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 最后一天

    “你想要什么?”我问他,这个场面我已经见惯了,“只要是在我可以付出的范围内的,我就答应你。”

    他笑了。

    “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他骂我,“乳臭未干,你以为你能做什么?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就你,连做帮我擦地板的丫头都不配,你以为你能……”

    “你想要什么?”我重复道,粗鲁地打断他的话。

    “我都说了!你什么都不能给我!我从你这个家伙身上得不到任何东西!”他异常激动,脸都扭曲了,手颤抖着抓住刀,“你这个小女孩能做什么啊!”

    当他说道“小女孩”这个词时,声音重重地颤抖了一下,声调也变了。

    我就怀疑这是他的痛处。

    “我不是小女孩,我是女孩。”我说,“你要什么?凌赞助你吗?”因为不知道怎么说,只要用不怎么高明的词语。

    “本来是想这样,但是既然他小子都已经拒绝了,我也不好强迫他……”他冷笑着。

    刀光很闪,在树影间窜动。金川闭着眼,血从嘴角流出,背上还有很多血,但是刀已经被拔掉了,而此时血正源源不断地涌出来。真是……我不是已经警告过他不能拔出来吗……虽说,潜藏在**里的东西迟早是要弄出来,但是如果直接这么抽出来,反而会导致血液打量涌出,刀在那边至少还能堵堵血……现在反悔什么的,已经来不及了。

    “说是我没什么用……”我淡淡然,“保镖不行吗?你看我的实力可以吧?”

    他没有说话,而是大笑起来。

    “就你?好哇,你实力是有,但是如果我就这么带着一个小丫头出去,可不被别人笑死?”

    “原来你在意的是面子?”

    “不然呢?没有面子人怎么活,你说是吧?”

    “废话。”其实我只是不想再与他纠缠这些无聊的家常,“说,你要怎么样才能放了金川?”

    “这样吧……”他又笑了,把刀慢慢远离了金川的脖子,把刀在手里有些笨拙地转了一下,白光在刀刃上滑动着,“我倒是想见识一下你的实力。你是什么人,才这么点大就这么强,把我的管家都比下去了……”

    我咬紧了牙,想起了他把她泡在油堆中还防火的样子,这个人渣真是龌龊……

    “你要怎么样?”

    “我不相信你可以承受大量的伤害。”他露出狡猾的表情,一丝汗水从额头上滑下来,“你和那小子各挨我的10拳,就放了这个金色头发的小鬼。”

    “为什么又要把凌牵扯进来?”我对这个交易感到反感。

    “因为我要解恨。”

    凌犹豫了。他也是又自知之明,知道这样他可能会死。因为,虽然不过是10拳,但是这样下来估计也是不行了。毕竟,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贵族,而是一个身体强壮的大汉。而凌一看就是身材又小又瘦的贵族少爷,没有吃过什么苦,别说10拳,5拳估计就是玩命了。

    “凌的这10拳……我替他好了。”我说。

    可以听到心跳声,还有身体仿佛被因为绳子绑住而缩紧了,站在我面前就是一个恶魔。

    他笑了,笑得很大声。

    他松开了金川,把他甩到一边去。金川的背部大量地出血,红色染红了整片草地,原本晴朗的天空也被笼罩上一层阴霾。

    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我几乎都没有感觉……应该说,感觉神经彻底地受到了“破坏”,而在重击下我已经因为身体的剧烈不适而感觉不到任何痛感了。但是,能看到自己的血。他的第一拳就跪倒在地,接下来,一拳比一拳还要重……我或许是昏过去了一段时间,但是时间当然不长。当我醒过来时,身体的痛感才慢慢散发出来,我终于能感觉到全身上下那种深入骨髓的痛楚。

    眼前的景象依然很模糊,带着光影,还是早上……我伸出手,都是血,我的嘴边也都是血。意识很快便恢复了,我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我挣扎着,用手撑住地面,站起身来。腿部的骨头剧烈的疼痛告诉了我,我又骨折了,但是身上其他部位没有什么大碍,至少是这么感觉的。我头发披在我的肩膀上,也沾染上鲜血,我的脸上都是血。一股腥味在周围弥漫着,仿佛世界就是血红色的。

    就在我使力的时候,身体上的疼痛减缓了。多次来的战斗,已经让我慢慢适应了疼痛和麻痹,我把自己的身体支撑起来。

    转过头,我看到了凌。他背着金川,正颤颤巍巍地走动着,衣服上还沾染着血液,背对着我,准备离开。我叹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灰尘应声而落。然后,我站起身来,摇晃了一下,朝着原来那个大厅的方向走去——也就是,凌走去的方向。

    不知道那些仆人都到哪里去了,总之都没有过来,到底……

    凌意识到了我,他惊讶地转过头,看着我,我从他的身边走过去,没有看他,一边用手擦去嘴边的血。

    “月……”

    “什么都不要说,”我打断了他,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他,“我什么都不想听。”

    我知道,他可能是以为我已经死了,也可能不是。总之,我知道的,我所看到的,就是——他是在见死不救。或许,我可以站在他的角度思考一下这种问题。我可以认为是他体质虚弱,不可能同时带两个人,只能先救跟自己关系比较亲的人。但是,我就是不想这么认为,我就把这视为恩将仇报。

    但是,我也不能指望什么。凌从小在贵族长大,除了关于他现在的工作的知识以外,他恐怕根本就不了解——甚至不知道关于人的道德方面的事。就算听说过,他也没不会有实际地经历过。因为,在公寓里,永远是仆人捧着他。他要什么,旁边马上就会有人把他要的给他。他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这就是贵族。

    或许人是有区别的,而我们的区别就在这里。

    阳光透过传呼投进房间里,留下一抹温柔,因为窗户的缘故还像水波一样,流动着。我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背靠着后面的墙壁,被子铺在腿上,望着外面。我忘不了那个把我打成这个鬼样子的人,这是我受伤最严重的一次,不仅仅是腿骨折,连肋骨都断了几根。这必须要花费我很长时间修养了,而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可能就无法完成我数完房间的任务了。而且,我发誓要杀了那个人,我已经认清楚我自己了——忍者存在的意义,就是把对村子,对自己不利的人给杀死。或许在做这种事情我还有待适应,但是,我已经认清我自己了。

    长时间纠结在想杀生却有下不了手的阶段,就像已经把刀刃对准了猎物的脖颈手却依然在颤抖一样。

    是时候该结束了。

    我来到这里,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我完完全全可以不遵守规定就顺利地离开,但是我选择了遵守。现在反悔也是来不及了,今天,是倒数第二天……我或许不得不放弃。我来到这里的唯一的好处,就是我明白了我自己作为一个忍着根本不需要那么多纠结,根本不需要在这些事情上面犹豫的……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就应该看清楚这几个人,要是当时没有答应,反而应该能顺利而不违反规定就离开的……

    我倒是,自己把事情弄大了。

    我看着窗户,郁郁葱葱的树林在山丘丛生,这些都是砂隐忍者村没有的绿色资源。多么喜欢,并且,多么希望,有一天砂隐忍者村也能够变成这里的这个样子。但是,事实不能改变,砂隐忍者村终究是荒凉的沙漠。就是因为有这么一个村子,有许多人类,沙漠才不再荒凉。我要回去。

    金川来到我的房间,因为没有椅子,所以在我床的床沿坐下,淡淡看着我。我也看了看他,然后转回头看着窗外,好像没有看见他,也没有跟他说话。他叹了口气。我还是没有说话。

    “你,怎么样?”他问。

    “你倒是更应该关心关心你自己,”我回答,没有讽刺的意味,只是信口而出,“我能照料好我自己。”

    他说:“我……你是,”他又叹了口气,用不安的语气说:“你是生凌的气了吗……对不起……”

    我回头看了眼他,说:“可能是的,但是你不用道歉。”

    他一段时间没有说话。

    “月夜修,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他突然说。

    “说。”

    “我……我其实是凌的兄弟,你知道吗?”

    我瞥了他一眼:“不知道。”

    “我们不是亲生兄弟,而是堂兄弟。”他继续说,低着头,背对着我,手臂搭在腿上,“我的父亲是凌的父亲的弟弟。因为,当时因为只有长子能继承百代一族庞大的财产,所以,所有的财产都到了我叔叔——也就是凌的父亲手里。我的父亲后来因为缺钱,而叔叔却不愿意帮助,压力过大所以自杀了……照理说,凌也是可以继承这么一比财产的。凌从小就是百代一族的精英,尤其擅长处理大人处理的事务,而且明显比我要优秀很多。”他用右手捂住了脸,“但是……但是……是凌把财产都让给了我……”我惊异了,“他的父亲,每个月都回家一次,他就表现出不靠谱的样子,故意装傻,那些公务上也是用我的名字签的……”他的泪水低落在地毯上,“我刚开始……一直都不知道……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在1年前。”他稳定了一下情绪,“他这么做,是为了让他的父亲不信任他,因而就会把财产留给我。前几天,他的父亲患了重病,已经奄奄一息了……他也留下来遗嘱,吩咐把财产留给我……”

    我不语。

    直到他告诉我,凌的真名并不是凌,那只是为了防止外来人士干扰或是对他造成不利影响,从而迷惑外人的假名字。而凌的真名,是银川。是凌的父亲根据侄子的名字——金川的名字来取的。金川还说,他从生出来,就是由凌的父亲抚养带大的,所以感情也很深厚,像父子一样。

    过了一个小时,金川早就走了,接着出现在我身旁的是明。

    “哟哟哟,受什么重伤了?啊?”

    “我都懒得理你。”

    “别那么冷漠啊……看看我找来了什么?”他从伸手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咒,仍像以前一样蹲在窗台上,带着一个帽子遮掩眼睛上的可怕伤疤。

    我接过他给我的东西,是禁印。这不免使我的心情好了不少,但是,奇怪的是,这张禁印感觉跟其他的,怎么不太一样……这使我很是疑惑,于是我问明这是在哪里找到的。他说是一个地下室里的密室里,他晚上偷偷摸摸地进去后,在一个木箱子里找到的。

    “藏得很明显,没有费我10分钟就把它给找到手了,呵呵呵……”

    我开始怀疑,看了他一眼后,仔细盯着那个禁印。

    突然,我发觉了奇怪的地方——这个禁印的背面少了一行字。正常的禁印在学校里老师就有给我们看过,还是破例,因为以前都是看图片的。所以我认得。禁印的正反两面的字是一模一样的,尽管有的禁印是手写的,字迹可能不大相同,但是内容也是完全一样的。

    “明,这明显是假的。”我告诉他。

    “啊?”

    “真正的禁印,是正反两面字的内容完全相同的,但是这个符咒的背面少了一行字。”

    “你确定它本来不是这样吗?”

    “确定,我以前见过。”

    “哎哎哎哎——”他叫出声。

    “闭嘴……”我把手放在嘴边低声警告他,“会被发现的你知道吗?”

    “真是,”他不顾我警告他的,挠了挠头,一副烦恼的样子,“原来还有假货吗?算了,我再去一次好了。”

    我把那张假的禁印扔给他,他伸手接住,转身朝着外面,我对他说:“抓紧时间了,今天就是我的最后一天了。”

    他做了一个“没有问题”的手势,身体渐渐透明,最后在窗前消失殆尽。

    我没有可以做的事情,只是看着窗外漆黑的天空。树林在黑夜中显得更黑,趁着铺上沙白色月光的天空,淡淡焕发出一种伤情,月光与发灰的云朵参差相错。窗户原本五彩斑斓的颜色也消失了,缓缓地融化在了黑夜中,使窗户单单只剩下一层模糊的花纹。就像明一样,变得透明。

    过了一小会儿,我睡着了。隐约中,我仿佛感觉到一个人为我把被子拉上来,盖住我的胸口,然后又匆匆离去。但是,一个声音惊醒了我。

    “月夜修,今天是你的最后一天了,最后一次机会。这栋百代一族传下来的大宅中,共有731个房间。但是,历代许许多多答应了这个条件数房间数量的女仆,都因为没有答对而永远留在了这里,我也是其中之一。其实,后来我有再一次去调查,发现加上地下室和阳台,甚至还有隐蔽的密室,这栋公寓里应该是有766个房间。告诉凌吧,这里共有766个房间。那样,你就得以离开了……”是翠翠的声音,我听得出来。

    但是,那并不是她站在我的床边跟我所说的。而更像是在梦中,一片漆黑中告诉我。

    我猛然惊醒了,身旁没有一个人,周围异常安静,静得吓人,甚至没有窗外知了的鸣叫。我真的吓到了。

    梦中听到的数字,似乎是……766?没错,应该是这个。

    我忍着疼痛,坐起身来,披上外套后离开房间。外面突然下起大雨,伴随着可怕的风的呼啸声,闪电的白光攀上床沿,熠熠闪光地令人眼神恍惚。雨点开始击打床面,留下一抹抹泪痕一样的痕迹,树林痛苦地摇动着纸条抽搐。我艰难地支撑着身体。我已经在这里休息了几天,却没有见什么好转。好的时候,身体是麻痹的,没有什么感觉。最痛苦的,是早上刚刚起床时,腿都会一阵阵地疼痛。

    我敲了敲凌的房间的房门——没有回应。

    我感到冷汗留下来。

    闪电在门上留下一道影子。

    我再一次敲门,门开了,是凌开的门。不,应该说是——银川。

    “你跟我说,这是最后一天,没有错吧?”

    他愣了一下。

    “因为这几天的缘故,所以我可以帮你延长相应的天数……”

    “不必了。”我打断他,“766,是吗?766个。”

    他露出了吃惊地表情,看着我,手放在门上。

    “所以,你可以让我走,顺便,还能满足我的一个愿望,是吗?”我问他。

    他后退了一步,闪电的光在他的房间地面上闪烁。他淡淡说道:“是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你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不重要……”

    “那么,你的愿望是?”

    我咬了咬牙,喘了一口气,抬起头,坚毅地看着他的眼睛:“我只想你死……”
推荐阅读:宠魅 百炼成仙 火爆天王 官术 最终进化 光明纪元 重生之温婉 唐砖 召唤万岁 全职高手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