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七章 哥哥和弟弟

    那个人的跑步速度很慢,我在拐角处的时候本准备加快速度抓住她。没想到她突然扔出两枚烟雾弹来。我后退了一步,试图远离那阵白色的烟雾,但是它远远地仍然熏的我不断咳嗽。这估计又是利用香烟原理的烟雾弹,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味道,一般的烟雾弹是没有这种味道的。我不确定她是从哪里弄到的这样的烟雾弹,而且是知道这是我的弱点。当烟雾散去后,我才继续跟上她。她的跑步速度加快了,也不忘扶着鼻梁上的墨镜,努力遮着脸不让我认出她是谁。

    “喂,你是谁?”我大声问她。

    她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继续跑,没有停下也没有放慢脚步。

    在前面的一个拐弯处,那个女孩急忙左转,我也跟上去。结果,左边正好又走出来一个人,她因为低着头只顾跑路,没有注意到,直接撞在了那个人身上。那个人愣了一下,向后退了几步,却没有摔倒。前面的女孩倒是从他旁边滑过去,猛地摔倒在地上,脸也擦到了地面。她的墨镜掉在地上并摔得粉碎。

    “嗯……你没事吧……”那个人说,我发现他受伤还拿着一罐绿色封皮的听装饮料——汽水。

    我抬起头,看到他。

    他正把地上的女生扶起来。她站起来后,身体摇晃着,用一只手摸着头,好像撞到了脑袋。我快步跑过去。但是,她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霎那,我认出了她——女生会的副会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马上爬起来使自己清醒,然后猛地摔开他的手臂跑开了。

    我跑到他旁边,停了一下,大声对他说:“你为什么放走她?这个人有问题。”

    “嗯……啊?月夜修?”白川顿然醒悟,好像没见过似的看着我。

    我没有顾着去理白川,而是摇摇头,直接从他身旁跑了过去。

    “哎……月夜修!怎么回事啊?”

    我回过头看着他:“没事的话帮我抓住前面的家伙。”

    “什……什么?!”

    我大声告诉他:“算了。”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没有毒的千本,握在手中,看着前面仍然跑着的那个人。她回头瞥了我一眼,加紧了脚步,身体摇晃着,还大口喘着粗气。我把千本对准她的脚腕处。本找一个射中了也不会造成太大伤害的部位,但是她察觉到了我在计谋,开始变着方向跑,还时不时边跑边跳的,让我无法瞄准。

    我懒得再麻烦了,直接朝着大腿扔过去。可是被她一个急转身躲了开来。她看到千本的时候惊了一下,快速从地上拔起插在沙砾中的千本,继续跑。我也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把我的武器捡起来。她很可能就是在减少我武器的数量。但是,我还决定再测试一下。我再一次扔出一根千本,但是这一次没有故意去瞄准她的腿,为的还是让她躲开,然后看她回不回去捡起来。在我的意料之中,她又不惜浪费一点时间,边跑过去边顺手将地上的千本捡起来,揣在怀里。

    我仔细观察着她的动作——脚步没有停下来,而是在跑步的时候低下身顺手捡起千本——也就是说,还是在跑。

    这一次,我想好了对策。

    我拿出一根特殊的千本,朝她扔过去。这跟千本擦过她的衣服,落在地上。灯光投射在千本上,闪烁着白光,白光由千本上,顺在空中,一条白光一直延伸到我手中。就在她低下身去捡的时候,发现了这一点——灯光反射在我手中的铁丝上,一端还系在千本上。她愣了一下,没有准备去捡,但是已经晚了。我用力一拉铁丝,她双脚绊倒在铁丝上,摔倒在地上。地面上的沙尘捡起来,在灯光下显现出一大团黄色沙雾,她在沙地上划过去的地方留下一道浅痕。

    她挣扎着准备爬起来,但是当发现铁丝缠住了脚的时候,整个人愣住了。她躺在那里,使劲用手去扯铁丝,想挣脱束缚。

    我跑到她旁边,喘了口气,说:“不要再拉了,手会受伤的。”

    她愣了一下,神情似乎放松了一些,不再挣扎了。我看了看她,叹了口气,本想从口袋里拿出另一只千本,但是发现没有更多了。我伸出手,让她把千本还给我。她犹豫了一下,笨手笨脚地把千本逃出来放在我手里,还胆怯地瞥了我一眼。

    就在我刚刚用千本切断铁丝,松开她的时候,她突然抽搐了一下,放声大哭起来。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白川快步跑到我旁边,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两个,问说:“发生什么了?”

    “她!”那个女生指着我,泪水滚落下脸颊,“她跟残咲是一会儿的!”

    “你说什么?”

    “残……咲?”我怔住了,“你说残咲?我跟他……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看到你的纹身了!”她很激动地说,用手擦拭着源源不断流出来的眼泪,呜咽着。

    “纹身……”我想起来她在澡堂里看到了我的纹身——佐竹的骷髅。

    我抬头看白川的时候,发现他表情很奇怪,带着一点疑惑和奇怪,显得很严肃,还咬着牙。他却突然故意换上一个非常奇怪的表情问我:“你有纹身?”

    “女孩……会有什么纹身?”我装作不知道,微微垂着眼,“好像我是不良少年似的……”

    “她有的!”她指着我说,“我看到了,就是左脚脚腕的地方!一个纹身!跟残咲一样的!呜呜……”

    白川看了看我:“能给我看一下吗?”

    我叹了口气。

    我还是选择相信白川,不会检举揭发我。他对我而言,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与其把他蒙在鼓里,还不如告诉他了。

    我把左脚的裤腿拉起来,让他们看那个纹身,然后把删减后的做那一次任务的事情经过告诉了他们。我们几个沉默不语,直至女生会的副会长开口:“我6岁的时候,我爸爸在跟我妈妈的结婚纪念日上买了一个带一个小钻石的戒指送给妈妈。然后,当天晚上的时候,我睡觉的时候听到奇怪的声音,应该是风吹的声音,但是我们晚上睡觉都是关好窗户的……我爬起来看的时候,就在爸爸妈妈的房间看到了晕过去的爸爸和妈妈。那个戒指不见了……”她说着,眼泪又涌了出来。她一边用手擦眼泪,一边抽泣着说:“我爸爸死了……就在那天晚上……警务人员说在街上的监控里看到一个疑似神偷的人,从我们那幢楼里出来的……”她的头发都黏在脸上,“我后来查了很多关于那个人的信息,知道他叫佐竹残咲……他的猎物身上都有佐竹一族的纹身……”

    “也就说,你爸爸身上也有了?”白川问。

    她点点头。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的脚腕上也有。”她说。

    “什么?”我和白川异口同声地问,同时惊讶地看着她。

    她的脚腕处,跟我相同的地方,确实也有一个纹身。但是,那个纹身比我的这个小许多,而且形状稍有不同。如果是同一个人弄出来的,差别会这么大吗……

    这时候,白川开始盯着我看。我抬起头看向他,他的蓝色眼睛在灯光下微微闪烁着柔和的光芒。他伸手指着我的脖子:“你是受伤了吗?怎么,以前好像没有的。”

    我奇怪地看看他,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我不记得脖子上有伤口,也不记得脖子有受过伤。那个女生蹲坐在地上,抓住我的手,让我摸一个地方——是脖子偏下面一点的地方,有一道明显有点吐出来的疤痕。我无奈地笑了一笑。

    “那是我弟弟抓出来的。”我回答说,“小时候他还不懂事,”我叹了口气,虽然那一段是非常讨厌,甚至可以说是痛苦的回忆,但是,我还是爱他,他是我弟弟,“也不认我这个姐姐,经常打打闹闹的……所以,其实我以前脖子上的伤还挺多……”

    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并且确定这件事情他们都不会说出去以后,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澡当然是没法洗了。

    晚上的时候,我坐在床上,准备换衣服。

    “哥,转过去。”

    “嗯?哦……”他转过身去,看着他的杂志。

    我也转过身背对着他。

    “月夜修,你背上的疤还没好吗?”他突然问,但是没有转回身来。

    “嗯?”我有些奇怪,回头看了他一眼,“既然都说是疤了,怎么可能会好?”我反问他。

    他轻轻叹了口气。

    “修一都没有那样打过我。”他小声说,“他是不是欺负你啊?”

    “他怎么可能欺负我……”我说,“你看到了?”

    “你让我转过来不就是为了不让我看你的疤吗……”他嘟哝着说,始终没有回头,“因为你里面又不是没有穿衣服。”

    “是啊。”我回答,“因为你每一次都说修一太过分了。”

    “他确实下手很恨。”他说,“那你脖子上的呢?”

    他问到了之前白川问过的问题。虽然我还是很不想回答的,但是我还是告诉他:“那是我弟弟小时候抓出来的,你忘了?”

    “什么?我就没有听说过。”他说。

    “龙太小时候可疯了。”我淡淡地回答,呼了口气。

    还记得,龙太因为是男孩所以被母亲奉为掌上明珠,虽然这种说法多数适用于女孩,但是我所想表达的意思并没有任何问题。母亲是独生女,外婆也是独生女,太太——也就是外婆的妈妈,只有一个姐姐,总之,我母亲这一代,我所知的好几代都是没有男孩的。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龙太真的有可能是细川护一族唯一的男孩,可惜他的姓氏还是日向。小的时候父母亲就为弟弟的出生吵过一架。弟弟他没有白眼,继承了母亲血红色的美丽眼睛和紫蓝色的跟我一样的头发,亲人来看刚出生不久的他的时候都赞叹说跟我母亲长得像,跟我长得也像,一看就是亲姐弟。弟弟被母亲宠坏了,时时刻刻都护着他,而且不让父亲打他。

    父亲在我小的时候会打我,虽然打得不多,也是在极端的时候才迫不得已会出手。而每当只是做一个动作,母亲就冲上来护着他,说龙太还小,怎么能打这么小的孩子,直到都5、6岁了都时刻保护着他——而不是我。我在2、3岁的时候就时刻被父亲管教。

    去玩具店?给弟弟买玩具,让姐姐站在窗口看看。所以我在有了弟弟以后都是玩得弟弟的玩具,而且弄坏了母亲还一定要我拿出自己的赔给他。弟弟看我弄坏了也生气,就抓我的脖子——伤口就是那时候出来的。他的指甲很尖。我当时哭了,但估计是第一次,心中居然没有任何一点怨气和怒气,只是因为疼痛而哭泣。母亲安慰了我,也教训了弟弟几声。那一次,我看到弟弟被母亲说,应该高兴才对,却没有。

    去宠物店?给弟弟买了一只他一直想要的大蟋蟀,姐姐只能摸摸门口的花狗。每一次弟弟都忘记给蟋蟀喂食,我每一次拿着店家说的食物——胡萝卜或者是玉米喂,弟弟就大吵大闹,坚持喂那只被命名为“跳跳”的蟋蟀面包屑。后来,龙太也开始嫌烦了,因为那个绿色的昆虫总是一刻不停地鸣叫,吵得人睡觉时都不得安宁。于是,母亲为了让龙太能好好睡觉,把蟋蟀挂在我的房间,并让我照顾“跳跳”。但是每一次看我那东西去喂,龙太就叫着阻止我,最后,这个无辜的生命被饿死在竹子编织的小篮里。

    弟弟确实欺负了姐姐——我。

    但是我并不讨厌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是我的弟弟,好像没有这么单纯。

    至于修一……

    在我们这个家庭中,除了父亲跟自己的亲生母亲,他是权利最大的,比长子修还大。修一不仅仅管理家里事务的能力远在修之上,而是很有主见,想法独到,一直被日向家的人看中,修也从来不小看他,反而事事都依着他。而他当然也就会“好好”管理自己的弟弟妹妹了……

    这应该就是龙太不喜欢他的原因了。
推荐阅读:剑道独尊 求魔 将夜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傲世九重天 唐砖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