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五十章 鸿门宴

    我知道了凌明显是没有看到后面的监控摄像,尽管当时我和那个月光明站在他攻击我的同一个地方。

    “他是怎么进入这栋公寓的?”我问他。

    “火之国月光一族,”他回过头,严肃地看着我,“是善用透遁的一族。”

    (注:透遁——使身体呈透明,代表火影忍者官方人物:月光疾风-首次登场与疾风传第37集-作为中忍考试考官出现)

    “火之国……”

    “对了,明天我要去开一场会呢!”他打断我的思考,开启了另一个话题,“还要拜托你以保镖的身份出场就行啦!”

    “嗯……怎么……怎么做?”我对他突然转移话题而松了一口气,这样我就不用仍然站在悬崖边缘了。

    “不要让任何人——任何人,”他重复并强调着“任何人”,“伤害到我。在必要的情况下,流点血也是没有关系的。”

    “嗯……对方,会很强吗?”我忐忑不安地问。

    “当然不会。以前的那些,大多也都是些渣渣。以前的金川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但是最近的好像是……嗯,强壮了一点,比起我哥……不对不对!什么东西!比起金川!”

    我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他,他也面露惊恐看着我。我记得,他刚刚好像说“比起我哥哥”……但是,他又改口了,改成了“比起金川”。这么一看,我突然有那么一点头绪了——金川就是凌的哥哥。刚刚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时,就发现了他们的相似之处。他们虽然发色、瞳色都不一样,但是——还是有许多共同点。其实之前我早就注意到,他们的坐姿——跷着二郎腿,而且,是一坐下就旁若无人地翘起腿。从门走出去时,手拂一下门框。这都是他们动作的共同之处。

    “金川……吗?”我假装没有猜出他们的秘密,“他也是忍者吗?”

    “他哪……我不知道忍者是怎么定义的,”他的语气听上去是一本正经的,表情确实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会使用你们所说的什么结界忍术,还有就是踢踢打打的呗!”

    我默默不语,心中仍然想着凌之前说过的话。

    我回去了,很不安的。

    我开始进行我自己的工作了——数房间。经过了1个多小时,我已经能够确定——1楼有26个房间,主要是因为有面积极大的大厅和厨房,所以房间较少。加上以前数过的,2楼有71个房间,多的吓人,一下比1楼多了45个,2楼主要是住的卧室。我的房间就在2楼。而这栋公寓,一共有7楼。我不知我是要数到什么时候了,要是每一层的房间数一样还算好,但是每一层应该都不一样,而且差距还不小。3楼有一个很大的澡堂,带游泳池,所以那一层房间会少。4楼有游戏厅,房间可能会比2楼的还要多。当然,这只是我预估的,因为没有太多时间来数房间。

    我在2楼的楼道里遇到了金川和跟在他后面缓慢行走的那个女仆——翠翠。

    金川抬眼看了我一下,然后重复了凌跟我说过的关于明天开会的事情,也是同样的要求。我答应了。

    第二天,几个仆人大包小包地提着东西,在门口准备马车。金川在公寓里走来走去指挥,而翠翠就站在3楼的阳台上往下看。她的眼里透出一种难以琢磨的悲伤,但是并没有宁城泪水,而是结成了冰在眼里,我全都看出来了。我站在马车旁,抬起头向上面看去,她长长地头发从扶手拖下来。我凝视着她,渴望能够从她的眼里得知些什么,但是——我悟不出来。她仿佛是在看着某样东西,或者是——某个人。我朝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金川。是啊,她常常跟金川走在一起,也是看在意他的样子。

    我怀疑翠是喜欢金川。

    不过,这些都很正常,只是,翠似乎比金川大不少……

    凌坐在最前面的马车上,一些比金川职位低一些的管家坐在第二辆,一共就只有两辆。仆人们都在地上走,果然——没有女仆,唯一的女仆留在了公寓,这里只剩下男仆。除了马夫以外,只有我被允许跟随在凌和金川的马车边。因为我的任务就是绝对保护凌。

    这时候,一个人鬼鬼祟祟地来到我的旁边——是那个为百代一族送来开会信件的使者。他是个狡猾的人,光是看他那一脸奸诈的表情就知道了。而且他天生长得尖嘴猴腮,总是半眯着一支眼,笑起来像老鼠一样“叽叽叽”的,露出一排黄黄的牙齿,里面还镶嵌着一颗银色的牙。他比我高一点,带着奇怪的剑帽子,穿着与帽子同样颜色的长袍子,一直拖到脚边,根本看不见鞋子和腿。他仍然是半眯着眼,先以那种令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的声音奸笑两声,然后说:“呦呦呦,小丫头。这可不行呐,女仆怎么能跟出来跟主人去参加会议咧?”他用一种挑衅的目光打量着我。

    我这时穿着在砂隐忍者村买的自己的衣服,因为凌在出门时跟我说,这次过去的战斗可能性极大,因为对方是拥有较强武力的家伙,曾杀过不少人。所以我才提出穿自己的衣服,所以他爽快地答应了。只是金川跟我们纠结了许久,他觉得这样穿很不体面,结果我不耐烦地说:“怎么说?裸着去怎么样?”于是他同意了。

    “我不是女仆。”我不悦地回答他,尽管其实我根本不想理他。

    “那是什么,难不成是管家不成?”他又问。

    “是保镖。”

    “保镖?”他嗤地笑了,尖帽子在头顶晃来晃去。

    我没有再说话,但是他再一次挑衅我:“小丫头怎么可能是保镖?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工作吗?很痛哦,会流血哦。”

    我快烦死了,“我早就流过血了,我都差点死过了,”我警告他不要再跟我讲话,“你最好闭上嘴。”

    他站住了脚,而我走过去了。

    我们的行程耗时3个小时,才到达了地点。我们是在对方的基地里开会的,不在风之国的境内。那是一栋黑色的建筑物,方方正正的,与其说没什么特别的,不如说因为太普通而显得特别了。我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就连里面的装潢也很简陋,直到进入开会的大厅,我才见识到金碧辉煌。地面上已经不是那种颜色单调的花地毯,而仿佛是镶嵌着金银。墙壁的壁纸是纯金色,最上面与天花板链接的地方有一颗颗绿宝石。大厅中间只有一张铺着白布的桌子,白布的边缘挂满金丝,桌子椅子都布满金银。这些怎么看都是奢侈品,可以想象这些贵族把国家的钱都拿来干嘛了。这不免会使人愤怒至极,因为贵族拿那么多钱,原本是用来帮助百姓兴建和帮助开发的,但是……这种贵族,仗着自己的名声,居然……

    果然如金川所说——揭掉自己的鳞片,取而代之的是金银,不但不低调反而总把毒牙晾在外面的毒蛇。

    桌边只有4把椅子,我们的正对面坐着的是邀请百代一族来赴宴的贵族。一个人穿着黑色装束,脖子上挂满了金色的项链,每个手指上都带着戒指,还有耳钉。他看到凌时,豪爽笑了,一边拍着桌子,一边请他坐下。凌远远地站在门口就行了一个礼,然后才走过来。我注意到,他抬起头时,嘴角滑动了一下。当然,对面的人毫无察觉。那个家伙的旁边,还坐着一个扎着白色马尾的一个年轻女孩,我还以为是他的女儿或是妹妹。结果,当我发现金川朝着凌旁边的作为走过去时,才意识到那应该是是他的管家。金川就是以管家的身份出席的。

    我正犹豫不定,才看到对面走出来两个黑衣大汉,站在那个人的后面。那应该就是保镖了。

    一个百代一族仆人站在我后面,推了我一把,我回过头时,他小声说:“您是保镖!”

    我很无奈地走过去,站在凌后面。金川回头瞥了我一眼,然后又转回头去。我叹了口气。

    “凌少爷!”他用手臂在空中划了一个弧,咧开嘴,嘴边一圈胡子,“真是好久不见,您又长高了!越来越俊了!”

    我觉得他这不是在打招呼,而是明显在挑衅凌,鄙夷他身为一个孩子。

    “您过奖了,我这几年来都没什么变化的。”凌也笑着回应。

    手指上满是戒指的家伙把胳膊放到桌子上,挑了挑眉毛,开始用一只手玩弄他挂在脖子上的金项链,一边说着:“真的是很久没有见面了,凌少爷,真的很久……”

    “是啊,”凌笑得像个天真的孩子,但是看得出来是在配那个疯子寒暄,“2、3年了吧?”

    “嗯嗯。”

    “那么这一次,大人叫我来做什么呢?”他问。

    “是这样,”他搓着手,“我们啊,打算在附近的住宅区兴建一所新的学校,专门培育忍者。”我哆嗦了一下,他居然瞟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说:“我们需要一笔资金。您是我们的合伙人啊,学校成了,我就法派最优秀的学生到您那一边去,做您的保镖。这么说,您今天怎么没有带保镖来呢?”我呼了口气,怎么又讲到这个话题了……

    “哦哦,您说保镖吗?我已经有一个很优秀的了呢!”凌的语气里带着反击的挑衅,“就是她呀,月夜修,她现在是我们这边最强最强的人了。”

    “虽然美女保镖也不是没有,”他摸了摸下巴,像之前那个使者一样用令人恶心的眼神打量着我,一脸怀疑,“但是,您看看,她太瘦了!”

    “瘦会很灵活啊!”

    “灵活?那是忍者所需要的。我们的保镖只需要绝对的力量和破坏力就可以了,对吧,凌少爷?”

    “怎么会呢?”凌笑着说,又是那种笑,“她就是个忍者呀!”

    那个人坐起来,趴在桌子上,开始眯起眼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我。

    “不可能,她是哪里来的?”

    “她是我的新保镖啊,”凌兴致勃勃地说,“再说了,从哪里来不重要……”

    “我倒是觉得,金川应该会更好啊!”他把项链拉得“叮叮当当”响,“我可也是见识过他的厉害。”

    凌不语。

    “好了好了,回归正题了——您觉得怎么样?凌少爷?这么样一个学校,”他用手在桌面上比划着,“我们只需要一点点资金,然后,还务必请您代劳,帮我们……”

    “我不同意!”凌粗鲁地打断了他的话。

    这句话以后,大厅内是一片寂静。静得可怕。

    “您说什么?”那个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带着一种可怕的表情看着凌,还不停地眨眼,好像是不敢相信一个小羊仔敢反抗狼,“您……为什么?”

    “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不同意。兴建学校需要国家的同意,我这里没有保证书,就算是私立学校也是需要条约的。”凌很轻松地回答,不无任何恐惧的神色。

    对面的那个人显得有些惊讶,他推开椅子,站起身来,要求他再说一遍。凌不高兴地摆了摆手,说:“我已经说过了,大人……”紧接着,他故意大声喊道,“就算是私立学校,也要经过国家的同意才能够兴建,我们是不会把资金浪费在没有职业资格证的无聊学校上面的!”

    对面的显然是恼了,说:“真可惜,但是我们必须这么做。”

    他后面的两个之前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黑衣人捏着拳头向这边走了过来。金川站起身来,说:“用得着这样吗?凌说的是有依据的,您应该再考虑考虑……”凌“切”了一声。

    那个人说:“没得商量。我们已经在您身上寄托了这么大的期望值——但是,您让我失望了。”

    穿着黑色长袍的人直接走过来抓凌。

    金川转头看向我。

    我向前一步,把手臂往左边拉去,把他的手给打开了,几乎没怎么用力——那个人的力气对我而言简直是不堪一击。他皱了一下眉头,毫不留情地抬起手朝着我的脸打来。我直接来到他的身躯前面,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他踢翻了。桌子顿时垮了下来,原本坐在位置上的人都惊讶地站起身来脱开桌子的碎片。

    “把那个小鬼拿下来!”

    另一个黑衣人向我走过来。不得不说,他高大的吓人,至少有2米高,而且很强壮。还真有点让我害怕。

    他并没有直接接近我,而是举起椅子朝着我打来。我知道我的身后就是凌,而他就是在暗算凌。我听到开门的声音,外面的人纷纷跑了进来,手里拿着刀子。而他们身后的门也打开了,另外几个彪形大汉走出来,赤手空拳的。我面前的那个家伙双手举着椅子腿,然后把椅子朝下面砸下来。呵呵。我蹲下身,双手扶住地面,然后用手臂用力撑起身体把腿朝着椅子踢过去。随着可怕的碎裂声和视野里的金银碎屑,椅子被我踢断了。那个人有些惊讶地看着我,“切”了一声,回头看了一眼他身边的那个白头发女管家。女管家似乎明白了她的主人的意思,把制服了脱了下来,然后麻利地把制服一抖,扔到了地上。

    所以,我现在看到的不是一个彬彬有礼的文弱管家——而是一个身着黑色紧身战斗服的战士。

    “你的保镖确实有点能耐,但是,跟我的管家——白鹤,有的比吗?”“金项链”挑衅般地质问,声音大得震颤这个大厅。

    凌后退了一步,金川站在他的旁边。

    “哟,大人,我好害怕呀……”他带着一脸笑,说着反话,声音却有些颤抖。

    那个女管家从身后抽出6片很薄的刀片,夹在双手的手指缝里,把后腿向后拉,紧紧盯着我,微微垂着眼皮,一副很冷静的样子。从她泰然自若的表情,我就可以判断她无非是久经沙场的战士了——看来,是遇到对手了……
推荐阅读:九星天辰诀 官场之风流人生 圣堂 神座 神煌 重生小地主 醉枕江山 首席御医 最强弃少 网游之天谴修罗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