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机密篇(1) 日向家兄弟之计

    【衔接处:日向修一发现了日向麟火与日向月夜修的谈话后,教训了弟弟并毫不留情地把妹妹赶走了】

    看着月夜修的身影渐行渐远,修一才慢慢松开手。他注视着妹妹的背影,眼神里的冰冷和怒火都消失了,只剩下一种惆怅的迷茫感。

    “咳咳咳……”麟火猛地跪倒在地,抓住自己的脖子试图从刚刚的窒息感中缓过来。连续咳嗽一阵之后,他淡淡地低声说:“已经走了。”仍然低着头,仿佛故意不想让人看见他的脸,“没事,都离开了。”

    “是往日向宅吗?”修一看向他。

    麟火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不……”他打开的白眼在脸上显现出暴突青筋,显得很狰狞,“4个人,往同一个方向去了,但是跟日向宅正好相反的方向。”他又咳嗽了两声。

    修一看向头顶,“果然跟我想的没错。”

    麟火盘着腿坐起身,摸了摸带伤的脸,嘴里发出“嘶嘶”声:“哥哥,超痛的。”

    “如果不真打的话,是没办法让她相信的。”

    “虽然这样说……”

    “月夜修的观察能力很敏锐,”修一打断他,走到他旁边蹲下身看着他,“如果再让她察觉,问起来可就麻烦了。”

    麟火笑了,“哥哥还真是——牺牲了自己呢。说不定她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

    修一无奈地笑了,眼神很是平淡而慈祥,“如果她有心的话,长大后自然就会明白的。如果这么做只为了让她喜欢的话,演什么戏也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麟火调皮地伸出舌头。

    几个小时前,修一就觉察到了妹妹的存在。当时,他正和麟火坐在咖啡店里,拿着一杯柠檬水。他看向窗外,这个地方正好能透过后面的玻璃看到火影办公室,而他也正巧发现了在那里的3个人——第七代火影、传说中宇智波一族的最后族人、还有一个看起来非常眼熟的人。其实老远的,他就知道是她了。

    “麟火。”麟火抬起头看着修一,修一淡淡地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窗外,“你看站在火影面前的那个人,是不是有点像月夜修?”

    “怎么可能……”麟火一边理所当然地答复着,一边看过去,随即收回了之前的话,“奇怪——真的是!”

    修一把杯子举起来,“小声点,麟火,有一个家伙就在垃圾桶旁边的桌子那里。”

    麟火斜眼瞟了一眼修一所指的位置——一张看似平常的桌子边,坐的是一个带着口罩和压得极低鸭舌帽的男人,他捧着一杯仍冒着热气的咖啡,一边看着手机,装作假日出来喝杯咖啡放松的模样,手法却很笨拙。

    “啊……”麟火垂下眼帘,眼神里满是无奈和无语,“戴着口罩还喝咖啡?这也太明显了点。昨天和前天还遛狗来着,离我们最近的都是这家伙吧……”说着,他叹了口气,用手托着腮,瞅瞅修一,“嗯,怎么办?”

    修一只是远远地注视着月夜修。当她离开房间,修一看向麟火,“我们得把龙太的事告诉她。”

    “可是家族不让说出去的。”麟火紧张地回答,同时瞥了一眼那个被家族雇佣而监视了他们好几天的忍者,那个监视者只是拉了拉帽子,仿佛意识到麟火的目光。

    修一只是看着前方,没有看他:“我们只有演一出戏,才能达到既告诉了月夜修她所需要知道的事,又让我们不至于下场太惨。”

    “怎么做?

    修一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是的,没有错。这个家族都腐烂了。自从这个连自己都没有见过几面的同父异母弟弟来到木叶以后,事情都变得很麻烦。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学习起来又吃力又慢,更要命的是这个才刚刚知道上学是什么滋味的男孩根本不想学,只是抱着一种想“报答”姐姐的幼稚心理逞强来到木叶,真心也不愿离开砂隐忍者村这个故居。在这个没什么认识的地方,他更是紧张。他根本不想学,被家里人说是个“懒孩子”、“没出息的日向家后人”。

    家族不需要这样的吊车尾的存在。

    “看来,我果然还是应该让你妹妹过来。”有一天,坐在院子的走廊过道边时,父亲叹着气对修一说。

    修一好一会儿没有反应,但是那之后父亲也不再说话。他终于明白父亲是想留给他说话的机会,想听听他这个更适合做一家之主的儿子的意见,只好开口:“龙太还太小。”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父亲没有回答。

    自那之后,父亲三天两头打发二男和三男出门去。

    “没事别老宅在家!”后妈把他们轰出门,不耐烦地告诉他们,并一把甩上门,好像再也不想看到他们。

    虽然表面上看是这样子没错,而真正想打发他们走的是父亲,这一点作为儿子他们也心知肚明。

    “怎么办?”麟火最喜欢问这一句。

    “既然都被赶出来了,就到处走走。”修一提议。

    然而,事情还没完。

    当发现有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子一直跟踪身旁时,麟火真正开始紧张,首先发觉这一点的就是他。从银行,到电话亭,再到鞋店,然后又是纪念品店,最后还有美术馆,这个人一直跟在旁边。戴着墨迹和口罩,有时候还戴一顶帽子,步步紧跟,似乎是生怕把兄弟两人给跟丢。

    如果直接这么告诉月夜修发生在龙太身上的一切,那个跟踪者恐怕会立刻报告给他们的父亲听,而到了那个时候,3个人一起遭殃是免不了的;再如果,让麟火告诉月夜修这件事,他当告密者去揭发这件事以保全自己——听起来都很不道德;接着如果,通过书信之类的东西把消息传递给她,有一种很大的可能就是月夜修会去找父亲,而那时候3个人也同样都遭殃……综合下来,能最大减少受到伤害人数的方法,是让麟火假装自己偷偷告诉月夜修这件事,而修一突然出现装作要告密的样子吓走月夜修,让她立刻回去砂隐忍者村,自己再隐瞒现实让那些监视者去告密,父亲最终惩罚的人数就会由3减到1……

    没错,是从3减到1,而不是从3减到0。

    而天生比较单纯,想的很少的麟火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修一分析这个所谓的“作战计划”时,告诉他的是受罚人数会由3减到0,而麟火也很理所当然地选择相信哥哥。

    而继那之后的第二天,麟火再一次被赶出去——只有他一个。

    自己一个人逛街应该说是很无趣的,于是,他来到修一的房间。修一坐在桌子旁边,一只手捧着一本书,甚至没有抬一下头。麟火不禁感到有些迷惑。

    “修一,不出去吗?”

    “我被禁足了。”

    “为什么?”

    修一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不无责备之意,“因为昨天的事。”

    麟火愣了一下,“你不是说……”

    “我只是不想把你卷进来,”说完,目光又回到手中的书上,但是有些飘忽不定的眼神却说明他根本没在看书,“我说过,我要把这次事件的损失尽量减少。”

    “但是……”

    “没有‘但是’,麟火。”修一打断他,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你自己明明很清楚——做任何事,都是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应该说,我们是冒着最大的风险做一件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的事。但是,你觉得值得吗?”

    麟火短暂地思索了一下,把身体的中心换到左腿,“值得。”

    修一望着他没有再说话,眼睛里满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

    麟火没有离开。他用手攀着门栏,低着头,上午温柔的阳光洒下来,把他消瘦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显现在修一房间那散漫着淡淡清香的竹席地板上。他咬了咬嘴唇,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有种想说又说不出口的感觉。

    最后,他拉扯着自己的衣角,像个害羞的女孩子一样,“可是……我觉得明明都是兄弟姐妹,就应该互相帮助才合理吧……可是,总感觉无论是作为弟弟还是哥哥,我总是被保护着。大哥也罢,修一也罢,总是护着我们。”修一微微眯起眼,听他继续说了下去:“我也想保护你们。就像修一哥哥一样,完全是诚心诚意地保护我们,不惜被误解或是讨厌。可是……我……我就一直,没什么做为……就连月夜修都替我挨打……”

    修一怔了一下,微皱眉头,“原来你已经都知道了吗?”

    他淡淡地点点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因为我闯祸了,她不想让我被打,就故意逃出日向宅。结果,修一哥就只打了月夜修……”

    修一把身子转向他,“这件事似乎只有我和她知道。她都已经让我保密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就是知道,”他猛地摇摇头,“就是知道。”

    修一知道他是不想告诉自己。

    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慢慢走到麟火面前,然后伸出手。麟火抬起头,修一把手放到了他的头上,揉了揉他的棕发明:“因为这是哥哥应尽的职责。哥哥的存在除了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弟弟妹妹。你不需要刻意去找机会帮助他们,因为那样反而会惹麻烦。你也不需要去做什么大事证明自己,”修一低下头,看着麟火,尽管眼睛依然冷冰冰的,“在‘他们’眼里,你从来都是好哥哥;在‘我们’眼里,你向来是好弟弟。记住,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说完,他看向门外,“你出去吧,给我带一杯柠檬水。”
推荐阅读: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英雄无敌之王座争霸 软,化,物 瑶光女仙 大帝挑战系统 娱乐小童星 杂草的自我修养 深空之下 魂血之书 求道在万界 万古第一帝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