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一章 贵族的战争

    她暗算了凌。

    当凌准备离开好保证人身安全时,她把刀刃转向了凌。是金川把那些苦无一样的武器挡了下来。苦无插进他的背里,鲜血顿时沾红了他的衣服。他痛苦地发出呻吟声,伸手试图把背上的刀拔下来。

    “金川,不要动。”我远远地告诉他,他看着我,咬紧牙关忍着痛,“血会流出来的。”

    当苦无与空气的摩擦声掠过我的耳畔时,我敏感地反应过来,等到苦无掠过我的身体侧面一点时,伸手把它们从没有刀刃的地方打下来。苦无“当啷”地掉落在地面上,反射着刺眼的光。我的身上还没有铁质的武器,就连普通的可以抵挡一下忍具攻击的武器都没有——那是因为在我刚刚来到这里时就被金川给收掉了,他并没有还给我。因为他还在怀疑我。

    我确实没有权利——应该说,没有办法,让他这么快就彻彻底底地相信我。金川是个十分谨慎而多疑的人。

    所以,看来我只能用手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金川,他吐出一口血,摔倒在地面上,鲜血溅得满地都是。我开始感到一阵头晕。

    除了金川、我和我对面那个叫做白鹤的女管家,这里只剩下——处于去帮助金川和逃离这里矛盾的凌。他站在门口,踌躇不决地看着我们和金川,而金川就躺在理她10米远左右的地上,他已经开始渐渐失去知觉。几个仆人一边劝阻一边使劲拉凌,想让他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域。但是——他就是不动。凌用力甩开他们的手臂,向前迈了两步,但是又停住了。他的双手颤抖着,眼里流露出惊恐的神色,把目光投向我们这边。

    他是想救他的管家,但是,他很害怕。

    我也知道,只要是坐在桌子前面,无论是那个贵族,哪怕是孩子或是老绅士的夫人,都要摆出一副高傲而无所畏惧的样子。

    凌就是如此。

    他坐着时,面色坦然,没有丝毫的紧张或是压抑,能够很顺畅地与对面的黑社会贵族谈天说地。但是他的背后,并非如此。坐在位置上时如此娴熟,不过是装出来的,一切的恐惧和胆怯都必须压在心底,不能表现出来。不然,他们就会给自己的家族丢脸。这是面子问题。

    此时的他,是真正的他。

    “金川——”他声嘶力竭地喊叫。

    金川用手支撑柱地面,艰难地抬起头,看着凌。凌站在远处,喘着气,看着他,再一次问他:“金川,你没事吧?”

    “管好你自己吧!这个时候了……”他咳嗽了两声,嘴角流出血,“你还有时间管我吗?!”他猛地回过头看着凌,眼里充斥着一种从未见过的怒火,仿佛是真的愤怒——尽管我知道那不是。

    白鹤仍然站在我对面,没有出手,仿佛是颇有兴致地看着这对感情深厚的贵族朋友用直白而空洞的语言互相“问候”。但是,通过表情,她并不是,而是淡淡然地看着他们,没有出手攻击。我转回头,警惕地看着她,以免她会再一次暗算凌。

    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保护凌也是没有什么用的。相反,如果,他现在死了,我又不是在公寓里面,我就等同于挣脱了束缚,可以弃他们而去了——我就自由了。不是自由,应该说,是可以回到我想要回去的地方了。

    这几天来,我无时不担心着龙太和冢式。我不怎么确定龙太能照顾好冢式,而且……我的邻居是不喜欢动物的,以前又一次,冢式在家门口等着我回家,被他们看见了,差点被打电话叫人捉起来。我特别担心家里,但愿,有人会帮我收拾一下残局……

    首先,最要紧的,是专心对付眼前的这个人。

    当后面的仆人迫不得已才舍命跑出来把金川和凌一起带回去后,她就再一次从口袋里拿出了苦无一样的忍具。我认为那是另一种样式或是其他国家使用的苦无忍具,两个刀刃,把手比较短,而且没有苦无后面的圆环。

    这一次,她采用了近攻。

    她跳起来,向我跑过来。我向后退了一步,等她靠近我到一定地步并随手掏出苦无时,我直接上前一把扭住了她的手腕。她显得很老练,没有任何表情,快速把苦无换到另一只手,向我劈过来。我有些吃惊,惊讶于她伸手居然这么好。我用力把她的原来的手臂向下压,她的身体一时失去了平衡,滑了一下,苦无掉到了地面上。我快速蹲下身,向她的腿扫过去。她向后退了一步,身体摇晃了一下。

    我伸手摸到了地面上的苦无,不料却失误地抓到了它的刃。锋利的刀刃从我的手上擦过,我感到手指上一种很热,热得要冒火的感觉,出现一个口子。我急忙松开手,把苦无踢开,把手指含在嘴里,把血液舔掉。血液里蕴含着一种甜味,甚至透出一种热乎乎的,辛辣的味道。

    她从地上捡起苦无,向我打过了。我紧盯着她右手臂的连续动作,躲开她的攻击。

    这是在拖延我的时间吗……

    在她直直打向我的脸时,我伸手接下来这一击。当然了,作为代价,我的手上已经满是鲜血。她的头发颤抖了一下,我猛地抓住她的手臂,完全不顾手掌的疼痛,用力地向后摔去。她没有被我摔倒,却踉跄了一下,我凝聚查克拉,趁机封锁了她的11个查克拉穴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不能用查克拉,开始谨慎出击,不在做近身战。她开始向我这里撒一些很小颗的东西,我微微侧身躲过,没想到——是起爆符。

    它就这么在我的身旁爆炸了。

    我的感到身体侧面一阵疼痛,当我反应过来时,我的衣服已经被烤得焦黑,身体也受伤了。我捂住伤口,没有流多少血,但是,伤口非常疼,就像火焰在燃烧一般。

    看来,这次还是我先进攻好了。

    “柔拳法·八卦——”我把手打开,摆出八卦阵,一阵黑色的光,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带有绿色印记的八卦阵,“二掌——”我猛地转身,利用查克拉加快速度,来到她面前,直接打在她的腹部,“四掌,八掌,十六掌——”她抬起腿想替我,被我闪开了,“三十二掌!”

    她叫了一声,身体向后滑过去,然后撞到了一大堆罐子,在罐子当中摔倒了。罐子马上发出雷鸣般的响声,瓶盖被撞开了,许多泛黄的半透明液体流了出来,直至漫溯到整栋大楼里。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于是跳到高处躲避。白鹤被碎裂的罐子被埋没了,她暂时是无法战斗了——被这一招全部打中的人,我所见过的还没有能在爬起来正常战斗的。

    我观察着她的动态——她没有动弹,仿佛是昏过去了。

    这时,我问道一阵恶心的问道。我下意识地捏住鼻子,看向地面。当我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光头贼眉鼠眼地向我挤眼并从慢慢拿出一个点燃的火柴,我明白——地上的液体,都是油。

    只可惜我没有远程武器,就在我还处在惊愕之中时,火柴上的火星已接触到了油光光的地面。

    不好,但是已经太晚了。

    火焰窜了起来,快得可怕。火舌从地面一直攀岩到墙面上,把墙烧得通红,甚至散漫处可怕的血光。这栋大楼马上变成了着火的地狱,犹如通体火焰的巨型猛兽,嘶嚎着,发出可怕的“咔嚓”声。栋梁断裂了,落入火海中。空气也被灼烧得炽热,热风带着火星直逼人。必须赶紧离开这里。但是,怎么出去?走哪里?门吗?哪里有门?现在这里还有这种东西存在吗?

    没有门,就算有,大概也变成火圈了。窗户更恐怖,上面已经密密麻麻地爬满了火舌,燃烧着“噼啪”作响,像鞭炮一样。我也不能够通过摧毁墙壁或是什么设施逃出去,因为如果我那么做,就可能会在逃出去之前就被烧成火人了。

    已经没有考虑的时间了。

    我沾着身上之前被炸伤的血液,把手放到地面上,凝聚查克拉。

    “通灵之术。”

    烟雾四起,吹得四周的火焰到处飘飞。我感到脚下的已经不是之前的坚硬椅子,而是毛茸茸的动物毛发。而四周火海发出的热浪也渐渐散去了,换来的是清爽和高处的凉风。白雾渐渐散去,从雪白中渐渐透出一个黑色的影子。通灵成功——水犬太郎。

    (注:水犬太郎——巨型战斗型通灵兽,细川护一族的专属通灵兽,整个水犬家族与细川护一族签订条约,使用者:细川护内子、日向月夜修)

    “嗷——呜呜呜呜!”他岔开四条腿,扬起脸对着天空,开始了嚎叫。

    声音如同波浪一般荡开,火焰仿佛被震撼到了,顿时小了不少。其实,这是不是因为水犬太郎吼出的气波吹灭了火,这是简单的想法,而真正并且是最简单的想法是,这是口水的功劳。

    水犬太郎是我母亲小时候养的狗,长大以后变成了这么大的一只通灵兽,于是就被赶出来家门,放回到了他的地方,只有在特殊的战场上才会再一次把他叫出来。而我已经很久没有叫他出来过了。这一次通灵术消耗了我的大量查克拉,但是至少我是脱离险境了。

    “太郎,放水。”

    他抖了两下毛,从嘴里喷出一团水柱,不一会儿就把大楼里的火给灭了。楼顶被太郎给撞破了,整个大楼也已经变成了焦黑的废墟,总之是不能用了,里面的金银珠宝当然也就作废了。这么多的钱一瞬间就全没了。

    在太郎脚下,还能看到许多人群。从上面看他们小得简直看不出是人类,一个个都仰着头发出惊叹声,一边后退。

    因为站在高处会有种站不稳的感觉,我在太郎的头顶盘起腿坐下来,看着他在倏忽间把燃烧的火海变成黑漆漆的一团,烂在地上。不知道那个叫白鹤的人是不是还活着,但是我觉得不会,她简直就是直接倒在了火堆里,油最多的地方。

    而且,最令我不爽的,不仅仅是那个满手都是戒指的家伙因为这么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要杀凌,重要的是——我相信那个来放火的人不是按照自己的行动来的,而是被那个家伙派遣过来这么做的。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管家在里面吗?他肯定知道。所以,他为了干掉我不惜连同自己的管家一起杀死吗?还是采用这么卑鄙的手段,真是恶心的家伙。

    查克拉还有剩。

    我打开白眼,开始在地面上的人群间搜索着。

    几乎都是百代一族的仆人,能够从黑色的制服看出来,但是——没有找到凌和金川,这两个家伙到哪里去了……

    而当我把视线转向远一些的地方时,看到的却是那个满手都是戒指的人。他邪恶地笑着,一只手用力抓着金川的头发,让他抬起头,另一只手抓住他的两只手臂,凌站在离他10米远的地方,浑身颤抖着看着他们,他的后面有两个穿着黑色衣服随时准备上去把他也抓起来的家伙。真是不让人省心。

    “原来是日向主人啊,”水犬太郎说,一边在地上嗅着,“还以为是细川护主人大人叫我出来的。”

    我淡淡然,回想起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母亲。

    “她,再也不可能……再也不可能再召唤你出来了……”我告诉他。

    “我知道。”他却很直白地回答了我,我才知道了,关于母亲的所有事情,他都知道,只是信口一说。我也知道他的心里的想法是什么样的,尽管不是人类而是高智商动物,也具有与人类相仿的感情。更别说是对把自己带大的主人。

    “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变成普通形态。”

    “噗”的一声,又是一阵白烟。我在白烟腾起之前便跳起来,然后落下去。太郎变成一只老虎那么大的狼狗,我跳到他的背上,他便背着我按照我所指的路线跑去。太郎是一只杂交的狗,四只脚和肚子是白色,而背上和脸上都是黑色的,尾巴上还有灰色,多数是遗传了公狗。虽说是两种不同种类的狼狗配出来的,却很漂亮,毛发也被我的母亲保养的非常好。那其实是因为我母亲小时候很喜欢他,把他当儿子一样养。小时候,母亲还告诉我她在那时就算吃饭自己吃不饱也要分两块肉给太郎吃,而每一次太郎都会吃得津津有味。我的母亲很喜欢狗。

    太郎长长的黑毛在空中飘飞着,他的身子也一起一伏,因为距离不远,不到半分钟就来到了我想到的地方去。

    我想了想后,解开通灵术,让太郎回去。主要是我怕他会碍着我。

    “凌。”我叫他。

    凌回过头来看着我,他身后的两个人也惊讶的看着我,好像看到神仙了一样。

    “月夜修……”凌也很震惊,远远地看着我,“你是……”

    我看了一眼身上的烧伤,伤得不怎么眼中,主要都是那个人的特殊起爆忍具给炸伤的。

    “不要脸的,”我没有再去看凌,而是直直盯着抓着金川头发的家伙,“把他放下。”

    “凭什么?”

    我没有说话。

    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短刀,压在了金川的脖子上。
推荐阅读: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剑道独尊 修真老师生活录 全职高手 唐砖 最终进化 将夜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