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二班合战

    我从卷轴中抽出武器。

    我明白跟这个能够无限回复的人纠缠下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需要通过一些远程攻击来更好地摸清楚对手的实力。我也知道在战斗中分析对方的能力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而我现在所得知的情报实在太少了。他的体术是普通的钢拳,但是不仅力道大,而且就连速度也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上升,我已经完全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了。一般的人都是在战斗中越战越疲劳,从而耗光体力,而这个人却不是这样。

    所以,我所要做的,就是更加细致地了解我现在的对手的情况,并设法压制住他,而其中我也需要争取时间。

    因为开白眼的缘故,我的行动快了不少,却使我的日用查克拉只剩下一半左右了。

    他脖子歪过来,像没有骨头的动物,身子摇摇晃晃地朝我走过来,我才发现他没有穿鞋,脚上占满了泥土。又是那种可怕的气场。我的视线晃动着,白色和蓝色在眼帘里闪动着,出现五光十色的幻影。我可能是,开始动摇了。因为我现在在眼里看到的,不是一个正常的人类对手,而是一具只有骨头的可怕骷髅——身上没有一块肉,森森白骨上仍然带着血迹……

    他突然一个健步冲上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抡起手臂就把我打倒在地上。我手中的白霜滑倒了一边去。紧接着,他抬起胳膊,用肘部直接朝我打下来,我反应过来,紧张中抬起手臂接下来。但是这一下力道很重,让我的手臂震得生疼。我转开手臂,猛地抓住他的手腕,向后一拉就将他扔到地上去。趁着这个机会,我马上爬起来,跳到白霜旁边捡起了我的武器。

    他准备爬起来,我架起刀对准了他的脖子,一只脚踩住他的肚子,从上面看着他。

    “你是什么人?”我生硬地问他,他歪了一下脑袋,但是没有表情,眼里空洞无神。

    “你不会说话吗?”我再一次问。

    这一次,他回答了我。

    他的声音仿佛因为长时间使用而磨损的齿轮的“嗤嗤”声,还有那种金属在地面上刮来刮去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楚他的讲些什么。他不停地说,试图告诉我一些什么,但是我什么都听不懂,那种奇怪的声音根本就不像是人类能够发出来的。可是,慢慢的,说久了,我发觉他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

    “决定……答应……他……没有……”他的声音断断续续,我开始明白他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说过话所以已经不怎么会说话了,声音也变了,“见……”

    “你说什么?”我大声问,因为我完全没有听清楚。

    我凑近他,并提防着他,可是他并没有攻击我,尽量大声说话:“死了以后……已经……我和她……父亲……”我试图把他所说的话连接起来,“杀死了……因为我是……教徒……”他的话语变得流利起来,“他说……就是……死……我……水里……死了……”

    他不再说话。

    而我也明白了他想说的。

    这时候,仿佛不是他自己想做的,他的手臂被动地拉起来打向我。我把刀猛然压下去。他的脖子和头之间霎时出现一条缝,纸片飞了起来。

    也就是说……

    从这个人跟我说的话中,我已经得知他是已死之人。但是为什么……现在的情况,难道是……

    我想起了第一次做任务,在30号站的时候,看到一个记录第四次忍界大战的日记本。上面说道许多有关战争的事情,当然也有几段我非常记忆犹新的章节。上面说,打量的死去的上忍甚至影被复活,与忍者联军交战,摧毁了大量战力,还有写道他们都是不死之身,身体被打坏以后立刻会复原……这,不就跟我眼前的这个人一样吗……

    真是,麻烦。

    我挥舞着白霜,朝后退去,看着他身体仿佛被一条绳子拉扯般拖拽起来,直至站直。脖子接上了,却是歪的,像落枕一样,特别恐怖,脖子里好像没有骨头。

    我开始明白他完完全全不是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行动的。如果真的是像那本日记中所说的那样,这个人是被一种叫秽土转生的术从死亡状态复活的话,他的意志会被一个人控制,而那个人……照理说,应该不会离的太远。但是,那种可怕的术,现在谁会使用?

    这一次的战斗,是我占了上风。

    我把白霜在手中转动挥舞,他每靠近一次,身上就会出现一道长痕,随着纸片的飞舞,他开始退后。我把刀横过来对准他。他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这一次,他忽然窜到了我的身后,抡起拳打向我的头。我用刀柄接下他的拳头,可是他的力道很强,不断地把力量向下压,我的双手颤抖着,吃力地用刀柄扛着他的拳头。

    这时候,我看到一个白光闪过,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有些震惊,急忙撤下刀向后划去。

    那道光直接划破天际的黑暗,在他身上开了一道口子,他的身子立刻向后倒去,灰色的纸片腾空而起,带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刀光不见的时候,一个人带着一把刀跳到我旁边,手中刀上的几个铁环来回晃动着,发出之前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回过头看着我,一头橙黄色的短发在黑夜中显得很耀眼。

    “你怎么样?”

    “情况还可以。”

    “这个家伙是谁?”

    “就是那个在墓碑里的人,”我告诉他,并把白霜扛在肩膀上,“这个人是被秽土转生出来的死人,他是不会受伤的。”

    “不会受伤……是什么意思?”他问。

    “就是说,”我说,“你就算是伤到了他,在几秒钟内他的伤口就会自动愈合,连血都不会流。”

    “这种东西……”他架起刀,不悦地抱怨着,“怎么可能打得过。”

    “你有什么办法能压制住他吗?”我问他。

    “你有什么关于这个人的情报吗?”他转过头看着我,而此时那个人已经开始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只有这个了,体力无限,查克拉无限,”我说,“比较擅长体术,大概就这样。”

    他用手抵着剑的背面,转过头看着我,皱了皱眉头:“你觉得飒人的封印术行得通吗?”

    我眨了眨眼。

    “这个方法可行吗?”我问。

    他点点头,看着眼前那个摇摇晃晃的家伙,向后退了一步。他还告诉他飒人马上就会过来,因为知道我一个人可能不行。

    “也就是说,我们要尽力争取时间。”我说,看了看慕。

    他没有说话,又是点点头。

    他晃悠了一下,再一次跑过来。慕架起刀,从右边朝着他跑过去,我把刀的刀刃搁在地上,拖着白霜从左边跑过去。那个人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脸无神,左右看了看,做了一个准备起跳的姿势。当我离他很近的时候,我猛地扬起刀,一抹沙子直接甩到他的脸上。他没有显出吓到的样子,但是连连后退,用破烂的袖子去擦眼睛,身子有些抽搐。慕一个健步上前,双手抓住剑柄,朝着他的胸口劈下来。他突然伸出右手,擦去眼里的沙子,用手抓住了慕的武士刀。慕皱了皱眉头,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流冲出来,吹得我的头发猛地飘起来。一抹蓝色的查克拉从慕的手中散漫出来,但是又马上消失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这一击的威力之大,直接把那个面无表情的人震到一边去,身体上还被炸出一个洞。不过,那个洞慢慢地修复了。这一次的修复,比之前的每一次都慢。

    奇怪……

    慕本身属于查克拉量少的人,更可况他本来是个武士。虽然小时候是以忍者的形式修炼的,但是在以前几个人一起的练习中我就知道他跟我一样,拥有很少量的查克拉。我也知道为什么我们3个人会在一个班,一个就如飒人所说,因为我们都是以作为“友好使者”为其中一个理由来到异国他乡的人;而第二个,是因为我和慕属于近身战斗,查克拉量少得可怜,但是相反的是飒人,他的查克拉量非常大,比藤月浩还大,只是还不能非常熟练的控制。往往是查克拉少一些的人能够更完美地控制查克拉,没有什么依据,但是通过我的观察证明,事实就是这样。

    然而,慕光光是用查克拉的攻击,就使得他受了这么大的伤害,足以证明他用这个叫秽土转生的术复活后体质的绝对虚弱。我之前对他所造成的伤害程度应该更大才对……难道是……

    霎时间,我明白了。

    “慕,帮我拖住他,我想到在飒人来之前的对策了。”我告诉他,一边丢开白霜。

    “你打算怎么办?”他用刀架住恢复后的他的一击。

    “总之,帮我固定住他的行动。”

    慕甩开刀,还是双手握着刀,从正片劈下去。

    不好。

    慕因为是武士,攻击形式一向很单一。从多次的观察和跟慕的对战训练中,我发现慕的攻击非常普通而规矩,都是双手握住剑柄,左右或者上下挥刀,连正面地刺都很少有,而且从来不会反抓剑,总是按照一个固定的套路来。不像我们,不仅用刀很随意,喜欢随机应变,而且连续挥刀、抛起又接住、反抓又放在手里转这种事情都是很多的,而且那时候在学校教学使用苦无的时候老师就这么一点点地教,并鼓励我们自己研发新的用刀方法。总之,用刀是活的。慕却习惯一次挥一刀,规规矩矩的。

    那个人直接架起手臂挡住了,手臂裂开了,上面纸片一样的东西飞了起来。趁着纸片乱飞,扰乱了慕的视线,他抬起腿,毫不犹豫地用膝盖去撞刀刃,把慕的武士刀给撞飞了,膝盖上出现一个洞来。慕一惊,回头想去找刀,那个人伸出手来抓慕。我跑过去,利用查克拉的加速,直接跳到他的正前方,抡拳一击直接击中他的脸。他的头上出现一个洞,他整个人也向后飞去。

    慕开始到处寻找他的武士刀。我回头看去,那个刀竟然被踢飞到很远的地方,里这里有好一段距离,而那里就是两山之间的峡谷。那把刀横在一块岩石上,摇摇欲坠。

    “慕,别找刀了,先看好眼前的对手。”我大声叫他。

    他回过头。

    “她说得对,神尾。”一个声音说,“命和刀,哪个重要?”

    我回过头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银白色的视线中,我看到了快步走近的飒人。他冲我笑了笑,问:“那个人呢?”

    一时间,我忘记了我讨厌他的事实。

    我伸手指向之前打飞他后他所掉落的地方,那个人已经站了起来,脖子还是歪的,脸上有些纸片掉下来。飒人露出一副很恶心地表情看着他,问我那是什么东西。我告诉他是秽土转生复活出来的死人,他愣了一下,说:“秽土转生是什么?”我就不用管,就是复活死人的术。

    他马上自信地说:“那么对付这种术肯定就要到我的封印术上场了。”

    其实,慕已经跟我说过了,所以我并没有表现出惊讶。

    我告诉他们两个作战计划:“慕先用我的武器将就一下,让他的伤口大一些好妨碍他的行动。我会用释放查克拉来攻击的方法大大延长他的恢复时间,之后飒人就进行封印。”飒人正想说些什么,我打断他:“我知道你的术需要时间。你就坐在这里凝聚查克拉,准备你的术。”然后,我不由自主地笑了一下,“你就做掩护就行,以后集体战的时候帮我们做防御。”

    “好。”

    他坐下来,开始凝聚查克拉。

    地上的沙子慢慢顺着我们的腿爬上来,带着一种温热的感觉,直至覆盖我们的整个身体,颜色变得与身上的颜色一样。这是一种很痒的感觉,但是能感觉到这种防御措施的可靠,沙子坚硬得像顽固的石头。这让我们的身体沉重了几分。

    我远远地把白霜丢给了慕,他刚刚接到手时差点摔倒,因为除了死神血镰,白霜就是我最重的武器了。比冢式还重。

    他过了一会儿才适应这种重量。

    那个人悠悠走来,像逛大街一样舒坦,一副小瞧人的模样。慕把刀转过来,有些奇怪地看着刀,然后才把视线转向前面。慕直接跑上前,挥舞着白霜刺向他。他一把就捏住了瘦小的慕的脖子,并毫不留情地将他提起来,晾在空中。慕没有放开手里的刀,而知对准那个人的眼睛就刺过去。沙子保护了慕。

    那个人的头仿佛是掉了下来,一把放开了慕,退后一步等待恢复。慕却抓住他的衣服把仍然插在他的头里面的刀压下来,直接把身体割成了两半。

    机会……

    我直接跑过去来到他的身后,把柔拳中的查克拉提取出来,准备用与慕相似的方法对他造成大量伤害。可是,查克拉的凝聚受到了阻碍。怎么一回事?这样,导致我没有成功地把查克拉抽出来,而被那个人恢复了一半,回手一掌。我用柔拳正面挡住了他的手,再一次做尝试——还是失败了。

    现在大概只能够从身体释放查克拉了,但是如果真的这么做,不仅攻击的部位不同意会造成伤害量极小,而且还会耗费接近我所有的查克拉的……

    “月夜修,就是现在啊!”

    “我……”我看向飒人,当时非常惊恐。

    因为我知道,要是我没有成功,就不一定能够封印成功。慕都那么努力,应该给我争取了许多时间才对……

    我想起当时修一来的那时:“下一次,我再来看你练习的成果……”

    上一次他交给我的术,我还没有完全学会。练习的成果,可能也不怎么样。但是或许现在……

    我把查克拉的流动速度加快,拍开他的手,把脚底查克拉叠加起来,拉开双腿,直接旋转起来,把查克拉释放出来。

    “八卦掌·回天——”蓝色的查克拉球体把我围在了中央,而正巧这时,他伸手打向我。

    一瞬间,他的身体被回天的极大推动里和拉力撕成了碎片。身体仿佛炸开了,伴随着呼啸声一般的声响。我解开回天,因为感觉头晕身子晃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飒人的沙子脱下来拖住了我。

    “磁遁·金沙送葬!”他伸出手。

    整整3秒钟没有反应,4条柱状的闪耀着金光的沙子突然平地拔起,并快速地螺旋形上升,仿佛几条巨龙,气势汹汹地在地面冲荡,围绕着那个人,并像丝带一样猛地缩紧把他困在了里面。沙子在地面滚动着,宛如金色的热浪,环绕着干燥的气息,沙粒溅到我们身边。刹那间,它猛地绕起来,堆成一个正规的金字塔,伫立在那里。

    “准备——”我们都严肃地看着金字塔,飒人微微一笑,微微低头而眼睛撇着前方的金字塔,“封印!”
推荐阅读: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傲世九重天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