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八章 飒人的生日

    “飒人的生日是10月30日。”我说。

    “是的。他比我还小一点。”慕说。

    “今天不就是10月30日吗?”我说。

    “你说的没有错。”慕说。

    “你上次说飒人喜欢吃什么的?”我说。

    “白巧克力。”慕说。

    “这么了解。”我说

    “是的。”慕说。

    “你负责蛋糕,我负责你我调好的礼物。”

    “成交。”

    我们相视而笑。

    为了飒人的12岁生日,我和慕想了很多方法。虽然刚开始慕说是不是还好开一个派对,后来他却有自己说还是算了,当我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他说实在太麻烦了。于是,我们就想了一些简单的方法。毕竟,飒人这个家伙,就是头脑比较简单,只要哄哄就能高兴的。而且出乎我意料的是,今天早上在观察出门的飒人的时候,发现他显然已经把自己的生日给忘了。上了街除了到处逛逛以外,就买了一袋子水果就回家去了。

    “切,真懒散。”我说。

    说道蛋糕,似乎是飒人很喜欢吃的东西。

    于是,我们去找了正在面包店里打工的双胞胎中的妹妹——尧。

    我们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我才推着慕走进去。门上方的一个铃铛“叮铃”的一响,在门栏上方摇晃了几下,从窗口透进来的在阳光直射在铃铛上,闪烁着白色的光。

    “欢迎光临!”一个蓝灰色短发的女孩从柜台转过身来,突然一惊,高兴地小声说:“这不是月夜修君吗?还有这位是……”我本想提醒她,但是她居然自己知道:“啊……我知道了——是神尾慕君?你好。”她友好地挥挥手,显得有些害羞。

    慕也愣了一下,看着尧。

    “我的名字叫尧,是跟月夜修他们一届的毕业生,现在在第五班,”尧自我介绍说,“请多指教。”

    我碰了碰慕的手臂。“嗯……请多指教。”

    尧穿着一条白色的围裙,暗蓝灰色的头发遮住了耳朵,跟灰色的眼睛颜色很相近。她微微笑了笑,把身前的抽屉推上去,然后从柜台后面朝我们走过来。房屋里弥漫着面包的清香味和一种花香,我注意到一个窗台上摆了一个透明的长颈花瓶,里面插着新鲜的红色康乃馨,迎着淡淡的阳光,绽开红色的脸庞。

    “有什么事吗,月夜修君?”尧问我,拍了拍自己的围裙。她的围裙上还有一些面粉。

    “尧,我听说你对蛋糕比较了解,能不能给我们推荐一个小一点的,70元以内的。”

    “70元?这样的很小的,你确定吗?”她问。

    “嗯。”我不好意思地说,“因为近来零花钱比较少……”

    其实都是被我那个缠人的后母拿去买菜了,一下子减少了不少我的私人零用钱。

    “这样……可是我们店里没有买蛋糕的……”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等我一下。”

    她提着裙子,快步跑到柜台旁边的过道,然后上了一个台阶快步走进去,我猜她大概是在跟她的老板谈些什么。慕淡淡地盯着尧消失的地方,左顾右盼地看着这个地方。当我问他在看什么的时候,他说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进过面包房。我告诉他那不是面包房,是面包店。我有些吃惊地问他是不是没有吃过面包,他说吃过,但都是他的母亲出去买的,他说铁之国外面非常寒冷,一般人宁可呆在家里也不愿意出去受凉。风之国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是外面非常炎热,一般人宁可呆在家里也不愿意出去受热。

    就是这样。

    尧快步走出来,解了围裙后跟我们说:“吾石老板说这附近有一个蛋糕店,那里有小的蛋糕卖,我带你们去看看吧?”

    “你不打工了?”

    “老板说给我10分钟,就算是休息了。话说,你们要蛋糕做什么?你过生日?”

    “不是我,也不是慕,”我回答他,慕自那以后就没有说过话,“是飒人过生日。”

    “是吗?那他本人怎么没来?”

    “他……”我和慕相互看了一眼,“他无数次忘记自己什么时候出生的。”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在学校登记手册上面看到的。”

    “哦。”

    尧带我们到了一个街角处很大的蛋糕店,然后问我们要什么口味的。尽管绕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飒人最喜欢的口味,但是跟尧关系很好的蛋糕店老板的女儿说去买一些放在蛋糕上就可以了,她比我们小一些,说是尧小时候的玩伴,会一点做蛋糕的本事。她买来食材,并放上飒人喜欢的水果,做成一个小型蛋糕。结果费用超过了我们的预估——89元,但是没有更小的了,我和慕还是接受了,我付了29,他付了60。

    临走的时候,尧从包里拿出一个跟飒人一样是红色头发的娃娃给我们,让我们在生日的时候送给飒人,说是她送给飒人的生日礼物,并祝他生日快乐。

    “这不会是提前准备好的吧?”我问。

    尧摇了摇头,说:“那是根据风影大人的形象做的,是我亲手做的。”

    紧接着,我们去商场选给飒人的礼物。

    飒人以前似乎并没有说过自己特别喜欢什么东西,但是我和慕至少知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吃。这么说可能不怎么合理,但是每一次看他吃东西都是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件事。虽然我们已经想好给他准备丰盛的一餐了,但是……还是礼物的问题。

    “你想好送给他什么了吗?”我问慕,坐在商场的一排椅子的最右边,喝着刚刚买来的冻奶茶。

    他走过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衣服怎么样?”这时候,一个声音传过来。

    我和慕转过头去,看到了又在商场选购新的衣服的杉。她笑着,一边蹦蹦跳跳地走过来,一把搂住了我。我好不容易把她从我的身上揭下来,叹了口气说:“你好像只会买衣服……”

    “我觉得衣服很好啊!很实用的东西,还可以向别人炫耀炫耀。”她笑着说,还是照常头发左边编了一个小马尾,看起来还真有点像呆毛,“你可以选择给他买一件啊!比如运动衫或是什么的。”

    “我不会帮男生挑衣服,而且也不知道飒人喜欢什么样的……”我回答说,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开始到处寻找慕——他已经不见了,“真是,”我自顾自地小声抱怨道,“怎么一个回头就不见了……”

    杉还是坚持让我买一件衣服给他,我怎么说她都不管。后来,她突然“呵呵呵”地笑起来,然后故意压低声音,斜眼瞥着我,有种不怀好意的感觉:“你给男朋友选衣服——很正常的事啦!”

    “什么男朋友啊……”我不悦地回应,“你也太八卦了,我跟飒人除了队友好像就没有其他关系了……”

    “那为什么不试着交往呢?”

    “为什么?”我冷冷地反问杉。

    “哎……毕竟是本届高材生嘛,实力跟你也很匹配啊,还长得那么帅,跟你很合适的——一个冷一个热,不是吗?”

    “要是我觉得,要两个冷的才合适。”我很无聊地回应着她的话。

    “双冷吗?嗯……”她开始了思考,而我想打断她的思考却又被她打断了,“早乙女!没错,他也跟你很合适。”

    “你大概是看谁都跟我很合适。”我托着下巴淡淡的说。

    “你的头发不是黑色吗,他的头发是白色啊!很合适的。不然不然,一个刚强一个柔和也不错,你和早乙女。”

    “谁柔和?”

    “早乙女。”

    “他?”

    “对啊!”

    “还是算了吧……”

    “不然,泽人好像也是柔和的呢。”她说,看着我。

    我突然莫名地颤抖了一下,回头看着杉:“你说泽人?”

    “哈哈哈哈……月夜修君你是对泽人有意思吧!看你反应这么快的……咦,人呢?”她开始到处寻找我,而我已经逃到了一个店铺后面,把身影藏起来了。再这样跟杉纠缠下去,我估计都回不了家了,而且她就是那种特别喜欢聊男女生问题的家伙,我对她的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话说,看她突然心情变得这么好了,难道是第四班和好了?上一次还吵着说什么散伙,弄得惊天动地的。

    我在一个有着很多新奇东西的店里找到了慕,而那个店就在我现在所在位置的对面,于是我快步而轻声地走了过去。

    “慕,你在看什么?”

    “你觉得这样怎么样?”他拿出一个接近透明的圆形铃铛,而铃铛并没有可以导致它发出声音的小铁球,“能在暗处发光,我觉得以后任务用得上。”

    “也不错。”其实我只是想快一点解决礼物问题而以,而慕当然也是了。

    我则是选了一本非常精致的日记本给飒人,每一页的上面都写好了“日期:——心情:——天气:——”,空的地方好让他填写,在我想这样会很方便。虽然我现在偶尔也会写日记,但是根本不需要这么贵重的本子,而飒人是常常写日记的,这个我知道。这个本子花了我39元,因为我付的钱加起来已经蛮多了,所以我就帮慕的那个付了5元,生于的13元他自己付清了。买个东西也这么麻烦,大概也只会发生在我们这3个没有父母在身边远在他乡的“友好交易使者”的队友身上了。慕的经济状况也不好。

    下午的时候,我们两个站在了飒人家门口,按响了门铃。飒人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开门,好打着哈欠。

    “你是在睡觉吗?”慕冷淡地问道。

    “我在补觉。”

    “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过,你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找过你自己的?”我不高兴地说,然后看着他的表情慢慢变了,我笑了:“生日快乐,伊藤——飒人。”

    我帮飒人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菜都用的是他家里有的。他虽然看似很不会照顾自己,冰箱里的菜倒是不少,还有一大推方便面。他家的厨房显然是用的很多,有些老旧,桌子上腻腻的都是油渍。我做饭的时候,他们两个就坐在餐桌上聊,并且把蛋糕和礼物给他。他看起来仿佛是一生中第一次那么高兴的样子,在餐桌上告诉我和慕他是多么欣慰。

    “我觉得爸爸妈妈给我准备的生日都没有这么隆重过。”他说。

    “你以前生日是怎么过的?”我问。

    “就……吃一顿大餐,跟亲戚朋友们聚聚……”

    “你们本来不久住在一起,天天见面吗?”慕冷冷地问。

    “除了那些,我们还有很多远亲,都来祝贺,尤其是我离开自己家的那一天。”飒人说,“就是吃吃,跟亲戚们道别,再叙叙旧什么的……其实蛮无聊的,都是礼节和约束,都不能跟表兄弟姐妹们玩。”

    “为什么?”我问。

    飒人奇怪地看着我:“记得应该跟你们说过的,他们很不喜欢我呀!而且父母不让,都是把我当成一个东西一样的存在,因为是那一段时间出生那么多孩子里面唯一一个继承磁遁血继限界的……”他叹了口气。

    “好了,生日别想那么伤心的事情了。”我说。

    我基本没有吃什么东西,吃了一点蛋糕,飒人却吃的很多。尽管我和飒人一直都在等着慕吃东西的时候,他却一脸冷漠地看着我们,好像早就知道了我们心里在想些什么,所以他死也不动口。后来,飒人问慕:“你为什么一直遮着脸?”

    慕却令人失望地回答说:“跟你没有关系。”

    这估计已经是很多次我们问他这个问题而他也很多次这么回应了。

    收拾好东西以后,我和慕才离开。飒人送了我们一程,并感谢我们特地来给他庆祝。走之前,他还拿出一个旅行用的背包,笑嘻嘻地说:“这是藤月老师和英美老师一起买了送给我的。”然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自顾自在那里花痴一般地笑,“你们不知道吗?藤月老师好像喜欢英美老师哦……”他凑在我们耳边说。

    “你怎么也这么八卦?”我无聊地问。

    “我以为你们也会跟我想到一块去呢,看来你们对于这种事情不怎么了解……”说完,他又笑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8点了。我用钥匙开了门:“我回来了。”但是没有人回应,房子里一片漆黑,只有我和麟火的房门下面透露出一丝微光。我放下东西,然后悄声走到房间门口——里面没有任何声音。我敲了敲门,麟火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进来。”

    我走进房间,看见盘腿坐在床上的麟火。他脸色淡淡的,嘴边有一块红色,仿佛还带着擦不掉的血迹。

    “嗯?哥哥,你怎么了?”我问道。

    他看着我,抱着双臂,微微笑了一下,但是显得很凄凉。“没怎么。”

    “你的嘴怎么了?”我坐到他旁边,他用手擦了一下嘴角,抹掉一丝血。

    他叹了口气,“总之,我要回去了。还有,你不要惹那个后妈。”

    “她打的?”

    麟火没有否认,去也没有肯定我的说法——我就知道,就是这样。
推荐阅读:官场之风流人生 神座 重生小地主 九星天辰诀 醉枕江山 圣堂 最强弃少 神煌 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