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中心我的书架
    首页玄幻武侠都市穿越网游科幻其他最近
    章节错误/举报 更新慢了/举报 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四十八章 作为仆人

    凌离开了。

    这下,房间里只剩下我和金川。

    他站在离我3、4米的地方,一只手插在口袋里,远远地看着我,眼里都是戒备的神情。我静静地坐在那里,也看着他。那一刻,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说。直到最后,金川叹了口气,说:“你能肯定你会遵守这个约定吗?”

    “我会的,”我坦然地肯定说,因为我是守信用的人,“其实这是我想问的。你的手下已经做了一个让我很不信任你们这些人的典范,他就是违反了游戏规则把我带到这个离我家乡不知道多远的地方来的。”

    他并不感到惊讶。

    “凌有一点,他没有提到,但是我要提。而这一点你必须遵守。”他顿了顿,仿佛在看我的反应。但是,为了防止暴露些什么,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你不能伤害这栋公寓里的任何人和动物。而最最针对的就是凌,你要确保他的安全。”

    我有些糊涂了。

    “我不会伤害他。”我回答他,“但是确保他的安全是什么意思?”

    “他会这几天连续外出很多次,在这10天内,”他说,微微垂下来眼皮,我顿然发现了他对凌的关系和担忧,“你也知道……凌是百代一族的富家子弟,不仅有血统,还有庞大的家产,是许多人的眼中钉。但是,我们这一地带没有可以真正起到保护凌作用的强大忍者,或者是武士。我想说的是,你在那几天内所要做的就是跟随在凌的身边保护他,同时也要以女仆的身份出席,不能无礼地随意说话或是自己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要按照规定办事。这是会议的种种规矩。”

    我笑了,微微低下头点点头。

    他显得轻松了一些,没有想到我会这么顺从地答应。

    他转过身,伸出右手指了指外面,说:“过来吧,在没什么事情可以做的时候,你就要在家里帮忙,我先带你到处看看好了。”

    “难道不能跳过这个环节吗?”

    “我还以为你会想快一些熟悉一下这里,好数遍这里的房间。”

    我又笑了,他一下就把我拉回到现实中。

    “行,但是在那之前你能帮我弄到一些绷带吗?”我问。

    “你要绷带做什么?”他疑惑地问,一边解开结界。我注意着他的结印手势,但是这种手势我没有见过。结界大概是消失了,但是因为它原本就是透明的,所以我看不出来。他做了一个手势,让我跟他走。

    我向地面上望了望,找到了我的鞋子。我快速地穿上它们,并快步跟上金川。在走廊里,我打量着铺满同壁纸一样花纹的地毯,就连有的桌子上的桌布也是这种花色。我很厌烦地问金川为什么到处都是这种花纹,他说这他也觉得很难看,只是这是凌的父亲喜欢的花色。我问他凌的父亲在哪里,他突然犹豫了,半晌没有说话,只是眼看着前方继续赶路。我仿佛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小声问:“他还在吗?”

    “他在的,”他不无情感地回答,“但是在别的地方,很远的地方。我叔叔……”

    我没有说话。

    他走进一个开着门的房间,里面有一个穿着黑白相间连衣裙的女仆正跪在布满鲜艳花纹的地毯上整理一个抽屉里的衣物。她微微垂着眼皮,一头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腰间,双手很灵活地处理着眼前的事物,很利落地把衣服都叠起来在抽屉里放好。当她突然回过神来看见站在门口的金川时,脸上的表情马上由无神变得紧张起来,马上站起身拍了拍裙子,微微弯下腰行了个礼。紧接着低下头顺手推上抽屉,迈着小碎步打算从金川旁边跑过去,结果被他拦住了。

    “给她找一间合适的工作服,”金川对她说,然后对我说,“等你穿好衣服了,就到厨房里来找我。”

    然后,回身便离开了,出到门口,微微停顿了一下,用手推了一下,把门给带上了。

    我淡淡地看了看他,然后看向那个女仆。当时,我没有说什么,因为有种莫名的压抑感。

    那个女仆朝着门的方向又递了一下头,然后走到一个很大的红木衣橱前,利落地打开橱门用手开始在那几乎有上百件的同样都是黑白相间连衣裙的衣服中寻找着。;

    什么,难道是要我穿裙子吗……

    我愣了一下。

    除了7岁生日那一天母亲给我买了一条红色的短裙,我穿了两三次后,我就再也没有穿过裙子了。那还是因为在学校里被其他女生笑话,还撩我的裙子,所以我就发过誓再也不穿裙子。那一件自然也随手扔进垃圾桶了。

    我讨厌裙子。

    这样行动起来很不方便的。

    而且,当这个女仆轻手轻脚地把一件衣服从衣架上取下来时,还是那种裙摆很肥大、上身很紧的那种,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样子的裙子了,太恶心了。

    “只有这一种能穿吗?”我虽然实在是不想开口,但出于感觉恶心,实在不想穿,所以才开口的。

    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我感到她眼中的那种鄙夷。我知道她当时在想些什么——“你不过也是个新来的仆人,身份地位都没有我高,对衣服这么一点小事还这么挑剔,你不知道你是在百代一族最有声望的大型公寓吗?”从她的眼里,我看到了这些。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她并没有把她所想的表达出来,而是转过身把衣服放了回去。我以为她不帮我挑衣服了,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她从衣橱的最右边挑出另一件衣服——一件上身是白色衬衫而下面是黑色短裙的衣服,像校服一样。虽然我还是对裙子很反感,但是我猜大概就只有这两种供我选择了,而且我不想再看到那个无礼女仆那嫌弃的眼色。它让我感觉很恶心,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她走到我面前,把衣服轻轻地抱在手中,然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伸手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梳妆台。

    她为什么不说话?

    我还是走过去在凳子上坐下来,她把衣服都放在桌子上,然后从梳妆台旁边的一个铁盒子里取出一条常常的黑色布带子。

    我换好了衣服,站在巨大的镜子面前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透过深紫蓝色的头发,还是能微微看见里面的白眼。我眨了眨眼,仿佛那样就能使我的白眼消失一样。突然,耳边传来一阵铃响声,我转过头去,看到一个黑色的机器,它发出了声音:“48号女仆请到大厅来,48号女仆请注意,请立刻到大厅来。”

    那个女仆也抬眼看了看那个机器,然后快速帮我把那条黑布带在我腰间扎好,就提起裙子匆匆忙忙地离开了房间。我目送着她离开,直到听到关门声。

    我看了一下时间——下午4点多了,我大概也要开始完成我的工作了。我要离开这里,而离开这里的前提大概就只要数清楚这栋公寓的所有房间。金川之所以没有告诉我厨房的位置,大概就是给了我一段很长的时间来数清楚一下这个楼层的所有房间。我轻手轻脚地打开房门,然后朝着楼廊里探探头——没有人。

    走道里一片静谧,一缕阳光静静地倾泄在花花绿绿的地毯上,透过花窗,从里面透出一种花窗上的蓝绿色。我的正对面就是一闪红木门——一个房间。正在这时,我想到——如果他让我数房间,而为了能留住我,他当然会采取一些奇怪的方法使我的计算错误。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门的里面没有房间,这才是最可怕的。于是,我还是决定每个门都打开来看一下。而且,他们家可能还会有阳台和地下室,说不定还有仓库或是什么的。厕所应该也算是房间。

    这实在让我苦恼不已。

    光是这么宽敞的一条走廊,就有无数的房间够我数一整天了。我叹了口气。

    我尽量把脚步放快,并一边默数镶嵌在墙壁中的红木门。

    最后,我还是选择最好不要每个门都打开看。一个是,感觉上会很不礼貌;还有一个,我觉得他应该不会那么心机。

    同时,我觉得在这里最奇怪的,不是这些花里胡哨的装饰,不是那个好像故意装出一副很逗样子的凌,也不是其他的任何外界因素……是我自己。照常理而言,我应该最恨的就是金川和凌。他们派手下人到砂隐忍者村强行抢来禁印,而且还把我抓到这个地方,又打了个这么没有胜算的赌注……其实,我也早就预测过来——凌是不会轻易让我赢了这场赌注的。所以,我要非常小心才行。他后来还告诉我,如果告之的数目不对,那么依旧是他赢。我应该恨他们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从心底里就没有这种感觉。虽然有种厌恶感,但也不是因为这个,更像是因为之前把我带到这里的那个人。

    我快步走起来。

    很快,我在道路的尽头找到了那个之前帮我换衣服的女仆。她仍然是微低着头,显得很谦卑。当有看上去像是公寓里的高贵人士路过时,她总是并起双脚鞠一躬,对女士则是一个屈膝礼,而对方也以点头回应她。她似乎就是在向任何比她高贵的人问好并说明自己是身份地位的仆人。

    哼。

    她径直来到我面前,这一次,却不是之前看我的鄙夷眼神,而是先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后很轻声地对我说:“请跟我来……”

    我有些奇怪,问她难道金川不找我吗?

    她说,等一下会细细跟我讲。

    她给了我一本很薄的本子,封面上写着的是“百代家族仆人见习手册”。我什么都没有说,按照她的想法,我翻开书。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里面的大多都是最基本的礼仪。很多是我在很小时候就接触到的,如“不得在上级人员与他人相互交流是打断,除非紧急事件”、“不得不敲门直接闯入上级人员房间内,未经许可不得进入陌生房间”、“不得干扰上级上级人员处理公务”、“在任何情况下碰到上级人员必须行礼,除非紧急事件”……

    而且,上面写的不是“不得在上级人员与他人相互交流是打断”,而是“不得在上级人员与他人相互交流是打断,除非紧急事件”。内容都非常详细,避免了意外情况,而且里面一些礼节的注意和很多东西都写得非常详细。

    那个女仆的声音非常小,仿佛是故意不想打扰到别人,因为大声说话是很不礼貌的。在她让我坐在桌子前面翻阅那本册子的时候,她也站在我身后,一动也不动。我回头看她时,不禁第一次倾佩作为一个仆人身份存在的女仆。

    后来,她告诉我最好是在1、2天内记住上面的所有规矩,然后直接把我带到了厨房。我原本以为这么大的一栋公寓里会有许许多多的仆人,但是再一次出乎我的预料——宽敞的厨房内只有金川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透过窗户望着外面。他翘着二郎腿,右手手肘搁在椅子扶手上,拖着下巴。从门这边只能看见他金色的头发,难怪他的名字是叫——百代金川。他右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盘子,里面有一些准备好的水果,凌乱地堆积在一起。

    桌面上很干净,整齐地摆放着刀叉和一些酒杯,台子上方则由一些钩子挂着一长串的菜刀。我从来没有见过餐炊用具这么俱全的厨房,不免有些诧异,打量着这个明亮得像客厅一样的地方。

    “来了吗……”他淡然。

    我没有回答他。

    “我说,你是叫月夜修是吗?”

    “是的。”我规范地回答他,但是没有加上称呼,因为不想。

    “按完全是你自己的想法来说,贵族是什么?”

    我低下头。

    我有些不明白,他问这个的原有是什么。但是10秒钟过后,我明白了……

    “真正的风之国,没有贵族。所谓的贵族,在砂隐忍者村,就是上层人员。他们是国家的梁柱,关系到国家的安危,并无时不设法让砂隐忍者村更加强大。”我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这些都是我的真心想法。尽管,砂隐忍者村的上层也曾黑暗无比,可是,这个社会就是黑暗的,又能如何?只有生存,在黑暗中苟且偷生,并设法汲取内心那些所剩无几的光明……“但是你们不一样。”

    他微微抬起头,但是没有回过头看我。

    我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我的真实想法:“你们是披着人皮的怪物。”

    “不……”他说,语气中不无气愤,只有平淡,“是以金银代替鳞片包装自己的毒蛇……”
推荐阅读:绝世唐门 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莽荒纪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我是超能大玩家 落道剑 这个海贼不太冷 都市极品最强主宰 凤门嫡女 猎人的日常绝对不正常 重生奋斗俏娇媳 悠然成仙 黄金渔村 第九次西游
亿万先生手机版下载