反正也没有光彩到哪里去还炫耀!”茶伸出舌头,然后,她看向我:“你叫什么?月夜修?”

    “日向月夜修。”我回答。

    “好名字哎,”她说,“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月圆之夜出世的修罗。”

    “好高尚的感觉。”

    “其实没什么高尚的……”我看看他们,“说起来,为什么说‘只有充满干劲才能有通过考试的可能’?”

    茶在身后把手搭在烙一郎的肩膀上,烙一郎则抓住她的手腕,“我们都13岁了,以前来木叶参加过一次中忍考试,可是很不幸的是——我们3个人都落选了。那时候只有3场考试——笔试、生存、实战,我和烙一郎在生存就不行了,还是老沁把我们拖到终点的,所以我们两个在最后一场开始前就弃权了。老沁打到实战第二场的时候也落选了。”茶说。

    我有些惊讶,“中忍考试的淘汰率这么高吗?”

    “当然。”她继续说,“那一次最终成为中忍的只有4个人。怎么样?淘汰率很高吧?而且,其中2个都是雾隐忍者村的,”她用眼神示意我看向另外一列一组穿着很显眼的3个人,他们都背着不同样式的巨型忍具,“那个小组今年也来了……喏,在那里呢!”

    “他们其中不是有2个已经是中忍了吗?怎么还能来考试?”泽人皱了皱眉头,插话道。

    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眼睛旁边一个奇怪的刺青居然皱成一个骷髅的样子。但是,当我有些不敢相信地开始眨眼时,那个骷髅已经没了,它看起来就是一个花纹有些奇怪的普通图案。我觉得那个骷髅很让我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而且我的印象似乎很深,但我就是忘记在哪里了,“别说中忍,有一个家伙都是上忍了。”她意味深长地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给我们惊讶的时间,然而我们都表现得很平常,“他们当然是为了让自己的另一个队员成为中忍,所以假装以下忍的身份参加考试。”

    “太作弊了。”我小声说。

    “也算不上作弊,”泽人说,看了看我,“毕竟,我们这边可也是有上忍级别的家伙存在。”说完,他回头看了看我们3个小组攒聚的人群。

    我只是不明所以地“呵呵”一笑。

    泽人看着那几个人:“你们是云隐?”

    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对的。”

    “跟对手聊得这么快活真的好吗?”

    “我们无所谓,”沁回答,“虽说是对手,但既然都是考生,某方面来讲也是队友吧?”

    茶也笑了,“比起考试,我还是更喜欢交朋友。”

    烙一郎看向我们,“你们呢——砂隐?”

    我点点头。

    “你们倒也是,挺友好的忍者。”他说。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如果是找别的忍者搭话的话,最大的可能是遭到嫌弃吧。”沁撇撇嘴说。

    “在考试前就先打一架也说不定。”茶“咯咯”地笑着说。虽然她说出的话让人感觉有点恐怖,表情看起来却很自然,好像这些都已经变成常态了。

    当队伍渐渐缩减,到了我们核对参考证的时候。我们出示完参考证之后,他们让我们抽取相应考场。我抽到的是3号考场,飒人抽到的是1号考场,慕则抽到2号考场。把同一组的人分开考还真是谨慎——我当时是这么认为的。但我还是想得太少了。

    当我到考场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坐好了。

    因为作为不固定,于是我就随便找了一个靠窗又还没有人坐在旁边的位置坐下,并看向窗外。监考老师还没有来,只剩下一群稀奇古怪又安静的考生们,我有一种监考老师再也不会来,或者说就是根本不会来的感觉。说不定这场考试就没有监考老师。我发现烙一郎跟我一个考场,而且就在我前面一点的位置,他似乎没有发现我。

    这时候,广播响了:“咳,来自各国的下忍考生们,你们好。我是你们中忍考试第一场——笔试考试的主考官——奈良鹿丸,请多指教。”说完,他就呻吟了一声,好像是在伸懒腰,“好了,我来告诉你们第一场考试的规则。首先,每位考生到讲台上拿一下讲台上的白纸和钢笔,然后会自己的位置坐好。”

    我们排好队,到讲台上拿了笔和纸。

    我刚刚在座位上重新坐下,广播又响了:“都坐好了吧?请看大屏幕——”

    黑板前的屏幕突然亮起来,白色的底色上显现出一道题目外加一张抛物线图。我愣了一下。

    “都看到题目了吧?直接把答案写在白纸上,并在右上角写好自己相对应的考号和姓名就好了,写完了以后把纸反扣在桌面上。限时2个小时,11点准时收卷。此外,我要强调的,请看一下你们的周围——”考生们纷纷抬起头,“你们周围一圈都是摄像头,我们这边有许多中忍级别以上的忍者考官通过摄像头监视你们,你们所要做的,就是不要再考场闹事——力气都留到下一场考试,还有不允许看别人的答案。如果有发现此类作弊,会在广播里点名,一组成员立刻离开考场,3年内不准再参加中忍考试。通过这场考试的条件是一个小组3个人中至少有2个人做对屏幕上相对应的题目。”

    接下来,广播停止了。

    题目:图平面直角坐标系抛物线y=负三二X平+bx+c 经A(0-4)、B(X10)、 C(X20)三点且X2-X1=5。抛物线是否存点P,使三角形BPO为等边三角形,若存在求点P坐标;若不存在,请说明理。

    太可怕了,我没有学过抛物线。然而,从各个考生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也没有学过,没有人立刻动笔写。这种东西,一般都是专业的非忍者学校学生才学,我们这种忍者的数学学得都是很浅的。

    可是,这时候,我注意到屏幕靠下方还有一行小字——1号考场答案:8。

    为什么屏幕上会出现1号考场的答案?

    我疑惑地看着那行字——反复地看。既然只说不能看别人的,没说不能看别的考场的,我“作弊”应该没关系。我打开白眼,把视线放到其它考场。果然,1号考场放的是2号考场的答案,而2号考场放的是3号考场的答案。我们这个考场的答案,我轻而易举地看到了——答案是:P(-34)。

    我快速把答案写上,写好考号和名字,然后入这场考试的负责人所说,把纸反扣在桌面。

    下面的问题在于,慕和飒人怎么办?我虽然有白眼,但是那只局限于让我知道我所想知道的答案,这时候是帮不到他们的。我决定先看一下他们的情况。果然不出我所料的是,飒人和慕似乎都在为题目的事情焦头烂额。怎样才能把答案告诉他们?

    10分钟过去了。

    我的耳边响起姬的声音:“月夜修,把1号考场的答案写在纸上,我会告诉3个在1号考场的人。”我在纸上写下1号考场的答案。“看一下2号考场的答案,再写一下。”就这样,我把3个考场的答案都写下来,最后再把它们一一涂掉。姬果然聪明。她利用自己独有的能力使我们3个小组的人联手获得了答案。

    于是,就在其他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我们9个人就开始发呆了。

    我特别留意着坐在前面的烙一郎。

    因为我觉得他有感知能力。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的话,他们组会是一个有很大麻烦的组的。

    看来,这场考试的根本就是考察小组合作与感知能力、远程交流能力,并不在于要做出这么难的题目。还真是以外聪明的考官,我懒懒地看着窗外,不远处另一栋楼道里考官们急匆匆走了走去的身影时隐时现。

    身后传来碰撞声。

    我转过头去,看到有一个戴着火之国木叶忍者村护额的忍者猛地推翻椅子站起身,瞪着摄像头指着坐在自己旁边的雾隐大喊道:“主考官!那家伙都偷看了我将近5分钟了,你到底有没有派人在看啊?他这是作弊!”

    然而,那个被指控的人的确怔了一下,结果却只是冷笑着,斜眼瞟了一眼这个人:“哼,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作弊?”

    广播里没有声响。

    我怀疑那个主考官是在等待这一幕会有什么发展和变化。

    与此同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他们那一桌上。木叶的忍者脸涨得通红,他很不甘心地叫道:“主考官,你倒是评评理啊!虽……虽然我是拿不出证据,但是监控里肯定能看到!”

    广播里传出模糊的声音,一阵“滋滋”声后,主考官的声音再一次回荡在教室里:“我就坐在你那桌的监控前面。”那个人立刻愣住了,我听到主考官轻笑了两声,“我怎么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可疑现象?”

    这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安,眼珠尴尬地“滴溜溜”地转。我微微眯起眼。

    最后,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那个……那应该是我看错了……”他坐下来,重新拿起笔。

    广播又关掉了。

    那个木叶下忍在纸上写上答案,跟我的答案一样。

    我突然明白,原来除了通过感知忍术之类的术能搞定这上面的难题以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骗过考官。

    尽管我认为考官的那两声笑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已经发现了,只是因为佩服他的聪明而没有揭发而已。

    就在他站起身并尴尬地眨眼、到处瞟时,已经从别人那里获得了正确答案。他所说的一切,都只是用来掩护自己的幌子罢了。我微微一笑,真是聪明。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醉枕江山 召唤万岁 重生小地主 重生之温婉 神座 光明纪元 官场之风流人生 官术 九星天辰诀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英雄无敌之王座争霸 软,化,物 瑶光女仙 大帝挑战系统 娱乐小童星 杂草的自我修养 深空之下 魂血之书 求道在万界 万古第一帝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