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九章 失落的武士刀

    我们坐在房子里,拿着扇子,透过破旧的窗户望着外面矗立在墓地一边长满杂草土地上的金字塔。金字塔呈现出5层,比第一次看到飒人所使用的还小一些,每一层都有着紫色的奇异花纹,在最中间的一层的正中间则是一个圆环形的锁,封印的标志,它已经说明了里面被封印的东西与自由的永远隔绝。金色的沙子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闪动着,像波光粼粼的水面。一声不响的,方方正正地摆在那里,无数村名过去围观,惊讶地与身边的人谈论着。

    那次战斗以后,烟雾散去,虽然还是受伤了,但是至少感觉心里好多了,主要还是轻松了许多,在过度的紧张之后。我用绷带重新细致地把手臂和腿绑好,然后咬着绷带的一头拉紧,打上结,最后趴在了桌子上。

    “月夜修,你感觉怎么样啊?”飒人问我。

    “很好。”我骗他,其实战斗的时候我的腿就因为以前的伤而剧烈的疼痛,只是为了不跟他说麻烦,就说没什么事。

    “真的?我看你绑着绷带……”

    “那只是防止受伤,还有保护很久以前的伤口的。”我把声调拖得很长。

    “是吗?如果我碰一下,会痛吗?”他问,说着就要伸手。

    “我说过我——好——得——很——呢……”我几脚直接揣向他。

    这个时候,慕推门走进来。他斜着眼撇了一下趴在地上的飒人,问:“怎么了?”

    “看来你是没有什么问题……”飒人对我说。

    我看向慕,并问他有没有找到当时掉落到山崖边的刀。他遗憾地摇摇头,并说要自己下去去找他的武士刀。这时候,藤月浩也来了,他一副很欣慰的样子,因为我们已经完成了一部分的任务,端了几杯茶让我们休息一下。

    我们4个坐在桌边喝着茶,茶水是这里的,虽然味道并不纯正,却带有着一种自然的清香,很适合放松。飒人看着外面的金字塔,没有说话,茶放在桌子上,他把手放在旁边,却没有喝。

    “你们的合战和精彩哦,”藤月说,我们的视线都转向他,他笑了一下,“我看,以后可以专门训练一下集体战。不仅对完成任务会有很大的帮助,估计还能在中忍考试的时候起到作用,毕竟你们是一个小组的。”我们几个对视了一眼。藤月又笑了,伸出一根手指:“如果光是对于战斗来说,月夜修擅长通灵之术和柔拳,拥有较高的战斗力,而且现在还学会了用于防御的体术,可是不擅长远攻;慕的战斗是需要刀器的,战斗力也还可以,随机应变的能力也比较突出,但是防御较差,也不擅长远程攻击;相对而言,飒人战斗力处于较高阶段,他正好擅长远程攻击和防御,却很少在体术和近身战上花功夫……”说着,扫了一眼飒人,飒人做了个鬼脸,因为知道自己确实是因为懒而不想花费时间在体术修练上,“应该说,在集体战斗中,最好的情况就是两种——第一种,月夜修主攻,慕助攻,飒人掩护;还有一种,就是飒人助攻,慕助攻,月夜修掩护。”

    “藤月老师又开始谈这个问题了……”飒人拖着下巴说,一副不满的样子,“我的查克拉跟月夜修的查克拉完全不吻合,就算把金砂附上去也很难。”

    “那跟与月夜修的查克拉不吻合有什么关系?”藤月问。

    “因为,有的时候我的查克拉不够,但是为了做防御只好让金砂吸取自己所附的人身上的查克拉。但是金砂是混进我的查克拉,无法吸收混合月夜修的查克拉,所以防御力会减弱,甚至崩塌。”飒人无奈地说,“也就是说,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我的术就无法保护月夜修了。”

    我们都沉默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们。

    “好啊,飒人,”慕用阴森森的声音幽幽说道,“看来是你在利用我们啊?”

    “没有啊。”飒人说。

    “那你怎么不用自己的查克拉,还从我们身上汲取?”我问他。

    “那是因为……自己的要省着用……”他说,又马上改口,说:“只是因为自己的没有了而以!真的不是故意的!反正……反正……这种防御术所用到的查克拉量很少的……”

    “你不知道我们的查克拉量也很少吗……”我和慕捏着拳头问他。

    之后,我和慕一起去山涧那边去找他丢失的武士刀。满地黄沙上长着砂隐忍者村没有的草,虽然看起来不怎么美观但是远看就仿佛看到了绿洲。这里也没有树和花,却有我们那边没有的神奇东西。我们在路上还看到一个灰色石头砌成的水井,上面还用绳子吊着一个木桶,顺着绳子晃悠晃悠的,绳子还是湿的,刚沾过水的样子。井旁边意外地开了些红色的花朵,大概是因为常常有人来舀水,水难免会洒出来一些在井边的远古。远远地看,仿佛看到了一副老旧的山村的画幅一般。

    “原来这个年代还有水井……”我站在那里,看着那个井。

    我本以为慕会不理我,自己在旁边继续寻找他的刀,但是他凑了过来:“因为每个地方的经济状况和条件不同。有的地方在豪华公寓里享受电视、空调那种高性能机器的时候,有的地方的人才刚刚住进茅草屋。”

    说完,他转过身离开了。

    我淡淡说了一声:“也是。”

    回头看去,我看到慕的影子。他的身躯依然瘦小,尽管整整比我大一岁还多,却比我矮一个头,说话声音还很小,一副娇小可爱的样子,仿佛7、8岁的正太。但是,他看起来又是那么成熟,就像个大人。我为他感到可惜,同时也是为自己感到可惜——这么小,才10、11岁的孩子,就已经忘记了童真,忘记了愉快地玩耍,忘记了儿时的朋友……慕的背影无比的孤独,尤其是在夕阳下,显得可怜而无助。他的影子被火红的夕阳拉长,映在沙子上,微微颤抖。以前,我的影子应该也是这样的……现在,也能体会慕的孤独。他以前在铁之国,有一个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好朋友,就是他的妹妹。而现在来到了这里后,他几乎可以说是没有朋友了。我和飒人可能只是朋友而以,浅一点就是队友,对他而言不是可以推心置腹的好友。

    一直想追上去,拍一下他的肩膀。但是,现在的我,或许还没有那个资格。

    来到山涧的旁边,下面简直就是陡峭的悬崖。壁纸得像墙壁一般延伸下去,尖锐的岩石上光溜溜的,什么都没有。下面是一片漆黑,除了轻轻的流水声和偶尔发出的一些石头掉落的声音意外,没有其他声音。越是听到那种浪花扑打岸边的声音,越是觉得周围寂静无比。

    “你周围都找过了?”我问慕。

    “找过了。”

    “如果没有,岂不是要下去找了?”我不安地问他,回头看着他。

    他说:“如果不是在这里,就是在这下面了。”

    我漠然。

    我坐在离悬崖10米左右的地方,打开白眼。周围一片花白,带着蓝色和灰黑色,宛如从另一面镜子里看这个世界。我把视线调远,看向悬崖的深处。无论是多么漆黑的路,在白眼的视线下都清晰可见。我看到山涧下面——满是碎石,中间还有一条不怎么宽的河流,像是溪水,之前水流的声音大概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了。我到处寻找,并把白眼的纯度调高,但是并没有找到什么异样的东西。除了石头,还是石头。

    “没有,慕。”

    “没找到?”

    “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没有看到你的刀。”我遗憾地告诉他,并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

    他蹲在悬崖边怔怔地望了会儿,说:“下去看看好了。”

    “你真是死心塌地……”我看着他,“很重要的东西吗?”

    他闭上眼。

    “那是我的第一把刀。”

    “那下去找吧?”飒人突然从后面走过来,拍了一下慕的肩膀,藤月浩也凑了过来。

    “怎么下去?”我问,“显然是太陡了。”

    藤月和飒人走到山涧旁边向下看去,飒人问大概有多深,藤月浩说不知道,然后他们就讨论起如何下去的问题。藤月说他可以用查克拉线把我们送下去,但是他还说如果真的这么做,查克拉线在太深的情况下是会损坏的,这个意见没有被我们采纳。最后,我想出一个好办法。我用通灵之术把水犬太郎召唤出来,然后大家都坐在他的背上抓紧了他的毛,他就毫不犹豫地直接跳了下去,然后把我们放下来。我让他回去后,只剩下一团白烟。我们采取了分头寻找的方法。我边走边用白眼寻找,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一声惨叫:“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声音是……

    “飒人……”

    我急忙向远处的前方跑过去,因为长时间用白眼感觉头晕目眩,所以解开了白眼。当我来到飒人旁边时,他正吹口气。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才缓过来,指了指地面上,说真是把他吓了一跳。我愣了一下,当我看到地上那个东西的时候。

    地上的,是比我的想象中还要恐怖的东西。一具满是血的尸体,静悄悄地躺在地上,血肉模糊,腿和手臂弯折得不成样子。他的脸是朝上的,看起来非常恐怖。脸上仿佛是一个人看到鬼时的那种惊恐的表情,眼睛还是睁着的,脸上黑乎乎的,甚至能看见腐烂的皮肤和虫子。

    “这是……自杀吗?”飒人问。

    看到那个人脸上已经被侵蚀地溃烂的表情,让人深感不安。我心里,告诉我这似乎并不是自杀。

    “你是指跳崖?”我反问他。

    “可能是吧……你看那里。”他指向另一边,我转头看去——一条断臂,还是血淋淋的。

    后来,我们与慕和藤月老师汇合了。相同的反应是,我们见面的时候,除了说了一句“我们这边没有找到慕的刀”以外,就不再说什么,默默地离开了这里。回去以后,他们去吃饭,因为村子里的一群人为了犒劳我们还特地准备了一场非常丰盛的晚餐,但是在别的地方。我因为不想所以没有去,但是藤月浩却拖着我去。

    “我不想去。”

    “必须去。”他严肃地告诉我,其实就是逼着我去。他还说这是礼仪,不接受别人的盛情在某方面来讲就是看不起别人。

    “是……”我叹了口气。

    “这才对。”他高兴地拍了拍我的头。

    “啰嗦。”

    一路上,除了沙子以外,还有石头铺的小路,只是走上去也不怎么舒服。慕一路上都低着头,一脸不安而悲伤的样子。他已经认定自己把刀给弄丢了,而且还是自己的第一个作战伙伴,一脸愁苦的样子。我跟在他们的后面,慢慢地走。路上很黑,但是有几个人拿着手电筒在旁边。飒人跟那里的人都很聊得来,尤其是那些喝的半醉的大叔。他们手电筒在手里乱晃,另一只手抓着一只半空的酒瓶,发出爽朗的笑声,醉呼呼的样子,飒人却毫不嫌弃。这大概就是因为飒人也喝酒的缘故了。同时一家人。

    “小弟弟喝不喝啤酒啊?”一个穿着布衫的大叔,满脸都是胡子,摇晃着一个没有开过的啤酒瓶问飒人。

    “不喝,谢谢,”飒人说,“我不喝酒精含量太高的酒。”

    “啊?”那个大叔显得有些失望,“啤酒的酒精含量怎么会高?”

    “我只喝鸡尾酒。”飒人回答说。

    “什么酒?”

    “鸡尾酒。”

    “哈哈哈哈哈,我们这里根本没有这种东西!”那个人大笑着说。

    我远远地看着他们。

    我加快一点脚步,跟上慕,跟他说:“看来飒人跟这里的人和合得来。”其实是想跟他聊聊。

    他没有回答我,继续盯着自己脚下。

    这时候,我听到一个人大声叫着“你好”,一边跑过来。我转过头,注意到一个脑后扎着一个很小的辫子的青色头发的男孩,脖子上围着一条长长得一直拖到地上的围巾,比我们大一点的样子,笑着朝我们跑来。慕抬起头,淡淡然地看着他。那个男孩右手手腕上带着一只银色的手表,左耳上还有3个耳钉,一副很奢华的样子。

    “你们好!”他大声说,来到我们旁边,跟着我们走,我很好奇地看着他,“你们好……”

    我们两个没有回答,尽管知道他是在等待我们回答他。

    “嗯……我叫苍、苍小路京木,”他有些害羞的样子,比我高一些,“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怔了一下,说:“你是问我吗?”

    “嗯,对呀……”

    “我叫日向月夜修,”我说,笑着指了指慕向他介绍,“这是我的朋友神尾慕。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他的脸上扬起了红晕。
推荐阅读:网游之天谴修罗 雪中悍刀行 首席御医 神煌 圣堂 一品江山 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大圣传 神座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