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六章 后母

    我重新站在家门的时候,感觉又是那种从百代的公寓回来的感觉——好久没见了的温馨感觉。沙漠仍然是一望无际,白色飞沙在茫茫原野上升腾、卷动、舞蹈。虽然沙漠中央村子里的每一栋房子看起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几乎每一栋房子都是没有艺术之美的黄色方块,跌落在一起,但是每个人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的家与别人的不一样——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然而……

    “喂喂喂!你不要再抓我的裤子啦!好痛啊!救命呐!”我听到门里传出来奇怪的哭喊声。

    其实已经大概猜到是麟火了,但还是不免会认为龙太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这种感觉我一直感到怀念,可惜他现在去了木叶,不知道还想不想我。或者,想不想他的游戏和电视机。

    我叹了口气,打开门,正好看到站在门口,手上抓着冢式不放的麟火。他的身上都是麟火抓咬过后的伤痕,衣服上也都是破损的痕迹。他看起来正试图把龇着牙的小田从身上搬开。当我开门的时候,他突然不动了,转回头看着我,冢式也不再挣扎了。愣了一下过后,冢式扑开麟火直接朝着我跑来,然后一下跳到我身上。我伸出手,又是差一点没有抱住他。我把他放到肩膀上,摸摸他的头。

    “主人,本尊等了你好久好久好久,你怎么才回来啊……喵。”他说,尾巴摇了摇去的。

    “抱歉,冢式。”我说,眯了一下眼,“因为遇到了一些很麻烦的事情。”

    “任务是完成了?”他又问,打断我的话。

    “嗯。算是了。”我回答说。

    麟火站在远处无奈地看着我们,叹了口气,然后伸出左手,注视着自己左手臂上被冢式弄出来的抓咬痕。他的衣服上都是裂口和淡红色的血迹,身上也都是冢式抓咬过后的伤痕,有的正在流血。尽管让我说,我并没有那么喜欢麟火,而且还常跟他吵架,小时候是打架,但是被弄成这样我也是很心疼的。我斥责冢式不应该整他,但是冢式任性地说麟火根本不喜欢他,所以他才抓他。

    “什么啊!那只猫居然说什么我不去跟你一起完成任务,然后就抓我,”麟火不满地抱怨说,眼睛紧盯着冢式,冢式一副警惕的样子,紧盯着麟火,“痛死我了……我会不会的狂犬病啊!”

    “喵。本尊才没有狂犬病毒。”冢式不高兴地说,“那是只有蠢狗才会携带的病毒!”

    “我就是不喜欢猫!”麟火说。

    “本尊就是不喜欢你!”冢式站在我肩膀上朝着麟火大叫,背上的毛也开始颤抖。

    我到洗手间里准备找一下消毒液和棉签,却没有找到消毒液,我有些奇怪,但也没有细找,就直接拿酒精代替了。本来还想找一个新毛巾帮麟火把伤口擦一下,结果毛巾也找不到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洗手间,发现我以前摆放在这里的许多东西不是挪了位置就是不见了,我怀疑这是被人收拾过了。但是麟火他不可能帮我收拾东西的,我很了解他,他没有任务的时候很懒,只是在那里写写生,或是睡觉或是发呆。他怎么可能收拾我的洗手间。我还是问了麟火,麟火在客厅里大声告诉我:“不是我。应该是雪奈弄的吧……不知道。”

    “雪奈?”

    “是啊……她在你去完成任务以后5点多到的。”麟火说,我在洗手间听到他打开电视的声音,“本来前几天她就要回去的,结果不是你没有回来吗?她坚持说要等你回来,见见你,说是要跟你熟悉一下才回去。老爸在木叶那边叫她。”

    “哦。”我回答,突然又问:“那她现在人呢?”

    “好像是出去买菜了。”

    “这样。”

    我想起来了。

    其实当天藤月来找我的那一天,我本来是在家里等着父亲新娶的妻子来的,她说当天下午会到这里,结果藤月浩就让我去完成任务了。本来说是怕打扰到我们,只住个2、3天的,结果我没有回去。看来她是不打算放弃了。我根本不想见到她——我的后母。

    日向雪奈是我父亲的青梅竹马,小时候关系非常要好,但是雪奈是分家的人,过了一段时间他们两个人就被强制分开了。因为各种因素,父亲一直很喜欢雪奈却无法娶她为妻,现是跟麟火他们的母亲结婚,又是我和龙太的母亲。可以说,我相信我父亲是天天期盼着这一天的——麟火的母亲去世,我的母亲重病,离婚了,他就可以跟自己喜欢的女孩在一起了。

    雪奈比我父亲小很多,父亲现在应该是41岁,她现在才33岁,比起父亲真是非常年轻的了。她没有孩子,以前也没有结过婚,就是在等待着父亲。估计等了许多年了。

    但是我对于这种恩爱之类的事情是毫无感觉可言的,而且也不喜欢。在我看来,爱情在我心中就是不存在的,大概。我现在所有的,只有对兄弟的爱和对朋友的喜欢。虽然秋兰和飒人他们常常在我耳边八卦,问我有没有喜欢的人之类的问题,我都是以“有,但是你知道也没有用”来回答。因为不能说没有,就怕他们硬把一个人跟我凑合在一起。遇到那种事情的时候,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了。

    麟火坐在沙发上,我帮他消好毒,并贴上创可贴。

    “月夜修。”

    “怎么了?”

    “我觉得,你最好是在雪奈面前装得乖巧懂事一些,然后……最好,我只是说,就好像关系很好一样。”

    “为……什么?”我很疑惑地看着他。

    他叹了口气,抓了抓头发,说:“因为雪奈她就是那种一定要跟我们关系很好,才会得到爷爷奶奶的认可,然后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因为爷爷奶奶很关系我们,尤其是你们,他们怕雪奈跟你们关系不好什么的,会怎么样的……”

    “能怎么样?”我不屑地问,一边把用过的棉签丢进垃圾桶。

    “就是……说不清楚。”我知道他是说得清楚的,“然后,她就是,不搞好关系不罢休的那种。而且比较彪悍吧……她一定要儿女——当然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看到我阴森的表情后解释说,我知道他是想说不是亲生的,因为我根本没有把“后母”这个恶心的词语当作“母亲”,“她一定要别人都听她的,因为……唉,就是很固执的那种。根本没法讲道理。所以,你假装跟她关系好一点,喜欢她一点,她应该就会很早地离开了。”

    “是不是因为这里环境很差、天气很热、蔬菜很贵、我养的猫很烦人?还有……”

    “是的!”麟火大声说,就在我还没有说完时。

    “还有我的哥哥很不老实?”

    “额……对。”他点点头。

    我耸耸肩。

    这时候,她正好回家了,当然她并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她吃力地用钥匙打开门,提着一大推菜,进门来,把蔬菜都放在地上,喘着气。她穿着日向家的老式的和服,头发盘在脑后,戴着一副正圆形的眼睛,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把鞋子一脱,套上拖鞋就跑到我旁边,当时我正跪在地上帮麟火擦拭他小腿上的伤。她大把地轻轻捞起我散落披在肩膀上的头发,嘴里“啧啧啧”地说:“你的头发怎么不扎起来呢?拖在地上都脏了……儿子!你有没有发带?”

    麟火把手中的杂志一方,突然坐起来说:“什么?”

    “发带。”

    “我……”麟火莫名其妙,“我又不扎头发!”

    “你怎么,一直不扎头发吗?这个习惯得改。”她跟我说。

    “我在做任务的时候弄断了。”我说,不悦地瞥着她。

    她也瞥着我:“女孩子还当什么忍者……”

    我心里一紧,顿时感到非常不舒服。

    “爸逼我的。”我瞪着眼看着她说。

    她拿自己的发带帮我把头发盘了起来。因为我的头发太多了盘在头上显得突兀而难看,于是后来我又把绳子弄掉了,照常在中间扎了一道,这样看起来更像以前的我。虽然她有啰啰嗦嗦地跟我说什么既然当忍者头发太长会妨碍战斗,但是我告诉她我很有这方面的经验,没什么关系。其实那只是我当时一气之下说的而以,我才是刚刚毕业成下忍的忍者,不可能有很多经验。而且雪奈说的确实有道理,头发长对战斗的妨碍我自己在清楚不过了。

    吃完饭的时候,她烧了一桌的饭菜,并把趴在床上一边聊天一边看漫画书的我和麟火叫过去吃饭。因为她需要住在我的房间,我只好跟麟火一起睡了。我不睡住在龙太的房间,还是为了保留一点弟弟的感觉在那里。每一次经过他的房间,我都会站在那里许久才离开。那里面可能一段时间——甚至永远,都是黑洞洞的了。

    当我很无语地坐在桌边端着饭碗的时候,麟火已经快吃完了。

    “怎么不吃啊?”麟火问我,然后撇过头来看着我的脸,我盯着自己的饭碗,“想什么呢?”

    我没有说话。

    “月夜修,”雪奈温柔地说,“快吃吧……虽然我的手艺可能没有你的妈妈那么好,但是我小时候学过做料理,味道应该也不差。吃吧……”

    但是我还是没有动筷子,而是看着那碗饭。

    “我知道你一直都吃你妈妈做的饭菜,可能不习惯……要不,少吃点?”她问我。

    “不……”这一次,我回话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吃到母亲做的饭菜了……”

    客厅里一片寂静。

    我放下碗,推开椅子离开了饭桌。雪奈马上站起来,走过来抓住我的手,跟我说不吃饭对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我不好。

    “我是不吃书的东西的。”我回答她。

    她的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的……”麟火把筷子放在碗上,看着雪奈说,“爸为了培养我们这些日向分家的忍者,从小就不让我们吃熟饭菜。虽然因为很多族人的反对,现在老爸也不管了,但是……月夜修应该已经习惯了。”他很了解我。

    我微微一笑,他也笑了。

    这个后母非常烦人,虽然她本身是个温柔的母亲,但是我还是不怎么喜欢她。因为每一次我们做什么,她几乎就是闲着没有事情做,偏要来管管我们。“不要躺在床上看书,对眼睛不好的。”“少看点电视了,要是近视了怎么办?”“把房间收拾干净。”“月夜修,一直不停地练习对身体不好,也应该适量休息休息。”“儿子,你的衣服穿反了……”

    “什么?”

    “你是……穿反了,哥。”我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她确实每一次都在拉拢我和她的关系,因为她知道我不喜欢她,但是她就是不死心。上一次,因为家里洗澡的水龙头坏了,她提议让我们3个人去澡堂洗澡。我当时是很警惕的,但是也没有办法拒绝,因为澡还是要洗的,我便用绷带困住左脚腕处,才进浴室。当我带着浴巾进去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了我脚上的绷带。

    “洗澡还带着这个做什么?会湿的。”

    “没关系,我脚腕受伤了。”

    她突然显得很吃惊。

    “受伤了?是不是骨折了?得去医院看看啊!”

    当时,周围的人都看着我。我回头扫视了他们一眼,突然,看到一个人戴着墨镜,站在更衣室和澡堂的门口那边,穿着衣服,并不像是要洗澡的样子。我仔细看着那个人,那个人手里抓着报纸,但是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她看起来很眼熟,但是我一时想不起来那是谁。

    雪奈想帮我解开绷带说是帮我看看有没有受伤的时候,那个拿着报纸的人身体颤了一下,她把报纸放低了一下,仿佛是在远远地看着我的一举一动。我伸手猛地抓住脚上的绷带,雪奈吓了一跳,抬头看着我。绷带已经松开了,就在绷带已经散落在地上时,我捂住左脚腕的左侧遮住那个纹身。但是,有那么一点时间,或许——就1秒钟,纹身露出来了。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脸上露出一点疑惑和震惊的表情。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她看到了佐竹的骷髅纹身。我告诉雪奈说:“我去出去一下,到时候直接回家了。”没有等她回答我就像门口,

    而那个人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于是快速地把报纸叠起来,夹在腋下就跑进更衣室。可恶,这个家伙显然是想逃跑。她转身时,我看到那是一个金黄色头发扎着辫子的女生,确实跟我差不多大。

    我快步走进更衣室,她却已经离开了。我赶紧穿好衣服,跑了出去。可是我正好撞到了他,一时没有抬头,说了一声:“抱歉……”就急忙跟上去了。

    “月夜修?”那个人叫我,我回头时发现是洗完澡出来正在用浴巾擦头发的麟火,“你要去哪儿?”

    “我到时候直接回去,”我告诉他,“我去追一个人。”

    “你找谁啊?”

    我停下脚步,问他:“哥哥,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一个戴着墨镜的金色头发女孩跑出去,跟我差不多大的?”

    他思考了一下,“又看到啊……是不是穿着黄色衣服的?”

    “是的。”我说,“她往哪里走了?”

    “左边。”麟火伸出手指。

    “那我先走了……”

    “等等!”他说,但是看我跑远了,他也没有跟上来,只是自己嘟哝着:“怎么回事啊……”

    我往左拐,看到那个人正提着一个包,正在逃跑。街上没有人,因为已经是晚上了,路灯透出淡淡的黄线,在黑暗中显得非常耀眼。她在下一个拐弯处朝右边跑去,喘着气,显然是在躲我。我快步跟了上去。
推荐阅读: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医道官途 百炼成仙 宠魅 圣王 火爆天王 官术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