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三章 个性色

    藤月浩还是按照我所想的,要求我把这件事解释清楚。

    “我首先声称,我跟残咲不是一会儿的,”我说,“残咲是我哥哥的好朋友。苍小路的族长为了我的血继限界对飒人和慕施术,还在我的水里面放安眠药。而且,后来我在信封里发现一个残咲给一个组织的信,他们本想杀了我,却被残咲拦下来了。他不想那个组织先一步拿走苍小路家的青金石货币,所以他利用我帮他把货币弄到手,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告诉他们,一边打着哈欠,“真是无聊透了……”不仅嘴上这么说,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这一切都可能是残咲安排好的——通过用禁术召出死人来诱惑砂隐忍者村排除第二班来执行任务,是因为当时空闲的班只有我们;而且故意选择了离沙鸦村最近的何山地区,让苍小路一族的老头子不起疑心又邀请我们去这边,想暗算我的白眼;在我准备回家的时候把信封放在信箱这种一般人不会去看的地方;故意在有人要杀我的时候救下我……感觉上着一切都是被安排好的,最后就是,利用我的血继限界找出他所要的东西的所在地点并且……去偷?去抢?弄到手?总之,现在还不知道结果如何。

    之后,我坐在房间里。我已经睡不着了,一直向着残咲事情。

    佐竹残咲……这是他自称的名字,显然是改了姓的,而且他还自称是佐竹一族的幸存者。还有,我的这个纹身,我把手放在脚腕处——那个伤口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可恶的残咲……”我猛地敲桌子,“总有一天……我要抓住你,抱了这次的仇……”

    当太阳的第一缕光投在沙漠上,整个世界都亮堂起来。沙漠由沉静的黑暗变成了亮白色,重新展现出白天的活跃之情。房间里也明亮起来,使一切都更加鲜亮。

    所以,我趴在桌子上,自顾自地思考着,残咲为什么会选择那样的一个人复活来所谓的“考验”我们……一个风之国砂隐忍者村的牧师的儿子,因为父亲反对他和心爱的女朋友的爱情,害死了他的女朋友,他就跳河自杀了……但是,砂隐忍者村并没有河流。也就是说,他在离砂隐忍者村最近的何山地区——离砂隐忍者村最近且有河流存在的村里自杀。而那个十字架形状的墓碑就是他的墓碑。难不成,这也有什么含义吗?砂隐忍者村的牧师,应该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才对,现在的砂隐忍者村没有牧师。十字架的意思我知道,一代代的牧师的去世,都是用十字架形状的墓碑来埋葬的。何山村子里的人埋葬了这个年轻人。

    而且,这个人,是忍者。

    这些事情,还会有什么联系……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人的敲门声。我叹了口气,肯定是藤月老师。他的人生一大乐趣就是啰嗦,现在他估计又要来朝我啰嗦了。我去开门时,却惊奇地发现站在门口的不是藤月浩——而是飒人。我透过猫眼瞥着他。他用角尖敲着地面,四下张望着,根本不在看着门,而且也没有再一次敲门。

    我打开门,“飒人啊……有什么事?”

    “我想问你一些事情……”他说。

    “什么事?现在就问。”

    “可是我有很多事想问。”他回答说。

    我叹了口气,朝房间里面看了几眼。我明白他的意思是他想进来跟我坐着说,但是其实我并不想。但是我还是让他进来。他坐在我之前坐的椅子上,我就盘腿坐在床上。他想问的就是这件事情的具体经过。我不厌其烦地把整件事情告诉他,然后把自己的想法也说出来,本来以为他这样就可以闭嘴了,没想到他说:“哈?要是你这么想的话……不就是,牧师指的是……哎……”他想了一下,“牧师就是你说的那个组织,女朋友就是他,牧师儿子就是指你吧……”

    “这是什么意思?”我对于他的想法非常感兴趣。

    “本来你可以跟残咲联手或者是什么的,但是组织从中阻碍,他死了以后……”他一边察觉着我的表情一边想换一种说法,但是我没有生气,还是那样看着他,“不不不,是出什么意外什么的,然后你也会受到牵连。最后……”

    “最后什么?”

    “最后,就是……”他说,“流亡他乡?大概是这个意思。我猜的哦,都是我猜的……”

    我怔怔地看着他。

    “哎……”他不安起来,看着我,“我只是瞎猜而以……其实,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特别深奥的意思吧……”

    “不是,”我说,“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啊……”我仔细回想着他的话——组织作为牧师从中阻挠,我是站在牧师儿子的角度而残咲是牧师儿子的女朋友的角度的话……没错。残咲本想跟我合作,但是组织妨碍甚至是试图捣毁我们中间的关系,使得无法合作,然后的情况就是一方被动惨遭厄运,另一方——也就是我,主动迎合,又或者是就此颓废,最后是地点——不是自己所知道的地方,而知自己迎合着去的地方。这种说法——说得通。

    “飒人,”我一边跑出房间一边回头叫他,他愣了一下,“跟我去一个地方。”

    我想当时残咲拿给我那个黑色机器时说的话:“这是跟踪器,我可以从手机里接受到跟踪器的信号同时知道它所在的位置,帮我把他放在红色头发的小鬼身上。”

    “为什么?你还要打他什么注意吗?”当时我是这么问他的。

    他眨了一下眼,回答了我的问题:“那是因为,只要通过他的行踪,我就能够知道你的行踪了。”

    “那么你为什么不直接在我身上放那什么……跟踪器?”

    “要是我这么做,你会愿意吗……”他用手撑着头,微微一笑。

    “哼……”

    我带着飒人奔向残咲之前所在的酒店。他这个家伙,如果是以一个小偷的身份出席的,酒店的人不可能让他住进去……我和飒人打算直接从窗户进去。我把查克拉集中在脚底,攀上墙壁,当我来到那一扇窗的时候,发现窗户是锁着的,里面也被黑色的窗帘遮住了。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我用力敲了两下,里面都没有反应。飒人走到窗边,对我一笑,把手放在锁的地方。没想到,锁动了两下,竟让自己开始颤抖着缓慢移动——锁被拉开了。我明白了,锁是铁做的,对于飒人来说是有磁性的,所以他可以用磁遁来操控。

    我们打开窗户跳进去——房间内一片狼藉。瓶子和杯子都碎裂在地上,地面上都是水。床铺和柜子被翻得凌乱不堪,家具也基本都被移动过,一副被打劫了的模样。

    “怎么会……”我在他的房间里走来走去,寻找他可能留下的踪迹。

    这时候,飒人突然说:“月夜修,那是……”

    我回过头看着他,发现他正看着我脚下。我心里一惊,用手拉住裤腿,问他:“怎么了……”我知道——他看到了纹身。

    我本以为他会刨根究底地说看到了什么,但是他却皱了皱眉头,说:“不……没什么,我大概是看错了……”他显然没有。

    我一边注意着他,一边环视整个房间。跟飒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再一次感到了那种不安。我每一次斜眼偷偷去观察他,他都在看我的左脚脚腕处。我下意识地不想让他看到,主要是怕会把这件事情扯大。他也一副对眼前的场景很惊讶的样子,四处搜寻蛛丝马迹,却是不是瞥向纹身的地方。

    我在桌子下面看到一个带有骷髅图样的淡蓝色信封,与我之前看到的一样。信封已经被拆开过了,所以我怀疑就是之前的信封。不过我还是把它拿出来看,当飒人走过来时,我用手遮住那个骷髅。

    信封里面是一张很小的卡片,上面写着一段文字。

    我在人生的路上行走。我遇到了在夏日盛开的腊梅,我遇到了3片花瓣的红玫瑰,我遇到了玩耍的幽灵……我遇见了无数不平凡的东西,就是没有遇见平凡的你。

    佐竹残咲

    残咲自称佐竹一族,其实他自己并不是。看了他的署名以后,我开始研究这首诗。

    “你不觉得我们已经开始破案了吗……”飒人说。

    “这种事情根本不适合我。”我也赞成他的说法,“但是还是要破。”

    “你为什么如此在意残咲?”

    “因为……”我犹豫了一下,脸也红了一下,最后笑着说:“因为他还欠我债……”我“哼”地笑了一声,“这次要让他还清。”

    “这样。”

    “那么先看一下这首诗好了,飒人,我觉得你的直觉很有利于我们的分析,先用你的思维方式看一下这首诗吧……”

    “我吗?”

    “是的。”

    他接过我递给他的信,仔细地看着上面的文字。

    “腊梅……红玫瑰……这应该是指这个村里的花室吧……”

    “花室是什么地方?”我问。

    “上一次老师准备带我们去的,结果因为太忙所以取消了,我自己一个人去了一趟。就是一个温室,里面养了许多花卉。但是……”他把视线重新转移到信上,双手抓着下面,“花室并没有上面所提到的花种。当时我还问了那里面的人,他们之培养最好养又好看的那种,就像白牡丹、君子兰那种的……”

    “要是这么说,每一种‘不平凡的东西’都是以花来指代的,‘玩耍的幽灵’的话……”我闭上眼,“是幽灵花吗?”

    “幽灵花!”飒人恍然大悟的样子,抓住我的肩膀,“有这种东西吗?”

    “应该有吧……”我说,“上学的时候在课文里看到的……好像是什么——秋日的水晶兰。水晶兰的别名好像就是幽灵花,我记得。”

    “这就说得通了,”飒人高兴地说,“你看——腊梅,玫瑰,水晶兰,3种花。”

    “然后?”我奇怪地问,因为自己完没有任何头绪。

    “颜色?”

    “腊梅是什么颜色?”

    “你没见过吗?”

    “没……”

    “黄色的。另外两个呢?”

    “红玫瑰就是红色,水晶兰是……白色。”我歪着头说,“这是什么意思?”

    “红色就是我,黄色就是神尾,白色就是藤月老师,这样说得通吧?”

    “就因为头发颜色?”我难以置信,“这也太表面性了。残咲他……”我犹豫了,“他会发出这么肤浅的暗号吗……”

    “不是头发颜色,而是‘个性色’。”他愉快地告诉我,“虽然不知道那个神偷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的‘个性色’就是红色,橘红色,跟我的头发颜色一样;以前我跟神尾一起测过的,他就是白黄色,跟他的眼睛颜色相似;藤月老师的虽然不知道但是猜一下就是白色或者是灰白色什么的吧——白色就是清正廉洁、诚实朴实的意思。”

    “原来你们玩这么有趣的东西还不带我一个。”我不满地抱怨。

    他挥了挥手中的信,说:“这张纸上并没有提起你个‘个性色’,但是那个‘平凡的你’,应该就是你了。我们第二班中,只有你的‘个性色’没有被提起,那代表什么……他不知道?”他猜测道。

    我淡淡地看着他,然后,我笑了。

    “飒人,我知道什么是‘个性色’。”我笑着说。

    没错,我知道,而且非常了解。

    学校的时候,老师有专门讲过“个性色”这种东西。不仅在追捕犯人的时候很起作用,而且拿来做暗号都很方便。一个群人,因为——30甚至40个人中,很少会有个性色完全相同的人。个性色不仅仅是普通的“蓝色”、“红色”或是“绿色”,而是综合个人性别、性格和长相的专属自己的颜色。一般都以确切颜色呈现出来,比如“粉蓝色”、“秋菊红色”、“森林绿色”……

    但是,所有颜色中,还存在着一种最特殊的颜色,那就是所谓的“暗色”。这种颜色是最接近黑色的颜色,很少人会拥有,而纯黑色的就更少了,几乎几千几万个人中只有3、4个。

    “那么,你的‘个性色’是……”飒人看着我。

    “黑褐色。”
推荐阅读: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仙府之缘 赘婿 官仙 无尽剑装 超级强者 大圣传 一品江山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