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七十四章 中忍拦截者

    我知道——我被跟踪了。

    而且,是步步紧跟,不想跟我拉开太远的距离,仿佛是担心跟丢我。我深刻地明白他们的目标,那就是我现在手中的东西。我微微眯眼,我很多次想摸清楚他们行动的根据,可是他们的运动无规则可言,只是很普通地在追赶我而已,然后再找机会下手。

    那些人得是多么笨拙……

    我这样想着。

    就算是跟踪,也不应该把自己隐藏得这么明显才对。刚开始是变成一滩水软趴趴地躺在地上就算了,后来又直接明目张胆地跟在我身后跑,而且就在地面离我不远的地方,老远的声音就能听得一清二楚。上忍?不,可能只有中忍水平。我不断地加速,是想甩掉他们,但是这听起来就不是个好办法。他们的步子跟得很紧,这个我已经交代过。我这个人,本就很谨慎,为了不让任务落空,我不想跟那群人正面交锋,那样的话,最后可能会死在这里的人只可能是我。4天时间,才过去半天。

    我偷偷地结印,打开白眼。

    我的身后足足有4个人,都是18、19岁左右的家伙,居然戴着雾隐忍者村的护额。

    是水之国雾隐忍者村的忍者,明明是五大国联盟的时代,他们想造反吗?

    但是从查克拉的分部范围来看,根本不止4个人。我把白眼的视野扩大,发现了另外3个人。只是,那是当我意识到我已经深陷他们包围圈的时候。这个阵势被称为梅花型包抄。正前方的靠左边和靠右边各有1个人,正左边和正右边又各有一个人,后面3人则是以三角形进行U型包抄。我之前居然都没有察觉到。所以,他们后面的人故意弄那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从而使深陷他们包围的猎物察觉不到前方的敌人。

    我努力使自己冷静,在自己仍然有能力战斗的时候,不应该想到负能量的东西。

    再一次把查克拉集中在右眼,我仔细计算每个人离我的距离和他们现在维持的速度。最近的是我正右边的家伙,他离我只有28米,这种距离真的是近得让我发慌。而其他人基本都保持在离我60米开外的地方,看来右边的那个是敢死队的。他们也不清楚我的实力。只知道接受这个任务的不可能是普普通通的下忍,所以才这么谨慎。

    我假装还没有发现他们,继续自顾自地前进。

    他们各个用面罩遮着脸,似乎是害怕被认出来。身上披着厚实的毛皮衣服,有的长到一只拖到脚踝,衣服里面藏的是暗器。7个人,看来不用通灵术恐怕是不行了……

    没想到的是,他们展开行动地很快。

    我知道他们在用什么交流。虽然没有明显的通讯类装置,但是我可以看清楚把他们7个人连接在一起的查克拉线。

    最右边的那个人缓缓向我这边逼过来,看起来他打算马上下手。

    虽然本来我觉得你们是来历不明的忍者,但是从现在的情景来看,是冲着风影大人送去给火影大人的东西来的,我也不需要犹豫做什么怜香惜玉的事了。

    这个家伙胆子很大,他选择了直接擒着刀就从我身后追上来,照着我的头就劈。我猛然转过身,把查克拉释放出来,借助了回天的力量把他给弹开了。趁他的身体还在空中时,我踩住身后的树干,把查克拉集中在右手,脚猛地一蹬,打向他的腹部。不料,这样普通的速度之下,他根本没有躲闪,而是直接用身子接下这一招,然后向后倒去,瘫倒在了地上。我落到他旁边,朝他走过去。刚刚的触感非常奇怪,我本想用点穴先封住他的查克拉总中枢,没想到却没有成功——明明是看准了位置的。难道是人偶?仔细想想那是不可能的,如果是人偶的话,我的白眼就不会看到他的查克拉。

    我眯起眼。

    我身后的影响模糊起来,那些人的位置在改变,我却发现仍然在活动的只剩下5个人了。除去我面前的这一个,应该剩下的是6个人才对。那个消失的人不可能在这几秒内就离开我目前4千米左右的视线范围的。我感到瞳孔在缩小,每个人身上的查克拉线路显得很模糊,查克拉的走向也都看不清楚了。

    这是怎么回事?

    几个人查克拉的位置来回变换着,仿佛在空中漫无边际地飘来飘去。

    看来是对方在干扰我白眼的视线,虽然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样的手法,但肯定不是普通的幻术或者是干扰类型忍术。

    我转头看向躺在地上的那个人。他的身体就像一滩烂泥一样,软趴趴地伏在地面,像已经死了一样,尽管我知道如果他是正常人的话他肯定还活着。我走到他旁边,蹲下身,正想伸手试试他是否还有心跳,背后猛地飞来一束苦无。我弹腿跳起来,落到正上方的一根粗树枝上,向身后望去。

    一个面目狰狞的家伙出现在我对面的一个树枝上,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大褂,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蒙住脸,所以这样就在人面前清晰地展现出一张丑陋而邪恶的嘴脸。他的眼睛和嘴出奇地大,甚至可以看到眼白上的血丝。当我们的目光汇聚到一处,他“咯咯咯”地笑了:“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啊啊!像桃子一样可爱,像桃子一样可爱。杀掉了还真可惜啊!”

    这算什么比喻。

    他贪婪地看着我——不,准确地说,是看着我身上所带着的东西。

    另一个落在我身后——也就是另一边,他戴着面具,背着一把短刀,穿着显得正常许多的紧身衣。我把白眼的范围收回来,使多余的查克拉不会干扰我的视野。现在我只需要把精力集中在这两个人身上。

    “真是讨厌的小鬼。”他喃喃道,“居然一下就把我们的人给打死了。”

    原来如此。

    他们那边也有通过看查克拉来判断敌人和同伴未知的感知忍术,所以才会知道——比我早一步知道那个人已经死了。

    不先找到那个麻烦的人会很麻烦。

    我解开白眼,恢复到正常视野。

    他们都没有行动,似乎是在等待正在赶过来的同伴,似乎又不是。当我看向那个面目狰狞的男人时,我听到身后传来刀剑离开剑鞘的“咔嚓”声。我猛然转过身并从口袋里抽出千本。顿时,火星乱溅,从相交的刀刃之间迸发,闪亮的火光刺激着我的眼睛。他双手把着刀柄,用尽全身的力把刀压下来。但是这个办法很笨。我突然减轻力量,把千本向一边划过去,故意诱导他把刀刃朝我劈下来。然后随即一个转身躲开,抬起腿就猛击他的下巴。

    他的身体向后倒去,却被另外赶到的一个同伴给接住了。

    他的面具被我给踢掉了——只是个普普通通的20岁上下年轻人而已。

    已经出现了4个人了,其中1个已经被干掉。简单的计算一下,也就是说现在我所面对的是3个人,而应该还有3个或者更多人躲在我暂时看不到的地方。

    我在树枝上站稳身子,把千本放回口袋里,然后拉开腿,把手臂架起来,做出柔拳的架子。

    “这个架势……”那个挨了我一脚的人痛苦地看向我,“果然是日向的小鬼。”他缓了一下后立刻又站起来,所有人在此期间都没有动——看来这家伙就是这伙人的老大。“你们小心点,”他说,“要是被挨上一拳,估计——”他瞥了一下眼躺在地上的尸体,眼神冷冰冰的,毫无怜悯和惋惜,“就会和这家伙一样。”

    那个不戴面罩的人发出了尖锐的笑声:“咿呀哈哈哈哈!谁叫他一心只想着立功,不按计划行动。”说着,他也从衣服里拿出一把短刀——一模一样的短刀,在空气中闪烁着寒光。

    我再一次打开白眼。

    既然3个人一次全上了,我也不得不认真了。

    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速度非常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擒着刀出现在我的上空。他一只手握着刀,横向朝我砍过来。我后退一步,左手打向他的手臂。把他拿刀的手臂打开的一瞬间,猛地甩出右臂对准他的心口。可是,他的脚落地的一瞬间,就以让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后撤,顺势躲过了我的柔拳。我决定不给他留喘息的时间。我把查克拉贴在脚底,迅速转过身再次出右手。他一边向后跳一边熟练地躲闪,趁着我抽回手的空档,直直地拿刀桶向我。我尽量卷起身子,转过身,身体几乎撞到他身上,但是没有把控好的是——我是背对他的。于是,我抡起手臂,把手肘猛地撞上他的腹部。

    没想到的是,他并没有立刻摔倒或是从树枝上掉下去,而是硬生生地挨下这一击,只是收着肚子连连后退。我趁机打掉他手中的刀,从口袋里拿出千本。在我面前的人还没有缓过来的时候,我转过身把千本甩出去。那个人横着刀,几下就把我的千本全部弹回到地面。没有戴口罩的人随即抡拳砸下来。我朝旁边一闪,抓住他的手臂直接顺势把他从高处扔了下去。

    打掉了我千本的人一个箭步冲上来,挥舞着两把明晃晃地短刀,十字交叉朝我砍过来。他的刀法让人有些眼花缭乱,因为他的手臂挥舞得毫无规则可言。在看不清他下一步动作的情况下,我只得连连躲闪。

    这群人暂时都只是肉搏,大概是因为大大低估了我的实力。总体从体术而言,在我眼里他们都是垃圾。

    就在他把刀劈向我的肩膀时,我并没有躲开。他以为要得手了,便把所有力气集中在这一击上。我从身上放出查克拉,猛地把他的刀刃劈断。他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我就抓住他的肩膀,膝盖狠狠地撞在他胸口。随着骨头断裂的声音,他目光痴呆地一个翻身掉了下去,摔落在地面溅起灰尘。

    解决掉两个了。

    我看向周围——所有人都已经出来了。

    一共8个人,看来刚刚开始我就少算——或者说,漏了一个人。

    而他们仅剩的6个人中,有一个男孩让我尤其在意。他的瞳孔非常大,目光凝聚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地站在一个强壮的男人旁边,小小的个子,像是被催眠了一样。我确定,我之前漏掉的就是他。

    就在我定睛看他的时候,他们中的3个人向我冲过来。只好3个人一起解决了。

    我拉开腿,打开双臂,地面上顿时显现出黑色和绿色的八卦阵势,他们顿时停住不动了。我把查克拉集中到指尖:“拳法·八卦——”我微微抬起脚后跟,然后瞬间来到一个人面前,“二掌!四掌!八掌!十六掌!三十二掌!”然后顺着查克拉走向,“六十四掌!”

    我怔住了。

    3个人纷纷倒地——甚至没有来得及出击。

    可是,我的目光定格在了那个站在男孩旁边的男人手上——他的手上是那个盒子。隔着半透明的黑色面罩,他露出了狡黠的笑,这种笑令人毛骨悚然。原来其他人在他的眼里,就是用来吸引我注意的虫子,他只是在利用别人而已——为了得到我背着的东西,而现在我背上的包已经空了。他就那么挑衅般地看着我,撕开封条……

    我艰难地站在火影的办公室门口,等那个答应帮我报信的守卫出来让我进去。我的腿和脚以一种别扭的姿势弯曲着,血源源不断地从已经变成血色的绷带间渗出。我不断地倒抽冷气。我听到里面有个人说:“她一定要自己送给您,说是风影大人的命令。”然后,门又打开了,那个守卫走向我:“进去吧。”他简单地说,并把门打开到最大,然后就离开了。

    我点点头,走进第七代火影的办公室。

    站在门口时,我微微鞠躬,“打扰了。”

    一个留着短短金发的人坐在办公桌后面,手肘搁在桌上,十指交错,放在胸前,“请进。你就是风影派来的使者吗?”

    “是。”我走到桌前,把东西放在桌面上,然后后退了两步。

    这时候,我留意到这个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他披着黑色的长袍,黑发遮住了一般脸和一只眼睛。他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剩下那只黑色的瞳孔中只有冷漠。他盯着我的左腿。我有些不安,于是不再看他,而是把目光转向火影。

    他把盒子转过来,看了一下上面的封条——封条完好地把盒子包装着,就像刚刚贴上去的一样。但是,他没有立刻拆开看看里面的东西,而是直接把盒子放到一边,微微笑了笑:“辛苦了。”

    我摇摇头。

    “你是中忍吗?我帮你签任务报告单。”

    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的下忍和中忍,在完成了任务之后,都需要任务委托人在任务报告单上签字。我从口袋里拿出任务报告单,那张都是褶皱的单子边角上有些血渍。他拿出笔,快速签好字,然后交还给我,我艰难地上前一步,接过单子,手颤抖着折好它并塞回口袋里。

    这时候,旁边的男人说话了:“你的腿怎么了?”

    我怔了一下,警惕地看着他:“只是骨头有点错位……在过来的路上,被水之国的忍者袭击了。”

    火影皱了皱眉头,“什么?说清楚点。”

    “应该是以前属水之国雾影忍者村的窃贼。”我说,“他们在我的行程才走了1天不到的时候袭击了我,目标就是风影大人要我送给您的东西。”

    火影看了一眼那个黑发男人。

    “他们现在人呢?”

    “还在森林里,不过不用找了——”我淡淡地回答,“都死了,一共8个。”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 求魔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剑道独尊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百炼成仙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