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 家族囚笼永远无法逃避

    本想躲过去的,但是既然他都看到我了,我看我也是躲不过去了。

    而这个人还不是最让我感到恐惧的人——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另一个人才是。

    “不好意思,失陪一下,你先走吧……”我对佐良娜说道,然后在她还没来得及回应的时候便快步从他们身边走开,穿过密集的人群朝那个人走过去。

    他愣了一下,但却停下脚步等我走过去。

    我不安地看着他,而他在我还没有走到他旁边时就打算叫我的名字。我吓了一跳,生怕让他前面那个留着银发的人也发现我的存在。我拉着他的手腕把他拖到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小巷子里,喘了口气。“嘘——”我把食指放在嘴边,“我可不想再让事情再糟糕下去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愣愣地看着我。他明白了我的意思。

    “你……你怎么在这里?”好一会儿后,他开口了。

    “完成任务,”我小声回答,并回过头看看有没有惊动那个人——好在我没有发现任何其他人的影子,“麟火哥呢?”

    他眨眨眼,“逛街而已,顺便买点日用品。”又眨眨眼。

    “骗人。”

    “真的。”他说,晃了晃手中的袋子,“喏,洗涤剂还有毛巾……”

    “我不相信。”我坚持道。

    在我的印象里,他们这群家伙从来都不逛街、也从来不帮家里买东西。因为做这种事情的都是分家的仆人,只有他们才会负责管理家庭的这种琐事,要是劳我哥哥这样的人去做,反而下场会很惨。我明白他们不是无缘无故出来“逛街”的。

    他有些不安地左右看了看,然后才小声说:“我们两个是被父亲打发出来的。”

    之前看着他眼睛不几秒就眨,我就知道他所说的都是假的。

    “被打发出来?为什么?”我皱皱眉,疑惑地看着他。

    他有些犹豫,眼神恍惚不定:“我们也不知道。”

    “别瞎说。”

    “我说的是实话,”他提高了音量,“真的,这几天他们总是难免打发我跟修一出来,说让我们多出去走走什么的。”

    我顿然有了一种极不好的预感。

    “怎……怎么回事?”

    “我不清楚。家里最近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或是变动之类的,反正突然的就……”

    “肯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

    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似乎是有事想说,却又不能跟我说,“但是看起来跟平时都没有区别。”

    “你们没有问修吗?”

    作为长男,修知道的事情永远比我们多。这就是只有大儿子才能享受的特权,就连修一都没有他那么高的地位,尽管我自己也知道比起修,似乎修一才是最可靠的继承人。

    “问修?”麟火几乎要叫起来,“你疯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嘴巴有多紧!他简直跟墓碑一样,嘴上什么都不说,肚子里都不知道装的是什么水!你不知道我以前问他的时候他都怎么回答:‘不知道’、‘没什么’、‘麟火你到底在说什么’……”他闭起眼,“他就是这样,家族的事情必须藏着,连兄弟都不能告诉。真是……现在我不指望能从他那里挖出什么有用的来了。”

    “果然,”我淡淡地看着他,“你这家伙也没什么用。”

    “有种你把修一抓过来问。”他也淡淡地回应,看我不悦地挤挤眼,他又说:“你问他也问不出什么的。真的。”

    我叹了口气,但是预感告诉我事情应该还不止这么一点。于是,我又抬起头,我发现他似乎正准备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你想说什么?”

    他连忙摇头,“没……没事……”

    我奇怪地看看他——似乎没有再想开口的样子,于是,我问他:“龙太怎么样?”

    “还不错。”他很含糊地回答我。

    “‘还不错’是什么意思?不能具体点吗?”

    “你想知道什么?”他这话问得很奇怪,好像我不能多知道一点关于自己亲弟弟的事情一样。

    我皱了皱眉头,“他适应吗?”

    “他做什么事都很小心,一副胆子很小的样子。”他说,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而且……我发现他喜欢粘着大哥,也不知道为什么。”

    “他粘着修?”我有些不敢相信,却呼了口气,“不过把他交给修,我也就放心了。”

    麟火却很犹豫地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纠结和痛苦,“月夜修……”

    “嗯?”

    他微微俯下身,抓住我的肩膀,“我告诉你一些事……本来家族是不让说出去的,特别交代不要告诉……嗯……不要告诉你。但是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的心顿时凉了,而他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确定没有人以后,压低声音:“修一可能在找我了,小心点,不能让他知道,绝对不能让修一知道。不然我们两个就都死定了。”我点点头,他继续说:“其实不是龙太不适应这里的生活,是家族不接受他。”

    “什么?”

    “你听我说——”他蹲下身,紧紧抓着我的手臂,低下头,棕色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家族……家族还是接受不了没有白眼的族人……而且,龙太他,学习起来速度太慢了,无论是柔拳还是控制查克拉,他都是一点感觉也没有……父亲觉得把他留在这里……嗯,就是给他做特训,就是浪费时间……”说着,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一个星期前,我在半夜的时候路过父亲的房间,看见还有灯光,以为他忘记关灯就出去到别的地方去了,本来准备去帮他关灯,却发现他在房间里跟族长交谈。我站在门口时,听见他说……说龙太没用,他们要把你换过去……”他的脸色很阴沉,“而且,他们似乎不打算把龙太送回砂隐忍者村……我也不知道他们打算把他怎么样……只是……只是觉得……”

    “难以置信吧……”我冷冷地接过他的话。

    他抬起头用带有一些吃惊的眼神盯着我。

    我低着头,双手微微颤抖着。我攥紧了拳头,“你难以想象吧,哥哥……”我咬紧嘴唇以防让自己哭出来,“果然是这样……就因为……因为我们是分家……我早应该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居然让龙太替我受罪……”

    麟火站起身,“总之,这些事情绝不能让修一知道……”

    “喂,你刚才说——不能让谁知道啊?”一个冰冷的声音在我们身后响起。

    麟火顿时愣住了,他的瞳孔缩了缩,浑身颤抖起来。“修……修一……”

    我猛然转过身。修一消瘦的身影在巷子黑暗的阴影里显现出来,银发垂在肩头,勾勒出身体白色的轮廓线。他向前了一步,银色而显得有些无神的眼睛里只有冷漠和愤怒,微皱的眉头让人不寒而栗。我也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他一直就在我们的旁边,听我们禁忌的谈话,而我居然没有察觉到。

    完了……

    我只知道——我完了,麟火也是……

    “不能让他知道,绝对不能让修一知道。不然我们两个就都死定了……”麟火之前所说的话在我耳边环绕着,我怎么也想不到这种可怕猜测会被验证。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挽回了。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缓缓朝我们走过来。

    我不想让麟火因为我受罚。

    我看着他:“哥……哥哥,是我问麟火哥的,这跟他没有关系……”不料,他只是伸出左手,拦住我把我推开,径直朝麟火走过去。

    没等麟火开口,他猛地一拳上去,打在麟火的右半边脸上。麟火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而修一直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轻轻松松地把他拎起来,随即把他忘身后的墙上一甩,用力把他顶在墙上,掐住他的脖子。麟火呜咽着,闭着眼皱起眉,却没有办法反抗。

    我确凿被吓了一跳。

    我完全没有想到修一居然会对麟火下手,而且这么残暴,在外人看起来就好像是要他的命。我想告诉修一是我想知道这些,不怪麟火,但是我却全身僵住了,动弹不得,只有微微颤抖着,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难以置信的一幕。

    这时候,修一转过头,却没有松手:“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小声回答,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底:“我是到这里完成任务……”

    “什么任务?”他质问,仿佛是不相信我。

    “送一个东西……”

    “大声点!”他命令道,眼神很可怕。

    “应风影大人的命令,给火影送一样东西。”

    他顿了一下,“如果你不想把事情搞大的话,就快走。”然后他又压低声音,使声音显得十分沙哑:“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我简直难以回忆那一段可怕的时光。它就像恶魔一样,深深在我的大脑烙上烙印,而且时不时就在我耳边“嗡嗡”地转来转去,喃喃道:“你哥哥都不要你了呢……你最好永远都不要回去……既然恨他,就再也不要看到他啊……你不是本就厌倦了吗?干脆逃了吧,丢下你的弟弟不管……反正也没什么关系吧?因为你母亲死了以后,也没有人要你弟弟了,对吧?亲爱的,看到你痛苦的样子,我真高兴……”

    继那件事以后——也就是我从木叶忍者村回到砂隐忍者村,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大家也都回来了,开始专心地为中忍考试做准备。唯独我,把自己锁在家里,跟一只猫一起,几乎没有再出过门。

    是的,这件事暴露了以后,我就再也不敢出门。好似生怕在老远的自己家门口遇见修一一样。

    我无数次抓起手机,打算打电话给麟火。但是,又总在即将按下拨通键时停下,删除了他的号码,假装我之前什么都没干,把手机仍绕一边,然后抱起腿,把脸埋在手臂里面。

    然而,有一天,我看到飒人发给我的短信:“月夜修,快到中忍考试了,你如果不舒服的话多休息休息,如果可以坚持的话跟我们一起去考试吧!你可以成为中忍的,我们都相信你,慕也确定参加统一性考试。”我笑了,就这样吧——我要参加统一性考试,不算是为自己能成为中忍,而是要考给他们看……

    修,修一,麟火,龙太,还有……父亲,你们等着吧,我会是你们这群人里第一个成为中忍的忍者的。

    等着看看混血的真实实力吧!

    我背着包坐在石阶梯上,昏昏欲睡地垂着头。昨天晚上11点才睡觉,虽然看上去不是特别晚,尤其是比起那些喜欢熬夜的人,但我是很少那么晚睡觉的。平时也没什么事,累了就早点睡——总的来说,我每天都是“早点睡”的,有的时候更是8点多就睡觉了。加上早上5点多就起床的缘故,我更是感觉又困又累。但是作为小队长,我还是坚持每次集合都第一个到。

    第二个到的是慕,他来了之后,只是瞪着我看了好一会儿——似乎在察觉我的变化——然后坦然地走过来,在我旁边很近的地方坐下来。

    “早上好。”

    “嗯,早上好。”他回答,眼睛却注视着前方,“你的傀儡术练得怎么样了?”

    我笑了,“练出来了,简单的牵引和微调都可以做到。话说你还真是爱操心啊,这几天几乎天天问。”

    他有些不耐烦地瞥了我一样,却没什么责备的神情。

    又过了大概10分钟,藤月浩老师走到我们旁边,跟一样犯困的飒人一起。

    “好了,看起来都到齐了,那就——走吧?”他朝我们笑了笑。

    “咦……不等其他班的吗……”飒人揉着眼睛说,他看起来跟刚刚起床一样,红发乱糟糟的。

    “不等了!”藤月故意大声说。

    “什么东西,”我不悦地看着飒人,“他们早就走了。”

    “什么?”

    “都是因为你,你也太慢了。”慕淡淡地说。

    经过了3天漫长的赶路时间,我们来到木叶。因为时间十分紧迫,我们跑到非常快,休息时间相对而言也比较少。这些所导致的是,我们在路上遇到了第四班和第五班。他们两个班汇集在一起,一共8个人,一个也不少。跟我们不一样的是,他们看起来都不怎么精神。

    “哟,大家。”飒人吊儿郎当地向他们打招呼。

    “是第二班啊,”英美老师笑了,“果然是厉害呢,这么快就追上我们了。”

    “实际上,准确来说,也快到了,不是‘这么快’才对吧……”秀树有些无语地表示。

    飒人看向秀树:“喂,秀树,要是在考场上遇到了,我可不会让你。”

    秀树挑战般地“哼”了一声:“彼此彼此。”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将夜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傲世九重天 唐砖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英雄无敌之王座争霸 软,化,物 瑶光女仙 大帝挑战系统 娱乐小童星 杂草的自我修养 深空之下 魂血之书 求道在万界 万古第一帝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