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六十集 沙鸦村的不良少年

    我们首先所去的地方,就是京木他们家的住宅。而在邀请函上表示感谢并热烈邀请我们去参加晚宴的,也是他们苍小路一家。他们不仅邀请我们,还邀请了许多这个村子的村名。但是他们家并不在村子里,而是在离村子有一段距离的另一个村落里。听这个村子里一起同去的一个妇人说,他们那个村子与这个不一样,那边的都是有钱人。我对这个地方很感兴趣,尤其是想知道为什么这个村子如此贫困而邻村是另一番模样。

    那是一个晚上也灯火通明的村子。这个村子应该是叫沙鸦村,真是无比奇怪的名字。据说是因为晚上一直能听到乌鸦的叫声,所以这么取名,但是有种不怎么吉利的感觉,尽管我并不迷信。地面都是用光滑的鹅卵石普起来的,街上有许多店铺,人家也井然有序地排列人声鼎沸的样子。我们进入村子时,没有人注意到我们,只是感觉不太一样。

    我跟慕和那个苍小路家的男孩走在一起,藤月浩和飒人走在前面,前去苍小路家包场的一个酒店。一路上,慕都没有说话,眼睛看着前面;那个男孩也一声不响的,却时不时转过头打量着我们两个。当我问他在看什么的时候,他说很好奇忍者是什么样的。我就给他解释了一番,本以为他还会问,他却不问了,一副女生害羞的样子,眨着眼。这里的居民显得富有许多,穿好一些的衣服,有的身上还有些首饰,女人化了妆才出门。大街小巷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苍小路家是这一代的有钱人家,房子也比较现代化,而且是大住宅。我们先是到他们家里去拜访。飒人、慕和我就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飒人吃着桌子上的水果,跟我们闲扯着,而藤月老师在里面跟苍小路一族的族长聊些什么。听说族长就是苍小路京木的父亲。虽然不清楚具体是在聊些什么,但是知道是对老师道谢找到那个杀人凶手的事情,因为死者之一是族长的弟弟。

    这时候,京木的母亲走过来,坐在我们对面。她是一个狠起来很强壮的妇女,还穿着围裙,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被盘在脑后。她笑着跟我们打招呼,声音有些模糊。我们应了一声后就不说话了,她便问起我们的名字。

    飒人用胳膊肘顶了我一下,悄声说:“队长代表发言。”

    我向那个妇人说:“我叫日向月夜修,左边的这位是伊藤飒人,右边的是神尾慕。”

    “啊啊,你们好。”她快活地回答,“听说你们是小忍者呢!真了不起。”

    我们对现在所寒暄的话题一点也不感兴趣,无奈地相互瞅了瞅,没说什么。那个妇人手里端着一杯茶,喝了两口以后,问我们需不需要。我们说不需要,她就说:“不如,你们就在我们家这边住一阵子吧!”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不过是来完成一个任务,就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住上几天?真是不知道现在的大人是怎么想的。

    虽然我是不怎么高兴,麟火和冢式还在家,我倒是想快一些回去。慕也显出不耐烦的样子,只是他没有说话,也尽量遮掩着没有过于突出地表现出来。飒人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因为他知道这种事情当然是要等老师——藤月来决定。

    “你们的老师肯定会同意的,”她闭着眼,笑着点点头,“因为我们要好好地感谢你们才行啊!”

    慕撇过头去,叹了口气。

    藤月浩出来了,他让飒人和慕跟他进去,让我在外面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就这么坐在外面了,面对着那个妇人。不过,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说。后来,一个人拿给她一封信件,她便把信快速地揣在兜里就匆匆离开上楼去了,京木走了过来。他还是先向我问好,然后有些犹豫地坐在我旁边。

    他低着头,双手放在膝盖上,半天没有说话,后来突然看着我问:“那个金字塔……是……是你变出来的吗?”

    我对他问的这个问题感到非常搞笑,但还是正常地回答了:“那是我的队友伊藤飒人的封印术。”

    “伊藤飒人?”

    “就是红色头发的。”

    “哦,嗯,我看到他了。”他有些紧张地回答,眼珠转了一下,好像时时刻刻都在想该如何回答我或是问我什么,就怕说什么得罪人的话来,“他……很厉害吗?”

    思考了一阵,我微微低下头,没有看他:“他很强。”

    “比你还强吗?”

    “他比我……强大多了。”我说的是实话。

    “那……你是不是也很强?”他小心翼翼地问我,紧握着双手。

    “我啊……”我呼了口气,“不知道。”

    “我……我听他们说,是你压制了那个人啊……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很强。”他说。

    我已经对强这个问题感到厌烦了。

    一想到飒人天生的血继限界和他那接近可怕的强大,我就有种感觉好像什么东西啄了一下我的心脏。他比我要强,但是队长却是我。我一直都觉得这是很不协调的,好像就是他让给我的一样,这种感觉真是难受。

    “如果你想知道,下一次可以来看看我们的特训。”我说。

    “好……好啊!”他看起来很高兴。

    我看着他:“你几岁了?”

    “12。”

    “嗯,比我大两岁。”我回答说。

    他们出来了,虽然藤月浩和飒人没什么变化,慕却是明显地板着一张脸,从沙发旁边走过去。

    “他怎么了?”我问走过来的飒人。

    飒人停下脚步,双手插着腰,摆出一副奇怪的表情:“赌气呢!”

    “赌什么气?”

    “不知道。”

    我们在那个包场的酒店吃自助餐。我们3个人坐在一桌,而藤月浩去跟族长一起了,是应了族长的邀请。京木的父亲,也就是族长,留着一小撮胡子,有点胖,虽然表面上一副憨厚可爱的样子,却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的眼睛很小,在眼眶里滴溜溜地转,有时还伸出手摸一下自己的胡子,露出苦恼的表情,看起来像是一个狡猾的奸商,特别是看表情来讲。

    奇怪的是,飒人只拿了一盘子,吃完后犯二般地打了个饱嗝,就不吃了。以前他的适量可没有这么小。慕直接跑到厕所里去不出来了。飒人帮我拿了一盘生羊肉,还是冻的,本来是要放在火锅里的羊肉片。

    “我不吃。”

    “你不是吃生肉吗?”

    “我不吃。”

    “那你吃什么,牛肉?”

    “为什么你不去洗手间找一下慕?”

    “也是,他是不是不舒服……”说完,他站起身就走了。

    我离开凳子,走到酒店的外面去。酒店里一副热闹的场景,灯都关了,就剩下最顶上的五光十色的灯,转过来又转过去,周围放着很响亮的音乐,震得感觉地面都在抖动了。在这样的环境下我觉得耳朵很疼,所以还是出去外面凉快凉快为好。

    我坐在外面的台阶山,抬头望着天上。天上黑漆漆的一片,看不见月亮和星星,只有漆黑一片,还有一些云在漂浮。

    闻到一阵呛人的烟味,我咳嗽了两声,转过头去,看到远处有几个抽着烟的男生,比我大一些的,正大声说这话,还看着我这里。他们穿着那种所谓“时尚”的奇怪服装,头发也弄成很奇怪的发型,一脸不良的样子。看到这种人,我就想到了尚杉郎那群家伙,现在还不知道潘佑郎躲到哪里去了。我没有再注意他们,过了一会儿,他们的声音也没有了。

    后来,飒人和藤月浩也出来了,他们告诉我要在这里住一阵子。我有些惊讶,没有想到藤月浩会答应。我问他难到不应该完成了任务就回去?他却说任务还没有完成,现在完成的只是一部分。他告诉我既然认为是第四次忍界大战出现的秽土转生之术,就应该查清楚施术者等等信息再离开。说这也是任务内容。其实这是第二个任务。之前的人物委托方已经把报酬给了我们,因为那时候我们任务只是查出凶手而已。而现在苍小路家委托我们查出这件事情的所有经过,要求结束这次的事故,据说报酬很丰厚。

    这一次,我终于可以自己睡一个房间了。

    晚上的时候,我拿出我的书来看。翻了一遍又一遍,感觉有些无聊,因为我之前已经看完了。讲的是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到处流浪的故事,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最后死在了渺无人烟的沙漠。如果真的没有父母,或者是父母在很远的地方,不能在身边陪伴,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曾感受到过。母亲虽住院,但是至少在我的精神上还算有一个依靠,不算是父母离开身边很远。

    第二天清晨,我醒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自然醒。空气中浸透出凉意,钻进被子里来。我看了眼窗外,还有这淡淡的朝霞。红色的光辉挂在那里,看起来很柔和,却没有让我感觉到温馨。我爬起来,穿好衣服后出门来。这栋公寓还算普通,虽然比较大,制作材料什么的都很普通。我原以为大富豪的家里会像百代一族的公寓一样华贵,但是并不是。藤月浩和飒人、慕住在一间里,不知道他们醒了没有。我不想去敲门,因为今天是休息的时间,飒人很可能在睡懒觉。

    不知不觉,心情从刚刚听到麟火的坏消息和杀死了凌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已经好了不少,难道是飒人的缘故?我怀疑是的。跟这个人在一起,就算不想笑,也会笑出来。我请正在打扫客厅的管家帮我打开大门,好到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正对面有一片空地,一群大男生正吵吵闹闹地踢着球——京木也是其中之一。他没有看见我,而是专心地盯着对面的一个画在灰色墙壁上的白框,我猜那大概是球门。这时候,我看向另一边。

    突然,他们都停下来踢球,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同一个方向。我也看向那里。

    球场边缘,几个高大的男生大吼大叫地冲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一个人,那几个就是我昨天从酒店出来时看到的人。我看到一个人挑衅地推中间的人,并冲他嚷嚷:“小子,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吗?”

    另一个说:“问你话还不回答,想打架吗?!”

    中间的人没有说话。

    我感到那么一丝奇怪,探探头看向那里。从一群人脚下,我看到一双特别的鞋子和裤子熟悉的颜色——白色。我浑身一抖,开始感觉不安。白色……那好像就是慕穿的衣服的颜色……

    我快步走过去看,是慕。

    我很惊讶。

    那个最高的男生扯住了慕的衣领,凑得离他很近:“就你这个小矮子还忍者?放什么屁?!我看你连打架都不会吧?”

    我震住了,站在那里没有动。

    慕低下头,我看到他的眼里充满了怒火——而不是那时候的懦弱和无力,是愤怒。

    慕突然一下拍开那个人的手,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脸上。那个人惊讶地后退了几步,捂住鼻子叫疼。旁边的人冲上去打他,一边骂他“不自量力的畜生”。慕奋力反抗,但是本来就不擅长空手战斗的他被踢飞出去,倒在了地上。令我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就在慕刚刚站起来时,他的面罩上已经出现血红色,京木站了出来,小声说:“别这样……”

    那个之前被慕打的大个子站起来,眼睛瞪着他,像一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猛兽:“你来掺合什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以为就你们家有钱!”京木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你还不是个穷母猪?!1分钱都没有还让我们‘别这样’?”他说“别这样”时故意模仿京木的声音,还夸张地像女生的声音,“滚到一边去!”我从他们身后走过去。

    说完,他抡起拳头就打过来。我一步上前,直接接下了他的拳头。他很惊讶,瞪着眼看着我。他的皮肤很黑,头发弄得很奇怪,个子又高又壮。旁边几个人呆住了,看着我。我松开他的手,也挑衅地看着他。

    “哪来的小丫头!敢跟老子……”

    “你为什么打我朋友?”我质问他。

    “谁啊?!”他叫,“黄毛鬼还是……”

    我掐住他的喉咙,非常用力,把他的头都带下来,朝着地面。他叫起来,喉咙里发出“咳咳咳”的声音。我凑到他耳旁,轻声问:“你刚刚说谁是黄毛鬼?放尊重点……”

    “是他不答我们的话!”他的一个小弟一样的人物回答了我,耳朵上都是耳钉,“是他的问题!”

    “你们问他什么?”

    顿时是一片寂静,每个人都面面相觑,站得离我很远。那个在我面前的人吃力地抬起头看我,并且想反抗,可惜对我而言他的力气真是太小了。

    “他……他们问他,”京木声音颤抖着回答我,“为……为什么……戴面罩……还有,是谁……”

    “他戴面罩关你什么事?”我低声问那个被我掐着脖子的家伙。

    说完,我放开手,转头去看慕。不料那个人马上就像让我反悔,直接扑上来。我看他来势汹汹却根本没有找准攻击的方法,只是鲁莽前进,直接抬起膝盖,撞向他的下巴。他这个人被撞飞出去,脸朝上摔倒在地上,吐出两颗牙齿,狼狈地在地上嚎叫。我本以为他们可以收敛一点了,他们却成群结队地朝我扑过来。

    过了一会儿,我和慕相互搀扶着回到了公寓前面。我的嘴边还留着一点血迹,这是被一群人围着打时不注意被打倒脸后的结果。慕受了比较严重的伤。

    藤月浩看到我,并不觉得惊讶,而是心平气和地问:“打架了?”

    “打了。”我回答。

    慕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情况怎么样了现在?”他追问。

    “我赢了。”

    “这样……”

    “本想好好收拾一番的,”我不高兴地说,“居然欺负慕。”

    飒人从房间里走出来,吓了一跳。

    “你刚刚说谁欺负神尾?”

    “我没说是谁。”

    “那是谁?”

    “我怎么知道?”我不耐烦地跟他说,“他们早就跑了。”

    “为什么?”

    “因为被月夜修欺负了。”藤月浩告诉飒人,飒人眨了眨眼。
推荐阅读:大圣传 一品江山 雪中悍刀行 网游之天谴修罗 超级强者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无尽剑装 九星天辰诀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